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联手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内务管事被带到了池中,趁着夜色行色匆匆的进了寝宫正,孟媚歆正拿着书看着。头上的重物终于去掉了,此刻只是随意的挽着一个发髻,一只木兰簪固定着头发,脸上未施粉黛,淡若天涯的表衬托出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仙气,上穿着月华色的长裙,静静的捧书阅读,边上熏香缓缓围绕着孟媚歆,柔和的烛光将她的脸也照的柔和。

    玉檀轻声说:“皇后娘娘,内务管事小德子到了。”

    那小德子跪地,细着嗓子:“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

    孟媚歆转过头微笑,眼中闪过玩味之色:“哦?小德子?嗯,玉檀你和云欢在外头守着,本宫有事和小德子说。”

    玉檀和云欢领命下去,守在门口眼观鼻、鼻观心。

    门内,孟媚歆笑意盎然的取笑:“堂堂的影王爷尽也会落到如此地步?”

    赵似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也无需演戏,径自站起同孟媚歆一同坐在正座上,孟媚歆愉悦的笑着,给他倒了一杯茶,也不问话,只等他自己说。

    赵似叹了一口气接过茶碗:“皇兄说得没错,皇嫂果然聪明。”

    孟媚歆幽幽的看着赵似,轻轻的说:“聪明还不是被皇上算计了?”

    赵似微微一顿,放下茶碗尴尬的笑笑,搓了搓手:“皇兄不方便亲自出马,皇嫂多担待些就是了。”

    “目的。”孟媚歆冷冷的问,不似原先的柔和,而是眼中透着犀利和精锐,直的赵似往后仰。

    “皇兄说,刘箐清的那个孩子留不得,但是有了那个孩子就能知道赵佶的动向,此次只是为了催促赵佶进宫和她们接头。”一口气全招了,赵似喘了喘气,继而见孟媚歆在认真的想着什么,忍不住盯着她看起来,她变了,变得不容侵犯,变得不再小心翼翼,这样好,也免得他担心在这后宫中她水生火

    孟媚歆突然看向赵似,让他差点来不及收回眼中的愫。

    突然嫣然一笑,孟媚歆轻轻啜着茶,半响才说:“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账目务必要做的仔细,以防有人动什么手脚。”这句话说的声音稍微大了些,让外头的人也都听得清楚。

    赵似一笑,起也细着嗓子大声回话:“是,皇后娘娘放心,奴才定会盯紧了的。”

    一语双关,两人相视一笑,赵似退了出去。孟媚歆让玉檀烧水准备沐浴,自己则是继续看书等待。

    显谟阁这边也没有闲着,几位王爷也都早早的等在这里,突见窗户翻进来一个太监,此人正是赵似。

    “怎么样?”赵煦率先问,深蓝色的长袍隐住了自己的锐气和魄力。

    赵似累的气喘吁吁,坐下来拿过赵佖的茶咕咚咕咚往下咽,喝饱了才说:“果然被皇嫂发现了,方才她叫我拿了账本过去,支开了所有人……”

    “说重点!”赵煦不耐烦的催促,此时此刻他很心急,而且也不想听他的皇后竟敢大半夜的支开所有亲信,单独会见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对她有非分之想!

    摆这个臭脸给赵似看,赵煦眼中能飞出刀子,赵俉和赵佖对望一眼不语,眼中却都是玩味儿。

    赵似撇了撇嘴又说:“皇嫂直接问我你的目的,我就说了,她就让我走了。”

    几位王爷同时皱眉,赵煦紧紧盯着赵似咬牙切齿的问:“就没了?”

    赵似无辜点头:“啊,没了,前后就是半盏茶不到的时间。”

    赵煦听了拳头慢慢握紧,这个女人的心思不好猜,但是以他来看她定会有所动作。

    没错,孟媚歆却是有所动作,她赏了好些东西给降了位分的郭御侍,将她回复才人一位,并且说郭才人伤心许久,可以让亲人探望,郭才人喜出望外,立马给家中写信。

    没过多久,湖广总督府就来了人,除了郭才人的母亲,还有她的表哥。

    郭才人的母亲倒是没说什么,无非是嘱咐自己的女儿安分些,力求自保,又说现在家中有些乱,等过阵子再让她父亲进宫来看她,哭哭啼啼说了一些,郭才人的表哥递给她一封信和一袋子银子银票。

    “这些伯父说让才人打点打点,尤其是皇后娘娘那里,听说是皇后娘娘求了皇上才恢复了才人的位分,这封信是伯父给才人的。”

    郭才人红着眼睛抽泣着接过信:“多谢表哥帮忙,回去一定给父亲带话,女儿一定不负所托,但是也要说,陈修仪压根就没想着帮我!叫父亲自己多端量。”

    男子答应了就说时候不早了,该出宫了,免得落下话柄,于是托公公给孟媚歆请了个安就走了。

    郭才人慌忙的打开信看,只是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苍白,最后坐地哭泣:“父亲!呜呜呜呜……”

    孟媚歆在仁明等着郭才人,果然第二天郭才人带了厚礼前来,眼睛还有些红肿,昨夜想必是哭了一夜,见了皇后扑通跪地又哭起来,任由玉檀怎么扶也不起来。

    孟媚歆担忧的看着郭才人起:“妹妹这是怎么了?”

    郭才人趴在地上大哭:“求皇后娘娘救救家父!”

    孟媚歆忙扶起郭才人,让她坐在了椅子上才又问:“你父亲怎么了?你慢慢说,别急。”说着替郭才人擦去眼泪。

    郭才人一阵感动,才娓娓道来:“家中来信,说因为镇江总督那里丢了粮草军饷,虽说是有九王爷给补上了,但是查说是家父动了手脚,皇上大怒,将父亲软在家中,父亲求云南候帮助却被拒绝,想来若是定了罪,家父恐怕…”

    郭才人已经激动的说不下去,孟媚歆安静的听完,心疼的拍了拍郭才人的手:“妹妹不用着急,此事本宫倒是听皇上提过一嘴,只说是军饷丢了,不想连累到了你父亲那,皇上也是着急啊,军饷可是了不得的事,本宫看,不如你回信,让你父亲主动拨出粮草说是支援镇江总督急用,一来呢,可以表示诚意,二来呢,也可让皇上替你父亲说话,堵住那些言官的嘴。”

    郭才人听了连连点头,说这就回去给家里回信,孟媚歆又安慰了两句才将郭才人送走。

    玉檀进了屋子,笑着温声说:“皇后娘娘,这下都办妥了。”

    “皇上驾到——”刘眀泉的一声,让孟媚歆忍不住皱眉,这刘眀泉的嗓门可真是尖锐啊。

    赵煦下了轿辇,又是如此,看着眼前的玉檀、小福子和云欢,忍不住笑着摇头,皇后的架子可比他这个皇帝都大啊。

    金靴一抬跨进了门槛儿,见孟媚歆今让人耳目一新,穿着红色的长裙,金色的牡丹绣纹裹在她的上不显得突兀和俗气,反而显得妖娆媚。

    “玉肤媚人生香黛,今你倒是换了个气质。”赵煦兴趣浓厚的看着孟媚歆,见她纤纤细指拿着书翻看。

    孟媚歆不理会赵煦的调侃,淡淡的说:“皇上,本宫不媚,是皇上的眼睛犯桃花了。”

    赵煦哈哈一笑:“你的嘴真是越来越刁了,哪还有母仪天下的样子?”

    孟媚歆放下书坐正了子看着赵煦正色道:“郭才人那边只怕不过五天就有动静了,到时候本宫可不想再陪着皇上玩下去。”

    赵煦笑的漫不经心,把玩着自己的玉佩说:“此事也由不得你我,要看他湖广总督和云南候怎么做了。”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抬眼问,“你说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若是知道你帮我剪她的羽翼,会怎么样?”

    孟媚歆冷哼,脸上寒冰浮起:“别以为我不知道太皇太后为何会病倒,她的势力可是被英明的皇上逐渐剪去的!跟本宫有什么关系?”想到从小对自己格外和蔼的太皇太后原来是将自己当作棋子,她便觉得人心不可信,只是毕竟常年的感不是说断就断的,她还是希望太皇太后能好好的颐养天年。

    赵煦看着孟媚歆的表没有说什么,坐了一会便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今晚,皇后侍寝。”

    池中中的人炸开了锅,孟媚歆的头也痛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