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与君相伴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尊主说了任何人不得打扰,是以夜寐也不得为佘堂主通报,烦请佘堂主回去罢。”

    “尊主可是在这书房中?”那声音听着又刺耳又讨厌。

    “是,然……”夜寐还未说完,却听得这个佘堂主喊道,“尊主!你可是在这里边?”

    我心中暗道不好,连忙起来,默书仍是一副昏迷不醒的模样。

    “夜寐姑娘,尊主明明不在书房之中,你可知欺上瞒下在永夜虚天乃是死罪!”那刺耳的声音笑道。

    “夜寐说过尊主与夫人确确是在书房之中,夜寐只得了尊主的命令不得让任何人进入!”

    “哦?那夜寐姑娘你可是为何在发抖?你这张惨白的小脸却是为何?”

    “尊主到底在不在里面啊。”

    “方才不是还叫我们来议事的吗?”

    “那个夫人呢?可是在里面?”

    各个堂主的声音七嘴八舌,我听着极其头疼,我知道夜寐怕是要撑不住了。

    我理了理衣衫,摆出一张严肃端正的脸,走过去将门开了半道,探出脑袋道,“众位堂主,这般吵闹,却是为何?”

    有几个面善的堂主见了我,却是稍稍弯了弯腰,道了声,“夫人。”

    我点了点头。

    那阳怪气的紫衫男人却尖着声音道,“夜寐姑娘说尊主在里边,然佘源却以为,尊主并不在里面。”

    我立刻怒道,“哦?那敢问佘堂主,若尊主不在里面,却为何叫你们来议事?”

    “尊主确确是叫我们来议事,然现在却叫我们白走一趟,佘某甚至见不得尊主,怎的就能让一个守着寝的丫鬈和一个不知来历的女人诓骗了!”那尖锐的声音道。

    我怒道,“佘堂主,你这般在前大呼小叫,你可知这虚天的规矩?”

    “佘某自然知道,然今佘某不得见到尊主,绝不回去。夫人休怪佘某硬闯。”这老东西是不是知道默书出了点问题?何以这般咬着不放,咄咄人?我心中暗道真真是不妙了。

    那几位毫无主见的堂主在这个佘堂主的带领下也纷纷嚷着要见默书,这般气势汹汹的样子,只怕是要硬闯了。

    我怒道,“尊主因为近过度辛劳,偶有疲惫,现在正在休憩,众堂主这般打扰他歇息,如此放肆,心中是有把尊主放在眼里吗!”

    “尊主近确确是疲劳了,自从夫人你来了永夜虚天,尊主便不似以往,今竟然连例行的议事也搁下了,里伴着夫人,尊主心中可有这虚天?”

    “佘堂主,你敢放肆!你不怕尊主怪罪吗!”

    “怪罪不怪罪,我等见了尊主再说!”那佘堂主怪笑一声,眼看就要冲过来。

    我一咬牙,对着他抬手就出了一掌,他却好似知道我会出手一般,也是极快对上了我的掌心。

    顿时有一股极大的冲力,好似要震碎我的五脏六腑,令我摇摇晃晃站的不稳。

    我自然知道自己道行极浅,根本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但是不知为何,从心里却有许许多多的勇气,不停冒出,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将他们拖住,拦在门口。

    我不知道为何一定不能让他们见到默书这般模样,我却知道眼前这个佘堂主绝对不是善类。

    佘堂主怪笑道,“夫人,我等不过是想要进去探一探尊主,夫人何以如此动怒,竟然对佘某出手。”

    “尊主正在休憩,你们这般放肆无理,扰他睡眠,我出手收拾,有何不可!”

    “哦?是吗?但佘某今却是一定要闯。”话甫一说完,他鬼魅地出现在我右侧,抬手竟然是一条蛇鞭。

    我心中大惊,原来是个蛇妖!

    我错开两步,又是对他击出一掌,然他的鞭子却变幻莫测,竟然缠上我的手。

    手上立时传来阵阵剧痛,这鞭子应该是真的蛇类幻化的武器,我八成是让咬了。

    我一咬牙,仍是击出一掌,这一掌带着我全部的力气,飞速向他,然他却是怪笑一声,影竟化作片片鬼魅。

    我捂着右手臂膀处的伤口,黑血淋漓。

    他已然站在原地,怪笑道,“夫人这般道行,也妄想阻止我等,简直不自量力。”

    手上的痛觉愈来愈烈,心口也隐隐牵起一阵剧痛,我想这个家伙怎的就如此之狠,我定是让他毒了。

    我扶着门框站好,道,“佘堂主,我与你打个赌,可好。”

    那怪人轻蔑地笑了,“夫人可是缓兵之计?”

    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发麻,勉强牵了牵嘴角,我想我大概是作出了笑的动作了吧,便道,“我若真是缓兵之计,佘堂主这般精明,又怎会看不出。”顿了顿继续道“若是尊主今确确在书房小憩,你们误闯扰了尊主安眠,便就地自刎,可好?”

    这番话刚讲完,我便已然感觉到自己的舌头也不大灵活了,眼前这些人的影一直在晃啊晃啊,分不清哪个才是那讨厌的佘堂主了。

    “夫人这赌约,佘某却是不能应。”

    “为何。”

    “也许尊主确确是在书房之中,但却不是小憩。”他意味深长地笑道。

    “佘堂主何意。”我的舌头肿的好像很大很大了,我艰难地说。

    “若是尊主确在书房之中,且能正常应对我等,我佘某就地自刎,不过,夫人你可知你输了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好,若我输了,我亦自刎。”我艰难地咬出这几个字,眼前世界已然好像万花筒般一直转着,我听得好多人的声音,有夜寐的哭声,有好多人的议论声,还有这个阳怪气的人的笑声。

    “佘某成交。”他道,“众位堂主,可有愿意与佘某一起赴这个赌约的?”

    “这……”一片窃窃之声。

    我使出最后的力气大声道,“默书,剩下来的交给你了!”

    那佘某前进的动作稍稍缓了缓,好似在猜想这是不是我跟默书合力诓他的一个局。

    我想,能拖的了一时便是一时吧,我中的他这个毒,怕是要丢了小命了,那个什么赌,不知有没有命去还。

    许久,他又继续往前,悠悠然道,“对了,夫人可知你已然中我蛇族的蚀心之毒,夫人可有感觉不适?”

    我感觉他的话讲的好漫长,每一个字都拖的那般长,我却只觉得好累,好累,我站在这里是在做什么?面前这些人是谁?我上怎么这样痛。

    我喉咙口好像有东西要涌出来,我扶着门框,却觉得天旋地转,我仿佛听到了夜寐的哭声,她喊着“夫人、夫人。”

    谁是夫人?夜寐……夜寐又是谁?这里是哪里?

    我觉得视线越来越黑,我好累,我感觉到自己软在了地上。

    那一声声阳怪气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我却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了一个很沉很沉的冰窟。

    有人迈过我的体,我想要抓住他的脚,我想要拖住他。

    我为什么要拖住他?我不知道,我觉得好困好困,便沉沉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