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本是同根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霜恋 书名:丑颜小师妹
    很快我们来到昌河边上,原来我们刚刚去过的饭馆和伶人馆都在昌河沿岸。

    昌河里灯火通明,游船往来。

    歌声,曲声,笑闹声更是不绝于耳,

    肖宁说这里的夜晚比白天还要闹,不到天亮,人们不会散去的。

    我暗道花花世界,果然精彩。

    肖宁的两个小厮见到肖宁立刻跑了过来。

    其中一个小厮说道,“小的们过来时,遇到了徐知府家的二公子,二公子正在给府上的妹妹过生,邀请了不少名家公子,小姐。听说了公子和五皇子要过来玩,便约了公子和五皇子上了他们的游船,这不,”小厮用手指指向码头靠近的一艘游船说道,“徐二公子过来了。”

    肖宁怒道,“放肆,不知道爷刚和他家老大打了一架吗?没用的东西,怎么敢给爷做主,看爷回去不打断你的狗腿。”

    另一小厮忙道,“我们也说我们家爷不想和他们一道,可是船上的花家大小姐对奴才们说,只管和爷,和五皇子提她的名字就好,说爷和五皇子听说了花满楼也在船上,必定会答应和他们一道游玩的。”

    南宫瑾笑道,“不错,花满楼的名字好使,五表哥,我们就和他们一道玩好了。人多闹有趣,又多了不少美人相伴,何乐而不为呢?”

    肖宁呵呵笑道,“只要五表弟满意,如此确实不错,又得了乐子,又结交了美人,又省了银子,好处确实是多。”

    这时徐二公子的船也靠了岸。

    只见一个紫衣公子款步走向码头。

    到了近前,徐二公子稍稍打量便施了一礼,然后说道,“五皇子,肖五公子,在下徐怀玉,诚意邀请二位公子一道乘船游玩,希望两位公子赏脸。”

    南宫瑾笑道,“能被徐二公子邀请参加令妹的生聚会,深感荣幸。”

    肖宁也道,“荣幸之至,明我们便把送给令妹的生礼物补上。”

    徐怀玉微笑说道,“恭敬不如从命,那么怀玉便不拒绝朋友送给舍妹的生礼物了,二位公子请。”

    南宫瑾,肖宁,徐怀玉先后上船。

    我们这些小厮也跟着上去。

    我见南宫瑾的脚步有些匆匆,料想他急切想要见到花满楼,心里不免泛酸。

    甲板上,站着不少莺莺燕燕,名流公子。

    我和墨玉,墨竹便靠近船舷站立。

    徐怀玉对船上的男男女女说道,“今天能够请来五皇子和肖五公子真是荣幸之至,你们也别拘谨,随便聊聊,结识新朋友,不要冷落了我们的贵客。”

    不少公子小姐立刻围到了南宫瑾和肖宁的边。

    我也在人群红找寻着花满楼,想要看看她如何倾城倾国。

    清越的声音传来,“妹夫,姐姐这厢有礼了。”

    我循着声音看过去,见一着白裙的女子款款福下体,姿态优雅从容。

    花满楼的素颜淡雅,头发上只斜插一只白玉钗,再无别的首饰。

    我一下子想到了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娘说只有自负美丽的女人才会以素颜示人。

    想必花满楼对自己的容貌是十分自信的。

    南宫瑾恭敬还礼,“谨见过姐姐。”

    南宫瑾的目光停留在花满楼的脸上,然后痴痴望着,颇为失礼而不自知。

    我再看花满楼的脸,果然皮肤细腻如瓷,弯弯柳叶眉,水水杏核眼,高翘的鼻子,粉嘟嘟的嘴唇,确实是个美人。

    其实如果我也肤白并且女装的话,很容易的就会让人知道我们是姐妹。

    花满楼的长相也随了花富贵,尤其是鼻子,我们三人的鼻子简直是如出一辙,都是又高又翘。

    只是我的眼睛没有花满楼的大,我的脸也稍稍胖点。

    “妹夫,我给你引见几位姑娘认识。”花满楼指指边的杏黄衣衫的女孩子说道,“这位是今天的小寿星怀素。”

    南宫瑾这才回神似的对徐怀素说道,“怀素妹妹生快乐,礼物明天一准送到。”

    “不准放赖啊!怀素明天什么都不做,只等着五皇子哥哥的礼物。”虚怀素俏皮说道。

    “绝不放赖,哥哥的礼物怀素一定能够等到。”南宫瑾露齿而笑。

    花满楼又指指旁的翠衫女孩说道,“我大舅舅家的大女儿李新颖,妹夫唤她大妹妹即可。她边的红衣小姑娘是二舅舅家的妹妹李欣悦,妹夫唤她二妹妹就好。”

    南宫瑾施了一礼,“两位妹妹好。”

    “五皇子安。”李新颖和李欣悦齐声说道。

    花满楼见他们礼毕,便对南宫瑾道,“妹夫送的两只火狐一大红皮毛,甚是灵动可,姐姐都不忍心杀了它们做围脖了。”

    南宫瑾笑道,“养久了确实有感的,所以姐姐以后不要亲自喂食它们,只管让下人去喂便好。姐姐也别喊我妹夫妹夫的,不如就喊我谨好了,叫谨更加亲近些,熟人一般都叫我谨。”

    想不到南宫瑾和花满楼只见了两次便成熟人了,他倒是想要和花满溪撇清关系,可是却没有那么好运了。

    “嗯,姐姐听谨的,姐姐再次谢谢谨的火狐了,听说火狐世间罕有,今年冬天姐姐要是戴上火狐的围脖,一定会羡慕死阜城的大小姑娘的。”花满楼说着笑意盈盈地看了徐怀素一眼。

    徐怀素一撅嘴,哼了一声,“花姐姐就知道气我,接下来的子我非要闹着二哥给我猎到火狐不可。但凡山上有火狐,二哥总会给怀素猎上两只的。”

    南宫瑾也安慰徐怀素道,“但凡有心,总会打到火狐的,怀素妹妹也别急。”

    “五皇子哥哥以后要是有机会再次猎到火狐,就送给怀素两只好不好?”徐怀素声请求道。

    “没问题,但凡谨还能打到火狐便送给怀素妹妹。”南宫瑾哄着徐怀素说道。

    花满楼对南宫瑾说道,“我们刚刚在斗诗,输的人要喝酒的,谨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女孩儿家一道玩。”

    我心里哼道,能没有吗?南宫瑾恨不能有机会和花满楼黏在一起的。

    果然,南宫瑾愉快说道,“谨是极有兴趣斗诗喝酒的,不过谨才疏学浅,不要被姐姐和妹妹们笑话才好。”

    花满楼说道,“只是随便玩玩,输赢都不重要,来吧,回了船舱,大家继续玩,定然要让小寿星玩得尽兴。”

    南宫瑾跟着花满楼入了船舱。

    我一直注视着他,眼睛也不眨,见他确实没有回头再看我。

    有了花满楼,南宫瑾便顾不得我了。

    我想南宫瑾刚才一定忘了我的存在了。

    那边肖宁正和几位公子聊得络,都是哪里的姑娘好看,哪里的酒好喝,哪里的伶人俊俏之类的话,随后他们也进了船舱。

    紧接着船舱里传来了男人的斗酒声,和女孩子们的斗诗声和笑声。

    他们的声音本来听得不是十分真切,可是我还是能够听到南宫瑾地一声声地喊着姐姐。

    每听到一声姐姐,我的心都异常地跳动,心里憋得十分难受。

    于是我便回,看沿岸景色,这时才注意我们的船是在缓慢行驶的。

    我刚刚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南宫瑾和花满楼的上了。

    这里的子和山上的差得好远,我觉得十分陌生,以后不知道会不会习惯这样的生活?

    虽然在阜城住了十二年,可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说起来可能都没有人相信的。

    我心不在焉地四处张望着。

    肖宁不知何时凑到了我的边,带了一的酒气,脸都红的像是猴股了,显然喝了不少酒。

    我看了他一眼之后继续看两岸景色。

    “听说墨儿是五表弟从桥上捡到的?”肖宁问我。

    “嗯。”我答。

    “墨儿这些年从来没离开过玉峰山吗?”

    “没有。”

    “墨儿喜欢昌河沿岸的景色吗?”

    “喜欢。”

    “墨儿回了皇城也时常去找我玩好不好?”

    我回头看肖宁,“不好,我们这样的小厮不配和公子这样的人物交往的,肖公子还是和公子们聊天吧,”

    肖宁的眼睛闪闪发光,“有什么配不配的,墨儿勿要小瞧了自己,肖哥哥对墨儿是一见倾心,只是相见恨晚啊!”

    我的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

    我正色道,“肖公子不怕谨扒了你的皮吗?谨没有警告过肖公子吗?”

    “原本肖哥哥确实怕五表弟扒了我的皮的,可是看到五表弟对花满楼感兴趣之后,便知道墨儿和五表弟不是那样的关系的。墨儿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吗?”

    “不了,我只想跟着谨。”我说道,转离开,绕过墨玉,走到了墨竹的边站好。

    肖宁隔着墨玉和墨竹两人,对我喊道,“良禽择木而栖,墨儿不想和肖哥哥一起享受荣华富贵吗?”

    我冷笑,“我想谨的荣华富贵比肖公子要多吧?”

    “不尽然,如果皇上但凡听到一点墨儿和五表弟断袖的风声,墨儿不但没有了荣华富贵,就连命也会没有的。”肖宁以略微威胁的语气说道。

    “就是命丢了,也和肖公子无关,请肖公子自重。”

    “真是死心眼。”肖宁嘟囔着,然后又再次绕到我的边,“墨儿是不是喜欢五表弟?”

    “和肖公子有什么关系吗?”

    “我见刚刚五表弟和花满楼聊天时,墨儿满脸的落寞表。皇上姑丈最恨男男相的事,所以墨儿要及早回头。肖哥哥只是善意的提醒墨儿而已,并不是威胁墨儿。”

    我嗤笑一声,“肖公子是威胁也好,提醒也罢,我都不感兴趣。请肖公子立刻离开这里,否则墨儿就把肖公子扔下河去。”

    肖宁嬉笑道,“肖哥哥不信,墨儿敢这么做?肖哥哥终究是皇亲国戚的,就是五表弟也要给我几分面子的,五表弟也不敢把我扔下河去的。”

    我嗤笑一声,“有何不敢?”

    肖宁笑道,“那么肖哥哥也给墨儿一个仍我到水里的理由吧。”

    说着,肖宁的手便快速地抓住了我放在船舷上的一只手,然后轻轻揉搓了一下。

    我抬脚使劲一勾,一提,肖宁立刻子飞起,大头朝下栽到水里。

    “救命啊!”肖宁喊道。

    “救命啊!我家公子落水了。”肖宁的两个小厮大声喊着。

    接着船舱里的人纷纷跑了出来。

    徐怀玉惊问,“谁掉进了水里?”

    肖宁的一个小厮道,“我家公子,国舅爷家的肖五公子落水了,我家公子不会水的,请徐公子快点救救我家公子。”

    我见水中肖宁扑腾着,果真不会水的样子。

    徐怀玉扒着船舷看到水中挣扎着的肖宁,便毫不犹豫地从船上跳了下去。

    徐怀玉家的几个小厮也跟着跳下水。

    南宫瑾来到我边,抓了我的手说道,“吓我一跳,我以为是墨儿落水了呢,是五表哥落水了吗?”

    此刻的南宫瑾粉面挑花的,与心的女人一起喝了点小酒,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让我觉得极为地陌生,也极度地厌烦。

    “嗯。”我说道,挣脱了南宫瑾抓住我的手。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了李姨娘为何憎恨我娘了,原来看着自己的男人讨好喜别的女人的时候,人是没有办法冷静自持的,做出非常的事不是女人心太狠,而是男人的。

    见我甩开他的手,南宫瑾稍稍愣住,“五表哥怎么会落水?”

    “或许是喝多了吧?谁知道呢?”我淡淡说道。

    我不理南宫瑾,也随了人流去往船尾,看着肖宁被徐怀玉和几个小厮拖了上了船。

    肖宁躺在甲板上喘着粗气。

    活该,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小师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