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永夜虚天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我大惊,立时化了小狗的形,好让他不能得逞。

    然我却忘记了,小狗的子虽能免去他的调戏,然他却是个并不关动物的人,是以我仍然不能幸免于他的虐待。

    他笑着看了看拎在手中朝他路出两颗尖牙的我,捏捏我的鼻子耳朵道,“你这样真是让我觉得越发可,我越来越舍不得你了。”

    他在上躺下之后,依旧一只手撑着子,另一只手随意摸着我的毛,看着我,道,“你跟那昆仑山冰妖的太子,却是什么关系?”

    我不语。

    “唔,我知道你不肯说,不过我却是会吃飞醋的,我一吃起醋来,自己都害怕。不知道会不会因为生气就杀了乱说我坏话的夜寐。”他仍是笑笑看着我,语气却有点冷。

    我立时化了人,语气凉凉道,“威胁他人这样掉份的事,我以为你是不会做的。”

    他却漫不经心挠挠头,道,“我做什么素来不介意他人的评价,因我若不喜欢,就杀了,也没什么。”

    “那白庆辰自小与我一齐长大,交不深。”我冷冷道。

    “那样最好。”他笑着往我这边挪了挪。

    我往后退了退。

    他又挪了挪。

    我又退了退。

    我竟然忘了他是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我摸着背后冷冷的墙壁,退无可退,心生苍茫的绝望。

    他就在我面前咫尺,依旧是那副璀璨的笑。

    我瞪着他,用气场暗示他,你若、若再靠近一步,我、我便咬舌自尽!

    他却只是理了理漆黑的墨发,眯上了眼睛。

    我就这么瞪着他许久,瞪着瞪着,眼睛也酸涩了,瞌睡虫慢慢爬上了脑门,想着也睡着了。

    睡着睡着,梦里的我觉得特别寂寞,好似看到了自己回了昆仑山,阿娘在眼前招手,我便高兴地扑到了阿娘的怀里,阿娘的怀抱一开始有点硬,后来便渐渐温柔软,我搂着阿娘的腰,低低哭泣着,像是一般寻不着娘亲的小妖幼崽。我好似抱着了阿娘,迷迷糊糊地也不知我到底,有没有下过山。

    ——

    隔天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趴在默书上,他早就醒了,躺在我下,一张脸似笑非笑看着我。

    我登时脸红的好似猴子股,慌忙想要爬起来,却咚的一声掉下了

    “看来你很喜欢我啊,趁着夜里投怀送抱。”默书伸手一个海底捞月,又把我抓上去,紧紧贴着他膛。

    有一种特别的、男人的气息将我全笼住,霸道地锢。

    我此生第一次经历这般、这般丢人受辱之事,立时一双眼睛就红了。我知道自己仍是个胆小畏缩之人,且最受不得他人嘲讽,心里越发难过,难过混合着委屈,我竟然要掉下眼泪来。

    默书眼神里不知是闪过什么东西,复杂看了我许久,便放开了我,起走了。

    这一次他四五天未曾来了,我如获大赦。

    夜寐端着一大盘水果来饲喂我,渐渐与我非常亲近。大概是觉得我天天盘踞在自己寝,会发霉长毛,所以没多久,默书就默许我到处走了。

    虽然我去到哪儿都还要夜寐跟着,但是对于这样的待遇改变我已经非常满意了。

    默书的这个老巢分三层,第一层却是接待那些外来不速之客的,名为永夜冰天,正是那我与默书见面的极寒之地,一般人很难从冰天里寻着机关下来,且那般冰冷的地方,大多人要么冻死要么无法忍受寻着生路便逃了。

    第二层正是这永夜迷城,布着各类机关术法,正正是我现在住的这层,从夜寐口中我知了这层是极其大的,且有好多地方她们这般的仆人是不得去的。

    第三层却是只有默书能去的熔岩极界,据说的不行。

    这三层因是建于现实与虚无之间,人间与地狱之间。然外人大多不知,是以皆唤永夜虚天。

    “夜寐能带夫人逛的便只有这些地方了,夫人平若是一个人散步,切莫要到前面的阁楼里面去。”

    “前面阁楼里面锁着什么大妖怪么?”

    “夜寐也是不知,据说尊主上位以后前面的阁楼便让锁了,没有任何人可以涉足,以前也是有新来的丫鬈不知,不过听说进去过的人没有出来的,连靠近那阁楼也是不可以,若被尊主知道了,也是要处死的。”

    “嗯,好,我知道了。”我道。

    逛了一圈,没什么需要再参观的了,夜寐便带我回了默书的寝

    那阁楼必是有问题的。我坐在上,心想,俗话说此地无银三百两,他这般夜提防,不让任何人靠近,想必里面有着什么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我的好奇心一向是极重的,然我也知道审度时事,是以那小阁楼的事我也只是默默记在心上,并未有想要一探究竟的勇气。

    默书已经很久没有来拉着我睡觉了,这真是让我大松一口气的事。不过也因着这样,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他,白里见到的人只有夜寐,觉得很是无聊。

    今夜,我问夜寐拿了一把剪刀和几方碎布,因着实在太无聊了,打算做点娃娃什么的装点一下这寝

    作为昆仑山出来的小妖怪,我们的手工一向都很好,小时候我做的娃娃还每每得到老师的盛赞,这件事一直都是我从小到大唯一自豪的事

    我这边厢正剪着裁着很是高兴,那边嘭的一声门就让撞开了。

    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天摇地动的大事,顿时拿着剪刀就跳起来。

    却见到那几不见的默书,他此时正正站在门口,一张脸雪白雪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

    我眼皮跳了跳,道,“你、你今怎么又来了。”

    他却是一点话都不想跟我说的模样,径直朝我走过来,一挥手我的剪刀就碎成了末子。

    我大惊,今这尊神让谁得罪了?

    下一秒,他打横抱起我就往榻走,我大骇着挣扎,却眼见他嘴皮子稍稍动了动,我便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他把我丢在上,欺压近,伸了一双手从背后把我抱在怀里,头靠在我脖子边,便再也没有说话。

    因着失了力气,我只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我绝望地心想,难不成他今天心不好想要拉着我生个娃娃。

    然背后那尊神却一直都没有动弹了,许久,有平缓温的气息喷在我脖颈,痒痒的。

    莫非是睡了?这默书的表现着实是个非常奇怪的人,我心想。我就这么任他抱着很久很久,久到我都困了,背后的气息越来越平和舒缓,并着一点淡淡的、只有默书上才闻得到的那种香气,慢慢我也阖上了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