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将云欢仗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入冬后的积雪覆盖着大地,远远望去明目的有些刺眼,飘聊缪沙,气云峥天,整个皇宫在这样的衬托下显得肃穆而庄严,尤其是屋顶房檐上的金兽上微微一层雪,即便如此也不能磨灭它的意志,或仰天长啸,或极目远望,或静静守候,或冷眼风尘。

    太皇太后的并似乎越来越重,在这样的冬天里好的异常艰难,太医们都说她是挨不过这个瑞雪寒冬了。

    孟媚歆披着醒目的赤红色的斗篷来到显谟阁,今儿又下起了雪,却不是很冷的,于是她只穿了一件粉色棉绒长裙,上头是梅红色云秀鎏金团花夹袄,袖子口上还用银线绣着一圈翠柳。

    玉檀小心翼翼的扶着孟媚歆走着,手上本是打着伞的,奈何孟媚歆不愿意打伞,只好收了拿在手里。

    刘眀泉的小徒弟守在门口冻得直哆嗦,见是孟媚歆来了赶忙堆起笑脸迎上来,子不由自主的弓下去,比孟媚歆足足矮了一个头:“娘娘怎么就带了玉檀姑姑来了,天寒地冻的可要仔细着呢!”

    孟媚歆浅浅一笑,手掌里抱着的暖炉递给玉檀,提起裙子往前走,一面又说:“你们也幸苦,冰天雪地的要注意保暖。”见那小太监喜滋滋的应着,孟媚歆又转过问,“皇上现在得空么?”

    小太监点头哈腰的笑说:“得空得空,师父在里头伺候着呢,您紧着地面,这大理石地面好是好,就是冬天有些滑。”

    孟媚歆点点头,和玉檀互相参扶着进了门,厚重的门扇吱呀一声被打开,赵煦也从一堆折子里将头抬起,见来人是孟媚歆眼中闪过惊讶和欣喜:“你怎么来了,岁暮天寒的还是别走动了。”

    孟媚歆见刘眀泉冲自己笑着,端来一杯腾腾的茶,雪烟隐隐向上漂浮而起,看不清刘眀泉的脸。

    “娘娘,喝口茶暖暖子吧,这是黄金桂,今儿早上才从别处进贡进来的。”

    孟媚歆接过茶,用茶盖轻轻滤去沫子和茶叶闻了闻,果然是清香入肺,隐隐带着些蜜味,浅尝辄止,轻轻放在桌上。

    赵煦见孟媚歆没有多少心品茶,好奇的问:“你可是有什么事?”

    孟媚歆用罗娟拭了拭嘴唇才道:“嗯,一个就是安宇风的事查的怎么样了,一个就是陈迎儿和杜青云的婚期是不是该提前了。”

    如今月子越大人就越笨重,孟媚歆才坐了一小会儿就觉得腰疼,微微向后靠了靠才又说:“太皇太后病重,总得要个喜事冲冲病气,这般也是好的。”

    赵煦点点头,略微有些疲惫的放下手中的折子揉着眉心,孟媚歆见状叹息一声,起走向赵煦,自动给他按着太阳,赵煦一声舒服的长叹靠在椅背上。

    想了想,孟媚歆又说:“刘箐清的那个孩子,还没有取名儿,你在苦恼?”

    赵煦只是冷哼一声,似是非常不屑,所有人都知道,自从刘箐清生了个儿子,皇上的态度就不冷不,且不说起名字这种事交给了相国寺,就连孩子是好是坏也不怎么过问,但是对刘箐清还是非常不一般的,几乎天天都有东西赏赐,时不时的去和刘箐清一同用膳。

    但只有孟媚歆知道为何赵煦讨厌那个孩子,毕竟那不是他的,可是他却必须对刘箐清表现出格外的宠

    孟媚歆愣神儿之际,赵煦突然开口,懒洋洋的说:“刘箐清还有用处,到时有人来报,冷宫走水,死了三个人,孟仙羽不见了。”

    孟媚歆莞尔一笑,没好气的笑笑:“你到不容说是有人做了替死鬼,来了个偷梁换柱,你猜猜是谁接她走的?”

    赵煦倒是有些惊讶的睁眼看着孟媚歆问:“你倒是不惊讶,还确定她是被人接走了?”

    孟媚歆一滞,不在意的笑笑,拿过赵煦的茶有给他添了新的,赵煦也识趣儿的没有追问,眼中已是了然和戏谑。

    “杜青云和陈迎儿的事你来办就行了,倒是云欢和宋凌风,朕看他们似乎互相有些意,你看怎么弄,朕可是已经放过宋凌风,那人心不错,人也老实,没有什么大的野心,是个人才。”余光瞄了瞄孟媚歆平淡的表,却没有错过她眼中的欣喜,“至于安宇风要害你的事,他给朕的答复是……得棋用哉,失之毁其且惜用之。”

    孟媚歆眼中暗了暗,眼底闪过一抹失落和冷淡,没错,她不过是一枚棋子,但是就因为把她当棋子对待,他才要有此一句,将赵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嫁祸给安宇风,没想到安宇风竟然这么狂妄不羁。

    于是眼眸一转,晶莹剔透的泪珠就落了下来,面对梨花带雨的女子有谁能坐视不管,赵煦也是一丝诧异过后立马将孟媚歆扶着坐在自己的腿上,关切的问:“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孟媚歆抽泣着伏在赵煦的怀里:“皇上,安宇风可恶,他想用我肚子里的孩子作为威胁为他办一件事,我害怕!”虽是哭泣,眼中却是精光和算计。

    赵煦自然的顺着孟媚歆的话问:“什么事?”心中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又在玩什么花样,但还是微笑着问。

    孟媚歆眼中武雾气未散,抬眼可怜楚楚的看着赵煦说:“他叫我和他打赌,我若是能揭穿他的真实份,就能还我自由。”

    赵煦啼笑皆非的看着孟媚歆,不挑眉:“真有此事?”见孟媚歆委屈的点头哑然失笑,这个女人的小算盘,真是大的噼里啪啦啊,想必她是想离开皇宫的自由吧,却在这里误导自己。心里虽明白,但是赵煦却不点破。

    孟媚歆意味深长的看了赵煦一眼,起突然说该吃安胎药了,于是就想清风飘乎乎的来了,急卷着走了。

    回到院子就听有人在宫门口大闹,引来了杜青云带着侍卫军,见面前的男子手拿长剑气势汹汹的想要闯入慈明,侍卫们将他围住阻拦,两边争得分外眼红。

    杜青云叹息一声,无奈的拱手:“少将军,这后宫,男子是不能进入的,你还是回去吧。”

    被叫做少将军的就是宋凌风,只见他衣衫有些凌乱,头发也有些松弛,还有几缕头发垂在两鬓倒显得狂傲不羁,下巴上有些青青的胡茬,眼中有些血丝,眼底有些乌青,看样子是几天没睡了。

    宋凌风听杜青云这么说,不由得轻嗤,随后眼中透出凌冽,声音也带着些许沙哑而显得寒气人:“叫云欢出来,骗了我,就想逃得远远的?”

    孟媚歆站在不远处微微一笑,云南候府一垮台,牵扯众多,随之一党皆是摇摇可危,况且赵志钟被发配边疆,其他无所作为的人都是贬为庶民,削除了侯爷府上所有的荣耀和爵位,直流宋凌风,让他心里怎么能好受?

    正在这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时候,孟媚歆轻轻笑起来,银铃般的声音正好打破了压抑,所有人看向这边,侍卫队也转而护着孟媚歆以免发生意外,宋凌风对这种反应却是不屑一顾。

    孟媚歆满意的点头,温和的对宋凌风说:“既然来了,就进来吧,今,是本宫宣你进宫的。”

    说此话意思明确,这里的每个人都不能将今天的是说出去,杜青云恭敬的抱拳单膝跪地:“卑职等明白。”

    孟媚歆嘴角微微一勾:“杜青云也进来吧,本宫找你也有事,想必迎儿那个丫头好几没见着你又吃不能安寝不能寐了。”打趣儿的一说,即位士兵也暧昧的一笑看着杜青云,杜青云被众人这么一笑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两声低着头。

    孟媚歆一笑,不再说什么就首先和玉檀进了宫门,杜青云和宋凌风跟了进来,一进门小福子和小寿子迎上来,小寿子一脸的紧张害怕的说:“娘娘可算回来了,刚才外头有些打斗声,奴才们还紧张着是什么事儿呢!”

    小福子倒是一脸的严肃:“娘娘,此事要不要报给皇上?”说罢还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宋凌风,眼中闪过一丝犀利和杀意。

    孟媚歆见了一愣,这小福子啥时候这么气势凌人了?嘴上却是一笑了之:“呵呵呵,不用了,本宫叫他们来的。”

    云欢笑着拿了一双小鞋出来:“娘娘,您看这个花样怎么样?迎儿姐姐总说……”剩下的话卡在了嗓子,只因为看见了多未见的宋凌风,瞬间泪水蓄上了眼眶,有一股流划过脸颊。双手有些颤抖,小鞋子掉到了地上,被赶来的陈迎儿一顿抱怨,却在捡起鞋子以后看到了眼前两个人,想说什么,确实能无声的询问杜青云,杜青云无奈的摇摇头。

    宋凌风见了云欢反应过来,一阵激动,上前抓着云欢的双肩摇晃,面目狰狞:“为什么这么做?啊?为什么!为什么骗我?难道你为了骗我甘愿嫁给我,是不是换做别人你也照样嫁了!”

    “啪!”一声清脆,宋凌风的脸微微偏向一侧,这一巴掌让他稍微回神儿,才惊觉说了多么伤害人的话,用这种话说一个未出阁的闺女无疑是巨大的中伤。

    云欢气愤的看着宋凌风,眼中更多的却是心痛和失望:“窝在你心里,抵不过就是个这般的女子么?”

    宋凌风转回脸,眼中怒火没有方才那么激烈,但仍旧是冷冷的恨意:“你骗了我是事实,你为了皇后的话而接近我是事实,你骗了我就跑得无影无踪也是事实!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云欢闭眼,任由眼泪肆流,却听到了更狠毒的话。

    “收起你的眼泪,我只觉得连你的眼泪都是假的。”宋凌风看到云欢的眼泪心中也是一痛,说出话却又是另外一个意思。

    孟媚歆看了看宋凌风握着的剑,握着剑的手紧了由松松了又紧,眼底闪过一抹算计,淡淡的说:“既然你来了,本宫倒是想问你,你的目的是什么?”毕竟一个大男人跟个婆娘一般一顿乱闹也实在幼稚。

    宋凌风一怔,像是突然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似的,但是随即面露凶狠:“我要你们给我一个交代。”

    云欢哭着上前想要握着宋凌风的手,却被他狠狠一甩,竟然跌坐在地上,吓得陈迎儿赶忙将哭得更加厉害的云欢扶起,忍不住抬头骂道:“你这人好不厚道!云欢妹妹心里那么喜欢你,你却还在这里兴师问罪,你怎么不问问你家的侯爷都干了什么好事?”

    宋凌风虽是一滞,却还是激动的反驳:“不是!侯爷对我恩重如山,如果没有侯爷就没有我今天的地位!”

    “好啊。”孟媚歆凉凉的接过话,看也不看宋凌风和云欢,径自王内堂走着,“来人,将云欢拖下去,仗毙。”说罢想玉檀微微使了个眼色,玉檀不动声色的点点了头退了出去。

    其他人皆是一惊,没想到皇后这么狠心,竟然要仗毙自己最喜的侍女?陈迎儿一急,眼泪也哗哗地流下来:“小姐,你怎么能仗毙了迎儿呢?她可是你在大小姐手里救下来的人啊!大家和好好不好?”

    杜青云的嘴角抽了抽,这丫头也太傻了。

    孟媚歆也是一阵苦笑,哪有那么容易和好,若是能和好她也不用走这招险棋了,于是沉下脸训斥陈迎儿:“够了,莫再多说,谁要是求一样仗毙!”转而有对有些迷茫的宋凌风和颜悦色的说,“既然本宫答应给你一个交代,那么此时就不会宽恕,你觉得云欢负了你的,那本宫就只好如此。”

    说罢不理会宋凌风想说什么就进了屋子坐着烤火,听着院子里已经架好了刑架,云欢被绑在上头趴着,两边各站着一个又高又壮的太监,手里都拿着手腕粗的木棍,只听梦寐I想你扬声一句“行刑”,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声重物砸向体的闷响,云欢一时没忍住一声惨叫,可是很快的咬住自己的嘴唇。

    第二下、低三下,每一下都让她摇的更深更狠,脸色苍白,额角汗水滑落,嘴唇流血,眼神却是异常坚定,每个人都注意着云欢的脸色,还有木棍打折的地方。

    可是渐渐的云欢有些神涣散,只是断断续续的说:“宋大哥……云欢负你在先…。来世……来世赎罪……唔!”又是一混子下来,只见她晕了过去,两个太监一愣,不知所措的停了下来。

    孟媚歆看着门外头的云欢,微微皱眉,看着神痛苦的宋凌风,他的双手早已颤抖,一步一步不自主的移向云欢,似乎不敢看却又不放心,一面是家族的没落之恨,一面是心的女人之苦。

    孟媚歆决定乘胜追击,沉着脸冷声道:“怎么停了,用凉水泼醒她,再继续打!”

    “是!”两个太监领命,一人抬了一桶水来,另一人舀了一瓢水向云欢的脸上泼去。

    冰天雪地里被冰凉的水一刺激,云欢嘤咛转醒,就在两个太监再次决定要狠狠一击的时候,宋凌风突然发疯一般上前一角踢开一人,转躲过另一人手中的长棍,冲着两人红眼大吼:“住手!谁敢,我杀谁!”

    孟媚歆站起凝眉:“少将军,你这是做什么?”

    陈迎儿哭着扑上前:“云欢!云欢你怎么样!呜呜呜呜!小姐心狠,可你也别怪她,他定是被什么邪火蒙了心,你快醒醒啊!”哭哭啼啼的陈迎儿小心翼翼的摇着云欢,见云欢醒了惊喜的一瞬又立马站在宋凌风边,防备的看着孟媚歆:“小姐,再打他就真的死了,你不能再打她了!”

    宋凌风眼底闪过一抹狠厉和懊恼,却接着说:“千错万错,也不是只有她一人的错,别再打了。”若说错,她皇后难道就没有么,但是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没有说,说不定将她惹恼了就会真的打死云欢的。

    孟媚歆微微一笑,眼中尽是得意:“好啊,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本宫可以给你一笔钱,也会让云欢彻底消失在你的世界和生活,再也不去打扰你,此生此世。”

    这样决绝的话,重重的打击在宋凌风的心上,留下一道道血口,宋凌风似乎觉得无法呼吸,此生此世,都再也见不到了么。

    突然眼前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云欢笑的羞涩,穿着一粉色长裙盈盈一拜。又似乎看见她见他忙碌的忘记了吃饭,便亲手做了糕点深夜相送,笑着让他多吃一点。

    痛苦的闭眼,微微点头,声音变得更加嘶哑:“好,我答应你,我走,但是无比照顾好她。”

    孟媚歆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调皮,但还是一本正经的说:“好,少将军果然是不凡,我会给云欢许个好人家,平静一生。”

    听到许个好人家,宋凌风形猛的一顿,眼中透出悲凉,轻轻说了声多谢,转走了,留给众人一个没落孤寂的背影。

    陈迎儿看着玉檀让人抬着云欢下去,转跺脚冲着孟媚歆气急败坏的吼道:“小姐最坏了!哼!”

    杜青云玩味儿看着孟媚歆,慢慢悠悠的说:“云欢垫的棉花可真不少啊。”

    孟媚歆惊讶的看向杜青云,随即了然,有些话,不言而喻,只要有人还能懂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

    看着远处的落,孟媚歆心里微微一暖:“你们的喜事儿提前吧。”

    啊!存的几万字稿子没了!突然觉得自己失恋了一般!唉!重新来过。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