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旧事如尘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默书冷冷看他却不说话,搂着我的一双手又紧了紧。

    “梦湮自是我冰族之人,阁下言行不要过于放肆。”庆辰打开折扇,淡笑。

    “本尊说过,本尊看上的人,即使你八抬大轿迎娶过门,本尊也要定。”默书冷笑。

    庆辰抚着扇面未曾说话,我想着他莫不是生气了?其实默书这也算不上绑架,他不必这般防默书好似防贼。

    “那个、那个我回趟虚天看望看望夜寐也是好的,庆辰你莫要这般担心了。”我纠结地打着圆场,艰难抖着气讲完。

    “回趟虚天?”庆辰闻言抬头望着我,一双眼眸却立时冷得好似万年寒冰。

    我从未见过他这般的眼神,印象中的他永远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脸上从来只有笑容,此番他这样的表,竟叫我顿生寒意。

    “回趟虚天。”默书冷着声音又重复一遍。

    他竟对默书笑了起来,但那双眸子里映着雪一般的光,冷得刺骨。

    默书却只是冷冷看他一眼,抱着我从他边大步跨过,我回头望去,他就站在我的屋门口,手里捏着那把折扇,不曾回头看我们,那颀长的月白影就那样直直立着,显得极其单薄,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

    我们刚踏出冰川谷口,这昆仑山顶,便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花漫天斜斜飞着,渐渐迷了人双眼。

    默书抱着我一路腾空而行,脚步踏得毫无声音,只是偶尔衣袍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得猎猎作响。

    方才被抱起的时候扯着心口,开始隐隐作痛,令我抓着他前衣衫的手也忍不住紧了紧。

    默书垂下头在耳畔低声道,“怎的伤成这样。”

    我突然想起了云血河,想起贝叶,想起摩伽国的事,我不清楚他们的恋带给我的是怎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叫我无法形容,却心里堵得慌,便哽着声音问,“妖怪是异类么?”

    “自然不是。”他搂了搂我,又将上披的黑色披风拉下,将我拢在披风里。

    “那为何人与妖不可以相恋。”我又低声说。

    “当然可以相恋。”他柔声回答。

    “那为何相恋以后会被拆散,说是有违天道。”迎面而来的风刺骨的冷,吹得我眼睛生疼。

    “那是神仙定的天道,我们自然不用去理会。”

    “然神仙不是这天地的主宰么,爹娘总是叫我遇上仙人道长便要避而远之,他们会毫不留地除掉我们。”我手伸去搂了他脖颈,将头埋在这温暖的口。

    我想到了姐姐和青玄,想到那黄沙漫天,姐姐推开青玄祭了一修为魂魄去替他挡那无归之劫,当时的我只是一只小狗,眼见这一切发生毫无办法。

    姐姐对我百般好,我却只能眼睁睁看她灰飞烟灭。

    她到底做错何事,便得了如此下场。

    她不过是上一个神,为何不可以,倘若她是神族,亦或是仙族,结局是否会不一样?

    只因了她是妖,为神族不耻!为天地道义不耻!她不可以上一个神!因为她的对那神而言,是一场玷污!

    贝叶又何尝不是,他不过上一个公主,他不曾杀戮,不曾占有,甚至不曾将说出口,然他却得了那般下场!那口口声声喊着天地道义的满天神佛,你们可曾看到他心血染红的云陀河?你们,何其忍心?!

    我想到这里,口不知为何涌出好多感觉,那些感觉好似一直埋在心口的某个匣子里,今突然打开了,好多言语,好多感,竟然好似不是平的我该有的,这般汹涌澎湃撞击着我心口,竟叫我一时喘不过气来。

    “怎的了。”默书一边赶路,一边低头轻轻擦了擦我脸庞的泪,将头靠在我头顶说,“后若有道长说要除掉你,我便将他杀了,倘若你觉得害怕这天地众神,我便屠尽四方仙神,莫要哭了。”

    他一番话讲得温柔似水,竟叫我心里渐渐安稳。

    “累了就睡,很快就回家了。”迷迷糊糊地,只听到他这么一句。

    回家?我没有仔细去想,便安心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如此安心,一直盘旋于梦里的梦靥也不曾出现,只是觉得头枕着暖暖的地方,不停有流温暖着我面庞,让我安心。

    醒来的时候便是已经在虚天,我捂了捂口,挣扎想要爬起来。

    “夫人,你醒了。”我才看见夜寐正趴在我头,见我醒来,高兴的一张脸红扑扑的。

    许久不见,她还是那副模样,扎着两条小辫子,小小的脸蛋好似一个苹果,总叫人觉得她生来就是个惹人怜的妹妹,却不是丫鬈。

    “夫人你莫要动了,尊主说你伤着心肺了,叫我切莫让你下。”见我想要起来,夜寐连忙拿了被子按住我,急切道。

    默书一向有令虚天众人闻之色变的本事,夜寐怕他怕的不行,我看她一副急的快要哭出来的模样,也就善解人意地乖乖躺着了。

    “夫人可要喝水?”她又问我。

    我一向有这个习惯,昏睡醒来便想要喝水,夜寐竟这般体贴,我感激地望着她。

    一杯清水滚落喉咙,我才得了点声音,问她,“默书呢?”

    “尊主守了夫人几,方才才去了书房。”

    “守了几?我昏睡这般久?”我惊诧。

    “夜寐也是不知,只知道尊主这几一直关了房门与夫人待在寝,不准我进去探望夫人,我今早才得了尊主命令进来的。”

    “那他可有休息?”

    “怕是几不曾歇息了。”夜寐老实巴交地说。

    我想了想,又问,“那我不辞而别,他可有发脾气?”

    夜寐神色复杂看着我,道,“夫人,夜寐觉得尊主是真的很喜欢夫人,夫人那却与他人私奔,尊主如何不生气。”

    我沉默了一下,夜寐并不知道我上有默书必需的青莲,所以每每觉得他与我亲近是因了喜欢我,然这般却叫我跳的黄河也洗不清。

    “那、他可有发脾气?”这尊神平里脾气火爆,但将我从昆仑绑了来的时候好似没那般凶神恶煞,不知他近是不是脾气变好,从了良了。

    “自然是发了。”夜寐闻言抖了抖,垂下头不敢看我。

    “如何发的脾气?”我心里闪过几分不好的念头,又柔声问。

    夜寐又抖了抖子,却是不说话。

    “你莫怕,告诉我,我以后定叫他不再欺负你们。”我极力堆出和蔼可亲的面皮,温柔道。

    “尊主、尊主他,他大发脾气以后,重铸了好些丫鬈们……”夜寐垂着头,哽咽说。

    重铸?!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