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娶妻当娶花满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霜恋 书名:丑颜小师妹
    吃过早饭后不久,南宫瑾的痛感便越来越明显,一会儿哭一会儿闹的,不肯消停一会儿。

    我给南宫瑾念了一个他听的才子佳人的故事,他也听不进去。

    最后我只好说道,“不知道花满楼会不会满意大师兄?你说她那样一个美女,会不会嫌大师兄木讷,不解风?”

    我知道目前南宫瑾最为关心的人就是花满楼了,我这样一转移他的注意力,他的腿上就没有那么疼了。

    “那还用说?”南宫瑾马上来了兴趣,“那样倾国的美人需要男人细心呵护的,大师兄人虽好,可是终究有些死板守旧。要是花满楼真的嫁给大师兄可就有些糟蹋了。”

    我暗道大师兄再不好也比你好吧?不过我不敢说出来,“说不定花满楼会改变大师兄的。”

    “也有可能。男人和那样的美人待在一起都会高雅起来的。能和花满楼一起弹琴吟诗,赏月听风该是多么的大尉平生啊!”南宫瑾说着一脸的向往。

    “嗯,的确如此。”我附和着,心里酸酸的。

    “墨儿不知道啊!花满楼的脸上的肌肤仿佛精致的瓷器般没有一点瑕疵,她眉目如画,唇红齿白,鼻子又高又翘,她的眼波盈盈,朝我瞥上一眼,我便浑畅快,仿佛喝了好酒般就醉了。我虽然看过无数的美人,可是没有一个能够这样只一眼就让我失了呼吸。好一会儿我才抑制住我狂跳的心,我真担心我的心跳了出来吓到了美人。”南宫瑾梦呓般低语。

    我的心里顿时明白了为何一直惫懒的南宫瑾会上山给花满楼猎狐了。南宫瑾是真的把花满楼放在心上了。南宫瑾对花满楼不仅仅是简单的喜欢,他是很喜欢很喜欢花满楼的。

    南宫瑾又道,“我见花满楼朱唇轻启,‘妹夫远道而来辛苦了,姐姐先告辞了。’你说我怎么就是她妹夫呢?如果花满楼说‘夫君远道而来辛苦了,妾先告辞了。’我将是怎样一副心呢?我本来要看看花满溪的,可是花满溪却不露面。我寻了人去阜城各处打听,可是好像根本就没有人见过花满溪,只是有些风言风语的传言,说花满溪长得极丑。我赏了花家几个老人之后,有一个婆子说花满溪长得甚是平凡,连花满楼的一半也赶不上。”

    我自嘲地笑笑,那婆子说得不错。

    真相是没有办法被掩盖的,重赏之下总有人说真话的,我问道,“那花富贵和花满楼怎么说?他们为何不让花满溪和谨见面?”

    “我听了婆子的话后就去找岳父大人询问。我可不想被人糊弄了,最后娶了个丑女。我南宫瑾生平谨此一个愿望,就是可以娶个绝世的美女一起逍遥一世。在娶亲上我是绝不轻易妥协的。”

    南宫谨绝不妥协,那我怎么办?我苦笑一下,“你岳父大人怎么说?”

    “岳父大人说花满溪自小子不好,养在了别处,等到了嫁娶的时候便会回来。岳父大人说他的溪儿也是人间绝色,比她的姐姐还要美艳两分。只是当晚那个多嘴的婆子便被赶出了花府,任我再怎么寻也寻不到了。所以岳父大人不是心虚是什么?我已经派人多方打探了,我定要弄清楚花满溪到底是美是丑。如果花满溪长得真的不尽如人意,我便和花家退亲。我可不想被花家骗了去,花家休想塞个丑女给我。”南宫瑾最后的几句话说得是斩钉绝铁。

    我没有想到在我离开多年后,还能听到所谓的父亲大人的维护,还能被称作溪儿。看来男人都是好面子的,一个父亲自然不愿意听到自己的女儿被人称作丑八怪的,即使他怀疑那个女儿根本不是他的。

    我看看一脸决绝神色的南宫瑾,心里也暗下决心,如果南宫瑾和我退亲后,我便立刻离开南宫瑾,然后继续去北方寻亲,继续完成四年前没有完成的事

    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赖上南宫瑾的,我虽是丑陋,可是定然不会没有尊严地硬嫁给不自己的男人的。

    娘说再卑微的人也是要有尊严的。

    “哎!”南宫瑾叹道,“娶妻当娶花满楼啊!就是花满溪也是倾城倾国,可是我先入为主地先喜欢上了花满楼,所以我还是想要娶花满楼啊!昨晚大师兄告诉采薇姐,说如今大家年岁也大了,为了采薇姐的名声着想,还是少来这里。采薇姐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容易吗?采薇姐要不是喜欢大师兄入骨,有必要这样自毁名声吗?大师兄也太过分了。”

    我反驳道,“我觉得大师兄说得有道理啊!一个大姑娘总来私会男子的确不好听啊!大师兄一个男子自是没有什么的,大不了纳了宁采薇,倒也好似便宜了他。可是依着宁采薇的子,定然不会做小的吧?她就是甘愿做小,大师兄的内宅也是不宁的。你瞧采薇姐哪次来不是和二师姐打上一架的,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花满楼也是大富大贵之家的小姐,怎么可能轻易地就让大师兄纳妾?所以大师兄劝采薇姐少来不正对吗?”

    “可是感的事最复杂了,也最是不容易放下的。采薇姐为了大师兄能这般不顾一切,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一个女人连名节都可以不管了,那不是说明很这个男人了吗?我要是大师兄我就会感动的。”

    “可是连谨有了花满楼都可以不要宁采薇了,为什么大师兄就不可以这样呢?大师兄有了花满楼了,当然要拒绝宁采薇的。正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

    南宫瑾拿手点点我的鼻子,“那怎么一样?大师兄和采薇姐是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自小的意也是深厚的。何况采薇姐也是个大美人啊!大师兄也没有见过花满楼,还是道听途说她如何美丽,如何倾城。再说了,人眼里出西施,我觉得花满楼处处可心,可是大师兄未必和我一样的眼光啊!”

    我点头,“谨倒也有些想法。”

    南宫谨得意道,“那是啊!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的。就是二师姐喜欢上你这么个黑小子都让人不可思议。我们玉峰山上的男人哪个不比墨儿高大,英俊啊!”

    我无奈道,“你就可劲编排我的不是吧。求我留下时,小嘴可是说得比唱的都好听呢。那宁采薇脸皮薄,被大师兄说得哭了,有谨什么事啊!你干什么发疯似的摔东西打人啊!”

    昨晚我忙了半天才清理好被南宫瑾砸烂的东西。

    南宫瑾轻轻叹道,“我想着我和采薇姐同病相怜,都喜欢上和别人定亲的人了,于是就陪着落泪了。采薇姐说真是恨死二师姐了,要是没有她,大师兄也不会这样直接赶人了。”

    “你也说二师姐的坏话了?”

    “那还少了我吗?我也有同感啊!我家墨儿原本只对我一个人惟命是从,后来有了二师姐便常常和二师姐一走一天的鬼混在一起,我能不生气吗?”

    “我们根本就不是去鬼混,谨要切记不可拿了女人的名节来开玩笑。不过话说回来,你生气也行,可是为何不去揍二师姐,非要来揍我和墨玉?”

    南宫瑾讪讪笑道,“我不是打不过二师姐吗?识时务者为俊杰,我韩师傅常常这样教导我说。”

    “原来谨只会欺凌弱小,难怪会被打断腿,这是遭天谴了啊!”

    南宫瑾不满地瞪着我,“墨儿你就诅咒我吧,等回到皇城后我定然要报复回来的。到时我赏赐给墨儿一批美人,让二师姐天天独守空房好了。”

    南宫瑾报复人和赏人的办法都是一样的,都要用到美人。

    我忽然也想到了南宫瑾的妾了,我好奇问道,“那么谨要是娶了花满楼便不要妾室了吗?”

    “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呢,不过有了花满楼和有了妾并不冲突啊!别的女人只是暖的工具,都是些玩物,和感无关。”南宫瑾又想了下,然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说道,“不过要是花满楼不喜欢,我可以把她们都遣散的。不过女人每月都有不方便的时候,所以男人还是该有一两个妾室的。”

    南宫瑾一提,我立刻想到了怎么我都十六了却是葵水未至?

    我娘说女孩子十二三岁就成熟了,标志就是来了葵水。

    有了葵水之后女孩子才能生育后代的。

    怎么我还没有来葵水呢?

    我不是有什么病吧?

    南宫瑾的闲书中说有些女人一生都不来葵水,被称作石女。

    我难道也是石女?

    我这样想着就冒了一的冷汗。

    南宫瑾拿了帕子给我擦擦脸,“墨儿怎么了,怎么忽然就冒汗?”

    我起,“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没什么的。我去把鸡给谨炖上,待会儿再来和谨聊天。”

    我脚步沉重地去了厨房。

    我再次进屋时,墨竹回来了,听说南宫瑾和墨玉受伤吃了一惊。

    南宫瑾问墨竹,“采薇姐被安全送到了?”

    墨竹恭敬说道,“是的,宁小姐说今天就会返回桃园镇,她说她的父亲宁将军和主人大师兄的父亲都升了职,不将调任皇城,他们两家不久都会搬去皇城。宁小姐说主人再次回宫的时候,不要忘了去宁府做客。”

    南宫瑾一脸喜色,“太好了,太好了,以后总算也有个红颜知己可以聊上两句了。我还真怕回了皇城后就再也见不到采薇姐了。昨天采薇姐就说有个喜事要和我说,后来闹起来便忘了。嗯,果然是喜事呢。”

    我心里却说真是烦死了,想不到以后返回皇城还是要经常见到宁采薇。

    看来大师兄想要摆脱宁采薇也不容易了。

    南宫瑾摆手,“墨竹辛苦了,下去休息吧,墨玉受了伤,墨竹也照顾一二。”

    “是,遵命。”

    墨玉退下后,南宫瑾拉住我的手,“墨儿,你说采薇姐是不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子?”

    我点头,应该是吧?否则她也不会常常来看江枫了。

    “我倒盼着采薇姐能够更加执着些的。”

    “怎么讲?”我不解问道。

    “如果采薇姐能成,我想着我和花满楼也能成。如果花满楼和大师兄退亲,我定会闹着我母后把我和花满溪的婚事也退了,然后我就迎娶花满楼,想想我也激动啊!”

    南宫瑾手舞足蹈,然后牵动了腿上的伤,然后大声的哎呦。

    活该,我起,“我去看看炖老母鸡。”

    南宫瑾呼喊着说道,“墨儿你还有没有人啊!我疼得要死,你不安慰,还要去看炖老母鸡。哎呦!哎呦!该死的二师姐,回去皇城我就给墨儿找十个女人,看看怎么气死你。”

    怎么不疼死你,我在心里骂道。

重要声明:小说《丑颜小师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