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熔岩极界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早晨我被人推醒,却看到默书皱着眉头对我道,“夜寐在门外老半天了。”

    我立时坐起来,却听得默书闷哼了一声,我这才发现我又丢人地趴在他上睡了一夜,此时的我正正坐在他的肚子上。

    我连忙手忙脚乱爬下,一时间脚一滑,竟然一股坐在地上。

    好疼啊。我疼得半晌回不过神。

    正当我疼的眯着眼咬着牙的时候,默书已端端站在我面前,他轻轻笼了一下衣衫,半蹙着眉头看着我道,“你什么时候能不这般丢人。”

    我咬着牙道,“阁下是觉得我待在你这永夜虚天跑不了了,是以每隔几天,待人接物的态度就大变一次么。”

    我回想起刚被这个家伙抓来的时候,他端着一张笑的极为灿烂的脸,娘子长娘子短。然现在厮混熟了,竟然当我是个好欺负的,已经开始一清早就给我脸色看了,真真是人心不古。

    他不说话,撇下我就去给夜寐开了门。

    昨晚不小心说了尊主的坏话,夜寐一早上就揣着一颗忐忑的心,此番看她见了默书,比以往更加害怕,我心想,这人真是造孽。

    默书开了门,却并不像往一般便出门去忙自己的事,今竟然难得斜斜靠在在休憩的小榻上,半眯起了眼睛。

    夜寐却呀了一声,连忙过来扶我,我这才想起来我这般狼狈姿势坐在地板上已经许久了。

    “夫人怎的这般不小心。”夜寐将我扶到桌边,转去一边收拾铺一边道。

    我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便不说话了。

    大概是觉察出气氛略有尴尬,夜寐道,“夫人中午可想要吃些什么,我吩咐膳房的夜香去做。”

    我一向觉得默书是个没有文化的人,且是极其没有文化的那种,他这老巢里的丫鬈名字都是他起的,且不说他是有多懒才得让这些丫鬈一律是夜什么夜什么夜什么,好如寝的丫鬈是夜寐,衫袍苑的丫鬈是夜衫,书房的丫鬈是夜宣,这些名字起的毫无创意毫无新意,且让人一听就知道她们是做什么的,失却了那份神秘感,我若是他的丫鬈,必定早早罢工不做。

    然这还并不是让我最气的,最气的是那膳房的丫鬈他竟然给起名叫夜香!且是膳房的丫鬈!且是夜香!每每夜寐对我说道,“夫人,今夜香那又出了几道新菜,听说极为可口,夫人可要试一试?”又或“夫人近还是不要叫夜香做菜了吧,听说前段时间她挑的食材出了点问题,好几个堂主吃了都拉肚子。”又或“夜香拉肚子那件事查出来了,竟是她将巴豆与普通的酱豆混了。”的时候,我心里只有苍茫的无奈,大概默书从未去过人间,是以并不知人间也有一物,人人皆唤之夜香,我每每这么唏嘘感叹的时候,便又觉得自己真真是见多识广,对默书的轻蔑也就多了几分。

    我回过神来,漫不经心道,“最近天天吃的油腻,再吃都有点想吐,是以想尝些新鲜果蔬。”

    “夫人可要什么新鲜果蔬,我叫夜梨去备。”

    “我素来喜欢酸溜溜的果子,嗯,拿些枣糕啊,蜜饯啊,还有还有,李子山楂这些也蛮好吃。”我们食梦妖平时若食了梦靥,是不需再进食人间谷物的,此番我感觉自己肚子仍有饱胀的感觉,是以想要些酸酸的果蔬促进一下消化。

    我这边才刚说完,那边却见得夜寐俏脸一红,支支吾吾道,“夫人、夫人可是有了?这般吃不得油腻,且又想吐,且又想食些酸溜溜的果蔬……”

    “有了什么?”我歪着头好奇道。

    “……”夜寐红着脸看着默书,却是不说话。

    “她要吃什么你就去弄。”默书睁开了眼,似笑非笑道。

    夜寐很快就端来了我要的小食,我开心地大发慈悲招呼默书过来跟我一起吃,他懒洋洋坐在我桌前,道,“我觉得我把你抓来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放了一颗酸枣在嘴里,嚼着含糊道“怎么。”

    “你夜这般吃,毫无节制,我怕你吃穷我。”默书漫不经心道。

    我拿起一个李子,狠狠咬了一口,磨着牙道,“原来你这般穷。”

    他笑起来,道,“你不知我一向很穷的么。”

    我白了他一眼,道,“是了,难怪人人常说穷山恶水出刁民。”

    “有的时候,刁妇却是比刁民更更可怕。”他含笑。

    我白了他一眼,不语。

    他却突然凑过来一点,眼里亮晶晶道,“不过,你若是答应嫁给我,我便让你敞开肚皮吃。”

    我笑眯眯对他道,“我应该没有这般倒了八辈子血霉,要嫁给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武功盖世天下无双的阁下您吧?”

    他收回,懒洋洋道,“竟然也会用成语了,嗯,不错,我娶你也不那么委屈了。”

    我觉得我与默书这般口水大战,实在是伤筋动骨劳心劳肺,这般要夜遭受他的白眼和毒舌,那般还要在丫鬈外人面前好好装作他那极尽宠的夫人,然他却并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实在是令人愤怒得想要撞墙。

    他瞥了我一眼,道,“倘若旁的美人,我怜香惜玉也就算了,可夫人你这般尊容,叫我怜香惜玉我也有些勉强。”

    我心中大惊,他是怎的知道我的想法的,然我仍是揣着一张冷冷的脸,半点也未有损了自己面子,道“是了,我这般尊容,实在配不上阁下,阁下还是早放了我吧。”

    大概是觉得我真的生气了,默书难得地审度时事未有开口。

    我自顾自吃着,打算不理他,突然想起刚刚夜寐说了一半的话,便复抬头问他,“方才夜寐说的什么意思?什么是有了?你可知道?”

    他却站起来,走到正厅拿了我吊在那里的娃娃,摆出一张颇为疼惜的神色,道,“她大概以为你夜与我颠鸾倒凤,有了子嗣了吧。”

    我一口李子顿时卡在喉咙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顿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死去。

    最近翻了翻潇湘好多的封面,觉得自己的封面很好看,不知是哪位大神做的,感激。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