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永夜虚天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百无聊赖的子流水般过去,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何,因着我每每一抬头,天上永远是那繁星点点,永夜虚天,果真是只有夜。

    托这默书的福,被他当猪般养着的子里,我做了许许多多的娃娃,我的第一个娃娃就是这尊神。当时的我正受他言语的刺激与调戏,便做了一个极丑的娃娃并着一漆黑漆黑的衣裳,每趁着默书不在便将它如吊死鬼般吊在寝里,对着它破口大骂练习言语,并着各种小湮飞刀小湮铁掌以及小湮撩腿练习命中率。

    然这样爽快的子没有多久,便叫他发现了。

    当时我正在做夜寐的娃娃,一张小脸并着两根小辫子的夜寐极其可,因为做的正是高兴,便忘了在默书例行来睡觉之时收了那高悬在大正中央的娃娃,彼时那娃娃上还深深插着几把小湮飞刀。

    我这边厢正在聚精会神裁剪着,听到默书进门也没有回头,是以当默书拿着那漆黑漆黑的娃娃坐在我对面看着我的时候,我才从一堆碎布中抬起头,才暼了那么一眼此时他的表,我便浑一僵,完了,要大难临头了。

    他拎着娃娃,皮笑不笑道,“你这番手艺,倒是很不错。”

    我隐约感觉到额头有细密的汗珠已然要滚落,抖着声音道,“呵呵、做着玩、做着玩的,呵呵……”

    他转着那娃娃,又道,“这几把飞刀,倒是插得很准。”

    我咽了口口水,假装吃惊道,“呀!怎么娃娃上插了那么多刀子,这是怎么回事呀!”

    阿弥陀佛,实在惭愧,这两百多年我一直在努力学习各种知识努力进步,然在演技这一块上,我仍是一点长进也未有,是以这般拙劣的演技,连我自己都不忍心看下去。于是我便将心一横,道,“你、你想怎样!我做了就做了!”

    那尊神慢悠悠把这飞刀一根一根拔出来,带着些娃娃肚子里的棉絮,我眼皮抖了抖,娃娃要是有知觉,该是、该是很痛的吧……他将飞刀一把把收在手里,轻轻一捏就成了灰飞,对着我笑道,“我不想怎样,不过我却是知道要礼尚往来。”

    这礼尚往来四个字叫他念出来的时候,隐隐带着一点磨牙的声音,我的脊梁骨顿时冷飕飕凉到底。

    我闭上眼睛回想了下当时我被他变成狗狗拎在手里秋千的惨状,想着都浑颤抖。

    我这边厢正在痛苦地回忆往事,那边夜寐却突然冲了进来,打断了我的回忆,她惨白一张脸道,“夫人!夫人不好了!外面来了个人和尊主打起来了!”

    哦?这大神树敌太多,今让人找上门来了?我心里竟然隐约有着几分莫名的高兴,便安抚道,“没事、莫怕,让他们打一会,来来来,你看看我这个娃娃做的怎么样,这个可是我自己哟,像么?像么?”

    “夫人!你有所不知!那来人点名是要尊主把你交出去的!”夜寐急得根本不理会我的娃娃,道。

    啥?抓我?我子顿了顿,细细想了下我自打出生到现在并未有树立过仇家,也未有做出强抢民女良为娼让人得而诛之的恶行,是以极其纳闷,“那来的人叫什么,现在他们打到哪里了?”

    “他说他名唤白庆辰,昆仑山冰族太子。”

    我顿时激动的泪流满面,救兵啊!庆辰你此生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对这家伙的成见就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我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嗖地就站了起来,抓着夜寐道,“他们现在在哪儿打架、快带我去。”

    当我跟夜寐躲在一块巨大的冰石背后的时候,眼前那片冰镜之胡上正正立着两个影。

    一个着了一墨色的衣衫,负手而立。

    一个着了一月白的长袍,手执长剑。

    白庆辰缓缓道,“梦湮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冰族未来的妖后,阁下你这般做,可是一点也不把我们冰族放在眼里。”

    默书冷笑道,“本尊看上的人,切莫说她是你那未过门的妻子,就算是你已经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我也要定。”

    白庆辰笑的越发温和,道,“既然阁下这般说,便休怪庆辰无理了。”

    话甫一说完,形便已极快地闪出,我只看得清他手里的冰冥剑带动着这四周的冰霜之气频频扫向默书,竟得了天时地利。

    默书却没有拿着任何武器,只是一直闪避,却并不进攻。

    就这么看着二人动作极快,影也辨不得清,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袭白袍和一片墨色衣衫。

    高手过招,却往往不是缠斗,没多久,两人便又站在了原位,好似刚刚我所看到的,只是一方幻觉。

    庆辰依旧执剑而立,风轻轻吹动了他的衣衫,我第一次看他笑得这么灿烂,心想,这家伙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从我生下来记事起,就知道这个冰族太子为人温和有礼,而且是极其温和极其有礼,是以很少对人笑的灿烂。唯一一次见他这么笑,却是在我快要两百岁那年,山下的小狼妖莫名其妙送了好多花儿给我。

    昆仑山是个冰天雪地的地方,是以鲜花成了稀罕货,我收到这份大礼极其开心,并没有在意那小狼妖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然那时候庆辰刚好经过,是以我平生第一次见他笑成那个样子,且是对着一只脸红红的公狼妖,灿烂的好似明媚骄阳。没过多久就听到小狼妖全家搬家的消息,当时的我也并未上心和在意,心里只是想着他一定是生气小狼没有送花给他,弄的他好像很没有人缘。然当时对着那小狼妖的笑,却也不似这般风十里。

    我被默书冷冷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只听得他道,“我且再说一次,那女人我要定了,我不想杀了你,然而我的耐心却很有限。”

    庆辰笑的益发明媚,他的眼神似有似无地飘到我这边的大冰石上,道,“我也不想徒增杀戮,小狗她会不开心的。”

    默书的脸色似乎突然变得不大好看。

    庆辰收了笑容,道,“今的目的已经达成,庆辰便也不多扰了,还望下次再来之时,阁下能将我的妖后毫发无损的交还给我。”他念到毫发无损的时候,似乎稍稍加重了语气?二人站的实在太远,我耳尖也听不大灵敏。

    然庆辰说完那番话以后,已经就地散作几片冰霜了,我心里暗道,几不见,这小子的功力竟然精进至此了?!

    然我这边正想着,却不知道,那边一尊大神已经缓步向我走来。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