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又回到了从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霜恋 书名:丑颜小师妹
    我起给自己沏了杯茶,然后坐下来等着喝茶。

    很快的,南宫瑾黑着一张俊脸来到了我的边,头上和脸上还沾了几点雨滴。

    刚才,南宫瑾一定是对花满楼殷勤相送了。

    我的心里异样地难受,有嫉妒,又有不甘。

    为何南宫瑾喜欢的人非要是花满楼,是别人不好吗?那样我虽嫉妒,确不会有不甘。

    我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南宫瑾,我就是花满溪,让他以后只看着我一人。

    可是,我现在告诉他是不是已经晚了?

    花满楼已经悄悄住在了南宫瑾的心里,我要是棒打鸳鸯,南宫瑾就是不恨我,也一定会遗憾一辈子的。

    带着不能得到花满楼的遗憾,南宫瑾又怎能和我快乐地过子呢?

    不,我不能告诉他我就是花满溪。

    南宫瑾并不是一个长的人,或许过上一段时间,南宫瑾对花满楼的感就会淡了。

    到时我再告诉她我是花满溪好了。

    希望到时我的毒也解了,希望毒解了之后,我也能貌美如花,我也能堂堂正正地告诉南宫瑾,我就是花满溪,是他的未婚妻。

    希望到时花满溪和江墨儿两人可以抵得过一个花满楼。

    这样想时,我的心倒是好了一点。

    “墨儿什么意思?”南宫瑾强压怒火问道,但是他的拳头却攥得嘎嘎响。

    南宫瑾居高临下地看我,让我有种压迫感。

    我忙站了起来,为了气势高一点,我还踮起脚,可是我的个子也就到南宫瑾的下巴,我还是感觉处于劣势。

    “墨儿为何要破坏我在花满楼心目中的形象?”南宫瑾咬牙切齿地问道,眉头一拧一拧地跳着。

    我昂起头,瞪大了眼睛,“有吗?我有破坏你的形象吗?我要是破坏你的形象,就该告诉花满楼,你偷看了宁采薇的白股,就该告诉花满楼,你整天看有伤风化的宫图,就该告诉花满楼,你根本就是一个见异思迁的花心的人,差不过是见一个,一个的,就该告诉花满楼,你被一个女人撵着漫山遍野地跑,最后还被打断了腿。”

    南宫瑾把青筋暴露的拳头举到我的眼前,“墨儿你好大的胆子,你不怕我揍你?”

    我也攥紧拳头放在南宫瑾的面前,“你想揍我?我还还想揍你呢?警告你,你胆敢动我一下,我就动你两下。爷我现在已经不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了,爷我不靠着你也能吃饭了,爷我离开你,照样穿金戴银,吃香喝辣过得好。”

    “你,你,你真是反了?我看你都爬到了我的头上了啊?”南宫瑾气得嘴唇颤抖,他的差不多已经贴着我鼻子尖的拳头也跟着抖动着,“墨儿别我。”

    天地良心,我哪里过南宫瑾?

    这些年来,我又当爹,有当娘,又当媳妇,又当丫鬟,我哪有过南宫瑾。

    老天爷怎么不打雷劈死这个狼心狗肺地南宫瑾。

    轰隆隆,一声响雷震耳聋。

    我立刻心惊跳。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劈死南宫瑾了,我赶紧祈祷。

    南宫瑾还罪不至死。

    我的拳头也在南宫瑾的鼻尖上蹭蹭,“我有你吗?我看是你我吧?我句句都是真话,你却说我胡说八道。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你竟要揍我?告诉你,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和花满楼成就了好事,我们就一拍两散,今生再不相见。”我语气还算淡定地说道。

    我可不会和花满楼共事一夫的,就是我是妻,她是妾也不行,如若她是妻,我是妾,那就让老天爷劈死我吧,我也太沦落了。

    不管怎样,我和花满楼有着上一辈的仇怨,绝对不可能并存。

    就是我想要并存,花满楼也绝不会答应。

    我看出来了,花满楼绝对不是纯洁的白莲花,她是比李姨娘还要狠毒辣的腹黑女,她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

    我皱皱眉头,哼了一声,放下拳头,转拿了几上的茶盏准备上楼,我不想和南宫瑾多说话,再说下去,我们可能就要动手了。

    此刻南宫瑾被花满楼蒙蔽了心智,不会好好和我交流的。

    南宫瑾见我要走,死命地抓住我的胳膊,我手上的茶盏一晃,水撒了我一手,我哎呦一声扔了茶盏。

    茶盏掉地,啪嗒一声碎裂,茶水溅湿了我的鞋袜和衣袍的底脚。

    手上的灼烫感传来,我忙拿了手放到嘴边吹吹,又拿到眼前看看,可是我的皮肤太黑,就是红肿了也看不真切。

    南宫瑾并不关心我的手,反倒再次抓住我的胳膊,“爷我让你走了吗?爷连你也管不了还怎么混?”

    我怒极,“你混不好是你没能耐,和我关系也没有。”

    我挥拳用力击打南宫瑾抓住我胳膊的手,南宫瑾吃疼,啊的一声,立刻松开,然后也拿了拳头放到嘴边连连吹着。

    我和南宫瑾以前也常常打架,但是我从来没有对南宫瑾下死手,这次是我最拼命挥拳的一次,不用想,这拳也是够他受的。

    我也拿了烫伤的手再次放到眼前细看,虽然手上的皮肤没有太变色,可是隐约看得出烫到的皮肤肿了起来。

    这个不要脸的南宫瑾,真是太过分了,我应该回去上点药的,我再次把手放到嘴边呼几口气吹吹,那种火辣辣的灼感一阵阵传来,让我说不出的气愤和委屈。

    我看一眼疼痛难忍的南宫瑾,冷冷说道,“你以后你少和我装爷,告诉你,你还真管不了我。你要是想要我消失就明说,用不着羞辱打骂之后才打发我走。”

    我再次转想要离开,然后再次被南宫瑾抓住不放。

    “你还有完没完,你到底想要怎样?”我回头怒问。

    “我想要怎样?墨儿说你到底想要怎样?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奴才,竟然对我大呼小叫,拳打脚踢的,你说你到底想要怎样?你就那么不想我幸福?我就喜欢花满楼了,又怎么了?你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破坏,到底为什么?你和她没有丝毫的利益冲突,为何非要有她没你,有你没她的?”

    “我就是讨厌她,你说得不错,就是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最好早做选择。你只要说今生不能没她,我便走。你不也说看不得我和二师姐在一起吗?所以我选择了你。现在呢?现在我也看不得你和花满楼在一起,你仔细想想,选好了就告诉我。你选了她,我便消失不见,保证不会再来烦你。”

    我伸手打飞南宫瑾抓着我的手,再次想要走出大厅。

    南宫瑾这次没有抓住我的胳膊,而是绕过我,以高大的躯挡住了大厅的门口。

    “墨儿,我不许你这样对我,你是你,花满楼是花满楼,你们两个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以后也不反对你和二师姐在一起了好不好?”南宫瑾的语气好了一些,至少是平静了下来。

    “好,那么我现在就回玉峰山。”我拉住南宫瑾的胳膊,想要他离开大厅的门口。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南宫瑾抓住我的手,仍然不肯让我离开。

    我想要一把推开南宫瑾,却见他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似乎要哭了出来。

    南宫瑾委屈地抽抽鼻子,“墨儿,你别老是拿走吓我好不好?嗯,我刚才打翻茶水烫到了墨儿是不对了,我现在就带墨儿去上药,可是墨儿不许再提走了啊!墨儿要是走了,以后谁帮我洗澡?谁给我做好吃的?谁哄着我吃药?谁晚上给我掖被?嗯,我刚才确实不对了,其实墨儿并没有诋毁我,墨儿已经给我留面子了,我以后再不会为了花满楼欺负墨儿了。墨儿不要再吓我了好不好?走,谨带着墨儿去上药。二师姐给墨儿的药很好的,上了就不疼了,谨以后会十分注意的,谨再不会欺负墨儿了。”

    南宫瑾马上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又乖又懂事。

    哎!我真是没辙了。

    碰到南宫瑾这样没格的人,我也只能没格了。

    南宫瑾抓了我没有受伤的手上楼,我便跟着被动地走。

    南宫瑾带着我进了我的房间,翻找着摸到了药膏,很认真地给我擦了药膏。

    这药膏真的是好东西,抹了之后,疼痛的感觉立刻消失,我心头的火气似乎也烟消云散了。

    我看看南宫瑾肿起的手背,“谨的手没事吧?”

    南宫瑾忙摇头,“没事,以后谨要是欺负墨儿,墨儿就揍谨好了,但是不许再提离开的事了知道吗?”

    我点头,“墨儿去拿条冷毛巾给谨敷敷吧,省得肿的厉害。”

    南宫瑾躺倒上,“嗯,谢谢墨儿,墨儿,明天早晨我想吃墨儿做的早饭。”

    “嗯,好,明天墨儿给谨做。”

    “墨儿,待会儿谨想要墨儿给谨搓澡。”

    “好。”

    “墨儿,谨还想听墨儿给我念张公子和王姑娘的故事。”

    “好,洗了澡就念。”

    “墨儿,我想和你睡一张。”

    “额,这就不必了,我们两个男人挤一张,容易让人误会的,对谨名声不好。等我给你念了故事,谨就自己睡好了。”

    “嗯,好吧。”南宫瑾松了口气,“总算回到了从前。”

    我迷迷糊糊地去找了毛巾,用凉水洗了,拿了上楼。

    真是的,怎么又回到了从前,我还是被奴役的那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小师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