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与君相伴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那是一个繁星点点的夜晚,虽然永夜虚天的夜晚大多是繁星点点,然那一夜似乎特别的繁星点点,让人在冥冥之中感觉到风雨来。

    那时候我正在桌边裁着新布,桌子上端端放着三个娃娃,正是默书,夜寐,还有我。

    默书却是出了远门了,他走之前拉着我吃了顿饭,一顿饭吃的庄严肃穆,看起来他似乎心不大好的样子。

    他说,此番他要去取一种药,压制自己体内的戾气。

    我想着他肯定很少出远门,并不像我好似山精野怪般夜夜在外头撒泼,是以对神秘而又未知的这趟远门充满了担忧。

    我放下筷子便安抚道,“虽然这外头凶险,然你也是个堂堂永夜虚天的尊主么,莫要害怕,切勿给我丢人。”这是我当年下山的时候,我那无良的父亲大人与我说的,彼时的版本却是,“虽然这外头凶险,然你也是我们食梦妖一族的新星,昆仑山小妖中的翘楚,莫要害怕,切勿给我们丢人。”

    然我这一番苦心他却是半点不知,半晌才回我一句,“你可是会在这等我?”

    我感到此人小时候文言课考试一定是常常拿零分,每次我与他说话,他多是牛头不对马尾,“你可是害怕?若是害怕那就别去了罢。”我只得换种语气安抚道。

    他凉凉看了我一眼,却是不说话了。

    我回想了一下当时的况,觉得默书这个人的脾气真的真的是非常的怪异。

    有的时候他冷漠无,虽然这一面我很少看到,然从夜寐口中却是能够证实的;有的时候他又非常刻薄,每每与他吵架,我皆是大败而归;有的时候他又很温柔,好比受伤那几次,望着我那个眼神我至今都难以形容;而有的时候他又总是语气凉凉,叫人根本无法得知他心中想的是什么。

    默书吃完饭便是走了,也不与我说他去哪儿,只是说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临走前他又重复了一边那句话,“你可是会在这儿等我?”

    我想了想,他定是害怕前路凶险,是以极其温柔地说,“我等你回来。”

    他立时就笑了,笑的非常开心,我第一次遇见他那般发自肺腑的笑容,突然觉得非常温暖。

    默书走了以后我便做着各式的衣衫给我的娃娃穿,今无事,我也如往常般做自己的事。

    一阵幽幽清风吹过,隐约带着一丝冰凉,我却听得背后有笑意响起,“小狗,你怎的做这些,好似一个针线丫鬈。”

    我惊了一惊,回头却是发现庆辰正正立在我背后,手里拿了一把折扇,一月白,笑着看我。

    许久不见这个家伙,上次得见,却是躲在石头背后,这次面对面见着他,好似见了失散多年的亲人,我极其高兴,当下就招呼他坐下来喝茶。

    “小狗,你爹娘甚是想念你。”庆辰笑道。

    一想到我的一双爹娘,的确是很久不见了,想起阿娘的怀抱我便眼角发酸,他们可是知道我已经得了人形了?他们会不会认不出现在的我呢?想着想着我便哽了声音,低低道,“我也好想他们啊。”

    他又道,“小狗,庆辰哥哥也很想你。”

    我眼角的泪立刻就没了影子,我嘴角抽了一抽,不想理他。

    “小狗,你可有想庆辰哥哥?”

    调戏,**的言语调戏。那么久没有跟他聊天唠嗑,他却拿这般的话恶心我,我磨牙笑道,“有的,我一想到我有这么个哥哥,我心里就难过的不得了。”

    他笑的如风拂面,那种特别特别纯净的笑容,正正如昆仑山的冰泉。这令我想到在人间的时候,人们泡茶极其讲究,那些文人墨客闲时磕牙攀比,皆是以“此茶乃昆仑山山脚之清泉所泡,兄台你觉得如何。”又或“这位公子你此言差矣,不才在下这壶却是昆仑山山腰之露华。”又或或“这两位公子,你们都有所不知,小生这壶,却是昆仑山山顶那万年不化的冰川之水。”之类的云云,令我每每感觉到,昆仑山的冰泉一定是极其纯净极其纯净的。

    此时这壶昆仑山冰泉却并未被我言语所刺激,依旧是一副风得意的样子,笑道,“小狗可不能这么说,庆辰哥哥是天底下对你最好的人,你不以相许也就罢了,怎的能这样伤害哥哥呢。”

    “……”我绝对不是说不过他,而是他这样笑起来很要命,我不忍心伤害这么一壶昆仑山冰泉,是的,真的是这样的。

    “小狗在外面玩了这么久,想回家了没有。”

    说不想那肯定是假的。

    我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心里一阵堵。

    庆辰眼神亮了亮,“如此甚好,我这次就是带你回去的,过些子是你娘亲一千两百岁的生辰。”

    我心中顿时十分惭愧,离家许久,我竟然连娘亲大人生辰也忘记了。

    我想了想,反正默书不在,我先回趟老家给娘亲庆祝一下生辰吧。

    于是便偷偷留了一封信给夜寐,被庆辰偷偷提着回家了。

    庆辰的坐骑是一只天织,长得威风凛凛,一霸气。

    因了我第一次坐这种上古神兽坐骑,心中激动难以抑制,我不时摸摸这,摸摸那,想要与这神兽亲近亲近。

    似乎是不堪我的扰,天织发出了一声威震四方的怒吼,立时就把我吓得缩成了一团,险些从它背上掉下去。

    庆辰却是笑了一笑,道,“织织,莫怕,她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你以后的女主人。”

    那一声“织织”叫我立时打了个冷颤,然这凶兽却似乎十分中意这个称呼,立时温顺了许多。

    “小狗,靠过来点,摸摸织织,它很乖的。”

    “……”

    不知道庆辰这几年做了什么去了,或是拜了什么特别厉害的师傅了?上次偷窥他跟默书打架,令我真心感叹他的道行竟已如此高深,修为竟已如此精纯,这实在是令人发指,现在竟又找了只神兽当坐骑。而与他相比,我真真是蝼蚁一只。

    天织这个行千里的速度真叫人赞叹,才没有多久,我已然被庆辰提着站在了昆仑山冰川口。

    这样熟悉的景象令我忍不住鼻子一酸,我飞快往前奔了几步,却见得那熟悉的院子,我缓缓往那住了两百年早已烂熟于心的房子里走去,却见得娘亲端了一盘菜走了出来,看到我笑道,“是小湮吗?是小湮回来了吗?”

    不管我离开家多久,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娘亲总能认得我的。

    我忍不住一酸,眼泪扑漱扑漱掉下来,就往娘亲怀里奔去。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