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迦蓝一梦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她不曾与贝叶私通。”庆辰淡淡说,“但她确确是怀了孩子被灌了毒酒,赐死的。”

    “那不是贝叶的孩子?”我震惊。

    “是。”庆辰的眼神冰凉冰凉的。

    “那却是谁的孩子?夏娅不是很喜欢贝叶的吗?”我追问。

    他没说话。

    “那、现在如何是好,我们要如何去唤醒那贝叶。”我想了想,他大概不愿意说,只好换个问题。

    “不知道。”庆辰默了默,又说,“带她去贝叶那里吧,让他们能见一面也是好的。”

    他们一生因了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在一起,现在尘归尘,土归土,让他们见一面也是好的。

    我与庆辰再次到了那云血河畔,它曾经是叫云陀河的,但是这么多年来被贝叶心血染红以后,两岸河畔妖孽丛生,成了一条不详的河,便不再有人拿神圣的云陀河唤它了。

    一边走,庆辰一边说,“你可知道为什么这摩伽国历代要有一位公主毕生侍奉佛祖?”

    “不知,却是为何?”我好奇。

    他拿出那卷我与他在佛塔寻着的一卷文,淡淡说,“这卷轴上说,摩伽国建迦蓝佛塔本意是供着佛祖,望他庇佑摩伽于战乱和饥荒之中,然不知为何,佛塔每每建成不久,便会不知缘故地崩碎坍塌。”

    “起初大家以为只是意外,便在坍塌之后再建,然这佛塔好似遭到诅咒一般,总也建不成。”

    “后来,国君请了一位高僧来看,那僧人便说,这佛塔中有真佛之气,凡物供奉不得。”

    “既然有着真佛,定然要让皇室之人去侍奉,这责任,便落到了历代公主的头上。”

    我们走到云血河边,那河水殷红,默默潺潺沿着这山间流向远方,那迦蓝佛塔在的地方。

    那些绿萝藤曼又长出了新的刀叶,见到我扭动着,那些刀泛着光,锐利无比。

    庆辰从我背后走出,那绿萝藤曼见了庆辰,便很自觉退后了许多,也收了刀叶,毫无生气地垂着。

    “怎的它见到你这样乖巧了,前还张牙舞爪险些杀了我。”

    “许是上我了。”他淡笑。

    “那你快与它洞房花烛吧。”我笑道。

    他难得被我噎一口,似笑非笑看着我没说话。

    “那河里的鱼,虽然不甚厉害,但那般多也是极其棘手的一件事。”我走到河边,看了看,担心地说。

    此时的我们已经换了平的装束,不再是穿着这摩伽国的衣衫了,我想起昨他穿着摩伽男子平的那些衣衫,便羞愧难当。那衣料看似暴露,穿在他上却有别样的风,而同是摩伽国的装束,我着了女装之后,据他说只得半分猥琐,切莫出去吓着他人。这惨烈的对比实在让人伤心。

    那些食人的鱼儿长得甚是恐怖,一排排尖牙皆是雪亮雪亮,它们在河底不时冒出个头,气势汹汹看着我们。

    “哥哥要把这些鱼都冻成冰,”他笑了笑,“很久没有小东西弄坏哥哥的衣衫了,哥哥要礼尚往来。”

    他一番话带着灿烂的笑容,令我顿生冷飕飕的寒意,想到之前他让这些鱼啃得衣袍凌乱破烂,极其狼狈,他定是记仇了。

    他祭出冰冥,长剑横扫,脚下便开了一个硕大的阵法,映着冰蓝的光,顿时山林间刮起了大风,吹得他青丝飞舞,衣袍猎猎作响。

    “起。”他突然将剑往天上一挥,顿时四周的温度急速而下,只听得细碎的一点声音,那河便整个冻住了。

    “你你你、你把它整个冻住了啊。”我惊得张大嘴巴,“那我们怎么下去。”

    他并不理我,伸出手往那大约沉着贝叶的地方一点,蓝光闪过,顿时那里边破开了一个口子,被黑雾缭绕的贝叶树缓缓升了上来。

    那贝叶树沉在水底太久,已然烂了,树洞里沉着的贝叶之心,却依旧在慢慢冒着血。

    那些血缓缓溢出,流淌在冰面上,极其刺目。

    “既然你可以把河冻住然后把树挖上来,怎的你早些时候不做,叫得我们之前在河里那般危险。”我抱怨道。

    “哥哥知道你不会游水,想看看你在河底会不会投怀送抱。”他说的好似不管自己事。

    “你!”我气不打一处来,“亏得我好心跟你来寻这个什么贝叶树之心啊,你竟然这般戏弄我。”我想着想着越来越委屈,把脸转到一边去不理他。

    他笑笑没说话。

    “把夏娅的玉坛放过去。”他掩着袖子咳了一下,说。

    气归气,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还是要帮贝叶和夏娅的。

    我听他的指示便将那装着夏娅骨灰的坛子放在了贝叶之心边上,那青玉做的坛子在触碰到贝叶心血的时候竟发出了幽幽的绿光。

    “果然。”他说。

    “什么?”我正想回头问他是怎么回事,却见得那贝叶的血流得更多,好像开了闸的洪水,竟叫的这一方冰面都染成了血红色。

    “它它它、这怎么回事啊。”我一向见不得血,之前见到默书吐血,已经吓得半死,这回的贝叶血却比之上次更多,我立时声音就抖了。

    “他感知到夏娅,恢复了一点自己的意识,想要挣脱魔魅的锢。”

    “你现在,可否踏入他的梦境,替他去除那魔魅?”庆辰又问。

    那贝叶血越流越多,缠着他的魔魅黑雾也叫的这血冲的淡了。

    “我试试。”

    之前吃了这魔魅的亏,这次我更加小心谨慎,每次遇到有抗力的梦都要结血阵,其实久了是会反噬自己,我愁眉苦脸看着自己割了又割的手指头,一狠心又咬了一口。

    小时候爹爹曾经教给我一个灵犀阵,说的便是可以先后进入两个梦境,但惟独心有灵犀之人方可进入,此番贝叶虽死,一颗心却不灭,而夏娅亦是被封印于玉坛,要带夏娅入贝叶梦境,应该不难,且若是得了夏娅的帮助,贝叶对我的斥力便不会很大。

    我闭了闭眼,拜托了,告诉我吧,你们的遗憾。

    沾血的手指在周画一个圈,立时将这方天地的梦靥吸纳于阵,那些魔魅也好似疯了一般,伴随着那些梦靥立时进入我的体,我心凉了半截。

    魔魅入了,会怎样?

    但是实在没有时间考虑更多了,血阵已结,我一咬牙,便召唤了铃铛。

    “噬梦阵,开。”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