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云血河殇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我回头看了看夏娅,她的脸上挂着震惊,一张嘴张的老大,不知为何,看起来却十分可

    曾经在我还是株树苗的时候,有一云陀河发了大水,冲伤了我的妖根,虽然这么多年一直都一心修行将养着,但是我心里清楚,此生我是不得言语的。

    我淡淡看了她一眼,便收了形,回了树中。

    “树、树之灵。”半晌,她讷讷地说。

    我笑了笑,我只是个妖。

    她似乎认定了我是个灵,从此以后话便多了,有时候清晨便来找我聊天,直到头落在远方迦蓝佛塔的背后,才走。

    有的时候我会无聊,化了人形躺在树梢小憩,醒来却发现她也伏在地上睡着了,觉得心里一片安宁。

    一,夏娅红着脸摸了摸我的树干,对我说,“树之灵,夏娅回去翻了翻书,才知道你是株贝叶树,夏娅想问你借几片棕叶,可以吗?”

    这摩伽国的人问我取棕叶,从未有人这般小心翼翼问过我,可不可以。

    我飘落几片青叶,轻轻落在她面前。

    她高兴地捡起来,左看右看,过了一会,又红着脸低头说,“夏娅、夏娅没有带笔……。”

    我化了几支笔给她,不知她想要做什么。

    却见得她把叶子铺在地上,又趴在了地上,一只手撑着腮帮一只手拿了那笔,抬头对我不好意思地笑,“夏娅觉得、觉得树之灵长得很好看,夏娅想给树之灵画画,”她顿了顿,垂着头继续补充说,“等到夏娅走了,树之灵要把夏娅的画保存好,千万不要忘了夏娅。”她一番话讲完,一张小脸便红得发紫,声音也是细如蚊吟。

    这小丫头话虽然说的好,但是当我见了她笔下那歪歪扭扭的男子,便无奈地皱了皱眉头。

    我化了人形出来,坐在她面前,好让她瞧仔细些,竟然把我画的这般丑。

    那小丫头见了我,脸红更甚,连拿着笔的手也抖个不停。

    我轻轻捡了边上一片落叶,放到嘴边,随随便便吹了个调子。因了此生都不得言语的缘故,我特别喜欢听声音,什么声音都可以,有的时候飞来几只鸟儿衔了枝在我的梢头,我听得它们清脆的啼鸣心里便是一阵温暖的,后来听多了佛经,也觉得那古板念经的声音蛮好听,只不过这小丫头来的这段子,我听惯了她柔柔的声音,竟然渐渐觉得其他声音都不好听了。

    一支调吹完,我转头去看她,便叹了口气,她这画的……实在是……

    我伸了手去拿她的笔,手里捏了片贝叶出来,落了几笔便将她画在了那叶子上,递给她。

    那贝叶上一个清丽甜美的女子笑靥如花。

    她拿着我的画,爬起来坐在我边,低头看着自己的纱丽,默不作声许久。

    我轻轻看了她一眼,却见得她低头垂眸,一双浓密的睫毛像只蝴蝶扑闪扑闪,小脸绯红。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叫得一颗心狠狠晃了晃。

    我们这般两两沉默许久,她又抬起头,细声说,“树之灵,你长得真好看。”

    好看不好看,于我只是一副皮相,生的再好,也只是只不能言语的妖,又有何意义。

    “夏娅……夏娅喜欢你。”

    我转过头去看她,她一双眼眸却直直盯着我,里面流波溢彩,但是却因为万分紧张,连着形也在抖。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有一股暖流缓缓而过,我想,是我这漫长的一生,太寂寞了。

    我对她摇了摇头,我是一只妖,你却是迦蓝皇城的公主,此生必要侍奉佛祖终老,我们,无缘。

    她见我这样,眼里漫上一层雾气,咬了咬唇,道,“夏娅……夏娅只是随便说说,树之灵不要当真,夏娅……夏娅还有事,先、先回去了。”

    那个小小的人影逃也似的便离开了这云陀河畔。

    我望着她的背影,心里突然有点失落,那是这万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第几天了,夏娅不曾来找我聊天。

    以前无事可做的时候,我便是躺在树梢睡觉,一闭眼,便是几个夏一晃而过。

    可是最近,我总是坐在树下,我想,若是我不小心闭上眼睡去了,她来会不会寻不见我,她好像,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吧。

    明年开,她便要进入那佛塔,一生圈

    我这般想了想,心里便突然涌了些什么东西出来,我呆呆摸了摸自己的口,觉得它似乎有点疼。

    背后有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我的心却突然快了好几拍,我转过头去,却看得她呆呆站在那,面颊上仍然挂着泪痕,似乎哭了很久的模样。

    “树之灵……”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去,慢慢走到我边坐下,半晌不再说话。

    我拾了一片叶子,轻轻吹了一首曲子。

    “树之灵,夏娅回去想了很久,还是想说,夏娅……夏娅喜欢你……”我停下动作,看了看她,她垂了头,一双小手在膝盖上紧紧捏成拳头。

    “夏娅很快就会去佛塔了,夏娅不想这一生会有遗憾,夏娅喜欢树之灵。”她抬起头,眼眶里全部是泪。

    我拉了她的手过来,那么冰凉的手,纤细柔软,我轻轻写了两个字在她手心。

    她怔怔看着我,半晌不语。

    我对她微微一笑,轻轻拂去落在她头上的落叶。

    作为一个妖,我一直都没有什么感,大概是听得佛经多了,觉得世事皆是这般,任何喜悲都不过如此,有因有果,前世业障,轮回来偿。

    然夏娅的确是在我如云陀河水般安静生命中的一场波澜涟漪,她带给我很多感

    大概,我对她,也是有着她口中所说的,喜欢吧。

    她开始大胆拉着我在河边散步,像只兔子般活蹦乱跳。

    “树之灵,你为什么都不怎么笑呢,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啊。”有一与她在河边,我翻着一卷经文,她坐在一边,歪着头靠着膝盖问我。

    我把经文轻轻放下,看了看她,觉得她这般模样好像个傻妞,便轻轻笑了一下。

    见我笑了,她喜上眉头,又得寸进尺说,“树之灵,再给夏娅画幅画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提的要求我从来没有拒绝过,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很喜欢听她的笑声,甜甜的,还很清脆。每每答应她做点什么小事,她便开心得好像那得了糖葫芦的小娃娃,扯着我的衣衫傻笑不止。

    入了冬,我的叶子也微微黄了一些,虽然这摩伽国的冬天并不冷,但是一想到天她便要离开,我的心里便会有着什么东西在翻滚着。

    有天,她打扮的特别好看,点了一滴朱砂在眉心,手上戴了许许多多各式光芒的镯子,着了一淡蓝色夹着白色的纱丽,映着一张微红的小脸显了几分媚态。她提着裙边跑来问我,“树之灵,夏娅好看吗。”

    我看了看她,却不知为何,视线总是飘落在她的脖颈下,一直以来都把她当做初见时那个豆子般的娃娃,可是她毕竟长大了。

    她顺着我的目光往下看,一张脸又红得鲜血滴。

    我也觉得脸上有点,尴尬地收回目光,在树下静静靠着望着天。

    半晌发现她在扯着我的袖子,支支吾吾着,“今天皇兄给夏娅送了这件衣服,夏娅觉得很好看,所以想穿来给树之灵看。”

    我细细看她手上那些镯子,各式各样的都有,初看夺目,端详一般却让人觉得都只是凡品。

    她红着脸说,“这是夏娅母妃的,夏娅觉得很好看。”

    我看着她这般模样,突然觉得心疼,便捏了一个藤叶做的镯子给她戴上,碰到她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抖了一下,我的呼吸也重了许多。

    她抬起手看了那镯子半晌,盯着我又说,“树之灵,如果夏娅不用去佛塔就好了,那夏娅就嫁给你。”脸颊绯红。

    夏娅真的很会脸红,就好像一个苹果一样。

    如果你不去佛塔,就嫁给我吧。我想了想,笑了。

    冬天很快过去,天,就要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