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宠在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相国寺是皇家寺庙,闲杂人等是不得进入的,也因此,今前来的都是皇家贵胄,毕竟一听是为了太皇太后祈福,当然要积极点免得被太皇太后惦记。

    孟媚歆无心面对这么多人,有些烦躁的坐上凤辇等着走,却不料邋邋遢遢窝在车里的样子被赵煦撞了个正着儿。

    看着赵煦似笑非笑的魅眼,孟媚歆冷着脸,但是因为姿势,她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威慑力:“皇上有自己的轿辇不坐,跑来做本宫的破车做什么?”分明就是看笑话么以为谁不知道。

    赵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起来,轿辇外的柳明全听见皇上笑起来不由得抖了抖,前算计了影王爷之后皇上也是这么笑的。

    不理会赵煦笑意盎然的眼神,孟媚歆觉得还是自己的脖子比面子重要,于是一路窝着被抬到了相国寺,好在这一路赵煦只是看着带来的折子批阅,孟媚歆自己翻看着书,两人一路无话但是也格外和谐,倒有一种举案齐眉的温馨了。

    太后陪着太皇太后没有来,朱太妃带着众妃嫔刚到,孟媚歆的凤辇也到了。孟仙羽没有看见赵煦的轿辇,她思夜想怎么讨回皇上的心,终于有机会见他了怎么会不着急?

    朱太妃被刘箐清扶着站在最前方,朱太妃眼中闪过不悦,看着缓缓而来的轿辇问一旁的姑姑:“皇上呢?”这种场合皇上不在成何体统?

    刘箐清温柔乖巧的笑着:“太妃娘娘,您看,刘公公跟着皇后娘娘的轿辇呢,想必……皇上也在上头。”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从来没听说过皇上和哪个妃嫔共辇的,孟仙羽气的一跺脚,脸憋得通红,剜了一眼前面的刘箐清,哼,仗着自己怀了孕讨了朱太妃高兴就这么目中无人!还有孟媚歆那个人!又使了什么花招将皇上的心都勾了去!她好不容易从冷宫里出来了,可不能便宜了这些人!

    这些几乎没有见过皇上妃嫔更是各个激动兴奋,就连一直温婉稳重的赵婉容都巴着脖子张望。

    凤辇好不容易停下,脚下就是红色毯子,帘子被刘眀泉掀开,赵煦利落的翻跳下,回过想将孟媚歆扶出来,却见她表怪异,冲自己说着什么,倾上前仔细一看,孟媚歆比划着自己的头,原来是头上的什么东西卡在了垫子上,孟媚歆看不见只能向赵煦求救。

    赵煦突然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大笑起来,然后又纵跳上车进了轿辇,这下连刘眀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着朱太妃难看的脸色,只能干笑两声。

    众位妃子皱眉的皱眉,兴奋的兴奋,跺脚的跺脚。赵煦帮孟媚歆解下挂在垫子上的头饰,这才扶着她出了凤辇。

    “哼,架子倒是大的。”孟仙羽低声不服气的说着,引得众人侧目,也罢,那皇后大发的整理后宫的时候,昭仪可不在。

    朱太妃对着走上前来的孟媚歆就是沉着脸色:“怎么回事,怎么拿这种事当儿戏,耽误了时辰叫哀家怎么向太皇太后交代?”

    孟媚歆先一步向朱太妃盈盈一拜,温顺的说:“是儿臣的不是,耽误了时间,只是想着刘妹妹怀孕了,就在准备着将来小皇子用的东西,一时间忘了时间。”

    那刘箐清的龙种做借口,朱太妃自然不能说什么,皇家重视的永远是皇嗣和颜面,当然不会因为子嗣教训孟媚歆。

    朱太妃皮笑不笑的冷眼看着孟媚歆:“既然如此,倒是哀家错怪你了,这么早就开始准备,可见皇后对家的皇孙还是上心呐,哀家真是欣慰。”

    刘箐清感激一笑,温和有礼的一拜,手却不忘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臣妾多谢皇后娘娘厚,有皇后娘娘的恩赐和昭仪姐姐的照顾,再加上皇家福禄,想必这小皇子心里也是感激的。”

    说罢,笑着直视着孟媚歆,孟媚歆没有别的表,她知道刘箐清在试图激怒自己,只是自己本来就没那么蠢。

    赵煦适时地插嘴:“好了,都别站在这说话了,咱们进去吧,时候也差不多了。”

    朱太妃点了点头让刘箐清扶着进去了,孟仙羽笑容满面的迎上来想和赵煦说话,赵煦却一跃而过,不有些愤然的看着孟媚歆,孟媚歆只是微微一笑,也越过孟仙羽走了。

    皇家的讲究很多,几番下来,孟媚歆只觉得脖子已然没有感觉了,木然的随着赵煦走来走去么,终于可以坐下来缓缓,赵煦似乎也知道孟媚歆快受不了了,假装将一只手伸开放在孟媚歆的座椅上,实则帮孟媚歆支撑着笨重的头饰,孟媚歆突然觉得松犯了不少,感激的看了赵煦一眼,赵煦给了她一个“不必客气”的眼神。

    无声的交流让孟仙羽看着窝火。

    朱太妃坐在最前面转过头看着孟媚歆,眼中闪过不明神色:“皇后,该你点福水了。”

    孟媚歆起,接过宫女递过来的碗,里头装的是开了光的甘露,说是福泽深厚,只要将甘露用树枝蘸取,点到妃嫔皇嗣的头上,就是将福泽点了上去。

    一一点完,孟媚歆要和皇上一同祭水,众人都要站起,不知是谁不动声色的将刘箐清的椅子向后挪了挪,孟媚歆经过刘箐清落座,却听“哎呦”一声,刘箐清坐空跌在地上,顿时痛苦的捂着肚子蜷缩起来。

    众人皆惊,朱太妃紧张的大斥:“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宣太医!”

    几个太监紧张的大叫着出去:“宣太医!快宣太医呀!”

    一时间人荒马乱,鸡飞蛋打的混成一片,刘箐清却回头凄厉的冲孟媚歆尖叫:“皇后!你好狠的心!啊——皇上,臣妾肚子好疼啊!”

    赵煦没有理会孟媚歆,直奔刘箐清的边将她横抱起往内走,沉的脸色任谁见了都退避三舍:“刘眀泉!太医再不来就别来了!”话的意思很清楚,再不来就提头来见!刘眀泉腿脚一软,哪还有心思瞎耽误工夫,赶忙跑出去找太医去了。

    孟媚歆站在外头凝眉,朱太妃狠厉的目光来,她依旧淡淡的直视回去,气得朱太妃回过由姑姑扶着进去了内

    玉檀紧张的凑近孟媚歆:“娘娘!”

    孟媚歆暗自环视周围,这里守备森严,就是行刺也不可能,那就是陷害然后转嫁于她,但是显然这不妥,如果刘箐清没有说是她,转嫁这个就行不通了,那么会是谁呢?

    眼眸一扫,发现了端倪,只见一个材魁梧的高大太监混在一群宫女太监之中站着,微微垂首一动不动。孟媚歆眯眼打量,这种时候太监宫女都是战战兢兢,有谁能这么泰然处之?况且方才各位主子跟前都站着太监宫女,难免混杂,有人动手脚也不是不可能。

    多不走向太监,戏谑的说:“本宫倒不知,公公也能长得如此魁梧,公公看着面生啊!”

    却见那太监发现自己在和他说话,忙压低了头,用帽子遮住脸,捏细了嗓子说:“娘娘万福,奴才是内务管事,所以不常见娘娘,所以娘娘见着奴才面生。”

    孟媚歆冷笑,眼中寒光乍现,捏细了嗓子也不见得此人是太监,这嗓子听着也太假了,猛地抬手,趁着太监不防备,打掉了他的帽子,看到他的脸孟媚歆一惊,差点没五官皱在一起。

    那太监尴尬的冲孟媚歆一笑,站在那里不敢说话,孟媚歆见四下无人,冷声说:“现在乱成一团你还不去帮忙,愣在这里做什么?退下!”

    那太监一怔,随即弯着腰往后退,用别扭的细嗓子说:“是,奴才这就去。”

    孟媚歆看着那人的背影若有所思,半响太医已经过来诊了脉、开了药方,安顿了几句退了下去。

    刘箐清没事,只是受了惊吓,脸色有些苍白,苦苦央求着皇上留下来陪她,为她做主,赵煦温柔的应了下来,说是要彻查此事。

    孟媚歆进去陪着笑脸说了几句便出来了,玉檀担心的扶着孟媚歆:“娘娘,您看此时如何?”

    孟媚歆淡淡一笑,她怎么知道怎么回事,看到那太监的脸的时候她也懵了,想必又是皇上演的哪出戏,只是这次,自己被牵扯进来也成了其中的一个戏子。

    慕容南霜突然经过孟媚歆,像是不经意的说:“小心刘箐清。”说罢就走了。

    孟媚歆苦笑,慕容南霜子直,现在却也学会了隐晦,想必在这后宫迅速成熟起来的人不只有她,自己不也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变得比以前心狠了。

    “玉檀,回去吧,顺便叫内务管事来找本宫,本宫要查账。”

    “是,娘娘。”玉檀应了一声,扶着孟媚歆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