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旧事如尘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他拖着一的血,一步一步爬到夏娅边,抚摸她的脸庞,替她理好了发丝。

    “我佛慈悲,你生暴虐,现将你沉入云陀河底,待你除去戾气,再许你轮回转世。”

    生暴虐?他忽然想笑。

    力气一点点流失,大概,到头了吧,这段寿数。

    丫头,下辈子,要等我,……

    一定要,等到我找到你,说你……

    他的手触碰在夏娅脸畔,沉沉睡去。

    他尸和心被沉在云陀河底,被下了咒印,若是执念不消,永世不得轮回,不生不死,不立不灭。

    那么多年过去,他有的时候思念,有的时候怨恨,渐渐失却了神智,只记得自己有件事没有完成,有个人的影子一直在心里。

    鱼儿钻过他的躯,啃过他的心脏,他却不会痛。

    他只记得,还有一件事,未曾完成。

    只有想到那个益模糊的影,他才会痛,心中有一阵流流失,好似是腥甜的血,那么甜、那么苦。

    流吧,他想,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了。

    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你了。

    不管时光荏苒,星河移转。

    这一片天地归于瀚渺茫茫,梦境已经食完,再不会出现。

    我不做声良久,食得这般梦靥之后,的确感觉到修为大有长进,可是这般的梦靥,我却再也不想多食。

    我低头沉默,见得边那一团荧光也微弱许多。

    他的心愿大概是与夏娅一道轮回,夏娅,你可听到?

    生而不得相守,死后可否相伴黄泉?

    我这般想了想,便将他们两人的梦境交织一起,结了一个网。

    下辈子一定要幸福啊。

    夏娅的灵魄进入贝叶之心以后,变得极其微弱,此番我将她的梦靥缠在贝叶梦靥之中,怕是已经到了灵魄最大的限度了,如果能应了灵犀阵法,他们便可转世。

    想到这里,我便猛地往自己口用力一拍,顿时五脏六腑好似碎掉了一般,喉中一甜便是吐出一口鲜血。

    忍着痛连忙将自己的血并了咒术之力缚在夏娅灵魄之上,予她法力之后,我便要出这梦境。

    已经牵绊了他们太多感,若是再有沾染,不止于他们无益,于自己也会招来大祸。

    我闭眼催动阵法,余了那颗心和那一丝灵魄在这世界中,周飞转,便是失却意识抽离而去。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觉得很累很累,浑骨头好似散架一般,耳畔总有许多人的声音绕着,缠着我耳朵,我听不得清他们说什么,只觉得心中分外疼痛,眼皮也沉得抬不起来。

    这般许久许久,又觉得心中有一阵暖流流过,子也慢慢恢复了一点力气。

    “小狗,可听到了?”这个声音是谁?是庆辰么?

    “那贝叶之心我已经拿到了,贝叶和那公主都轮回去了,你且安心睡。”

    我的脑子反应似乎极其漫长,他的每个字都叫我听得十分艰辛。

    我想,我一定伤得很重,那便好好睡吧。

    沉沉睡梦之中,又是那方仙,那个紫衣女子,她笑着对我说,“听说天尊赐了你一把剑,可是好东西,我可以瞧瞧么?”

    剑?什么剑?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自然不会给的,你整这般板着脸却是为何,笑一笑不好么?”

    我何时板着脸?我的脑子被搅得浆糊一般,又开始头疼。

    “我上次不是问你那清境之外我们瞧着的那两颗星星却是何物么,我回去问了问天尊,他说那是大火商星与大夏参星。你可知什么是商星什么是参星?”

    “天尊让我与庆辰去幽冥之地取一颗珠子,听说幽冥之地虽妖魔丛生,却也有许多天地灵物,我知你近修行似是困难,你可想要什么?”

    庆辰?她可说的是庆辰?

    “你这般笑起来,其实、其实好看的。”

    “我……我听说帝君要把云霄公主许配于你,可是、可是你不是尚未修得神君之位么,怎的、怎的……”

    “我……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不要答应那婚事,我自然知道你不喜欢我,然……然……”

    紫衣女子的声音断断续续,毫无条理,我不知她是对着何人说,也不知她说了哪些,只觉得有一股熟悉之感,却令我痛彻心扉。

    我想要挣扎着爬起来,近总是会有这样的梦境缠着我,却不知从何而来,如何会终。

    好不容易才睁开眼,却见得庆辰正端了碗粥在我面前笑,“醒了。”

    他说得很轻,好似我只是午睡了一场,并未如何重伤。

    “痛死我了。”我好不容易寻着了自己的声音,抱怨道。

    “小狗,嫁给我吧。”他勺了一勺粥喂给我,笑着说。

    我刚刚吞下那一口粥立时哽在口,拼命咳嗽,这一咳又牵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许久才舒缓过来。

    “你脑袋让门夹了?!”我难得地咆哮了。

    “怎的不是你脑袋让门夹了?”他悠哉悠哉又勺了一口粥,送到我嘴边说,“我抱着你回来,你一路都抓着我说你喜欢我,现在怎的,又反悔了?”

    “反悔你个头啊!”这家伙吃了什么药,编出这样不靠谱的事来。

    “不反悔就好。”他笑得一脸无害,好似我根本就不是个重伤病人。

    “……。”我发现,他是个让人能彻头彻尾崩溃的人才。

    我躺在上翻白眼,拒绝去理会他。

    这次受的伤是因了梦靥之力,总是叫人心口隐隐作痛,我养伤养了几,才将将可以下走动。

    那昏厥之后,他抱着我唤了天织赶回昆仑,我半死不活的模样吓坏了爹爹和娘亲,竟叫得他们当夜就提了包袱出门游历四方去了。

    摊上这般的爹娘,实在让人伤感。

    好在白庆辰这小子良心发现,每来饲喂我,好弥补我这因了他受的伤。

    躺在上发呆,让我很是无聊。

    有我在上绞着头发,却闻见一股熟悉的气息,我艰难扭过头,却见得默书立在门口。

    一双墨色翻涌的眸子似乎很是生气。

    “啊、你,你来啦。”见到熟人当然高兴,但是他这幅模样却叫的我立时想起来自己前些子不打声招呼就离开了虚天,他那个脾气,定是要发火了。

    夜寐该不会遭殃了吧?

    “你怎的搞成这样。”他快步走到边,拉起我手搭了搭,又怒气冲冲道,“谁将你伤成这样?”

    “呃……那个……我……”我实在不知如何与他诉说这中间的曲折艰难。

    “跟我走。”他不由分说就抱起我。

    “疼疼疼!”我艰难地叫唤。

    “忍着些。”默书语气稍稍缓和。

    当然,他并没有顺利带走我,因为下一秒我便听到庆辰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阁下这般,意何为?”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