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永夜虚天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今已经是被默书圈养的第八天了,这八天猪一般的俘虏生活让我却连时辰的概念都模糊了,只是依稀觉得该是有八天了,我一法力都让他封了,他封印我的时候,竟还特地留了一点微弱的力量好叫我可以变成小狗,我看着他似笑非笑看着我的目光,心中便是笃定这人有着某些怪癖。

    关着我的地方便是那默书的寝,他不许我出去。

    这永夜虚天是个极其古怪的地方,因着我每每坐在默书寝中那巨大的上,抬头却可见的那满天星光,好似一般凡尘俗世。

    我知这是地底下,介于人间与地狱之间,是以我觉得这方天地越加古怪,并且,就算这永夜虚天是在人间,会有人建房子不建屋顶,好让梁上君子夜夜光顾的吗。

    是了,我忘了这默书本来就是个梁上君子,同行确确是不怕同行的,且看他那周的气派,肯定是梁上君子中的战斗君子。

    默书每天晚上都来拉着我睡觉,一开始我极其挣扎极其忐忑,夜防备,后来发现他的确只是睡觉,是以我也开始不怕他了。且有的时候他回来的时候一张脸脸色并不好看,疲惫至极,然他仍是撑起那张死灰死灰的脸例行公事消遣我。是以我觉得这个人越加古怪。

    白天的时候默书边的丫鬈们会端点吃的来,整理整理铺什么的,她们见到我都是一副极怕的模样,低着头默不作声,我想着难道我有这般恐怖吗,竟叫一个个端茶送水的丫鬈都吓成这般,每每整理铺那一双双小手都是抖着的。

    一我便寻了时间,抓着一个丫鬈,想要从她口中点消息。

    那丫鬈见我像饿狼一般抓着她,立时跪了下来,梨花带雨哭道,“夫人!夫人可有不满、奴婢、奴婢知道错了,夫人,求求你不要杀了奴婢,夫人……”她这一番乞求却求的我莫名其妙,我想了想,大概是我化得人形的样子略有狰狞,吓着这丫鬈了?于是我思筹一番换了一种极其温和的语气,柔声道,“你莫要怕,我是好人。”

    哪知那丫鬈哭的更加梨花带雨,那泪珠扑漱扑漱掉的更凶了,“每每、每每尊主柔声说道他是好人的时候,我们却、却都是要遭殃的,夫人、夫人莫要杀我,奴婢知道错了,夫人有什么不满只管训斥奴婢便是……奴婢不想死、求求夫人了、夫人切莫要告诉尊主……。”

    我心里的疑团更甚了,于是道,“你莫要哭,我只是觉得今这饭菜尚且可口,然我近想吃那酒酿的水果,是以想问一问你。”

    “……。”那丫头见我这番模样、便慢慢收了收哭声道,“夫人、夫人有所不知,那择果房的夜桃前段时间不知因了什么事,已然让尊主杀了,新的择果丫鬟却还未上任,是以、是以夫人近未能吃到新鲜的果子。”说罢又一阵抽泣。

    我心中大惊。

    那名唤夜寐的丫鬈哭着向我磕了好几个头,我才叫她一个心定下来,我更是垂着泪掩着眼角让她确信了我是极其不愿却被抓来的,这丫头一看就是心善的人,一番惺惺相惜下来,却也与我说了许多默书和永夜虚天的事。

    默书在两百多年前便当了这永夜虚天的尊主,夜寐来的迟,并不知那以前的事。

    “这两百多年来,尊主却是很少出门,将自己关在熔岩极界里,很多事都是紫芝娘娘跟双偰替他办的,熔岩极界是一方炙至极的极端地界,紧紧挨着地狱,永夜虚天除了尊主,没有人能进去的,曾经有个长老带着两个堂主想要暗杀尊主,悄悄跟着尊主进去了,听说没多久却叫尊主丢了几具快要成灰的东西出来。

    尊主不定时会从那里出来,有的时候心极好,有的时候却极易动怒,有一次尊主出来的时候,脸色是雪白雪白的,紫芝娘娘却一直与他道一些什么事,好似是一方对尊主极其重要的莲印,尊主只说了句将人抓来,便又再次入关了。然后来那一次尊主出关,紫芝娘娘刚没说上几句话,便让尊主一挥手处死了。”

    那夜寐是专管默书寝的丫鬈,从她这我知道了默书自从成了这永夜虚天的尊主,便没有在这自己的寝里睡过一次觉,然那却抱着我来了寝一并睡了。丫鬈们猜想我一定是个极其重要的夫人,便也极其怕我。

    “那紫芝娘娘,却是何人?”我问道。

    “紫芝娘娘是上任尊主的夫人,上任尊主不知所踪后,她便也担了永夜虚天的长老,然因了那份关系,大家都叫惯了她紫芝娘娘。”

    “那、那双偰却是何人?”我又问道。

    “双偰现在是尊主外派的堂主,负责打点虚天与人间的事宜,不过听说他思慕一个云妖,前段时间让尊主砍了一只手,现在不知在何方。”夜寐忐忐忑忑道。

    我的心沉了一沉。

    再三向夜寐保证我不会与他人说道我是从她口中得知的这尊主的事,她才定了心走了。

    夜寐走了以后,我一个人坐在那偌大的上,发呆。

    从她口中我确信这默书平时是个喜怒不定,格凶残之人,然他在我面前却每每露出一副与人无害的样子,真真是笑里藏刀。

    晚上默书照例来了。他笑眯眯地进门,笑眯眯地走到桌边,笑眯眯地给自己倒了杯茶,笑眯眯地喝着,又笑眯眯地看着我。

    他这一番连贯的动作带着深深的笑容却让我极其毛骨悚然,我眼皮也跳了一跳。

    他道,“你今都做了些什么,听夜寐说你想食些新鲜果蔬?”

    我不语,叫你这恶魔关在此处,白里除了抠抠指甲,还能作甚。

    他道,“想吃些什么果蔬?明叫夜寐送来。”

    我道,“你将我困在此处,究竟是要怎样,是不是因那莲印被我吃了,你又无法叫我吐出来再自己吃掉,是以这样关着我。”

    他面皮抖了抖,缓和道,“你吐出那青莲,我再吃掉?”

    不是这样么?难道我却是说错了?我心里仔仔细细想了下,觉得并无差错,是以点头。

    他幽幽地说,“虽然我喜欢你喜欢得恨不得现在就把你炖了吃下肚子,然我却是有那么一点洁癖、食不得人家吐出来的东西的,”那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我道,“然你这个提议却叫我得了一个食得青莲并又不伤害我自尊心的方法。”

    此人每每语出惊人,所以我眼角跳了跳,抖了抖声音道,“什么方法?”

    刚说完这一番话,我就觉得眼前一黑,我本以为是自己昏过去了,然定定一看,却是默书一瞬间就站在了我面前,他长得高大颀长,着一漆黑漆黑的衣服,就那么贴在我面前,让我长生眼前一黑的错觉。

    他在我面前弯下腰来,挑起我的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不语。

    我大惊,想要退后几步,因着我本是坐在边,是以退也不好退,跑也不好跑,真真是瓮中之鳖的感觉。

    然我想着不争馒头争口气,我叫他这般圈养,虽吃了他不少东西,但我要走的心却是一点也不理亏的。

    于是我又坐直了腰板,竖起眉毛盯着他。

    这么近距离看着他,发现他却是一个长得极为清秀的人。是了,眉清目秀,与白庆辰一样一样的那种,就是能撂倒很多人间女子的那种。

    然他与姓白那个死小子不同的是,他嘴角勾起来,便有了一点魅惑人心的邪意。

    他一只手就那样轻轻捏着我下巴,另一手的手指却缓缓滑过我的唇边,道,“我的方法便是,每亲一亲你。”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