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宫闱之争,情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孟媚歆的房间内鸦雀无声,刘眀泉手里都捏着一把的汗水,朱太妃本就不喜欢孟家小姐,皇上是自己的生子却不听自己非要信了太皇太后和太后,这叫她怎么能不生气?

    若说成婚,朱太妃那是千百个不愿意,原本想皇帝对太皇太后也是痛恨至极,现在看看他反而乖巧得很,这不是打这么做母亲的脸么!

    想到这里,朱太妃简直对孟媚歆恨之入骨,看着被赵煦保护着的孟媚歆,冷笑:“一个小小宫女犯得着皇帝亲自来么,即便她是孟将军的女儿,这事也该交给哀家,皇帝国事繁忙,还是早些回去吧。”

    赵煦没有回过头,而是看着孟媚歆沾了白粉的嘴唇实在碍眼,伸手抹去,口中却说着:“不急,母妃,歆儿即将是我的皇后,儿臣关心她是自然的事。”

    孟媚歆险些喘不过气,赵煦现在的举动无非是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每每都是这般,虽说是护着自己,却又在同时陷害自己!

    于是尽量虚弱无力,却让所有人都听见的声音说:“皇上,奴婢并无大碍,朱太妃说的对,您实在不必为了我一个小小宫女浪费时间,也扰了朱太妃休息。”

    刘箐清此时却在火上浇油:“诶,快别这么说,你瞧朱太妃心善,专门来看你,若是旁人说你嫌扰了朱太妃休息,指不定别人说是你含沙影呢!你说对不对?”

    朱太妃听出了话外的意思,可不就是她孟媚歆架子高,不想让人扰她歇息么,真是好大的胆子,看着单纯没想到笑里藏刀。随即朱太妃的脸一沉就要呵斥。

    却听有个人不羁的笑着进了屋子:“呦~我说怎么都不在呢!想请个安都没人理会,原是在这里呢?”

    孟媚歆头疼,一听都知道是影王,真是嫌这里不够乱是么?被他一搅和还不知道又会怎么样。

    赵煦笑的很是诡异,眼中玩味不明:“十三弟怎么来了?”

    朱太妃倒是笑呵呵的伸手,赵似主动拉着朱太妃的手:“母妃,您怎么在这呢?儿子好找。”

    朱太妃笑着指了指上:“孟家姑娘病了,哀家来瞧瞧,也好让孟将军安心。”

    刘箐清眼睛一转,便掩嘴笑出声儿:“王爷才是,也很关心孟姑娘呢。”

    似是无心没脑的一句话,朱太妃盘算起来,见赵似脸上并没有推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心中大喜,于是迫不及待的顺着刘箐清的话说:“这般关心这丫头,母妃将她许配于你可好?”

    话一出惊颤了孟媚歆,她怎么就被送来送去呢?转眼一瞧赵煦,只见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好戏,压根不管她是不是生死一线。

    赵似听了也是一愣,随即迅速的不自然的瞟了赵煦一眼,心里却是计算起来,可能小,但是,值得一试啊,他愿一试。

    于是高兴的开口:“母妃说的当真,可是皇兄不是要册封她为皇后么?我可不敢和自己的同胞哥哥抢媳妇儿!”

    朱太妃笑着轻斥:“胡说什么!你俩虽都是我生的,可是脾却不同,现在你皇兄挑花了眼,自然母妃来帮忙,母妃看着就觉得孟家小姐与你相配!”

    赵似眼中笑意满满的拱手:“那儿子就多谢母亲了!”

    而这个瞬间就被指婚的当事人还未能说上半句话,这事就这样了?偷偷看着赵煦,面上没有意思生气,但是一低眸,皇上,我的被子烂了。

    第二天,朝野上下无不在讨论立后和册封影王王妃的事,赵似也光明正大的来去自如,似是得到了赵煦的默认,大摇大摆威风的不行。

    孟媚歆皱着眉头看着赵似,坐在小小厨房的小小方凳上也能悠然自得,翘着二郎腿晃着,手里随手捻起一块点心扔进嘴里,满足的满满一大口嚼着。

    云欢丝毫不感怠慢,做自己的事都是所在厨房的角落悄然无声。

    孟媚歆坐在赵似对面摘菜:“王爷,容奴婢说一句,您这样待在这里实在不妥,也不和份。”

    赵似疑惑的反问:“有何不妥?怎么的不和份,你是未来王妃,难道在这里就合适了?”

    这样无辜的话问的孟媚歆也差点噎气,云欢幽幽的从案桌的另一端升起半颗脑袋,小姐真的要嫁给影王爷了?

    孟媚歆尽量忽视一旁火的视线,继续劝着赵似:“王爷,奴婢何德何能,是在担不起王妃之名。”

    赵似轻笑,又捻起一块点心:“呵呵,担不起王妃之名,却担得起皇后之名?歆儿,这个说辞,不好。”

    孟媚歆手一抖,歆儿?何时他们已经熟悉到这种地步了?她实在猜不透影王爷的心思,说是心甘愿娶她吧,他明明知道皇上说了要和她成婚的,说不是为了娶她而娶她吧,又这般上心。

    厨房又是陷入寂静一片,赵似吃完了一盘子点心,拍了拍手,打了打衣服上的碎屑,对着云欢吩咐:“云欢,我听说荷叶也能做成荷花糕,你去采些荷花来。”

    云欢立马起夺步而出:“奴婢这就去。”

    厨房就剩他们俩了,孟媚歆知道赵似有话要说。

    果然,赵似似笑非笑的看着孟媚歆问:“我若说,这是个娶你的机会,所以不放弃,你信么?”

    孟媚歆惊得瞪大眼睛,心脏不受控制的跳起来,真的还是假的?影王爷的话到底是不是……喜欢她的意思?

    似乎知道她怎么想,赵似笑着看着孟媚歆的眼睛,点头说:“没错,我自打第一次在宫宴上见着你就喜欢你了,那次皇兄不在,按理说是我先认识你的。”

    孟媚歆嘴角一抽,头疼。

    “王爷,奴婢自小就认识您和皇上。”这会儿还怎么分先后?

    赵似像是回忆什么:“小时候么?我们很少见你了,你知道为何?”

    孟媚歆摇头,小时候的事,谁记得那么多。

    赵似叹了一口气,手里把玩着菜叶子:“小时候皇兄就被立为太子,我就是跟虫一样跟在皇兄后,也好,我并无心皇位也愿意帮皇兄,但是皇兄喜欢的东西却不能让给我,因为只要皇兄喜欢,母妃都会满足,不过皇兄对我很好,每次都是偷偷给我玩,被母妃发现了我会被罚的。”

    孟媚歆没想到原来朱太妃这么偏心,明明都是儿子,却以份论位。

    赵似继续说:“所以这次母妃居然愿意让皇兄喜欢的女人嫁给我,我当真是欢喜,皇兄这次该让我的。”微笑着说着惊天地的话,孟媚歆知道影王爷也是个难缠的人。

    赵似眼中的低落随即闪逝,取而代之的是愉快,就想终于抢到了别人的东西而快乐着。

    孟媚歆摇摇头,笃定的说:“王爷,即便这样你也不快乐,你现在就没有多快乐,反而让人觉得你的笑有些苦涩。”

    赵似脸色一变,瞬间喜怒不明,眼中却闪过诡叵之色透着危险,忽然起靠近孟媚歆的脸,嘴角勾起一个不羁的弧度:“孟媚歆,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有时候太敏锐,这样不好,因为会让人不自觉的陷进去。”

    是啊,他早就陷进去了,这是最讽刺的事实。余光瞟向外头,赵似笑得更加开心,站起来将手里的菜递给有些呆愣的孟媚歆的手里:“好啦,我再这样天天守在这里,有些人的奏折可要看不完了。”故意大声的说着,一转眼已经出去了。

    孟媚歆歪着头还没有想过来,皇上的奏折和他在不在这里有什么关系?

    转眼,树荫后的影消失了,无声无息像是没有来过,云欢额头满是汗水抱着荷花走进来,脸上挂着笑容:“小姐,外头的荷花开的真好!白白的花瓣摸着很柔软哩!嗯?”

    孟媚歆甩着菜叶子又在愣神了。

    转眼快要立秋,孟媚歆回到了华清池,紧接着被调到显谟阁,还是每天照顾着赵煦那张养刁了的嘴。立秋前后,辽国要屠狗狩猎,云欢说耶律海纳叫人送来了好些腌狗和一些珍贵的兽皮。云欢还说,赵煦选了好些苏州和杭州的绫罗绸缎,还有一批珍贵的蜀绣作为回礼送回去,还容许淑妃娘娘写一份家书送回去。云欢又说,皇上下了道谕旨,将十五岁的八郡主宫茉晴许配给影王做十三王妃,并且封影王爷和王妃为顺亲王爷和顺亲王妃,二品呢,显然皇上相当器重影王爷。

    孟媚歆知道,为了反驳朱太妃,这是皇上的手段,可是因为这个原因就随便指婚也太不尊重人了,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弟弟。

    于是孟媚歆这几天端茶送水都是叫云欢,有时候即便是自己去也是冷漠的没有一丝表,赵煦任由着她耍脾气,当然也不知道她为何生气,只猜测可能是因为十三弟,难道她真的心里装着十三弟?想到这赵煦折断了手中毛笔,刘眀泉这几天经常看到皇上好端端的批着奏折,一走神儿不注意就断了一支毛笔,那可是竹子做的坚硬得很呐!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