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千宸乱雪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这两吃好睡好,我望着铜镜里发福的那个人,悔恨的泪水险些就要流出来。

    娘亲在一边叠着衣服,一边道,“女孩子家家么,丰满点也是好事,听说这些年,人间皆是以丰腴为美,弄得天上那些女神仙也各个把自己吃的好似个皮球,小湮这般娘亲觉得刚刚好。”

    我走到娘亲背后,把脑袋歪在娘亲脖颈边,搂了搂她,娘亲啊娘亲,全世界都说我胖的时候,只有你会说我是丰腴美。

    “你爹爹只是嘴上说说,你若是不喜欢庆辰那个孩子,我们肯定不会勉强你的。”

    我一张脸又可耻地红了,最近四周的人总是三句话不离开我的终生大事,弄的好似我已经到了非嫁不可的危机时刻。

    “看你这般,莫不是真叫你爹猜中了,喜欢上庆辰了?”娘亲顿了顿,又说。

    不知为何,此刻我脑海里却想着的只是在虚天的那跟默书吵架拌嘴或者赌气的子。

    又想到他在熔岩极界亲过我,我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

    娘亲转过头来,抱了抱我的粗腰,笑着不说话。

    “没有、娘你可别乱说。”我紧张地想解释,却感觉的出奇。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娘亲笑着收好衣裳,起出去了。

    我一个人趴在上,方才心跳的好快,莫不是在山下太久,一下子回来这般海拔高的家乡,水土不服所以心也坏掉了?

    我又想到默书说他要去寻一种药,不知道寻着没有,一路会不会遇上什么危险。

    他走之前我曾与他道,会在虚天等他,现在我却偷偷跑回家了,他回去见不得我,可会生气?

    他那般脾气暴躁的人,定是要生气了,虚天的一众丫鬈们,又要遭殃了吧。

    夜寐呢,可也还好?

    我心里想着想着,发觉自己开始有点想念虚天了,这才出来不过几天,我便这般模样,莫不是我已经依赖上被人圈养的子?

    我闷呼呼地想着,我真是个没骨气的妖怪,这般内心不停谴责着自己,那般却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我又梦到了那个仙

    还是那般的场景,那般让人觉得熟悉。

    我四周张望,却见得一个紫衣女子正跪坐着,这让我觉得很熟悉,四周的布置好似我已经看过一千年一万年。

    耳畔有着淡淡的声音响起,“你可知,修仙本该无。”

    修仙?无?他说的却是什么?我听不明白,抬头望去,却发现前是一段长长的阶梯,一路霞光云毯直达一个金玉辉煌的神座,那御座雕琢得恢弘璀璨发出瑞气腾腾的光芒,一个青衣男子正斜斜靠着,一只手懒洋洋撑着侧额,他的面容,我却是看不大清。

    他又道,“得上天眷顾,拥不灭之躯,你却是为何将自己弄到这般田地。”

    我好像在流泪,为什么他说的每句话都让我心痛,这可是梦境罢?为什么这样真实?为什么我能感觉到泪水是咸咸的,是苦涩的,叫我的心沉得好似有一万座大山压着,我想要挣扎,却失却了所有的力气。

    “你可知,你付出的一切,他永远不会在意。”

    他永远不会在意,永远。

    这句话好像一把钝刀,一刀一刀割在我心上,好似刺中的都是我最软弱最不敢去承认的地方,血流成河。

    “你还是不肯放弃执念。”半晌,那青衣男子淡淡说。

    执念?

    “为神,心系的必是天下苍生,你的一颗心,是为了苍生而生,你无尽的生命,是为了点燃光明。”那声音语调清冷,却无比沉重。

    那紫衣女子沙哑着声音开口,“求天尊成全。”

    我觉得自己头疼的要裂掉了,这仙的一切都在飞快地转着,只剩下那句“你可知,你付出的一切,他永远不会在意。”一直在盘旋着,回音反反复复。

    他是谁,我又是谁,那紫衣女子是谁,这是哪里,我在做什么,我通通都不知道了,天地间只有那一句,他永远不会在意,一直飘散着。

    我醒过来的时候,浑冰凉,却觉得额头一直有着冷汗滑落,那梦境是否是真实存在的,我不得而知,但是,那心痛的感觉,却真真实实存在着。

    “小狗,你怎的做白梦。”却是庆辰的声音。

    此时他正站在前,皱着眉头看着我,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半晌又不说话。

    我艰难道,“我、我做了个噩梦。”

    “食梦妖也会做噩梦?”他在我边坐下,替我掖了掖被角。

    我一向是个心中藏不住事的人,所幸庆辰也不是什么外人,我便将这个梦连同上一次做的梦跟他说了。

    我讲完之后,他沉默了许久。

    莫不是、莫不是这个梦境在预示我将要得了什么绝症了吧?看他那幅样子,我突然生出自己命不久矣的感觉。

    他起给自己倒了杯茶,不说话,只是喝着。

    “你、你别这样啊,我、我莫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罢?”我急了,红着一双眼挣扎爬起来。

    他转过来头来很难看地笑了一下,道,“没事,只是一方噩梦,许是你平时吃的噩梦多了,一时精神错乱了。”

    他这方话说的让我稍稍宽慰,是了,没错,定是这样。

    “话说你怎的大白天跑来我房里?你要做什么?”我突然想起来,又问他。

    “我要带你去寻宝。”他抿了口茶,淡淡道。

    “寻宝?”

    “是了,见你近无事,我又得了一个凝魂散的方子,就差那么几味药,便想着拉你一起去寻,反正你也没事可做么。”

    “凝魂散?”

    “……与你这傻子道不清,你快些整理整理,我们即刻启程。”

    “……”

    刚回家没几天,便又要出门漂泊,当我再次扛着一包袱细软站在昆仑山冰川谷口,而边上却是一轻松只拿了把折扇淡笑着的庆辰,我心生苍茫之感,为何我就是那个抗行李的丫鬈?

    大概是体会到了我心中的不满与抗议,他一边地与我爹娘挥手道别,一边用只有我才听得到的声音细细笑道,“因为小狗你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哪有媳妇不疼相公的。”

    “你再包办婚姻你信不信我咬死你。”我磨着牙低声道,另一边又对娘亲抛了个飞吻,挥挥手叫他们早点回去罢别送了。

    “怎的是我包办婚姻呢,你娘可是大清早就跑来找我,将你下半辈子都托付给我了。”他啪的一声打开扇子,细细摸了摸扇面的几行字。

    “……”千防万防,却是娘亲难防啊。我顿时有种被卖了的感觉,无力地被他提上了天织的背。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