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永夜虚天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我在暮雨镇的一家客栈住下,这家客栈有个很有趣的名字,叫盼君归。

    我想着,这世界上有人真是多,竟叫这一家客栈的名字都这么好听。

    厢房里,我拢了拢衣袖站在镜子前,端端看着镜子里的人。

    镜子里那个人一双眉眼弯弯,青丝肆意轻垂,只在发尾轻轻绑了一条丝带,软软系住,着了一淡淡鹅黄的广袖衣衫,一小玲珑。

    我的精神开始有点恍惚,透过镜子不知道在望着什么。自从得了人,我的子没有像以前那小狗一般活泼了,便像是一般的女妖,一个人过了这三年,连话也不会说了。

    今来了这暮雨镇,是要找那永夜虚天的主人。

    三年前,慕容西风领军出征,却是遭了他那夜效忠的皇帝的一场谋略。

    一个年轻有为的将军,拥兵百万,自然能振臂一呼,天下皆应。

    就如姐姐说的,那死不了的老皇帝也快死了,慕容西风便成了他儿子继位的一个极大的威胁。

    自古,大抵都是这样吧。

    我轻笑一下,慕容西风啊、哦不对,该是叫九阳青玄上帝,你看你化得凡人竟如此之惨,人家圣上那卸磨杀驴的本领已然修的炉火纯青,你却还傻傻奔赴前线。

    为何那突厥每每知道你的排兵布阵,你可是不知?那皇帝在你边插了那么多眼线,你的命令这边才刚下,那边的眼线已经飞鸽传书给了蛮子,跟这样一生精于权术之人相比,你要嫩上不知几许。

    我想到这里,手里拿出了惑音铃,这是当年庆辰给我的,当我还是小狗儿的时候,它尚只是个普通的铃铛,现在、却是我食人梦靥的利器。

    惑音铃音色清脆,叮铃、叮铃、带着魅惑,像是黄泉路边那引着死灵的一声声召唤。

    庆辰该是在昆仑山他那冰妖皇宫里,抱着那些冰妖妹妹们吧,我想了想,竟发现自己对这个从小到大青梅竹马的人的印象已经越来越模糊。三年前他来寻得我的时候,我并未跟他走。

    临走前他一双眼神叫我这么久都很难忘,那双眼睛似乎有点悲戚,想要望穿我。

    我又想到姐姐,淡淡笑着看我,道“小狗,要是你喜欢一个人,可是他不小心轮回了,这辈子不记得你了,你要怎么办,才能让他记得起你呢。”我叹了口气,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我未曾体会过,可姐姐,你却是否会后悔?

    一人走在秋风萧瑟的山头,我想了想,那双偰确实是说,暮雨镇下方,是极接近地下黄泉之所,那永夜虚天,夹在人间与地狱之间,那永夜虚天的主人,非人非鬼非仙非妖。

    我化作了小狗儿,因为这样的形确实是比较方便的。

    那暮雨镇十里外、有一方孤坟,虽是孤坟,确是空冢,只因那便是永夜虚天的路口,无人把守。

    我心里想,这默书是不是胆子太大了?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哪天天上飞个神仙下来把他老窝端了,看他到哪里哭去。

    从那空冢一路往下,一路只有一盏盏暗暗的烛灯映着我的脸,那盘旋而下似乎没有尽头的阶梯映着一只小狗的影,脖子上铃音脆脆。

    不知道走了多久,到了一方空旷的冰谷。

    我冷得毛一根根竖起来,龇牙咧嘴。

    那默书,却已经在冰谷一边候着我。

    我看着这个有过几面之缘的人,缓缓向他走过去。

    那默书缓缓一笑,柔和道,“带东西来了么。”

    我不语,此时的我尚且仍是那小狗儿。不是我不想化作人形,我就是不想跟他说话,毕竟姐姐的死,跟他有关。

    他咳了一声,慢慢道,“我知道你不想跟我说话,其实我也不大想跟你说话。”

    我好奇望着他。

    他道,“我生下来到现在,都没有人摸过我的脸,却被你这么丢人一只小狗摸了,要不是我动作快剪了你的指甲,怕我三年前就破相了。”

    说罢还很惋惜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立时化了人形,咬着牙艰难地笑着对他道,“我确确只是一只丢人的小狗,然这只丢——人的小狗,现在拿着你最需要的东西,你若不跟我做这笔生意,那就此别过,珍重。”

    那默书立时笑的脸上好像这秋天里盛开的菊花,璀璨无比,道,“狗儿少侠留步、留步,有话好说、好说。”

    我不言。

    他敛了敛神色,道,“你姐姐死于青玄的天劫,确是烟消云散了,然青玄却并没有,那一场天劫之后,他已失了与云采的记忆,回归神位了,不过因为失却了半神力,所以那个神阶啊,掉了不知几许呢,听说现在的封号是东极青华大帝。”说罢作出一张悲戚戚的脸,摇了摇头似乎是在说,真是可叹可叹啊。

    我冷着脸望着他,不说话。

    他说,“那青玄本是九阳青玄上帝,大概是因为活的太久太久了,有违天地常理,是以当年下凡历劫,所为的,其实是于死中求的新生,凤凰涅槃。”

    “他的劫一共两世,皆是与那云采,然他一旦在第二世于云采动了,回复了上一世的记忆,便要历这九九无归灭魂劫,若能在那时放下这段感,释然于红尘往事,勘破命理,则得修大道。”

    “那劫数却是靠青玄前一方莲印得降,我二十多年前就看出了他是过不了云采这一劫的,是以,必要受那灭魂之苦,然若剥离那莲印,便能叫青玄躲过一劫。虽那莲印本是青玄本体之一,九阳之魄失却了九色莲花,难以得形,也会形魂具散,然我族一直有着这样的秘术,可以叫青玄的魂魄封印于凡胎**,得以如常人般转世轮回,这代价只是不得再为神。”

    “然当年那青玄却是早就知道我觊觎他的莲印,他并不知自己要历这劫,是以他饮那雄黄酿的酒,那雄黄于常人本无甚作用,然于他却是极好,因着他是九阳之躯,阳气极甚,那雄黄亦是补得阳气极好的东西。是以那莲印得了九阳之气,法力极强。”

    “我剥离莲印失败,叫的他降于凡世二十年,本可以在此世忘却红尘,心归于道,抛却凡念,得归神躯。然云采却叫他再一次动了。两世不忘。是以,这天地间,无人能救。”

    我道“你为何要帮他剥离那青莲之印。”

    我本以为他会讲出一番大道理,什么疼惜天下有人不能终成眷属之类的云云。然他却是苦着脸道,“那莲花能增长我的修为,反正那青玄要它没用,我就想剥下来自己吃了。”

    这一番没脸没皮的样子,竟叫我想起了白庆辰。

    我磨着牙道,“那莲印在我上,你跟着突厥王一起陷害姐姐和慕容西风的时候,不小心叫我吃了。”

    他却并不惊讶,笑眯眯道,“我自然是知道你吃了它了,不过我却没有跟那脏兮兮的突厥合作,只是那坐着御驾游历四方,不小心落在了那边,诚然我并没有对你们出手。”

    是啊,那慕容西风杀了突厥王,想要诈死,牵着姐姐的手离开这尔虞我诈的凡世,却叫那九天之上的天雷轰然而下,姐姐舍而救,却也叫那慕容西风化作了一团九阳之火和一方莲花,我不小心吞食了那莲花,而那九阳之火,却缓缓散于天地了。

    我道,“你不是一直想要这莲印吗,现在我将它吃了,并且依靠着这神力得了人形,你不想将我炼化吗。”

    他笑眯眯道,“本来是要炼化的,不过谁叫你触摸了我的本体,我只好娶你了,娶了你,夜夜跟你双修,应该也能得到这青莲里的神力。”他笑的一脸无害,好像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我咬牙切齿道,“谁摸了你你就得娶她?”今见到这个默书,让我对脸皮极厚这个概念有了新的认识,真真是不枉此生。

    他故作吃惊地把手抵在下巴,深思道,“是了,但是我们家的人一直都这样啊,所以你摸了我,就算没有承那半份神力,我也要娶你为妻的,只不过这样却能叫我更加开心而已。”

    我转要走,今来寻这默书,只是想要知道姐姐和青玄死因的真相,既然已经知道了,跟这个永夜虚天的主人,便没有什么瓜葛了。

    然而我刚转的一瞬,背后便有声音响起,“我说了要娶你,所以你走不出去了。”那声音冰凉刺骨,如同这周围皑皑冰霜,又好似我脚下这万年不化的冰镜之湖。

    我停住脚步,却见那本该站在我背后的默书,却正正立在我眼前,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一双眸子冷若冰霜。

    我眼前却是一黑,便失却了知觉。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