第九十二章 不许亲墨儿的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霜恋 书名:丑颜小师妹
    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处燕王世子的毡房内,我的边围坐了不少的人。

    有冷心绝,三郡主,彩云郡主,十公子,还有一个燕王府里的太医。

    十公子见我看到他时,对我危险地眯眯眼睛,颇有些警告之意。

    我不会乱说的,至少现在不会,因为我怕冷心绝会不管不顾地杀了十公子,那样冷心绝岂不和整个韩王府为敌了,我不会让冷心绝处于那样的境地。

    我的目光最终定在冷心绝风华绝代的脸上,不知道方不方便和他相认,于是我也没有说话。

    冷心绝对我淡淡说道,“和硕公主总算醒了,昨我碰巧路过那四个恶人的毡房,看到他们欺负和硕公主,便把和硕公主给救下了,在下冷心绝,心的心,绝色的绝。”

    “谢谢。”我哑着声音说道。

    冷心绝冲着我点头,“和硕公主不用客气的,任谁见了那些丧心病狂的人冒犯一个女孩子,也不会置之不理的。”

    我对着冷心绝笑笑,觉得十分心安。

    十公子对我问道,“和硕公主,不知道那几个想要对和硕公主不利的大汉,可有提到是受谁指使?”

    我再次看向十公子,眼睛眨也不眨地,我们往无怨近无仇,他有必要赶尽杀绝吗?我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见他的眼中有了一丝慌乱之后才道,“不知,他们未曾提到。”

    一旁的彩云郡主松了口气,“还好,他们虽是韩王府的人,可是并不是受我们韩王府主子的指使,要不彩云真的没办法向天哥哥交代了。他们竟然想要侵犯和硕公主,真是天理难容,他们犯下这等滔天大罪,真是死有余辜。幸好绝哥哥路过那里,要不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是我韩王府的人,就是和硕公主没有出事,我们韩王府也是有责任的。”

    十公子的手使劲握紧拳头,然后义愤填膺道,“不错,我们韩王府不会轻易揭过此事,我们一定会将此事彻查到底的。他们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就是他们再垂涎和硕公主的美色,也不该如此色胆包天。也请和硕公主放心,即使他们死了,我们韩王府也不会轻饶了他们,定会将他们碎尸万段。”

    十公子真的是人才啊!我心里感慨道,你韩王府想揭过此事,冷心绝也不会揭过此事的。从前南宫瑾打我两巴掌,他就打断南宫瑾的腿。

    如今十公子想要杀了我,冷心绝怎会轻易放过他?

    说起来,冷心绝也是睚眦必报的人,只不过冷心绝睚眦必报的前提是,那人欺负了墨儿。

    我说道,“如此多谢十公子了。”

    “应该的,应该的,我们韩王府的人犯了错误,我们的确应该给和硕公主一个说法,要不然燕王府这边,我们也没有办法交代。”十公子陪着笑说道。

    三郡主满脸歉疚地对我说道,“昨天来了两个小时候一起玩大的朋友,所以陪着她们一道用餐,喝了点酒,多聊了几句,没能及时去陪和硕公主,以至于让和硕公主受了惊吓,也受了伤,我真是十分过意不过。是不是小红过来叫了和硕公主去了出事的毡房?”

    我点点头,“是的。”

    小红骗了我,让我差点死掉,我不会姑息她的,她活该,她该死。

    三郡主立刻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善恶不分的东西,准是为了几两银子就做出了昧良心的事了。我就猜和硕公主不可能独自出去,和硕公主放心,我定会对小红严惩不贷,替和硕公主出这口恶气,也必会查出背后主使之人,还和硕公主一个公道。”

    “谢谢。”我有些虚弱地说道。

    这时燕王府的侍卫挑帘进来,“三郡主,小红已经畏罪自杀。”

    三郡主皱眉,“怎么死的?”

    “服毒。”

    三郡主的脸上显出些怒气,恨声说道,“小红怎么可能服毒?她就是想要服毒,也找不到毒药啊!一定是有人怕事败露才杀人灭口的。真是气死我了,他们在我眼皮底下就这样做,真当我燕王府无人了,如果查出是谁主使的,定将那人千刀万剐。可还有别的信息?”

    侍卫说道,“没有了,一起住的侍婢都不知,只说昨晚小红有阵子心神不宁的,坐立不安,打翻了茶壶,弄湿了衣服,都浑然不觉似的。”

    三郡主恨恨地咬咬牙,“好了,既然人已经死了,就派人将尸体送至家中,把事的来龙去脉也和小红的家人交代清楚,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

    “是。”侍卫答应着退出毡房。

    三郡主又看向我,“和硕公主感觉体怎样?”

    这也是我关心的问题,我刚才试着用劲,发现我的腿根本一点也动弹不得,此外倒并不觉得疼痛。

    我说道,“还好,只是感觉浑没有知觉似的。”

    三郡主看看我旁的太医,沉吟一下,然后说道,“太医已经给和硕公主看过了,目前伤口已经止住血了,好生养上一段时间后,会,会,太医说会好的。”

    三郡主根本就不善撒谎,她不但言语结巴,脸儿变红,看着我的眼睛也有些闪烁,最后还把眼睛看向别处。

    看来我料想地果然不错,我的伤应该极为严重。

    我又看向冷心绝,想听听他怎么说。

    冷心绝刚才一直一直地在看着我,我能感觉得到,他的眼神中也有着颇多的担忧。

    见我看他,冷心绝对我安慰道,“和硕公主的确是伤到了脊骨,治疗起来有些棘手。在下认识巫医门的门主,他的医术高超,号称鬼见愁。即使已经进了鬼门关的人,他也能够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如果和硕公主放心跟着在下出门的话,在下可以带着和硕公主去巫医门求医。”

    十公子立刻插话道,“这不太好吧?和硕公主和燕王世子有婚约在,婚期又马上临近,怎可远行?就是和硕公主要去巫医门求医,也该是燕王世子带着去,而不是冷公子带着和硕公主去。”

    三郡主皱起眉头,有些微怒地说道,“十公子,命攸关的大事,自然是越早看病越好。重要的是病好了,谁带着去看病有什么重要的?再说了,就是我大哥也求不动巫医门的门主的。我以燕王府三郡主的份,同意冷公子带着和硕公主去求医,一切后果我甘愿承担。”

    三郡主说得义正言辞,弄得十公子脸红脖子粗的。

    十公子一阵子难堪之后,悻悻闭嘴,再不言语。

    彩云郡主说道,“我也同意绝哥哥带着和硕公主去看病,还是早点治好和硕公主为好,最好天哥哥回来时,能够看到活蹦乱跳的和硕公主,否则我怕天哥哥和我生气。”

    彩云郡主转向冷心绝,有些忧虑地问道,“绝哥哥真的能够让巫医门的门主救治和硕公主吗?”

    冷心绝点点头,“是的。”

    彩云郡主高兴起来,“那样的话就太好了,彩云真的不想和硕公主出事,彩云知道绝哥哥英雄盖世,绝哥哥说的话,彩云都会当真。”

    我听得出来,彩云郡主是真心真意不想要我出事,虽然出发点是不想燕王世子生气,但是也是十分难得了。

    十公子又道,“是否先通知一下燕王世子再行决定?”

    彩云郡主忙道,“不要,不要告诉天哥哥和硕公主受伤了,天哥哥会难过的。”

    三郡主说道,“不必告诉大哥了,大哥要是知道了,定会舍命陪着和硕公主去求医的,可是目前大哥的体有伤,只能卧休息。”

    彩云郡主点头,“就是,不能让天哥哥心了。”

    十公子张张嘴,似乎还要讲话。

    三郡主又道,“其实我们都没有权利决定和硕公主是否跟着冷公子去就医,最有权利决定要不要和冷公子走的人是和硕公主。”

    彩云郡主马上附和,“有道理,还是让和硕公主自己决定好了。”

    毡房里的人都看向我。

    冷心绝看看我,“和硕公主是否愿意让在下带着你去巫医门求医?”

    “我愿意。”我毫不犹豫地说道。

    冷心绝微微点头,“那么此事不宜耽搁,在下让我的奴仆已经备了马车,我们这就走吧。如果路上,和硕公主病加重,生命受到威胁,和硕公主可会怪罪在下多事?”

    我对着冷心绝笑笑,“不会,生死有命,和硕全无怨言,就是出了门就会死,和硕也愿意和冷公子一起走。”

    冷心绝满意说道,“很好,那么我就带着和硕公主上路了。”

    冷心绝又拿了冷冷的眸子扫一眼屋子里的众人,最后落在十公子的脸上,眼神越发冰冷,“那么在下告辞了。”

    冷心绝弯腰,把裹在被子中的我轻轻抱起,转朝着毡房门口走去。

    三郡主亲自为冷心绝挑了门帘,“一切就有劳冷公子了。”

    冷心绝说道,“请三郡主放心,我定会把她救治好的,活蹦乱跳,健健康康,一如往昔,更胜往昔。”

    毡房外,一辆超大的马车停在那里。

    小黑见了我们,叫了两声,缠住了冷心绝,攀着冷心绝的子,想要够到他怀里的我。

    冷心绝说道,“小黑先上车。”

    小黑叫了一声,然后乖乖上车。

    一个男子站在马车旁,一手扶住车门,冷心绝抱着我上车。

    我看看拉着车门的男子,顿时睁大了眼睛,原来是二师父。

    我的心里越发安定,我再看看赶车的师傅,师傅也回头看我,对我眨了一下眼睛,原来是哑仆。

    我顿时有了种看见亲人的感觉了。

    能够再次见到二师父和哑仆,我真的好高兴。

    马车上,靠近驾驶位置的一面的车座,已经被改制成了一张上铺着厚厚的褥子,冷心绝把我轻轻放置好。

    小黑兴奋地一高蹿起,两个前爪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两只耳朵抖动着,精神抖擞的,想要和我玩耍。

    小黑长大了很多,形越发高大,如果不是它认出我,我是肯定认不出它的。

    冷心绝再喊一声,“小黑欠揍了不是?老实待着。”

    小黑立刻听话地原地趴下,再不敢动弹。

    二师父又检查了我的伤口,确定安好后,才对着冷心绝点点头。

    冷心绝对哑仆说道,“好了,安叔,出发吧,注意点,别让马车太颠簸。”

    “公子放心。”哑仆声音洪亮地说道。

    我这才知道,哑仆也并不哑,冷心绝的秘密也真多。

    三郡主双手扶着车门对冷心绝说道,“我把和硕公主就交给冷公子了,冷公子务必把和硕公主完好无损地给带回来,我们燕王府上下都会感激冷公子的。”

    冷心绝对三郡主稍稍微笑,绝色的脸更加生动起来,“三郡主放心好了,和硕公主会没事的。”

    三郡主一呆,“天啊!原来你会笑的。”

    冷心绝的笑容放大,“谢谢三郡主这阵子以来对和硕公主地照顾,我以后会报答三郡主的。”

    三郡主听了冷心绝的话后,有些愣住。

    马车开始缓慢行驶。

    三郡主松开把住车门的双手。

    彩云郡主对冷心绝喊道,“绝哥哥务必要带回一个健康的和硕公主。”

    冷心绝笑着喊道,“一定会的,和硕公主一定会没事的。”

    冷心绝关上车门。

    小黑趁冷心绝和三郡主、彩云郡主说话之际,再次起,扒着边,伸出长长的舌头我的脸颊。

    冷心绝回头,看到这一幕,拍了小黑一巴掌,“小黑以后再不许亲墨儿的脸,墨儿的脸只有我才能亲。”

    小黑似乎有些不甘愿地呜了一声,缩回子,然后趴在了冷心绝的脚下。

    二师父呵呵笑了起来。

    我的脸一红,急忙转过脸去,再不敢看冷心绝和二师父。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小师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