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赵佶这几天就要行动了,你们准备的么么样了?”赵煦看着手中的折子,漫不经心的批阅着。

    赵似扬眉,皇兄装起昏君来真是太像了,微微叹息,然后正色道:“都弄好了,这次事弄完,估计契丹元气大伤,西夏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赵煦满意的点点头,起伸了个懒腰:“嗯,最近让十二弟帮我宠信这些妃子倒真是累着他了,今就让他休息吧,咱们一帮人也去好好的吃喝一顿,宫里的饭都吃腻了。”

    说着招呼了赵似、赵俉,又叫了兰溪月、清风和暗影,一起去找赵佖了,有免费吃的地方,自然要光顾的。

    只是赵佖听几人点了难做又昂贵的菜,又看着在他的酒楼白吃白喝的人们,从头到尾脸都是黑的。

    赵煦这边还在忙着收网的事,那边孟媚歆已经成功的混进宫里,在刘箐清的宫里和刘箐清说话。

    “主子,赵煦这边准备的相当充分,我这几天看,他故意将东城门和北城门放松,就连杜青云都不在自己的职位上,恐怕有诈。”孟媚歆学着那个假柳月的语气,低眉顺眼的站在刘箐清后。

    小福子之前已经将那个人打听得清楚,装成柳月的女子叫沫儿,是刘箐清暗自培养的,最擅长易容,本来是打算用她来易容成孟媚歆的样子,结果孟媚歆被废了,也省了麻烦。

    刘箐清为自己涂着鲜红的指甲,轻轻吹着,瞄了一眼孟媚歆,懒懒的开口:“沫儿,你说,我背叛赵煦是对还是不对呢?”

    孟媚歆微微抬眼看向刘箐清,见她神色无异,于是放心的说:“主子想要的他给不了。”只单这一句话,便说到了刘箐清的心里,却又不完全点破。刘箐清着赵煦,可是赵煦的眼神儿从未在她上停留。

    “孟媚歆的事查的怎么样了?”刘青青突然问起,将软刷放在一边看向孟媚歆,眼中闪过警惕和担忧。

    孟媚歆轻蔑的一笑:“她?不知被哪个仇家盯上,中了金蛊毒,本想解毒结果却一睡不醒,赵煦也在查她的下落。”孟媚歆故意这么说,无非是想让刘箐清放松警惕,免得她怀疑,又补了一句,“听说赵煦得到的消息是孟媚歆死了。”

    刘箐清心大好,开心的笑起来,那笑容透着险:“很好,赵煦现在颓废的像个昏君,为了为防万一,你最好前去打探一下虚实,九王爷说,三之后举事,我们最好是让赵煦没有反抗之力。”说着她走向铜镜,似笑非笑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脸,“哎呀,我这个皇后之位,可真是来之不易。”

    孟媚歆眼中闪过嘲讽,却是低着头说:“我这就准备晚上的行动。”

    刘箐清低低的应了一声,孟媚歆快速退出房间,她记得华玉到显谟阁不远,一般晚上就寝之前赵煦都会在那里看书,今天晚上去,是最好的刺杀时机。

    她那晚错过杀他的机会,本以为是自己辜负了他,可是恢复记忆之后她才知道,原来一直都是他利用她而已!

    静静的等到夜幕降临,天边的火烧云已经缓缓退去,孟媚歆躲在显谟阁的房顶上,她看到南宫琉进来给赵煦倒茶,含脉脉的说着什么,赵煦也应了一句,就见南宫琉欢喜的迈着碎步跑了出去。

    冷冷一笑,孟媚歆拿出手中的软剑向南宫琉追去,一个一个杀,也不错。

    南宫琉走着走着就觉后有人,于是故意绕道显谟阁的后面,那里有一片竹林,很少有人经过。忽地转,就见孟媚歆站在自己不远处似笑非笑。

    南宫琉眯起眼睛:“你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没有死,不过你祖父去找你的那天我已经看到了。”

    孟媚歆嘲讽的勾起嘴角,好似聊天的说:“嗯,用了蛊毒都杀不死我,可见你有多无能。”说罢还故意笑的明媚刺激着南宫琉。

    南宫琉眼眸一转突然也笑了:“你怕是忘了,我可是奉了宇风的命令,他要杀你,我也没办法啊。”故作惋惜的摇摇头,南宫琉等着孟媚歆再次被她的话刺伤,可是这次她没有如愿。

    孟媚歆风轻云淡的抽出剑说:“没关系,人嘛,一个一个杀就好了。”突然目光凌厉,孟媚歆飞上前,速度快到南宫琉差点躲不过一剑。“怎么?才多久没见,你的功夫怎么退步了?”孟媚歆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脚下一阵风袭过便变换了招式。

    南宫琉渐渐的有些吃力,再这样下去恐怕对她不利,当即横着剑迎上孟媚歆的一剑,火花击起,发出刺耳的鸣声。

    孟媚歆察觉了南宫流的意图反而轻松的笑起来,上的戾气也越来越重,抽出空对南宫琉说:“你猜,我杀了你,赵煦会心疼吗?”

    南宫琉没有空和她说话,眼神却透出怨恨和毒辣,这让孟媚歆心大好,稍微放缓了攻势,看起来像是让着南宫琉:“你给我放蛊毒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这么一天。”

    “哼,孟媚歆,你真是,”南宫琉冷笑道,“明知道他也不过是利用你,你却死心塌地,现在五十步笑百步,你说你?”

    孟媚歆眼中闪过狂傲的笑意:“,就是因为以前太,才让你们这样欺负,不过今天过后就好了,我们来做个了结。”说罢突然邪魅一笑,手中出几十根银针,南宫琉根本没有看清她拿了什么,就见雨点般的银针飞来,慌忙躲避却还是中了几根。

    “唔……”南宫琉吃痛的捂着口的那根针,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眼中的愤恨更甚,“人!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么!他过来了,我看你怎么杀了我!”

    孟媚歆微微勾起嘴唇,她当然知道他来了,还带着很多人。

    “就是因为让他过来,我才和你浪费这么多时间的。”随着周围脚步的接近,孟媚歆迅速出剑,南宫琉无力还击,腹部中了一剑。

    即便腹部中了一剑,南宫琉还是不肯认输:“杀了我又能怎么样,你不过是个利用完了的棋子,我…唔!”鲜血夯出,孟媚歆抽出了剑,看着她瘫软在地上。

    赵煦他们赶了过来,孟媚歆扫了一圈,兰溪月、清风、暗影,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只见那个男人看见南宫琉顿时发了疯一般红了眼睛:“琉儿!”抬眼看向孟媚歆,眸中杀意越来越浓,“我杀了你!”

    孟媚歆淡然的看着冲来的男人,缓缓举起剑,就在那男人要过来的时候一剑刺进南宫流的心脏,让男个男子顿时停住步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孟媚歆,鲜血模糊了她的裙裾,脸上却是比鲜血更加妖娆的笑容。

    “你再走一步试试?”孟媚歆像是玩闹着威胁,那男子果然不敢动作,万分心疼的看着南宫琉,孟媚歆轻笑,“惊讶什么,她几次杀我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惊讶。”

    南宫琉瞪大眼睛,看着口的一剑,再看向赵煦,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孟媚歆,突然觉得她很悲哀,到死了,他的目光还是不在她的上。

    “呵呵呵呵……”南宫琉神志不清的笑起来,不顾上大片的血,不顾上的痛,缓缓说着,“没错,我几次都想杀你,谁让你夺走了宇风的目光和心,而我呢?我要的只是陪在他边而已。”留恋的看着赵煦,发现赵煦的眼睛终于看向她,她笑的很甜,开心的说:“孟媚歆在影王府的时候,就是我去刺杀的,我告诉她是你让我去的,她那时候的神真是让我心大好。”

    几人的眼睛登时瞪大,孟媚歆心猛地一颤,依稀记得那天的形。

    南宫琉很满意众人惊讶的反应,即便眼前已经开始模糊,还是笑着接着说道:“我不仅去刺杀她,而且用了金蛊,说起来还得谢谢红姬,我说我们合作,她想了几天答应了,还给了我金蛊呢!”南宫琉神有些得意,当时的事进行的格外顺利。

    赵煦深黑的眼睛透着深邃的冷光,走上前,在南宫琉的面前停下,微微俯,抬起她的下巴,冷声问:“你以为我不知道福庆是你害死的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她怀孕的时候你就开始害她么,我不过是等着和你还有你哥慢慢算账,你以为我会不管不顾么?”

    赵煦的话,让孟媚歆的心抽痛,福庆,她的孩子,原来就是死在了南宫琉的手里,于是想都没想,推开赵煦又一剑刺进了南宫琉的腹部,而赵煦,目光淡漠。

    南宫琉本就奄奄一息,被孟媚歆的第三剑刺得当即断了气,这让刚才发狂的男子彻底失控,冲上前来就和孟媚歆打起来,赵煦想要护住孟媚歆,不料却被孟媚歆一剑划伤臂膀。

    “喂!媚歆!你怎么可以伤到安宇风啊!你看清楚啊你!”兰溪月在一旁急红了眼,上前阻挡孟媚歆。

    一时间混乱成一片,孟媚歆大概猜到眼前发狂的男子应该是南宫琉的哥哥南宫烁,无论如何,杀她的人,都得死。

    南宫烁本来武功不低,但是孟媚歆全都藏了暗器,别说是杀了她,就连近也是很难的,一时间南宫烁手中的剑越来越凌乱,招式也越来越杂乱无章。孟媚歆眼睛微眯,一个转出手中的暗器,那枚飞镖正中南宫烁的腹部。

    南宫烁瞬间顿住,飞镖上有毒!只来得及想到这,鲜血便加快速度的流了出来,随即软软地倒地:“安宇风,这算是我欠你的,还请了。”说了句别人听不懂的话,南宫烁便了无声息。

    兰溪月红了眼睛,不能相信眼前这个杀人狠绝的人就是孟媚歆,尽量放软了声音哀求:“媚歆,够了,你已经杀了两个人,何况南宫烁他是无辜的!我们不想伤害你!”

    赵煦看着孟媚歆眼中依旧浓烈的杀气,走上前面对她,邪魅的一笑:“想杀我?那来啊。”就那样坦然的张开双臂,一只手臂还流着血,赵煦等着孟媚歆出招。

    “宇风!”清风和暗影同时紧张的上前护在侧,警惕的看着孟媚歆,他们确实不想伤害她,但是也不能让她真的伤了安宇风。

    孟媚歆原本有些茫然的脸缓缓露出微笑,印出两颊上浅浅的酒窝,只是那笑容却散发着寒冷:“接下来,还不是你,那个红姬、刘箐清,一个一个来,至于你,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血舞青袖,孟媚歆转,从一跃迅速的没入夜色。

    “主子,我回来了。”孟媚歆换回了柳月的脸,恭恭敬敬的站在刘箐清的软榻前。

    刘箐清微微皱眉,放下手中的几个首饰,打量了一番孟媚歆才问:“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股血腥味?”

    孟媚歆垂下眸子敛去眼中的冷光,温声说:“我去查探赵煦,却见兰溪月闯进去说出事了,他便神色慌张的和兰溪月走了,原来,是有人行刺。”

    “行刺?”刘箐清疑惑的重复,拧着眉头想了想,“行刺?行刺谁?”

    孟媚歆微微抬头,淡淡的说:“南宫琉,后来等我跟着赵煦赶过去,南宫琉死了,南宫烁也被杀了,后来赵煦也受伤了,行刺的人是个女子,还说,会杀了主子你。”紧紧盯着刘箐清的神色,孟媚歆心里冷笑,瞧瞧她一闪而过的慌张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她害怕的人?

    刘箐清扶着心口深呼吸,女子?可能是谁?那女子可以当着赵煦的面杀了南宫琉和南宫烁,说明是有备而来的。想到这刘箐清神色一慌,紧张的看着孟媚歆:“沫儿!帮我查查这个人是谁!一定要杀了她知道了没!”

    孟媚歆假意安慰着刘箐清:“主子放心,我这就去查。”

    说着便又退出了房间,背对着刘箐清的她眼里闪过诡叵,才开始而已,都吓成什么样了。

    刘箐清不安的在房中踱步,突然觉得自己这么晚了让沫儿出宫实在不妥,毕竟刚刚才出了人命。

    “来人。”刘箐清唤道,她不能独自在公里呆着,先去慕容南霜的宫里好了,可是等了半天怎么没人回话?

    于是刘箐清疑惑的冲外头喊:“来人呐,苏珪?月婵?”

    外头还是空无一人,回应刘箐清的只有鸣响的打雷声,外头是要下雨了,那闪电照的屋子格外亮堂。刘箐清越发的不安起来,神色慌张的跑向里屋,慌忙蹬了鞋缩在上,紧紧揪着被子看着房间。

    忽然一阵狂风,将门猛的吹开,刘箐清惊叫一声,却在下一瞬看到了一个女子的影子,发丝飞扬,衣衫飘幻,刘箐清瞪大眼睛,看到了孟媚歆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啊——!”刘箐清惊恐的大叫,指着孟媚歆浑颤抖,声音也虚颤不止,“你……你不是没有醒过来吗!”她看到了她裙裾上的血迹,被雨水侵染的晕开,像是一朵儿妖艳的曼陀罗绽放开来,带着丝丝血腥气息。

    白皙的脸上露出冷傲的笑容,孟媚歆不屑的看着狼狈的刘箐清:“贵妃娘娘,别来无恙啊。”

    刘箐清使劲儿摇着头,脸上因为惊恐而显得扭曲:“我没有杀你,你遇刺真的不是因为我!你已经杀了凶手不是吗!”她希望有人能注意到这里,希望沫儿能快点回来,可是离她越来越近的却是孟媚歆。

    孟媚歆冷下脸来,沉的看着刘箐清,将她的恐惧看在眼里,缓缓举起手中的剑:“在找沫儿是吧?刚才我已经杀了她了,你的下人谁的正香呢,还想找谁?”不等刘箐清说话,孟媚歆径自又说,“不如,下去找沫儿吧。”

    刘箐清哭着跪在上哀求的看着孟媚歆:“我求、、、我求求你!放过我吧,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害过你命……不要!不……啊!”

    孟媚歆听了心中怒火更甚,南宫流最后还承认自己做的事,刘箐清月一口咬死自己什么都没做。

    一剑下去,刺进刘箐清的心口,看着已经痛的惨叫的她,孟媚歆淡淡的开口:“放心,你想死都死不了。”因为她中了金蛊。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