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宫闱之争,惊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香璇 书名:皇上本宫不媚
    不由自主的,慕容霆远微笑着起向孟媚歆客气的拘礼:“不知姑娘可愿略微助兴?”说话时,微笑的眼睛透出温柔,像是只要孟媚歆不同意,他便不舍得她为难一般,倒叫孟媚歆一时间不知所措了。

    孟媚歆不能犹豫,顾全大局的想,区区一支舞没什么,着于私的想,也好让皇上他看看,她孟媚歆可不是矫揉造作的女子。

    慕容霆远从怀中抽出一支玉笛,青玉色的笛,尾部缀着红色的绣球结。

    “若是姑娘难为,在下可以为你伴奏,这样也不会尴尬了。”慕容霆远考虑的周密,担心她因为难为而有伤体面,所以愿意陪她一起荣辱。这一切看在赵煦的眼里都格外刺眼,越发翳着眉头,眸底闪过一丝寒意。

    刘眀泉在一旁抹了一把冷汗,怎么如今二小姐这个舞跳也不是不跳也不是?跳了皇上又要吃醋,不跳西夏王爷下不来台,唉!

    所以孟媚歆也同样思前想后,还是选择了让皇上继续生气,谁让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老天爷都不知道他为何又生气了。孟媚歆心里抱怨着,走向大中央屈膝行礼:“那就有劳小王爷了,容奴婢去换衣服。”

    慕容霆远欣喜的点头,露出浅浅的酒窝,孟媚歆也忍不住冲他笑了,难得见到男子也有酒窝的,就和自己的一样,浅浅的酒窝总是能表现出好心

    而孟媚歆退下后,刘眀泉已经尽量不让人察觉的,开始收拾被赵煦握碎的琉璃杯子。

    “皇上,着杯子可就八支,不经捏的。”刘眀泉悄声说着,用手拦下了所有的碎屑递给后的小太监。

    赵煦甩了甩手上的细沫,那眼底的火焰分明还旺盛着,腮部一动,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水杨花的臭女人。”

    什么?他没听错吧?他怎么听到皇上骂人呢?这是有多大的醋劲儿啊。刘眀泉又开始隔着帽子抓头了。

    孟媚歆换好了衣服,穿桃红色的水袖长裙,喇叭裤上缀着珍珠,桃红色自上而下逐渐简单,到了脚踝只剩下一抹白云轻丝,犹如脱于淤泥盛开的白莲,又像是伏在枝头妖艳夺目的梅花。

    眼妆上加了一点点桃红粉嫩,额间的花钿正是梅花印,宛若天仙下凡,神女降世,清新脱俗中带着星点妖媚。

    众位王爷大人都看的傻了眼儿,没想到孟将军府中还有这样一位俏可人儿的小美人儿。

    “报——皇上,契丹三皇子来访!”门外传来急报,惊扰了一干人。

    赵煦凝眉,随即嘴角扬起一刻意味深长的笑容:“哦?还得可真快啊,只是怎么这会了才禀报啊?”

    跪在地下的太监哆哆嗦嗦的不敢抬头:“回皇上,他们……他们都是穿着咱们大宋的衣服,到了宫门口才亮了牌子。”

    赵煦眼中居叵之光一闪,摆出东道主的样子:“还不快请。”

    话音一落,太监马上去将来人引进了基,最先进来的人就是契丹金人,也就是辽国的三王子耶律海纳,他梳着辽国的发饰,宽大的黄色马褂,银色的战靴,步步透着力道和矫健,高的鼻梁,鹰一般精锐的细长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微微呡着,鲜明的轮廓棱角分明,周透出冷酷傲然,霸气凌然。

    “大宋皇帝,我辽国突然造访应该没有不妥吧?毕竟你们也邀请了西夏,我们便不请自来了。”耶律海纳也不行礼,只是站在当地傲气的仰着头,眼中尽是不屈。

    这就有大臣出面斥责了。

    “三皇子,契丹难道就没有成文的礼数可言吗?”

    孟媚歆识趣儿的退到一边看好戏,这些老臣也真是的,面对外交问题,难道注意到的就只有礼数问题嘛?难道在战场上还要比比礼数?也就只能干吼几嗓子而已。

    果然,耶律海纳轻蔑的冷笑,眼睛紧赵煦:“看来,大宋确实是个礼仪之国,不知在刀尖上是不是也懂礼数?”

    那老臣听出来华中的讽刺,气得手指发抖:“你……”

    孟媚歆看着好笑,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可好,这样大的厅堂里,这一声笑说大也不大,但是足以让大家听到了。

    耶律海纳很不悦的瞪过去:“好大的胆子,一个宫女也敢在大公然嬉笑?这就是礼数?”

    孟媚歆本是觉得自己真是蠢,怎么能这么堂而皇之的笑出来呢!但是听到耶律海纳这么侮辱自己还带着整个大宋,心中顿时不甘,于是毫不犹豫,伶牙俐齿的回击。

    “三王子息怒,大宋礼数之中,过门入而不言为无礼,进门却不问主为无礼,做客但不言谢为无礼,此三者,三王子皆为之。”孟媚歆自信满满的反驳完,却瞄到了祖父恨铁不成钢的表,还有赵煦似笑非笑的脸,顿时没了底气。

    可是这句话却引得辽国的耶律海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尴尬之下,以契丹人的礼仪行礼。

    “辽国三王子耶律海纳特来访宋,如有叨扰或者大宋不想欢迎的,我辽国也不会介意。”说完,耶律海纳瞄了一眼孟媚歆。这样的女子倒是头一次见,在辽国,女子多豪放,大宋女子多矫揉造作,这种斯文又大胆的女子还真是新鲜了。

    赵煦呵呵一笑,伸手赐座:“三王子此言差矣,难得我们能齐聚一堂,不如一同欢饮,哪会有叨扰不迎之说?快入座,朕与小王爷,还有诸位正要看刚才那巧舌如簧的丫头来舞一段呢。”

    耶律海纳惊讶的望去,见那女子却是穿着舞衣,粉面桃花,格外媚。

    于是点头赞赏:“大宋皇帝宫中的女子果然都是媚绝色。”

    孟媚歆走向舞池中央,盈盈一拜,眼中带着挑衅,却是瞟向耶律海纳:“奴婢不才,献歌舞一曲,不媚不,清颜赤心。”

    末了向乐师示意,流畅的银铃响起,孟媚歆微一用力,将水袖展开,犹如天边彩带绚烂。

    贝齿轻启:“画舫偎细雨,佳人在谁怀?研磨展墨,提笔勾勒眉宇。旋转起金秋夜,夜半不觉花满地。思忆,沾衣云霜薄衫去,似醉将看琉璃金樽,音律引得莺夜啼。断桥倚霭暮,湘神将何去?木琴玉笛,起舞鸳鸯连理。翻花碎玉两垂泪,泪清心浊歌吟起。想念,执手朱帐覆**,已醉且望晃月青花,桃花溪,上诉别离。”

重要声明:小说《皇上本宫不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