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单纯也真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霜恋 书名:丑颜小师妹
    紧接着花满楼因为体不适要提早离开。

    花满楼果然是个心机深沉的,她越是疏远南宫瑾,南宫瑾越是会向着她靠近,谁让为皇子的南宫瑾从来都是想要什么就有有什么呢。那点求而不得的痛苦会着南宫瑾披荆斩棘地一路走向花满楼的。

    即便是为了面子,南宫瑾也会全力追求花满楼的。

    我看出来了,不碰个头破血流,南宫瑾不会回头的。

    徐怀玉命令游船全速驶向码头。

    一场聚会也要散去。

    南宫瑾有些垂头丧气地来到我的面前,我假装看不到他的沮丧神,只是看向别处。

    我想就是现在我告诉南宫瑾我就是花满溪,就是他的未婚妻,南宫瑾也未必会放弃花满楼的。

    看着南宫瑾失魂落魄的模样,我嗤笑一声。

    一个男人有必要这样一副窝囊样吗?

    南宫瑾仿佛天塌下来的样子让我十分不喜欢。

    “墨儿,你说我是不是太着急了?”最终南宫瑾还是忍不住地问我。

    我看向南宫瑾,“嗯,谨着急了,速则不达。”

    “那可怎么好呢?再想要见她一面也难吧?她以后会不会拒绝见我?我是不是吓到了花满楼?”南宫瑾皱了皱眉问道,又像是自然自语。

    我轻轻哼了一声,“花满楼那种女孩子是见惯了男人的追求的,谨吓不倒她的。谨的表白还到不了吓着人的地步。墨儿告诉谨,是你的终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

    “可是你看,她都急着离开了,她看也不看我一眼了。”南宫瑾朝着船头努努嘴对我说道。

    我看了过去,果然,花满楼在两位表妹和几个侍女的陪同下,殷殷地向着码头张望,一副急于离开的架势。

    我看一眼凝望花满楼的南宫瑾说道,“谨放心吧,如果她对谨有意,她就会主动来见谨的。我看用不到明天晚上,她便会到我们住的驿站来找谨的,不过她不会说来找谨的,她会说想来看看墨儿,问问大师兄的状况。”

    花满楼就是不来挑逗南宫瑾,也会来打听一下我的消息的,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

    如果我花满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如果花满楼真的是纯洁的白莲花,她也一定会来看看我这个妹妹的。

    “哦?真的吗?”南宫瑾狐疑地看我,“墨儿说的是真的吗?墨儿何时这么了解女人了?花满楼真的会来找谨?”

    “或许吧,我也不懂,但我想花满楼要是对谨没有兴趣,不会邀请谨来给什么怀素过生的,花满楼不是什么多事的人,所以我想她是想要见到谨的。我是以我的心来度别人的心,我就是这样想的,也就这样说了。”

    一白衣的肖宁不知何时来到我们的边,肖宁看了我一眼对南宫瑾说道,“我同意墨儿的话,要是花满楼对五表弟没有兴趣的话,是不会邀请我们过来的。女孩子都是那样的,一方面希望有男人追求,一方面有了男人的追求又会假装害怕地想要躲开,想要表示她是贤良淑德的,花满楼也不能免俗。”

    “是吗?”南宫瑾更加迷惑,“五表哥也认为花满楼对谨有兴趣?”

    肖宁笑笑然后说道,“比方说吧,五表弟正在别人的船上游玩,听说了你五表哥的未婚妻也正要过来,五表弟怎么做?”

    “我当然应该避嫌,离她远点了,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谨还是懂的。再说了,也不是我的船,我邀请你的未婚妻来做什么?”南宫瑾想也不想地说道。

    “那么如果五表弟以前见过我的未婚妻一面,你觉得对她有几分钦慕的话,五表弟会怎么做?”肖宁笑着问道。

    “那么我当然就诚意邀请她上来一起游玩了,世上的人虽多,可是真的能让自己钦慕的人却也没有几个。本来又是男未婚,女未嫁,我还矜持什么?”南宫瑾再次毫不犹豫地说道。

    肖宁微笑,“我们男子尚且如此,花满楼一个女子,自然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所以花满楼对五表弟是有几分喜欢的,要不然你以为她是姐妹深,替妹妹探视妹夫吗?花满楼只是家中的庶出,花满溪却是嫡出,五表哥不信她对花满溪会姐妹深到如此的地步。五表弟家中的兄弟姐妹也众多,哪个与你亲近?”

    “当然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亲了,太子哥哥与我最亲。”

    “所以,花满楼的心眼子多得超出想象,五表弟其实应该躲着她点才是正道,娶妻当娶贤,否则以后后宅不宁,你也没办法好好过子的。”

    我完全同意肖宁的话,心里倒不像先前那么讨厌他了。

    我略微赞赏地看了肖宁一眼,他越发得意起来。

    南宫瑾难以抑制地欣喜,“那么我还是有希望的是不是?我和花满楼还是有可能在一起的是不是?”

    肖宁摇头说道,“五表弟啊!以前五表哥就觉得五表弟太过天真烂漫,现在看来用天真烂漫形容你都过了,应该是蠢笨不堪才对啊!你堂堂皇子,求娶一个商人家的庶女为妻?姑丈和姑姑会同意吗?其实就是你娶了花满溪也是有几分掉价的。你看太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哪个不是娶了朝中重臣的嫡女为妻?”

    南宫瑾不以为然,“那有什么,我不在乎,只要相亲相,什么嫡女庶女的,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别人是有关系的。姑丈和姑姑怎么会让你求娶未婚妻的姐姐呢?世人会怎么想?就是花老爷这一关你也过不了啊!谁家会把嫡女的好好的婚约取消,然后安排给庶女啊!”

    “可是五表哥可能还不知道,我和花满溪已经退亲了?”南宫瑾得意道。

    “什么?你和花满溪退亲了?什么时候的事?姑丈和姑姑知道吗?”肖宁惊讶问道。

    “昨天晚上的事,父皇和母后都不知道,我也不太相信花老爷会痛快地就把婚书给了我,现在想来也像是做梦一样呢。我提出退亲,按理说他应该极力反对才对?可是只是叹息着说我没有福气娶他的宝贝女儿,然后就让管家去取来的婚书给我。”

    “那么他一定是喜花满溪的了,所以他再不会把花满楼嫁给你的。世间男子多的是了,干什么非要把女儿都嫁给你啊!再说了花满楼的未婚夫还是你的大师兄。你要是顾着点你那微薄的名声,就算了吧。君是君,臣是臣,君臣之义你可以不顾,可是姑丈不可以不顾。所以五表弟再怎么喜欢花满楼也是于事无补的,最终只可能失败。我们这种人看起来不是很重要,可是婚姻之事都不会让我们自己做主的。”

    我点头,“肖五公子分析地十分有道理,谨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婚姻大事,不是想要怎样就怎样的。花满楼的确不适合谨的,墨儿相信谨会找到更适合你的人。”

    南宫瑾哼了一声,“哼,你们都是一丘之貉,都嫉妒了我我喜欢花满楼,她也喜欢我,便要从中作梗。墨儿就那么见不得谨幸福吗?墨儿为何要给谨泼凉水?除了花满楼谨谁也不要,谨就是上了花满楼,就是想要娶她,别人都给我靠边站。”

    我嫉妒了花满楼吗?

    不错,我确实嫉妒她。

    我从中作梗了?

    不错,从中我作梗了,我默许了花富贵又去拿了银子求取赐婚的圣旨。

    我也在不是很了解花满楼的况下,就说了她很多的坏话。

    或许花满楼就是那么善良贤淑,却被我们诋毁。

    可是我怎么会是见不得南宫瑾幸福呢?

    这些年我不都是为了他能够幸福快乐而努力着吗?

    我泼了凉水也不假,可是我该靠边站吗?

    一时间我无言以对。

    “哼!”南宫瑾怒道,“被我说中了,墨儿哑口无言了?我花满楼的决心强大的超出墨儿的想象。除了花满楼,我不会上任何人,任何人,是任何人,墨儿知道吗?是任何人。”

    “对,任何人都比不上花满楼,别人都要靠边站。”我也哼了一声,“我们都是嫉妒你们可以两相悦,有能耐谨回去就休了你的两个小妾,我便信你真的上了花满楼。”

    南宫谨赌气道,“休了就休了,谨以后定会为花满楼守如玉,不信谨就做给墨儿你看。”

    南宫瑾一甩袖子,向着墨玉和墨竹靠了过去,再不肯和看我一眼,更是不再理会肖宁。

    我一时间心思百转,不知道该不该为南宫瑾让路。

    任何人,南宫瑾说的是任何人,当然也包括我江墨儿。

    我是否应该靠边站?

    我该不该阻止花富贵请旨赐婚?

    可是我还是舍不得南宫瑾。

    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肖宁叹息了一声,“墨儿也不必伤心,五表弟心思单纯,不是有意要伤害墨儿的。”

    我觉得好笑,一个外人都觉得南宫瑾的话伤害了我,可是南宫瑾一定是浑然不觉的。

    单纯也真好。

    可以随便伤害别人。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小师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