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宫闱之乱,放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是夜,延福宫渐渐隐没在葱葱郁郁的树林草木之中,漆黑的夜空不透星光,只有沿廊上挂着的灯笼闪烁着诡异的红光。寂静无声,回廊间小的人影闪过,一眨眼没了,像是藏匿在黑暗中的精灵。

    影瞧瞧躲过巡逻的卫军,慢慢靠近延福宫后的柴房,隐约听见柴房里头有人说话。

    陈迎儿和杜青云被绑在一起背靠背坐在地上,地上都是些柴火和煤炭,偶尔还能听到老鼠叽叽喳喳的声音。

    陈迎儿愧疚的转过头对杜青云说:“云大哥,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也连累了小姐,不过小姐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小姐很聪明的。”说着陈迎儿又哭起来,真的很对不起小姐。

    杜青云一听陈迎儿哭了,心中不舍而且更加愧疚,于是温声出言安慰:“迎儿别哭了,你哭了我更不好受,我保护不了你……”

    云欢摇摇头,坚强的拧出一个笑容:“没事没事,我一点都不怕,你在我边呢,皇上就是砍我的脑袋我也不怕!”

    杜青云不在说话,只一声叹息,这丫头,太傻。

    孟媚歆穿一件青色的衣服,在黑夜中不怎么显眼,这还是冒着被杀头的危险从赵煦的房间里偷出来的。

    轻轻的扣了口窗户,孟媚歆悄声叫:“迎儿?迎儿!”

    杜青云最先听见,一仰头细细听竟然是孟媚歆?她竟能找到这来?

    杜青云温和的笑起来:“迎儿,你家小姐果然来救我们了。”

    陈迎儿惊喜的抬头寻找,却听孟媚歆在窗户外头喊得不耐烦了,激动的喊:“小姐!小姐是你吗?我在这呢!”

    孟媚歆头疼的闭眼,赶忙找了附近的树丛藏起来,果然见守门的两个侍卫疑惑的走来,环视了一圈,才对里面还在嚷嚷的陈迎儿吼:“安静点儿,瞎嚷嚷什么!”

    杜青云差点要笑出声,陈迎儿这丫头这么大声的嚷嚷恐怕谁都听得见了。陈迎儿也觉得自己又闯祸了,还好小姐好像没有被发现,耐心的等着,没过多会儿,孟媚歆看两个侍卫靠在门边打盹儿,于是将窗户的纸撕开看见两人挨着窗户坐着,正好,将纸条扔进去,又将匕首塞进两人中间,迅速隐入夜色中。

    杜青云用匕首割开绳子,打开纸条一看,是孟媚歆写的,要他先从窗户出来打晕两个侍卫。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亏她想得出来这种办法,还好这柴房有些破败,窗户很容易卸下来,但是这样的话,接下来怎么办?皇上交代的事怎么办?孟媚歆这一出可是打乱了计划。

    陈迎儿催促着杜青云赶快找着自家小姐说的做,完全相信这样绝对没有问题。杜青云又是无奈一笑,既然如此,皇上,接下来如何是好您自己看着办吧。轻松利落的翻出窗户,并没有吵醒门口的两人,但是扶着陈迎儿出来的时候衣服被挂在窗户上,撕拉一声侍卫警觉的醒来了,无奈之下,杜青云只能对自己的下属使了个眼色,紧接着便是一记闷捶,三招两式将有些呆愣的侍卫打晕。

    拍了拍衣服,陈迎儿和杜青云寻找孟媚歆,却在下一刻见到孟媚歆打了火折子扔了什么到房子里,不一会儿火势蔓延,孟媚歆扯着两人离开。

    两个侍卫被烟味呛醒,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杜青云目瞪口呆,此等壮举,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孟媚歆拿出藏好的包袱,脸上还有些黑灰,配上满脸焦急看起来很滑稽。

    “快走!走得越远越好!”孟媚歆推搡着陈迎儿和杜青云。

    杜青云傻眼,呆愣着接过包袱:“什么?走?”

    陈迎儿两眼泪水汪汪的看着孟媚歆:“小姐,这样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孟媚歆大义凌然的说:“放心,我自有办法,你们快走,一会儿搜宫关城门了你们就走不掉了,一旦城门关了你们不要着急出去,在京城待几天再走。”

    孟媚歆不放心的安顿着,杜青云哭笑不得的看着手中包袱,乱了乱了,全乱了,皇上,您能告诉他现在怎么办么?他和陈迎儿要被孟媚歆赶出去了。

    却在此时,三人听到侍卫队副统领命令。

    “皇上说了,此二人一定逃不远,先去关了城门再做打算,宫里是肯定不在了,你们都快去岗位待命么!”

    “是!”

    一队人马铿锵有力的走了,杜青云心下明了,皇上似乎料到了这一出,让副统领带话叫他先带着陈迎儿出延福宫。孟媚歆真以为他们躲过搜查了,其实卫军搜查可是连树上都不会放过的,更何况他们半天在浅浅的灌木丛里叽叽喳喳聊了半天?

    于是杜青云感激不尽的拜别孟媚歆,拉着哭哭啼啼的陈迎儿走了。孟媚歆赶紧在灌木丛里换了衣服,将赵煦的衣服包起来回去放回原处,这样才不会起疑。

    房间里乌漆麻黑的,孟媚歆心想,兴许是皇上知道柴房走水正忙着抓人呢,他正好可以趁这会儿将衣服放回去。

    喜滋滋的摸黑进了赵煦的书房,这里软榻边上有个小衣柜子,只要走过去放进去就行了,一步步慢慢接近软榻,摸到了衣柜的门,可是怎么拉不开?难不成锁住了?

    这下孟媚歆急出了汗,这门怎么拉也拉不开,下午还好好的!

    蓦然,一个带着愉揶的男声响起:“你在找什么?”

    “呵!”孟媚歆吓得手猛的一抽,却在下一刻被精准的抓住,皇上居然在?孟媚歆暗叫不好,暴漏了。殊不知一早就没藏起来过。

    赵煦等了许久才等来了这个女人,怎么肯轻易放过,于是一把将孟媚歆拉入怀里,泥土味真重。

    带着磁的声音轻轻打在孟媚歆的脸侧:“朕倒不知道,你这么,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到朕的房里来做什么呢?”

    孟媚歆憋红了脸,尽量让自己不要被那股龙檀香扰了心魂,结结巴巴的想着措辞:“皇上,奴婢…奴婢只是……只是想将洗好的衣服放回去,又怕打扰皇上清梦,所以奴婢…奴婢就摸黑进来了。”

    低沉的笑声传来,赵煦膛微微震动,靠在他怀里的孟媚歆明显的感受到皇上现在非常愉悦,难不成皇上误以为自己是来…这可如何是好?但是为了能转移皇上的注意力,倒不如豁出去一把。

    于是小手颤颤巍巍的缠上赵煦的脖子,双颊滚烫的低着头,孟媚歆眼一闭心一横,羞的说:“既然皇上知道奴婢是做什么来的,那……那……。”

    黑暗中的赵煦眼神转深,深邃悠远又耐人寻味,不明的愫逐渐透出,抓着孟媚歆手臂的手拦住了孟媚歆的肩膀,另一只手随即就将那件青色的衣服甩向一边,拦腰一抱,孟媚歆惊呼一声就到了软榻上。

    “皇…皇上!不好!”孟媚歆惊叫着猛的推开赵煦,却因为看不见推成了赵煦的脸,赵煦黑着脸咬牙问:“说。”她最好是能说出点什么要紧的事,不然他非和她好好算账!

    孟媚歆不用看也知道赵煦此时定是目露火光,于是有些瑟缩的说:“奴婢葵水……葵水来了……好像。”

    赵煦闭眼深吸一口气,劝着自己一定要平静,点头轻笑:“呵呵呵,歆儿真是调皮,你既然是考虑好做什么的,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来葵水?”

    孟媚歆无语相对凝噎,皇上不会宰了她吧?

    半响,赵煦长吐出一口气:“好了,你回去吧。”

    孟媚歆连滚带爬的夺门而出,深怕赵煦反悔将她抓回去。

    赵煦望月兴叹,罢了,想吃她,还是在等等吧,等等也无妨。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