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做夫妻该做的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孟媚歆心中涌上莫名的恐慌,紧紧盯着赵煦即在咫尺的脸:“你要做什么?”不自觉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孟媚歆被赵煦炙大胆的眼神看得两颊通红。

    赵煦心很好的低低一笑,手臂一撑压上孟媚歆的躯,在她的推拒中吻上了她的红唇,轻车熟路的席卷着她的舌头,大手也轻而易举的撩起她的火焰,知道她快不能喘息了才松开,狂傲的一笑:“你是我的女人,只能是我的。”

    说罢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褪去了孟媚歆的衣服,动作有些急切,但是也顾着她的感受,不想让她有任何的疼痛。

    “你……到底想做什么!”孟媚歆低吼,却越来越不能抗拒赵煦带给她的感觉。

    赵煦大手一挥拉下帷帐:“,夫妻嘛,当然是做夫妻该做的事。”嘴角坏坏的一勾,赵煦眼里透出的火焰几乎要将孟媚歆燃烧干净。

    尽管孟媚歆百般挣扎,可是终究顶不过赵煦的力道,衣衫褪尽的刹那让她无地自容,两只手胡乱遮着却只是徒然。

    赵煦目光如炬的细细欣赏着孟媚歆的躯,咽了咽口水沙哑着嗓子说:“歆儿,是不是的?”说着还故意在孟媚歆的耳边呼着滚烫的气息,羞得孟媚歆只得将脸撇向一边说不出话来。

    赵煦一只手掌就将孟媚歆纤细的藕臂固定在头顶,另一只手快速的退下自己的庶裤,连上衣都来不及脱去,便用亲吻堵住了孟媚歆嘴巴里的痛呼。

    栾浮动,暗影成波,几度风雨颠鸾,汗水和浑浊的气息交织,待一切平静,孟媚歆已经沉沉睡去。赵煦安静的看着孟媚歆的睡颜,轻轻用指腹拂过她的脸颊,用嘴唇轻轻吻着她红肿的唇瓣,用有力的双臂轻轻揽住她的细腻的软腰,有矫健的双腿轻轻缠住她笑的子,感受着她的心跳平静而沉稳的跳动,感受着她的体温微微发,这才驱逐了心里的恐慌。

    当他知道她几乎死去的消息简直要发疯,迫不及待的想要来看一看,可是紧接着有听说了她忘记了他的消息,他简直要奔溃!害她的人,他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后半夜两人在静谧的温中度过,只是孟媚歆睡的昏天地暗,只有赵煦一人万分珍惜这美好的时光。等孟媚歆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小姐,都午时了,你总得起来吃点东西吧?”玉檀站在帷帐外头轻声叫孟媚歆,心里暗暗担心她是不是又睡过去了。

    孟媚歆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全的酸痛让她忍不住呼出声,立马捂着自己的嘴吧以免被发现,她看到铺凌乱只剩她一人,但是她上一丝不挂,满的乌青红紫像是和人打了一架,两腿也几乎酸软的没有力气。

    玉檀有些心慌的站在外头等,半响没见有反应,忍不住又出声询问:“小姐,你醒了吗?”

    “哦,醒了,你先忙你的去吧,我在躺一会儿就起来。”孟媚歆生怕被发现,连忙轻声回话,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竟然这么沙哑。

    玉檀还放心不下:“小姐,你的嗓子哑了,是不是伤风了,我这就去熬些姜汤来,你等着啊。”说罢玉檀急急忙忙退了出去,孟媚歆才算松了一口气。

    缓缓起,随便的梳洗了一番,孟媚歆挑了一件领口高的衣服上,好在是秋天了,衣领子都在锁骨以上,还能遮住。照着镜子,孟媚歆将头发顺过来两股放在前面,将脖子上的紫红印记遮掩的刚好。

    到了饭厅,大家已经全都到了,见她来了都起笑盈盈的请她入座,孟媚歆被锦鳞拉着坐在了她的旁边,听着小丫头叽叽喳喳说着好笑的事。

    “小姐,你在想啥呀都不说话?”锦鳞看孟媚歆都不怎么说话,便好奇的问。

    孟媚歆想了想,眼里划过迷惑,便淡淡的说:“我想知道安宇风是谁。”

    一句话让本来有说有笑的局面陷入沉寂,孟媚歆环视了一圈,看大家的眼神都聚在自己上,有些莫名得笑起来:“你们这是什么表?难道我以前不认识他?”难道那个安宇风是骗自己的?但是自己对他的熟悉却是那么清晰,想起昨晚,孟媚歆忍不住慌乱害羞。

    大家对望一眼,最后看向小福子,小福子眼中闪着冷意:“你想起什么来了?”他倒觉得不是,说不定安宇风已经查到他们的住处了。

    孟媚歆也老实的摇摇头,但是却平淡的说:“他昨天晚上来找我了。”

    “什么!小姐,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玉檀担心的上前看着孟媚歆,却没有见孟媚歆有任何异样。

    孟媚歆轻笑着看了看自己,又看着玉檀:“你担心什么,他只是告诉我,说他是我的夫君,还告诉我他的名字,还问我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小福子扫了一眼孟媚歆不自然拉衣领的动作,眼色暗了暗,随即当作什么也没看见似的:“他不只叫安宇风,还叫赵煦。”意味深长的说着,小福子盯住了孟媚歆的表

    孟媚歆倒是深深的震惊了,赵煦,赵姓可是国姓,赵煦应该是皇亲国戚。

    “赵煦?”慢慢的回念着这个名字,孟媚歆还是想不起来是谁,“当今的皇上应该是赵匡吧?他的兄弟里似乎没有叫赵煦的。”她记得赵匡,也记得他深深着自己的姐姐,可惜姐姐怎么会嫁给凌王赵佶?而且还死了。

    饶雪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小福子,没想到他会这么坦然的就告诉孟媚歆这些,是因为知道以孟媚歆的个无论如何都会查清楚,还是因为想让她想起自己的仇恨,为自己报仇?

    林一挑眉看了看闭口不语的小福子,叹息一声豁出去了似的嚷道:“我来说!”孟媚歆心里一喜,果然,他们有事瞒着她,却听林一扫了一眼大家沉默的表才说,“赵匡登基之前先皇就给他改了名字,叫赵煦,小姐你未入宫前就与他纠缠不清,总之最后入宫当了皇后,夜轩叫小福子就是因为他原是你边的,玉檀也是。”

    孟媚歆惊讶的随着林一的话看向小福子和玉檀,见玉檀对自己微微点头才相信这是真的!她曾经……是皇后?

    饶雪又接着林一的话说道:“后来你被他利用完就丢去了什么瑶华宫,那里是废妃带发出家的地方!”

    “没错没错!”锦鳞忿忿不平的附和,“后来小姐带回了你的祖父藏起来,然后回来就被那个坏心眼儿的皇上送给了影王爷,就是在影王爷府,你和玉檀差点死掉!”

    孟媚歆又是一阵心慌,泪水早已不自觉的留下来,心口又开始隐隐发痛,原来,她进了宫被他利用,利用完就将她丢掉,发现她偷偷见自己的祖父害怕惹事便有将她送给十三王爷?为的就是监视她吧?

    “呵呵呵呵!”孟媚歆哭着,却突然笑出声来,眼里的痛恨被泪水模糊,她却听得到自己心痛的声音,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在众人担心的注视中轻声开口,“我要恢复记忆。”她要想起以前的事,她要知道他对她到底还有多少伤害!

    小福子突然冷笑,不客气的说:“不妨告诉你,你在失去记忆前就告诉过我,若果你失忆了,就不要让你想起来。你来说说,以前的话和现在的,我倒是该听哪一个?”

    孟媚歆微微一愣,原来自己当时知道自己会失忆,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自己不希望自己想起来,一定是什么痛苦的事,但是现在的她活得是这么的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样的过去,也不知道应该有什么样的未来,这样的她,她不喜欢。

    “听现在的,我要想起来。”简单的一句话,孟媚歆又将要翻开过去,走回原来的轨迹中去。

    锦鳞说想要想起来,就要用当时种在她体内的金蛊的血,好在她早有准备,和饶雪一起将血做成药丸,只需要吃下去就可以了。

    玉檀按住孟媚歆拿起药丸的手,眼中透出担忧和无奈:“小姐,你真的要想起来么,这样简单的活着不好么?”

    孟媚歆点点头,面容严肃的道:“我的人生,我怎么能说忘就忘了?”

    玉檀轻轻放开自己的手,眼看着孟媚歆仰头将带着血腥味的药丸咽下去,微微叹息,小姐,你这又是何苦?

    孟媚歆吃下药丸之后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淡然的吩咐小福子:“你不是说还有几个人没有回来么,叫他们都回来吧。”

    小福子点点头不愿再看孟媚歆倔强的脸:“他们去接孟将军了,估计明就到了,我会让他们加快行程。”

    孟媚歆渐渐觉得自己虚软,眼前的景象不再清晰,头昏昏沉沉,在玉檀的惊叫中软软的倒下去,忽然一个温膛接住自己,她听见小福子微微叹息:“你太傻了。”

    黑暗之中,孟媚歆漫无边际的走着,看到前面微微有人影晃动,走马观花一般将以前的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在将军府的时候,出去踏青遇到刺客,后来在牢狱里被赵煦救了出来,再后来她入宫做女官,到之后当了皇后,福庆的死,安宇风的份,南宫琉的刺杀,她中得蛊毒。

    她给小福子说:“若我忘了一切,就不要让我想起,若我一睡不起,就让饶雪将我毒死,若我痴呆了,就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大家一起生活吧。”看样子,是不行了。

    小福子和玉檀守在孟媚歆边,看着她在梦里挣扎,在梦里痛苦,在梦里恸哭,泪水将枕巾浸湿大片,却依旧不能停下。她念着一个一个名字,赵煦、孟仙羽、太皇太后、朱太妃、刘箐清……都是她恨的人。

    孟媚歆缓缓睁眼,对着梨花帐有一瞬间的茫然,随即恢复清明,眼里已是冷清,带着几丝狠厉。

    “你醒了。”小福子淡淡的问,眼睛不去看她眼里一闪而过的痛苦。

    玉檀上前温和的问:“小姐,想不想吃点东西?”

    孟媚歆摇摇头,起看天色已晚,屋子里头点着琉璃盏,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掉,孟媚歆一慌看向玉檀,玉檀尴尬的笑了笑:“哦,小姐,你一直做梦,出汗太多,衣服都贴在上,我怕你不舒服就给你换了。”

    孟媚歆没说什么垂下眼帘,揉了揉额头问小福子:“祖父他们什么时候能到?”

    小福子看了看天色:“现在过了子时了,估计到明早六更。”他已经安排好了人来接应。

    孟媚歆轻轻嗯了一声起示意玉檀给她倒茶,然后批了件外衣让小福子去外屋谈事。

    “我记得你说万锦擅长的是易容,楚晨擅长暗器,江凡岳擅长布阵,对吧?”孟媚歆一面说着,一面喝着茶,见小福子点头,询问的看着自己等着下文,便继续说:“让楚晨造出一种威力巨大的暗器,可以同时发出几十根甚至上百根银针,然后让让万锦将我易容成刘箐清边的宫女,柳月。”

    小福子皱眉想了想:“柳月似乎死了,现在的是刘箐清边的人,要杀了么?”

    孟媚歆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当然要杀了,要是能从那个人的嘴里问出什么就好了。”

    “小姐,”玉檀犹豫的开口,见孟媚歆示意自己说下去才又接着说,“你不是打算混入宫里当刘箐清的宫女吧?”

    小福子闻言凝眉看着孟媚歆,眼里透出不赞同。但是孟媚歆却坚定的说道:“是,我必须亲自进宫一趟,我要知道的事,刘箐清一定都知道,至于杀不杀她,那得看到时候的况。”

    小福子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倔不过孟媚歆,只能暗中帮着她做一切想做的事,哪怕是杀人。

    三个人几乎在没有休息,一直商量到六更,孟元如期到了,同来的还有万锦、楚晨和江凡岳。

    “小姐,你终于醒了,我们收到信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真是太好了!”万锦是个比孟媚歆打上许多的女子,说话做事很是沉稳,此时此刻却显得像个小孩子。

    孟媚歆记得他们六个人加上小福子和玉檀,都是用自己的鲜血就活自己的人,她心中默默感激着,对几人微微一笑,眼里洋溢着温,上前挽着孟元对大家温和的说:“既然都回来了,说什么也得好好的吃一顿饭!”

    楚晨倒是个安静温逸的男子,温文尔雅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擅长暗器的人,就像是林一,衣服眉清目秀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个偷儿。

    孟媚歆见他只是温和的看着自己笑,不逗弄他:“怎么,你还是这么害羞?”

    楚晨微微摇头,像是兄长一般宠溺的说:“见你好了自是高兴,不过看你好的如何,就被你取笑了。”说罢还真的认真的给孟媚歆把了把脉。

    江凡岳倒是个和小福子一样的人,冷冰冰的动不动就沉着脸,对于孟媚歆的康复虽是高兴,但也没有太多表现,只是越过孟媚歆的时候说了句:“你们都站在那里当门神么。”说着自己先进门去了。

    和他们说完话,孟媚歆终于有时间和孟元说上话,孟媚歆看到了他额头眼尾多出许多的皱纹,双鬓的白发也多了,不有些伤感:“祖父,这些子过得可还好?”

    孟元早已是老泪枞横,只是紧紧抿着嘴点头,半响才能说出话来,只是原先威严的将军现如今只是一个慈的祖父:“好!都好!进去吧,外头冷。”

    孟媚歆红着眼睛点头,在她转过去的时候没有看见孟元偷偷抹去自己的眼泪,也没有看到不远处一个女人痛恨的看着这一切满面狰狞。

    显谟阁里,赵煦弯着嘴角看着折子,赵似和杜青云进来,看见一旁安静坐着的兰溪月冲他们挤眉弄眼。

    “皇兄有何事这么高兴?”赵似似是不经意的问,他猜想一定是和孟媚歆有关,他一直没有查到孟媚歆去了哪,只知道她消失的两个月后赵煦突然大发雷霆,几乎要冲去杀了所有和孟媚歆有仇的人,幸好他们人多,将他拦住了。

    赵煦闻声敛去笑容,他知道赵似对孟媚歆的心思,自然什么都不会说。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