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侍寖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皇后娘娘,你快些来沐浴吧,水都要凉了。”玉檀笑着看自家娘娘站在浴盆的另一头,怎么都不愿意让她伺候着沐浴。

    孟媚歆难得的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儿,倔强的揪着衣领围着浴盆转圈圈,说什么也不愿意脱衣服洗澡。

    “玉檀,你就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侍寝。”孟媚歆板着脸义正言辞的请求。

    玉檀苦恼的笑笑,放下手里的花篮:“娘娘,侍寝与否可不是奴婢说了算的,您就是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孟将军想想啊,还是别忤逆皇上的好。”

    孟媚歆眉头一竖,眼里闪过不甘和不悦:“难不成为了祖父我就得委曲求全?那我岂不是太好欺负了!”

    云欢喜滋滋的拿着准备好的里衣进来,却见皇后娘娘还没有进浴盆呢,不由得惊讶:“娘娘,你这是做什么呢?”

    说罢,将衣物平整的放在上备好,转过和玉檀一人一边堵住孟媚歆,纠缠了半天终于是将孟媚歆剥干净推进了浴盆。

    孟媚歆黑着脸坐在浴盆里一动不动,随着刘眀泉的一声尖叫脸色变得铁青。

    云欢一惊:“呀,皇上已经来了!咱们还没准备好呢!”焦急的看着玉檀,云欢一时间慌了神。

    玉檀倒是不急不缓的放下手中的浴布往外头走:“无妨,我去引皇上。”

    孟媚歆不知道玉檀说的“引皇上”是将皇上引去别处还是引进来,总之以最快的速度起擦拭,穿好里衣,让云欢梳着头发,果然猜的没错,几乎是她坐在梳妆台前的同时,赵煦推门而入,笑意满满,心很好。

    孟媚歆斜睨着玉檀冷声讽刺:“玉檀,你现在的嘴脸就像是怡红院里的老鸨,皇上给你了多少好处?”

    玉檀知道主子的眼里并没有真的恼自己,于是恭恭敬敬的对孟媚歆说:“皇后娘娘,皇上没有给奴婢好处,娘娘只是侍寝,又不是上战场,您别紧张。”

    孟媚歆眼中精光一闪,眸底不知闪烁着什么,只听孟媚歆气急败坏的嚷:“行了都出去!如今连自己的亲信都算计本宫,本宫还真是背腹受敌!”

    玉檀和云欢掩嘴偷笑着出去了,赵煦微微笑着,打量着清新脱俗的孟媚歆,发丝未干,微微贴着粉嫩的脸颊,被赵煦盯着,孟媚歆莫名的有些心慌,不自然的别过头,脸已经红扑扑了,耳根露出,也是微微发红,可见现在很紧张。

    赵煦看到了心更加舒畅,他等的就是这天,为了猎物静静等待又何妨?不动声色的移到孟媚歆边,赵煦靠近孟媚歆的耳朵轻语:“朕的皇后害羞了,嗯?”

    戏谑的声音引得孟媚歆一颤,本来就红晕的脸更加鲜红,声音尽量清冷,孟媚歆侧了侧子离赵煦远了些:“皇上莫要取笑了,臣妾可没忘了大婚当皇上说过的话。”

    赵煦一滞,眸中闪过寒光,随即邪魅的笑起来,随意的靠坐在幔边,意味深长的看着孟媚歆问:“朕有一个坏消息,有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孟媚歆一顿,没料到赵煦会这么说,于是说:“当然是坏消息。”

    赵煦微微点头,惬意的靠着软软的被子,翘起了二郎腿,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坏消息就是太皇太后没有了原先的势力了,自然,好消息就是她苦心经营的棋子们,被我一一斩尽,云南候和镇江总督还有湖广总督狗咬狗,一箭三雕。”

    孟媚歆听到太皇太后失势不由得一愣,难道赵煦这么轻易的就将太皇太后布的局毁了,不太可能吧,但是转念一想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几位王爷的势力和实力都是不容小觑的,加上赵煦多年精心策划,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和太皇太后对抗还是有胜算的。

    冷笑一声,孟媚歆转过直视赵煦意味不明的眼:“那真是恭喜皇上如愿以偿了。”

    赵煦突然笑的像个孩子:“你许久没有去看太皇太后了,明趋看看她吧。”

    孟媚歆也突然笑的纯真,看着赵煦眨了眨眼睛:“只是不知道,朱太妃知道皇上连她也算计的时候是什么表。”

    赵煦的笑容一僵,他可知道这个女人能说会道,指不定说的让母妃误会,挑拨离间?哼!那也得等到明天以后!

    满脸翳的大步上前,孟媚歆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酒杯拦腰抱起,一声惊呼,孟媚歆条件发的抱住赵煦的脖子以防掉下去。

    却不想赵煦坏笑的看着孟媚歆不满的表:“想不到朕的皇后这么主动?”

    孟媚歆皱眉,冷然开口:“皇上,臣妾可不敢侍寝,怕是侍奉不周呢。”说到“臣妾”的时候,孟媚歆故意加强语气,果然看见赵煦不满她说的称呼,索大力的将她扔到上,还好上褥子很厚,孟媚歆只觉得一阵晕眩,也没有磕疼自己,正要起就见高大影挡住了明晃晃的烛光。

    “皇上也想强抢民女么!”口不择言的反驳,结果招来了赵煦嘲笑的眼神,随即发现自己说的话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恨恨的闭上嘴巴怒视赵煦。

    金丝绣幔被放下,赵煦在孟媚歆的抗议中目光深沉的看着妙曼的姿,大手也不安分起来:“歆儿,别乱动,我不想伤着你。”

    只一句话,孟媚歆呆了,他是不是也曾这么温柔的对待别人?尤其是姐姐。

    像是猜透了孟媚歆的心思,赵煦黑着脸,有些尴尬但是有无比坚定的说:“我没有碰过孟仙羽,刘箐清是我还不是太子的时候收的,所以确实碰过了,但是这几个月真的没有,但是她以为我碰她了,所以她怀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其他人更不用说,我从来没有招幸。”

    像是普通夫妇一样,丈夫认认真真的说着自己的诚意,没有直接说我你,没有明白的说我在乎你,就只是陈述了事实,让她自己明白。

    孟媚歆眼睛微微酸胀,不论这个男人有没有骗她,此时此刻她只希望都是真的。孟媚歆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抖,双手不知不觉攀上了赵煦的脖子:“如果这是真的也不错,我恨别人骗我,也恨背叛,我是个自私的女子,即便是皇后,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夫君背叛自己。”

    赵煦低声笑着,听着极其有磁:“我知道,你骄傲的像个孔雀。”

    孟媚歆刚要反驳,嘴唇已经被一片柔软堵住,带着淡淡的龙檀香味。月光皎洁,室内流暗浮影,银光洒地渲染了暧。昧/光。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