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云血河殇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我是这摩伽国云陀河边一株贝叶树,修行万年,不曾有过名字。

    摩伽国的子民一心向佛,他们常常无事便誊写那些经文梵语,很多年前有一位僧人偶然遇到我,他折了一片我的棕叶,发现用来写佛经可以百年不烂。后来,不知是谁将这消息传出去了,从此这摩伽国的人们都来我这里取我的棕叶抄写那经书。

    摩伽是个小国,很小很小。

    修行万年,我长出粗壮的枝干,茂密的枝叶,矗立在这云陀河边,只需轻轻向远处眺望一下,便能见到远处皇族聚住的迦蓝城。

    经常有僧人会来我树下打坐念经,或是轻轻折一片枝叶写那经文,久而久之,我也习得了许多佛法道理。

    后来有一天,有个面目慈善的老人路过,他看了我许久,道,“你若能一心向佛,不去踏足那红尘之路,此生定能有所成;若一念之差,则永世沉沦,万劫不复。”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当时的我不太懂,因了我只是一个妖,存活于世万年,我的生命只是静静随着这云陀河的河水流逝,平静无波。

    这样平静的子,在一个傍晚被打破。

    当时的我尚且处于半梦半醒的沉睡之中,却听得不远处有一个稚嫩的女声在低低哭泣,那声音虽然动听,却哭的让人分外心疼。

    我从睡梦中醒来,凝了凝神去看,却见得有个女娃正抹着泪,一边走一边哭,向我这边走来。

    她见到我的时候,如一般常人一样露出了惊讶,“好大的树。”

    我垂了眸子去看她,她真是小,与我相比,好似豆子一般。

    这女娃娃头发乌亮,长了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好似黑珍珠一般,着了一粉嫩嫩的纱丽,在我树下坐下,便又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

    我不动声色皱了皱眉,怕是让爹娘骂了吧。

    她这般哭了许久,竟然趴在我上睡着了。

    傍晚天凉,微微起了点风,那豆子般的女娃就这么靠在我的树根上,睡的却很香甜。

    我落了几片叶子,轻轻盖在她上。

    女娃睡足了一夜,醒来的时候揉了揉眼,拎起我给她盖的树叶,好奇地到处张望。

    我不动声色笑了一下。

    她又坐在我边许久,捡了边上的小草一截一截剥,没剥多久,一双眼又红了。

    “夏娅不要当灵女,不要一辈子在迦蓝的佛塔里。”她伏在我上,哭的非常伤心。

    迦蓝皇室一直有那规定,每一代都要选一位公主,在二八年华踏入佛塔,一生侍奉佛祖,不得离开佛塔半步。

    看来这小女娃,便是这一代要侍奉佛祖的公主了。

    她伏在我上,一直哭,一双眼睛肿的好似核桃。

    许久她才收了声,又道,“大树,我父皇他不喜欢夏娅了,不要夏娅了。”

    在这河岸万年,见过太多悲欢离合,我只是落了几片叶子,轻轻飘到她边,好歹,当作个安慰吧。

    她却拿起一片叶子,圆圆的眼睛又盯着我,“大树你听得懂我讲话对吗。”

    我垂了眼眸,自然能听懂的。

    半晌,她又好似开心了一点,摸着我粗粗的树皮道,“既然你听得懂我讲话,那你做我朋友好不好,夏娅没有朋友,哥哥也不喜欢夏娅,父皇母后也都不喜欢夏娅,大树做夏娅的朋友吧。”

    她拉着我讲那迦蓝皇城的事,都是些杂七杂八的琐事,好如她养了一只小兔子,才饲喂了两,却叫它从篮子里跑出去,再也寻不着了;又或是她里养的那盆吊兰,不知为何总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总是养不好;侍奉她的西玛,从来不曾给她好脸色看,她每每跑出来玩,西玛都会跟父皇母后打小报告。

    她嘀嘀咕咕讲了很久,我一直安静地听着。

    后来来了许多士兵,寻着了她,她被带走的时候又吧嗒吧嗒掉眼泪,不住地回头看我,还对我说,“大树你等我,夏娅会回来看你的。”

    清风吹过我的枝桠,发出莎莎的声音,我想,她应该知道我在跟她道别吧。

    我的子依旧那般平静无波,好似我面前那条云陀河,去秋来,那河水载着我偶尔落下的残叶,飘向远方。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从一轮沉睡中醒来,却见得一位少女站在我边,轻轻摸着我。

    她轻声道,“大树,夏娅回来看你了。”

    我定了定神去看她,活了这般久,总是醒醒睡睡,很多东西放在记忆里,便会记不大请。

    “大树会不会忘了夏娅呀,大树你一定活了很久了对吧,可是夏娅才活了十五岁呢。”她理了理纱丽,在我边坐下。

    大概是,多年前那个小女娃吧,我想了想。

    她长大了呢,那双好似黑曜石般圆圆的眼睛却是没多大变化,笑起来甜甜的样子,只是形变高挑了,更纤细了,看起来真美。

    “父皇说夏娅这一年可以到处走走到处看,等到十六岁生辰一到,就要进去那佛塔,为皇室和摩伽国夜在佛前焚香念经。”她平淡地说着,眼眸里再不复当年小女孩哭泣的影。

    “可是看再多风景,走再多路,又怎样呢,只会让我后在佛塔更加难过。”

    我与她一直这般沉默着,看面前云陀河的河水脉脉潺潺。

    “我想了想,便打算这一年来找你聊天,你活了这般久,定是很闷吧,”她突然笑着看了看我,“有你这么个谈心的对象真好,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反驳我,训斥我。”

    我心里隐隐约约好似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低头去看她,却见得她也正望着我,那眼神里,有着一片悲伤的柔和,蒙上一层淡淡的雾气。

    你一定很难过吧,我心想。

    从此以后她便经常来找我,有的时候说很多话,有的时候却又非常沉默。

    有一,她如同往常来了,那天她心似乎非常好,一直絮絮叨叨说,今皇兄与我说话了,他真的真的很少与我说话的,其实他也不是那般让人害怕啊。

    这么一件简单的事竟叫她开心这么久,她讲了许许多多才心满意足打算离去,我望了望天,已然入了夜色。

    我听得周围有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便觉得似乎要发生什么事。

    在她将要离去的时候,我却见得几个一副痞子模样的男人前脚后脚从这片树林的影中走出,摇摇晃晃着邪邪笑着看她。

    夏娅转看到他们的时候,脸色便是白了,她轻轻退到我边,一手搭着我的树干,没有作声。

    为首的一个痞子色色笑道,“这妞真是漂亮,让哥几个享受享受吧。”他一番话叫的后面几个痞子一阵邪邪的笑,我便觉得恶心至极。

    夏娅的脸色却更白,她大声说,“我是迦蓝城的夏娅公主!你们是摩伽的子民,竟敢对皇室无礼!”

    “你就是那个所谓的夏娅公主?难怪你这么晚了还在这荒郊野外,你也配称得上皇室?不过是陛下无意留在一个洗脚婢肚子里的种,哈哈。”那群痞子中有个声音笑的刺耳。

    我感觉到她扶着我的手在发抖,见着这班痞子这般羞辱她,心中便是一股火窜上心头。

    “你一个洗脚婢的女儿,竟然也配得上进那佛塔,是不是拿子献给了你皇兄?也让哥几个享受享受这滋味吧。”为首那个男子,笑着便要走过来。

    我怒不可遏,凝了人形便化出一片刀叶便将他劈成两半。

    鲜血洒地,后面那几个痞子呆呆望着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反应过来便立马惊恐地尖叫着四窜。

    我看着地上的尸体,叹了口气,终归还是如同一个正常的妖,犯了杀戮,大概,佛法与我无缘吧。

    却听得背后那熟悉的声音响起,带着惊讶,“你、你是……”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