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你怀孕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杜青云和云欢归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之后,满城文武都在议论这次特殊的姻缘,自古很少有帝王大张旗鼓的赐侍卫和宫女的婚约。人们都在传,皇上的近侍卫和皇后的贴丫头两相悦,皇后为此求得圣恩,天赐良缘,有人终成眷属,于是不知不觉赵煦和孟媚歆还落得宅心仁厚之名。

    也正好因为此事,孟媚歆宣云欢进宫,如此一来,云欢便顺理成章的回宫了。

    “娘娘,奴婢查到宋凌风世离奇,他并非是出自侯府,他是被侯爷的妹妹领养的,所以侯爷不让宋凌风归族以他父亲的姓氏在侯府生活长大。”云欢站在孟媚歆前低声说。

    孟媚歆坐在上绣着小孩子的肚兜,听着云欢的话缓缓笑起:“嗯,看来到底是外人,赵志钟不愿将兵权交给他倒是有可原了,只是,东西找到了么?”

    云欢点头,面上有些为难之色,但还是将一块金牌递给孟媚歆:“这就是兵符,一半在诸侯,一半在天子。”

    孟媚歆接过兵符细细看着上面的文字和纹样:“嗯,是兵符没错,只是不知道侯爷丢了兵符怎么办?假造兵符,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云欢,这小丫头的眼里蓄着眼泪,像是不舍又像是愧疚,孟媚歆莞尔一笑,拉着云欢坐在自己边,“我知道你的心思,只怕你的芳心早被那个楞头小子给夺了去。”

    云欢面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但随即又着急的信誓旦旦对着孟媚歆发誓:“娘娘,奴婢绝对没有异心!奴婢可以发誓……”

    孟媚歆用手轻轻压住云欢的嘴唇,叹息一声,拉着云欢的手说:“我知道,你若真和他两相悦到你非他不嫁、他非你不娶的话,我倒是可以成全,只是云欢,如若她是在骗你,在演戏,或者他虽然你但是迫于无奈要除掉你,又或者拿你来威胁我,你会心冷,你想过了没有?”

    云欢默不作声的低头,孟媚歆也不打扰她,继续绣着肚兜,陈迎儿一碰一跳的排进来就嚷嚷:“小姐小姐!你猜我看到什么了!咦?云欢也在啊?”神神秘秘的凑过来,不等孟媚歆说什么就开心的说,“我看到刘婕妤落水啦!”

    孟媚歆大惊,手中的针线也扔向一边:“你说什么?落水?在哪里落水的?现在怎么样了?”

    陈迎儿被孟媚歆的反应有点吓着,结结巴巴的说:“就…就在玉莲池,旁边围着好些人我没看清怎么样了,只听说……怕是要早产呢。”

    孟媚歆放开陈迎儿,眼中透着寒光,早产?是啊,早产总比流产的好,哼。

    快步赶去华玉,还没进去就听见刘箐清惨叫着喊着皇上,进了屋子有一股血腥味儿,有些刺鼻,几个太医正在轮流为刘箐清把脉,赵煦也赶到了,连朱太妃都被惊动了。

    孟媚歆看着太医严肃的表就知道今恐怕得生了,看着柳月全湿透的站在一旁,细细看了一会儿孟媚歆突然问:“柳月,你家主子落水之时,你在不在跟前?”

    柳月一愣,随即点头:“是,女婢是和娘娘一起掉入湖里的。”

    孟媚歆冷笑,眼中寒光一闪即逝,继续问:“哦?着深秋初冬雪都下了一场了,想必湖面都会结一层薄冰,怎么偏偏沿着湖岸的水没有结冰?反倒是湖水中间结冰了呢?”刚刚赶来的时候她已经去瞧过一眼,湖水中间没有被两人挣扎破坏的冰面显而易见,反倒是湖边上一路都没有冰。

    柳月一抖,吓得跪地拉着哭腔:“奴婢不知,奴婢之见一个人影闪过,我就被推向了娘娘,那个人力道之大,我们直接飞入水中,我和娘娘都不会水的,在里头挣扎了很久才有人听见。”

    赵煦静静的看向孟媚歆,眼中的沉任谁见了都会害怕,朱太妃更是气得浑颤抖,凌厉的扫过孟媚歆不由得冷笑:“哼,想必是有人故意谋害之,又在这里破案来掩饰。”

    孟媚歆直接没有理会朱太妃,而是丝丝的盯着柳月问:“本宫再问你,这里满到处都是巡逻走动的宫人,御花园的值守更是十步一个,为何都不在?”问完不等柳月说话,比哪有厉声道:“玉檀,去叫来今当值的人和女官,说谎者,仗毙!”

    玉檀领命下去,这期间惨叫不断,朱太妃的讽刺不断,吵得孟媚歆心中烦躁,好在不一会儿玉檀就带来了人,当值的人也是宫里的老人了,见孟媚歆问话也规规矩矩的回答:“回娘娘,平是值守很多的,可是近大伙的饮食出了问题,全部都拉肚子,奴婢正准备去调些人过来,就出事了,此事,刘公公可以作证。”

    刘眀泉就在门外,想要对质再简单不过了,但是孟媚歆没有,而是指着柳月大声怒斥:“大胆奴才!你背信弃义蓄意害主,不择手段谋杀皇嗣,你可之罪?”

    势的突变让众人都是一愣,孟媚歆知道月石乱的时候越要这样审案,否则等到刘箐清将孩子生下来再审,只怕她们都做好了所有对策了。

    刘箐清也听见了,哭喊着要皇上做主,要朱太妃做主,稳婆赶来将一干人等都请了出去,暖阁里,柳月被押着跪在地上,狼狈的头发散乱,神焕怠。

    赵煦和朱太妃坐在上座,孟媚歆站在当地问柳月:“说,谁指使你的?”

    柳月目光呆滞的摇头:“奴婢冤枉。”

    孟媚歆冷笑,不再看着柳月:“哼,冤枉?你说你不会水,可是按照常例,那么久才被救起居然还能呼吸自如,走路也没有问题,没有漱口说明你口中没有湖水里的沙粒,显然,你根本就说谎!”

    柳月一颤,神更加绝望,面如死灰。

    赵煦眼中闪过沉,声音带着狠绝:“说,是谁指使你的,说了也许对方会让你死,但是你不说,朕会让你生不如死。”

    柳月吓得一抖,稍微回过神儿,激动的哭喊起来:“奴婢说!奴婢说!是孟昭仪!她说只要我帮她除掉刘婕妤肚子里的孩子,就让我过上妃嫔一样的子,奴婢鬼迷了心窍,就……就照做了,呜呜呜…皇上饶命啊……”

    朱太妃像是看了天大的笑话一般轻笑:“呵呵呵呵,皇后,你这个姐姐还真是不让你省心啊。”

    若是换做以前,孟媚歆恐怕还会想办法救救孟仙羽,可是现在,她只求别人别坏了她的事,其他的都无所谓。

    冷淡的看了一眼朱太妃,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笑:“来人,人证物证俱在,将孟仙羽带来,此事事关皇嗣,如何处置,还请皇上定夺。”

    说完也不说什么径自走了,朱太妃碰了一鼻子灰,脸色自然好不到哪去,于是沉着脸对赵煦低声说:“皇儿,此事严惩不贷。”

    赵煦微微一笑,眼中闪过清冷:“儿臣知道。”

    最终孟媚歆还是不忍心看着皇上发落孟仙羽,只听小福子打听,孟仙羽被褫夺封号杖责三十,并且打入冷宫,也算是可怜她,孟媚歆吩咐此事风波过去就送些东西过去,小福子领命下去了。

    众妃嫔本来还想看看孟媚歆的好戏,没想到此事并没有牵扯到孟媚歆的地位,反而皇上因皇后审案有功,赏了好些东西过去,至于刘箐清那里,破天荒的皇上脸问都不问,只说能保住则保,保不住也不能违背天意。

    孟媚歆吃着完善有些食不知味,男人冷的时候真的是让人生畏,昔那么喜欢姐姐,如今说打入冷宫就打了。

    赵煦温和的声音响起:“还在想白天的事?”

    孟媚歆回过神儿,忽然有些愣怔:“你真的是赵煦么?原先的那个太子?”

    赵煦轻笑,坐下接过玉檀递过来的碗筷吃菜:“嗯,今的饭菜不过,清淡的,爽口。”

    孟媚歆低头吃着白米饭有些木讷:“杜青云和陈迎儿的婚事什么时候举行?”

    赵煦盯着孟媚歆,见她什么菜都没吃忍不住皱眉,夹了一堆菜累在孟媚歆的碗里:“多吃点菜,你最近有些瘦了。”

    孟媚歆觉得两个人在鸡同鸭讲,不悦的开口:“既然皇上定夺不了,那本宫来定。”

    赵煦无奈的叹息,这女人有时候就是太倔强太固执了,明明是要低头说的是,非要鼻孔朝天的质问。

    “好了,不用你心,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三之后就是。”

    孟媚歆的眉头在舒展开来,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好像好些子没见着安宇风了,难道是因为自己提起来了所以赵煦不让他来见自己?

    夜里赵煦要留下来,孟媚歆堵在房门前不让进:“出去。”简单的一句话,讲一个帝王拒之门外。

    赵煦黑了脸,眼中透露出危险:“你再说一遍。”

    “出去。”孟媚歆坚持,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接受不了赵煦,他虚伪,可以对刘箐清好但是却暗中算计她;他险,他可以利用女人来纵后宫前朝;他诈,他拉拢九王爷却又提防着他的势力;他无,他可以温柔的亲吻她然后恢复冷漠。她甚至有些抵触赵煦的碰触,更何况现在自己……怀孕了。

    僵持之下,赵煦将孟媚歆眼中的厌恶和排斥看在眼里,不由得怒火冲天,眼中闪过狠厉甩袖而去。

    入夜,华灯初上,孟媚歆在池中看不到民间灯火,寂寥的一人坐在边绣着小孩子穿的绣花鞋,鞋头一只小老虎,小胡须上缀着几颗珍珠,扣袢系着一个小铃铛,稍微一晃就叮铃作响。

    兰溪月坏笑着拿起一只鞋子打量:“呀?小孩子的鞋啊?别告诉我说这是给刘箐清那个人的崽用的。”说完还不屑的冷哼一声。

    孟媚歆扯过鞋子面无表的说:“本宫没那么闲,你若是闲了就赶紧去睡吧。”

    兰溪月嘿嘿一笑,眼睛一转,怀着走了,留着孟媚歆犯了一阵嘀咕。看着孩子的小鞋在自己的手掌里,孟媚歆眼中透出慈,笑意盈盈的想着自己的孩子以后会是什么样,按照子来算,孩子的父亲极有可能是安宇风,这也是让孟媚歆无措的一个原因,她没有想过背叛赵煦,因为自己曾经了他那么多年,但是现在总觉得自己错了人,这样的纠结在心中是在难受,也难安。

    安宇风这次来的是气势汹汹,就连窗户也是“啪”的一声打在了墙上弹回去一半摇晃着。即便是带着面具,孟媚歆也照样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安宇风上的冷意和寒气,他的怒火让她一惊,莫非是因为她向赵煦提到了他的名字?

    放下手中的东西,孟媚歆皱眉听听外头,见玉檀她们没有注意这里才轻斥:“你做什么这么大动静,生怕别人不知道……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安宇风用嘴给堵上了,一阵激烈深吻,安宇风轻咬孟媚歆的嘴唇,待她一惊呼就将信子一般的舌头探入,还能闻出孟媚歆嘴里残留的茶香。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箍着孟媚歆的腰,让她紧贴着冰冷的衣服,却在感受到不对劲儿的时候看到了上的东西,眼中闪过惊讶和欣喜。

    轻轻推开孟媚歆,安宇风面色复杂,但是眼中仍旧是冰冷:“你怀孕了?”

    孟媚歆被吻得有些晕,突然听见他这么问有些愣怔,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肚子已经有些凸起了,更何况上还放着绣了一半的衣服和一双做好的小鞋子。

    轻轻的点了点头,推开安宇风坐回上绣起来:“我还没有给皇上说,你也不要多嘴。”

    安宇风轻笑着点头,与她一同坐在上看着她绣:“这个孩子是我的?”

    孟媚歆一顿,毅然决然的摇头:“不是,是皇上的。”感觉到安宇风有些不悦,孟媚歆叹息一声没有在说关于孩子的事,而是问,“刘箐清的孩子是谁的?”

    安宇风翘起二郎腿拿着小鞋子,放在手掌上竟然才一点点大小,觉得惊奇之余又有些激动,直到孟媚歆不悦的抢过鞋子才回答:“赵佶的。”

    孟媚歆皱眉:“赵佶?据我所知,和赵佶有染的是…。是我姐姐。”不自然的说着,孟媚歆没有看向安宇风嘲笑的表

    “赵佶何等聪明,怎么会被孟仙羽利用?只是这件事一捅出来,受益最大还不是刘箐清么。”安宇风凉凉的说完,起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着,“想必之后孟仙羽会十分受宠的。”

    孟媚歆不明白什么意思,也没过多的问下去,转而又问:“兵符我已经拿到了,还有一些窝藏兵器的地点,已经给了皇上,为何皇上还不动手?”

    安宇风邪笑着,修长的勾起孟媚歆的下巴:“你的问题可真多。”

    孟媚歆淡淡的看着安宇风说出自己的心里想法:“我实在是怀疑你和赵煦是不是同一个人,不过你们不说没关系,纸包不住火,除非利用完我了杀了我,不过我倒觉得你和皇上明里暗里都在控制我去做同一件事,真是默契。”

    安宇风的手紧了紧,眼中透出杀意:“没错,你之前是谁的棋子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只能是我的棋子,记住只能是我的,倘若我的棋子不听话,我确实会杀了她。”

    轻描淡写的,就将孟媚歆的心捏碎,恍惚听见安宇风说:“既然怀孕了,我就暂时先放过你,好好休息吧。”

    一阵清风,人影无踪。

    孟媚歆躺在上大口大口的呼吸,只是想让心口的疼痛减缓一些,她心存幻想,多么可笑!终落得一句“棋子”,终究是要被利用,她却怀了这个男人的孩子,多可笑啊!

    微微闭上眼,孟媚歆静下心来想着,如何脱。没错,她要离开这里,他不能任由别人摆布,太皇太后利用她,赵煦利用她,安宇风利用她,如果不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打定了主意,孟媚歆叫来了兰溪月。

    “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兰溪月似乎很感兴趣,凑上前问:“什么啊?快说快说!”

    孟媚歆面无表的从窗户转过:“我要你杀了云南候。”

    兰溪月眼中闪过兴奋,开心的扑过来:“真的?杀了以后呢?”

    孟媚歆冷笑,轻轻开口:“嫁祸给楠莫山庄。”如果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这样能让他遇到棘手的事也不错,如果他们两个不是同一个人,皇帝苦恼不说,按月发那个也好过不了,最好是两人出现嫌隙才好,唯恐不乱,才能有根多的机会。

    兰溪月贼贼的一笑凑近孟媚歆:“我可是安宇风的人呢,你怎么这么肯定我会按你说的做?”

    孟媚歆冲着兰溪月柔柔的一笑,让兰溪月打了个冷战,却听孟媚歆笃定的说:“我知道你也很想知道后果,看看那好戏有何不可?”

    兰溪月眼睛转了转,鬼精灵怪的笑起来:“成交!”

    于是两人开始密谋怎么杀了赵志钟,怎么嫁祸给楠莫山庄,此时此刻,不论是安宇风还是赵煦,还真不知道孟媚歆回来这么一招。

    很久以后兰溪月想起来当时的形依旧会笑个不停,那段子真的是太刺激了!

    今天正式入V,支持香璇的亲们,香璇等着你们一起陪我到最后!香璇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