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这算是给你的惊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孟媚歆安抚着云欢的绪,但是自己也是早已泪流满面:“不哭,这么好的梯子怎么可以哭呢?我们都饿了,有没有饭菜招待啊?”故意逗着云欢,孟媚歆想让大家不要这么伤感。

    云欢一下子想起来,从孟媚歆怀里起来擦着眼泪,将云齐天拉倒孟媚歆面前:“他就是我的儿子,云齐天,三岁了,很聪明!”转而又推了推呆愣的云齐天,“快叫人啊,叫娘娘!”

    孟媚歆赶忙拉着云欢,蹲下子对着小齐天说:“不必叫什么娘娘,我也不是什么娘娘,你就叫我歆姨吧!”

    云齐天点点头,主动拉着孟媚歆的手问:“你就是和我娘亲通信的歆姨?我娘说你本事可大着呢,歆姨,你是不是也能帮我找爹爹?”

    面对云齐天满脸希冀的表,孟媚歆有些苦涩,终究还自己误了云欢和宋凌风,于是下定决心点头:“你放心,歆姨已经在找了。”

    “真的?我就要有爹爹了?”云齐天高兴的凑近孟媚歆,一副亲昵信任的模样,这让云欢很是不忍,不由得又哭了起来。

    “我去给你们做饭。”丢下一句话,云欢捂着嘴哭着转跑向后堂。

    云齐天失落的所在孟媚歆的怀里不说话了,泪汪汪的眼睛让谁看了都会心疼,孟媚歆轻叹,只能带着云齐天先回自己的房间。

    鬼面紧紧跟着孟媚歆挤进了房间,在小福子不悦的注视下凑向云齐天,上下打量了许久,若有所思的说着:“这小子的爹是谁?”

    孟媚歆微微挑眉,审视着鬼面的表,见他没有异样才冷声警告:“这个孩子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答应我的三件事还没有做完一件。”

    鬼面顿时觉得扫兴,撇了撇嘴起悠闲的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酥油茶:“你让我找的宋凌风,就是他爹吧?那我还真知道这个宋凌风在哪。”

    孟媚歆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几乎是一瞬便移到鬼面前,紧紧的抓住鬼面没有拿着茶碗的手:“说,他在哪儿。”

    玉檀有些紧张的看着孟媚歆和鬼面,有见小福子站在门口气得扬长而去,这次没有征得孟媚歆的同意便追了出去。桌上的酥油茶还冒着气,简单却不失典雅的房间一时间静谧无声。孟媚歆和鬼面对视许久,终于鬼面受不住了,泄气的甩开孟媚歆的手,语气里带着不耐烦:“行了行了,告诉你也无妨。”

    孟媚歆一听,眼中闪过喜悦,立马乖巧的坐在鬼面侧,盯着他缓缓的喝了一口茶才说:“他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军营,我的人已经查到他和孟元将军在一起,现在是孟元的幕僚。”

    千想万想,孟媚歆没有想到宋凌风会躲到这里,他难道还不知道云欢在这里么?明明两人离得这么近,却是整整三年没有见一面。

    忽然,窗户外一声一响,孟媚歆警觉的想要抽出腰间的软剑,鬼面赶忙挡住她怒吼:“这是我的人,你可别伤及无辜!”

    孟媚歆停下动作冲鬼面眨眨眼,就见他冷哼着瞥她一眼,转打开窗户,是一位女子,只是脸上带着的是诡异的面具,上头画着一些奇怪的暗红色图腾。

    那女子见到孟媚歆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一心一意的想鬼面说:“阁主,孟元就在边关军营,宋凌风也在那里,若是要见,现在就能见到。”鬼面挑挑眉头看向孟媚歆,他在等她安排。

    孟媚歆想了想,心中有了打算,于是笑着对着鬼面说:“不急不急,明我在前去找他们。”

    鬼面微微一笑,眼中闪过邪邪的笑意:“怎么,又不着急了?”他还以为这女人一定会巴巴的赶去见那两个人呢,瞧她笑的那么诈,一定有事在算计什么了,他真的是同起那个叫云欢的女人,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被自己曾经的主子算计一把,只是宋凌风为何不来找自己的女人呢?

    孟媚歆快速的将侧厢房的笔墨纸砚准备好,写了一封信装起来递给带着面具的女子:“劳烦姑娘将这份信给宋凌风,不用告诉他是谁给他的信。”

    那女子并不急着结果,而是看向一旁的鬼面,见鬼面点头了才伸手接下,微微点头便飞翻出窗外,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孟媚歆惊奇的趴在窗户上看着外头:“这么小的窗户她也能钻出去啊?”

    鬼面似乎是被孟媚歆的话逗乐了,抱起云齐天坐在上逗弄着,一面对孟媚歆说:“你的功夫也是不错的,只是和我的人相比,还差得远呢!”

    孟媚歆呢对于鬼面没有恶意的嘲讽并不放在心上,而是期待着明的好戏会如何上演,真是天意弄人,有人,还是能终成眷属的吧?如此想着,不由得脱口而出问一面的鬼面。

    鬼面掐着云齐天的手微微一顿,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声音也跟着柔和下来:“可能吧,这种事谁说的准?”

    门被小福子猛地踢开,满面狰狞的冲着鬼面怒吼:“滚出来!不是教我功夫,却在这闲晃什么!”玉檀颤颤巍巍的跟在小福子后,冲着屋子里头不明所以的孟媚歆比划着。

    孟媚歆一笑,看了看同样怒火中烧的鬼面,暗自摇头,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对头,现在还是喜欢动不动就作对,罢了罢了,她也正好想找云欢说说话。于是温和一笑,转向惊吓的看着鬼面和小福子的云齐天,温柔的招手:“齐天,走,歆姨带你去找你娘。”

    云齐天甜甜的应了一声,蹬着两只小胖腿儿滑下榻,跑来抓住了孟媚歆的手:“歆姨,等我见着我爹爹了,我要打他股!”

    孟媚歆眼中闪过惊讶,难道这个孩子已经预感到了自己快要见着宋凌风了么?突然这么一说,倒叫她有些好奇,于是低着头看小小的娃娃问:“那……你为何想打你爹爹的股呢?”

    云齐天低着头,但是眼中却满是气愤和不平:“爹爹从来不看我,从来不给娘亲写信,从来没有给我买过新衣服,也没有给娘亲买过抹脸的那个东西!”

    孟媚歆失笑,她说的应该是胭脂吧?在契丹,似乎男子都会买一些汉人用的胭脂来讨好自己心的女子,原来小小的云齐天已经懂得这么多,也难怪,每天客栈什么样的人都有云齐天比其他孩子懂得多些也是好的。

    心口微微发疼,孟媚歆知道云欢真是不容易,真不知道自己当初将她赶出宫对还是不对,宋凌风也未免太不近人,难道这几年都没有想着找找云欢么?

    “小姐,饭菜好了,过来吃吧!”云欢已经笑意盎然的站在楼梯的拐角,腰上还围着干净的围裙,想必是她亲自下厨了。

    孟媚歆不由得好好打量起云欢来,她比以前要成熟稳重了,比以前多了一些精敏,子也要比以前丰腴些。看着她妇人的打扮,穿云锦霓裳外衣,下是淡红色的琉璃广绣群,侧带着一枚淡黄色的脂玉坠子。梳着流云髻,缀着淡黄色的广华流云华胜,侧面是一支金鱼齐云步摇,一边儿几颗璎珞稍加点缀,顿时显得整个人简单不失贵气,温婉却带着泼辣。

    云欢被孟媚歆打量的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夹了菜到孟媚歆的碗里:“小姐你多吃些,这一路也幸苦了,一定没有好好吃一顿饭。”

    孟媚歆会收回眼神儿,不由得一笑,看着吃得正专心的玉檀取笑:“你看看她,都饿成什么样了还能吃得斯斯文文。”

    云欢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玉檀扑哧一笑,又忙着给她夹菜去了,云齐天偷偷的凑过来和孟媚歆耳语:“歆姨,我爹爹是不是快来了?”

    孟媚歆一惊,连忙捂住云齐天的嘴悄声说:“嘘,这是我们俩儿的秘密,估计他明就来了,你可不能告诉你娘,这是给她的惊喜。”

    云齐天并不懂什么是惊喜,只知道歆姨不会害他和母亲,于是十分信任的点头,信誓旦旦的说:“嗯!我一定不会说的!”

    云欢刚给玉檀说笑几句,就听见了云齐天说什么不会说,转过来好奇的问:“什么不会说?你可不会是闯什么祸了吧?”

    小娃娃一点也不脸红心跳的说谎:“没有啊,歆姨说那道鱼有点咸了,叫我不要告诉你,说那是你辛苦做的,我就说我不会说的。”

    孟媚歆呢暗自惊叹,这孩子倒不似他的父亲宋凌风那般古板呆愣,反而有点像安宇风一般死皮赖脸,也想鬼面一样擅于胡扯。

    云欢倒是脸上一甜,对自己儿子的恭维非常受用,连忙尝了一口拿到没动过的鱼,才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就听鬼面进来,于是客客气气的让着鬼面让他上桌:“鬼公子快来吃些东西吧,对了,怎么不见小福子?”

    鬼面似乎是憋着笑意看了看孟媚歆,径自拿过孟媚歆手里的筷子放在桌上:“先别吃了,有人来闹事了,你们不去看看么?”

    云欢听了到没有什么惊讶的,这种事又不是没遇到过,于是自然的放下东西安顿孟媚歆:“小姐你们先吃,我出去看看就成了。”

    孟媚歆就知道鬼面说的话不对劲儿,自是笑的夸张,点点头对着云齐天说了句什么,之间小家伙惊喜的大叫:“真的?”

    孟媚歆点点头,顺道掐了掐他的小脸蛋儿:“真的假的,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小家伙欢快的甩着两只小短腿,跟着云欢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钻进人堆里,结果什么也看不到,气得他只得爬上凳子,在爬上桌子,费力的爬上去已是满头大汗,却只能隐约看见前头有人,气得他就想坐在桌子上大哭。忽然小福子抱起他,温声说:“坐到我的肩膀上就能看到了。”

    云齐天简直是感动的想亲亲小福子,但是他只亲过女的,比如娘亲,比如后厨的彩芳婶婶,就是没亲过男的,于是抱着小福子的脸想了想还是作罢,怪怪的让小福子将他放在肩头,这下真的看见了,门口站着一位将军打扮的男人,看起来风尘仆仆,满都是黄沙,连头发上也是,显得有些狼狈,他的眼睛在到处搜寻着,很是急切。

    云欢淡然的在孟媚歆面前脱下外,补了补妆,描了红唇,这才在她不解的目光下摇曳着走向前堂,只是手里还拿着一把砍刀。孟媚歆有些惊颤,对于云欢的举动有些不能接受。

    鬼面站在孟媚歆后凑近她的耳朵轻语:“这算是给你的惊喜。”

    孟媚歆轻颤,觉得有一瞬间的错觉,但是随即被自己否认,注意力全然转移到云欢的上去了,鬼面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人儿微微一笑,随即也看向门口。

    宋凌风刚收到信就看了,他还奇怪是谁派一个女人来给自己送信,结果看了信中简短的内容便真个心都在颤抖了,他抓着信一遍又一遍的问送信的女人是不是真的,那女人不耐烦的说没错,他便不顾一切的策马奔来。一进门没有看见自己要找的人,他环视一圈还是没有,难道自己被骗了,他自从离开京城来到这里就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事,不可能有人骗自己。

    还没有确定心中所想,云欢便浓妆艳抹的出现在高高的楼梯口,冷傲妖艳的扫过围着的一群人,眼中闪过寒光和杀气,冷声问:“是谁在我的地盘撒野?”

    一群男子回头就见一个高贵冷艳的夫人拿着长长的砍刀,一只脚还踩在楼梯的扶手上,若隐若现的肩膀被轻纱覆盖着,裙裾之下的小脚更是小嫩白。

    姿自是有人讨好的嘿嘿一笑,上前解释,指着门口:“这不是老板娘嘛!瞧瞧,就是门口那小子,闯进来就是凶神恶煞的,伙计问话还被他呵斥了一番。”

    云欢嘴角微微勾起,眼中透着不可忽视的威严,让一群想入非非的男子不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最后,漫不经心的云欢抬眼,看到了一脸震惊的宋凌风。

    宋凌风沉着脸寒气人,周散发出浓浓的霾,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云欢!”

    云欢手里的砍刀掉落在地,冷艳的面容尽是惊讶和不可思议,手颤抖的指着宋凌风:“宋、宋凌风!?”

    宋凌风黑着脸大步踏来,嘴里也不停歇:“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鬼样子?一层薄纱穿了和没穿一样,谁准你不穿袜子就光着脚穿鞋子的?还有你抹得这是什么鬼东西?像是面粉袋子一样站在这里想什么样子!”

    一连串的怒骂让云欢慢慢回神儿,心虚的找了找运起天的影子,希望宋凌风还没有发现他的好,不然又是事

    云欢的样子让宋凌风觉得她是在心虚什么,于是一把抓住云欢的手臂冷声质问:“怎么,没话说了?你心虚的在乱瞟什么?莫非是在找你的男人?我告诉你,若真是如此,我断定他活不过今天!”

    “不许你欺负我娘!你个王八羔子!”突如其来的童声让所有人有一次惊讶了,这不是这美艳老板娘的儿子嘛?怎么是另一个男人抱着出来的?

    宋凌风本是震惊的看着云齐天,难道她真的已经嫁人了?他还是来晚了?一看抱着那孩子的是一个看起来五十有余的老头子,不免怒火中烧,扯着云欢指着小福子冷然质问,目光森骇人:“怎么,原来这就是你嫁的人?半截都入土了你也愿意嫁?”

    云欢听了一气,忍不住大骂:“怎么了?我就是嫁人了,就是嫁给一个半截子都入土的老头儿,你能怎么样!”

    一句话让所有人震惊,孟媚歆简直要上去对着像两个小孩子一样的两人头上一人一巴掌!都在胡扯什么啊?一个喜欢胡思乱想那是从以前就有的,一个是变得伶牙俐齿倒是她没见过的。

    求订阅啊~求订阅啊~我还是求订阅啊~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