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惊才绝世冷心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霜恋 书名:丑颜小师妹
    南宫瑾端着茶杯兴冲冲走了进来,见冷心绝已经离开,更加开心起来。

    南宫瑾走到我的边,“墨儿快来喝茶,茶里我已经对过了凉白开,所以已经不烫了。首先,我要轻轻地扶住墨儿的脖子,然后稍稍抬起墨儿的头,然后把茶杯小心地放到墨儿的嘴边。”

    南宫谨一边说一边做,“喝吧,墨儿。”

    我喝了半杯茶,之后南宫瑾的头再次轻放在枕头上。

    南宫瑾又道,“还有最后一步,就是掏了帕子,温柔地擦擦墨儿的嘴角的茶水。”

    南宫瑾朝怀中掏去,“糟糕,没有帕子,只好用袖子代替了。”

    南宫瑾果然举起袖子,温柔地擦擦我的嘴角。

    “怎么样?墨儿?谨是不是也做得很好?我见墨儿就是这样喂谨喝水的。每次墨儿这样做,都让谨都感觉像是墨儿的宝贝,那种备受呵护的感觉,让人很幸福。墨儿现在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觉?”南宫瑾孩子似的兴奋问我。

    我笑着点点头,“嗯,墨儿也感觉很幸福。谨果然学会了照顾人了,谢谢谨的茶水。而且谨做事不再鲁莽,没有和二师姐再次大打出手,让墨儿也刮目相看。”

    南宫瑾把茶杯放到头柜上,然后咧嘴笑了,显然我的夸奖让他很受用。

    “墨儿这样夸谨,谨还有些不好意思呢。”南宫瑾有些害羞地说道,脸上还难得的红了起来。

    “谨的确做得很好,以后再不要和二师姐正面冲突了。我们该把精力放在更重要的事上。”

    “嗯,谨知道了。”南宫瑾笑着说道,他低头看到我的手,笑容便凝注了,他小心翼翼的拿了手指碰碰我的手,“墨儿的手刚刚看着很吓人,现在看着也很吓人啊!怎么包得一点皮肤也不剩啊!墨儿偷偷去猎狐,受了重伤,谨真是心疼墨儿了,谨也真的过意不去。”

    “墨儿真的没事,只是皮外伤,哑仆的膏药好,我现在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所以谨不用过意不去的。”我再次安慰一脸歉疚之色的南宫瑾。

    南宫瑾又看看我脖子上的刮痕,“墨儿脖子上的伤口也很深呢,但愿别留下疤痕啊!”

    “不会的,脖子上的伤根本就不算伤,你没看都不用包起来吗?”

    “墨儿怎么自己去猎狐呢?为何不叫上谨呢?有谨在,墨儿就不会受伤了。”

    其实不能让南宫瑾去的理由还多的,其中一项就是不想南宫瑾多打狐狸,于是我说道,“其实啊!那两只火狐是二师姐最先发现的,二师姐说他想要替自己做一条围脖。我这是抢了二师姐的围脖了,二师姐本来已经够生气了,我要是带着谨一起去猎狐,二师姐一定会更加生气的,所以我就单独去了。”

    南宫瑾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样啊!原来我们抢了母夜叉的狐狸了啊!母夜叉不是最黑色吗?怎么也想要红色的围脖了?我看母夜叉是漾,想要嫁人了吧?墨儿你千万不要娶母夜叉啊!我越想越觉得墨儿娶了母夜叉是凶多吉少。女人还是温柔如水的好。等到回了皇城,我送上你几个大美女,保证都不比母夜叉容貌差。”

    南宫瑾没说几句正经话,又开始送美女了。

    南宫瑾自顾自地喋喋不休,“墨儿要是娶了母夜叉,别说纳妾了,就是想要和男人多说话都不行,你看看刚才母夜叉的样子,把你看得死死的,连谨靠近墨儿都不行。赶上男人看着自己的婆娘了,我可真是受不了他了。人们常说的悍妇估计就是母夜叉这个样子了。墨儿要是一辈子守着这么个悍妇,人生多无趣啊!我见过的女人之中,最糟糕的当数母夜叉了。我一定要把墨儿从水深火中解救出来。娶妻当娶贤,娶妻就该娶花满楼那样的,美丽可人,温柔娴淑,富贵大气。”

    南宫瑾没几句话又扯到了花满楼的上。

    呵呵……,南宫瑾忽然笑了起来,“难怪母夜叉气得要死,还拿我撒气,母夜叉一定是生气墨儿对我好。这下我终于心平气和了,母夜叉打断了我的腿,我抢了母夜叉的狐狸。母夜叉的围脖没了,一定心疼得直蹦,尤其气愤墨儿拿了她的狐狸给谨。哈哈……,总算胜了母夜叉一回了。”

    我是没辙了,南宫瑾又得意忘形了,他忘了刚才不敢进屋的窝囊样了。

    南宫瑾眼睛亮晶晶看着我,“墨儿,你说花满楼会高兴我送她火狐的围脖吗?”

    “会吧。”

    是人都该高兴收到礼物吧?只不知道花满楼是否高兴收到妹夫送的礼物了?

    “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把狐狸送给花满楼了,想着花满楼能够开心地一笑,我的心就又是甜蜜,又是幸福的。”南宫瑾说着把右手轻轻放到口,“一想到花满楼,我的心就不听使唤地跳动。”

    娘说她第一次见到爹的时候,心就乱跳着,之后的子里便一想到爹就会再次脸红心跳。

    娘说那就是人的感觉。

    一种难言的泛酸的苦涩涌上我的心头。

    南宫瑾又道,“墨儿说的要庆贺我痊愈的礼物就是这两只狐狸吗?”

    我点头,“是的。”

    “嗯,墨儿送的礼物真是太好了,是谨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因为这个礼物和谨最重要的两个人都有关系。知道吗?墨儿,谨的心里是十分喜欢墨儿的,因为墨儿对谨最好了,所以谨常常想要是谨当初捡到的是个女孩子就好了,那样谨就可以一辈子把墨儿留在边了,谨不想和墨儿分离。”

    南宫瑾说得真意切。

    没想到两只狐狸就会让南宫瑾对我吐露真了。

    我说道,“可是墨儿就是女孩子也不会给谨做小的,墨儿如果是女孩子,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只会要求做谨的妻。”

    南宫瑾有了花满楼便不会再有我了。

    “所以幸好墨儿不是女孩子。墨儿要是女孩子,给谨做小多委屈啊!所以墨儿是男孩子倒也皆大欢喜了。墨儿就以男孩子的份留在谨边好了,谨保证让墨儿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自然也是少不了美女的。”

    呵呵……

    江枫大笑着走了进来,“我看大师兄也留在三师弟的边好了,又有荣华富贵,又有美女的,夫复何求啊?”

    南宫瑾也笑了起来,“谨是在惑墨儿不要跟着母夜叉走,大师兄不知道啊!母夜叉刚才霸占着墨儿,都不让我进来看墨儿。我现在最担心的事就是母夜叉把墨儿抢走了。看着母夜叉也不是一般地在乎墨儿啊!”

    “三师弟该喊二师姐,大家都是师兄弟姐妹的,怎么能不在乎?”江枫又看看我,“墨儿有没有好一点?”

    我笑道,“好多了,现在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那就好,大师兄也放心了。午饭已经好了,虽然没有墨儿做得好,也勉强吃点吧。”

    “嗯,好的,我还真有点了。”

    南宫瑾起,“我去帮墨儿端了饭菜过来,这回我也可以喂墨儿一回了,以前总让墨儿喂我,总算有机会报答墨儿的喂饭之恩了。”

    南宫瑾果然手忙脚乱地喂了我一顿饭,把我别扭的要死。

    到晚饭时,我说什么也不用南宫瑾喂我了,我让墨竹把羹匙绑在我的手上,虽然吃得笨拙点,可是却自在地多。

    哑仆天天过来给我换药,我的伤口很快愈合。

    七天后,我的皮肤好的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

    冷心绝像是真的和我生气了,七天的时间里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南宫瑾却每兴高采烈的,说母夜叉终是放过了他的墨儿了。

    我想冷心绝不来看我最好。

    娘说一个女人只可对自己的丈夫心心念念,不该记挂着别的男人。

    好女不侍二夫,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有了南宫瑾,便不该和冷心绝有任何的交集。

    可是我还是在赶集的时候买了一块大红的布料,我答应了给冷心绝做一件衣服总要兑现的。

    赶集时,很多人都在议论一个月前在凤凰山举行的武林大会。

    说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艺压群雄,一举夺魁,少年的名字叫冷心绝。

    也说这个少年如何仙姿玉容,人间绝色,当得起一个绝字。

    我这才知道,前阵子冷心绝是和两位师傅去参加武林大会了。

    我并不惊讶冷心绝的惊才绝世,我想冷心绝的人生注定是不平凡的。

    墨竹和墨玉却连连称奇,都说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并且希望以后能够认识这位少年英雄。

    南宫瑾像是受了刺激似的,下了决心要早起练功,发誓再也不虚度光了。

    我忙里偷闲地给冷心绝缝着衣服,不敢让南宫瑾看见。

    况且我现在还是男孩子打扮,动针线做衣服多少有些不伦不类,也确实该偷着做的。

    衣服做成的时候,我便求了二师父把衣服转交给冷心绝。

    冷心绝收了衣服,还是没有出现。

    但愿我也只是冷心绝生命中的王姑娘,李姑娘,而不是最最在意的花姑娘。

    皇上也终于下了口谕,传令南宫瑾回宫。

    南宫瑾兴奋地差点跳了起来,说终于可以摆脱母夜叉了,终于可以带着他的墨儿回家了,母夜叉总不会厚着脸皮跟着他回宫去找墨儿吧。

    而且南宫瑾也说终于可以再见花满楼了。

    南宫瑾决定回宫的途中取道阜城,给花满楼送去好不容易得来的两只火狐。

    我想我也终于可以去给我娘扫墓了。

    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去看望娘,也没能给娘洗刷冤屈,娘可不要怪我。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小师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