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云血河殇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庆辰这个凝魂散的方子,需要的却是好几味药,听起来颇不简单。

    我坐在天织背上,听他训话道,“我们现在要去的是人间一个叫摩伽的地方,那里有一条云血河,云血河底沉着一株万年贝叶树,我要的,是这颗树的心。”

    “一棵树怎的会有心。”我好奇道。

    “这个世界的万物,都是有心的。”他淡淡道。

    又摆出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跟我显摆大道理,我不理他,又去伸手摸摸天织。在天织背上飞了这许久,跟它的关系也慢慢亲近了,比如,我现在就已经知道天织最喜欢别人摸它脖颈,讨厌人摸它翅膀。

    “倒是很会笼络我们家织织。”他笑道。

    听得他一声“织织”,这凶兽立时振奋,仰天咆哮了一下,一瞬间加速飞出几千里,叫的我死死抓着它的背又差点让它甩下去摔个粉碎。

    凶兽不愧是凶兽,这个行万里的速度,我们很快就到了摩伽。

    摩伽是个小国,许是那西方老祖佛经讲的好,这小国的人都是满口的佛理大义,甚至能经常见到有三两小人在路边辩经,辩着辩着,便激动地作势要扭打起来。

    这番刻苦认真学习的模样让我敬佩的不能自己。

    庆辰却是白了我一眼,叫天织停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我们俩的打扮与这个国家流行装束相去甚远,若是被人瞧见了,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自然会让他头疼。

    他伸手不知给天织吃了什么,天织满意地发出一声欢快的咆哮,又立时远去了。

    “你刚给它吃的是什么?”我好奇道。

    “自然是食物了。”他一边向前走,一边道。

    “我当然知道你给它吃的是食物,难不成你会给它吃板凳?我问的却是你给它吃的是什么食物?”

    他停下来白了我一眼,那神似乎是在说,你问题真多。

    “你莫不是给你们家织织吃的什么毒药,且是可以上瘾的那种,好叫它夜受你纵蹂躏?”我穷追不舍。

    “……”

    “难怪这般的上古神兽竟然甘心做你这么一个黄毛小儿的坐骑,你竟然拿药勾引它。”我恍然大悟。

    “只是我闲来无事去那膳房自己拿食材做的团,偏巧织织喜欢吃而已。”他似乎忍受不住,面上那宠辱不惊的笑容也淡了许多。

    “你竟然还会做饭?”我大惊。

    “……”他似乎再也不想跟我在这个话题上深入探讨,自顾自加快了脚步往前。

    然我一路都在震惊于庆辰竟然会做饭,且瞧这模样定是做的很好吃这样的晴天霹雳当中,心中嫉妒又愤怒,且隐约带了点羞愧。

    摩伽是个极小的地方,但是却也极,我与他在深山老林里兜兜转转走了大半天,一都让汗浸湿了,却仍不见他口里说的那云血河,更不要提那河底沉的什么贝叶树。

    “你怎的不会。”我大汗淋漓,一掌拍死叮在脖颈的蚊子,一边好奇道。

    “我是冰妖,怎的会。”他语调毫无波澜。

    “冰妖不是该怕么,我以为你们在很的地方,就会立时融化了。”我又拿袖子当扇子,在耳边狠命扇着。

    “……冰妖不是冰块。”他甚无语道。

    “我以为你们常年居住在昆仑山顶,就是因为怕,不敢下来。”

    “那只是一部分原因。”他扇子轻轻一扇,挥去了前方拦路的一颗大树,道,“冰妖一生只得聚住昆仑山顶,却是受了千万年前一场诅咒。”

    “诅咒?”我一听这个字眼,立时又兴奋了,连忙追上他的脚步。

    “听闻是当年的先祖与那半神之躯的天魔女君的往事。”

    “半神之躯的天魔女君?”

    “小狗,你小时候的功课是不是很烂?”他沉默半晌,突然又问。

    “……”

    “这是妖界和魔界很多人都知道的事,许多年前,冰妖一脉修的是魔道,并不似现在,一心修仙。当时魔界只得一人呼风唤雨,正是那天魔女君。”

    “魔怎的会有半神之躯?”我又问道。

    “你可知,魔与神之间,往往只是一念之差。”他牵我走过一条索桥,底下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

    我心里一直在想他说的神魔之间,一念之差,觉得他现在的道行真真已经高出我不知几许,又心生惭愧。

    “天魔女君本是神,因对当年的冰皇心生意,未能走上正道,沦落为魔,是以,便是那半神之躯。”

    “因为喜欢一个人,便会成了魔?”我震惊道。

    神仙怎的过的如此之惨?竟然连喜欢一个人也不可以?

    “先天之神,自然无需斩断根,然后天之神,却必要断去红尘俗念,若不能放下本不该有的执念,则会走入歪途。”

    “可是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没有错的呀,竟然因着这样的原因就由神变成了魔?”我惊诧。

    他转过头来,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我,道“这就是跳出六道轮回,超脱生死的代价。”

    我不语。

    “那女君思慕冰皇千年,甚至因了他沦入魔道,然那冰皇却未曾动心。后来,冰皇思慕另一位先天女神,一心修了仙,他的执着打动了那神女,下嫁与他。”

    “天魔女君因生恨,与冰皇在昆仑山之巅大战一场,双双死,死时,对着天地**四海八荒下了一场诅咒,这便是我们一生都很难踏出昆仑的缘由。”他神色淡淡,好似在说一件不关他的事。

    “那、若是迈出了昆仑,会怎样?”此番他却拉着我来了这么远的摩伽寻那草药,可是违反了诅咒了?

    他笑道,“无妨,庆辰哥哥可是小狗未来的相公,怎的会被一个小小的诅咒伤着。”

    “……”我见他一副活蹦乱跳又欠扁的样子,且尚有那闲心逸致调侃我,便不打算关心他,白了一眼就转头向远处看去。

    这一看不打紧,却叫我瞧得远处一条细细的河流傍着这大山缓缓流动,那河水却与以往所见之河全然不同,竟是血红色的,我立时被这场面震惊,本想大声叫庆辰来看,却连声音也顿住了。

    “也许,那就是云血河了。”耳畔庆辰的声音淡淡响起,竟然好似在叹息。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