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安离歌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肃帝三十一年,秋,帝梦靥突厥叩边,烧杀掳掠,所到之处,人间地狱,帝醒,震怒,遂遣慕容西风将军领兵二十万,以摧枯拉朽之势,击突厥于碛北关外,从此突厥一脉绝于天地,然慕容西风亦战死沙场,年仅二十一岁,未曾妻取,慕容一脉,便也断绝。肃帝伤痛难忍,厚葬之。

    参加过当年这场战争的人都说,那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战争,一直被将军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的突厥,却似乎有如神助般,每每知道将军的布兵排阵,战事持续了三个月,血染黄沙,硝烟遍地,我军与突厥,皆死伤无数。将军夜夜不能寐。是以,竟有一,天降神女,道破突厥之计谋。将军留书一封,上列各排兵战略之法,瞩下属于其不在之时代为执行,并取流云软剑与枣红烈马,追随神女远去。

    三后,传慕容西风战突厥王于草漠腹地,击杀之,然寡不敌众,死殉国。二十万大军士兵无不掩面痛哭,哀兵必胜,突厥虽抵死反抗,然慕容将军留下的每一计策却一一实现,是以虽无将军坐镇,二十万官兵仍以极少损失,覆灭突厥,凯旋而归。

    我在茶馆听着说书人啪地一声收了扇子,道,“慕容将军小传讲完,下回讲的主人公,却是咱国风流太子司马曜。”

    我静静喝茶,此时我,已经得了人形三年,于姐姐与慕容西风殉,却也刚刚好三年。

    三年前,慕容西风带兵远征,临行前夜,去了怡红院,站在姐姐厢房门外,直至天边露白,姐姐抱着我一直坐在厢房,似微笑,却也流泪。

    一个月后,两军兵戎相见,却如传闻所说,将军的排兵布阵,即便不曾与任何人说道,却叫的突厥每每收得第一手的消息,迅速应对。因而本该速速了结的战事,却熬的极其艰辛。

    姐姐本是带着我在长安静静呆着,然有一天姐姐的心腹天心一鲜血淋漓闯进来,抖着递给了姐姐一封信,没来得及开口便咽了气,化散成灰飞,我这时才知道,原来这天心,也是一只小妖怪。姐姐看完立时白了脸,便要出门,我紧紧跟着,却被发现,姐姐艰难对我笑了一下,并将我封印在她的衣袖之上,是以,我竟成了这场旷国殉的唯一见证人。

    我叹了口气,那说书人收了东西也已然撤退,三年来,我遍食梦靥,却每每于月牙高悬之时想起这些事,不得安睡。

    白庆辰也来找过我,我刚化得人形却叫他差点认不出来,他眼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拉着我的手要带我回昆仑,然我只是静静收回手,道,“我只是想一个人再走一走,再看一看。”

    或许,心里还是有点羡慕姐姐的吧。毕竟,有个男人,前世今生,都上了她,毕竟,这个男人明知自己只是凡胎**,却仍会为她挡剑,毕竟,他们去的时候,是十指交错的。

    我走出茶楼外,抬头望天,心中念念道,“姐姐,你跟他,该是于九天之上,碧落之下,执手相伴永远了吧。这一世咫尺相思,竟叫你如此辛苦,那慕容西风若没有好好珍惜你,你可要跟我讲,我以后再也不烧给他纸钱,把他那份都给了你,看他不得不巴结你。”

    想了一想,又道,“那孟婆汤你还是不要喝了吧,慕容西风喝了孟婆汤尚还能记得前世,却也是你一直在他面前晃,要是你们两个都喝了,像个傻子般转了世,面对面站着也不知道对方是谁,那我这几年的纸钱不是白烧了吗。”

    我走到长安城外一座山头,这山头地界虽属长安,却也终年烟雾较甚,我不知姐姐的青云谷到底在哪里,是以,三年前,我抱着姐姐手中的烟风剑和慕容西风的流云剑来了这里,给他们做了一个合葬的衣冠冢。两柄剑似乎安静地靠在一起,永不分离。

    曾经在怡红院住着的时候,院子里每每有姑娘歌舞笙箫十分闹,姐姐只是笑着听,并不评论,有那新来的一个姑娘,听闻是被好赌的爹爹卖进这座烟雨红楼,哭啊闹啊折腾了几,终唱着一曲离歌,姐姐开始并不知,后偶然路过那关着丫头的小房,听到了这一首抽抽搭搭似鬼哭狼嚎的离歌,竟红了眼眶,嘱咐妈妈给了许多钱便放了这姑娘,姐姐是听不得离歌的,姐姐其实是个那么温柔的人,好似天上的流云,你望着她的时候,她只是笑,并不做声。

    “不过地狱司管的那么严,你们就算不愿意喝,也会要被强行灌下去的吧,喂,慕容西风,你看你一直都那么看不起我,最后现在只剩下我发明出狗儿汤来救你们了,喂,你可不要欺负姐姐,不然我不给姐姐喝,让她记不得你,看你找她找的苦死,念她念的头疼。”我大声扣扣他们墓碑,恐吓慕容西风。那墓碑是我寻了一方伴生石立的,上面歪歪扭扭写着,青云谷云采青玄之墓。下面是我的大名,妹妹梦湮立。

    “传说用这伴生石做合葬的墓碑甚好,可让合葬的两人相伴轮回,这样你们下一世,便不会因着那轮回的时间不同而错过了,这可是我从白庆辰他们家偷来的,所以你们可不能辜负了我当小偷这样一番心血。”

    我坐在墓碑边上有一句没一句碎碎念着。

    “我的字怎么这么难看呢。”刻在姐姐墓碑上这样见不得人,难看得我竟然掉下泪来。

    为这难看的字,我哭得越来越大声,双手笼了一张脸,泪珠一滴一滴从指缝流出。

    我的哭声竟然这样大,这三年到处游遍食梦靥,我以为我已经把姐姐他们离开我这样的事实遗忘的时候,我以为我已经可以平静回来看他们的时候,我竟然伤心成这样。在昆仑山上当小狗的两百年,平平静静地过去那两百年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我已然忘记了。

    我只是哭着,越哭越大声,像个小狗一般,趴在他们墓碑前面哭着。

    山顶的风为何这样大,割得我脸上都快流了血,让我眼睛一点也睁不开。

    姐姐他们,现在该在哪儿呢,天之涯、海之角,你们可是化了这一方烟云一方清风了?

    那孟婆汤,他们却是再也不能喝了的。

    只因他们,再也没有下一世了。

    全都,灰飞烟灭、烟消云散了。

    那一曲姐姐听不得的离歌,我竟然也会开始不由自主轻轻地哼着了,

    烟雨江南庭晚,暮霭深深画眉唱,

    我待嫁琉璃阁上,却笑叹世事无常。

    几番思念念不忘,可是萧郎非萧郎,

    一曲长安离歌伤,来世莫要两相忘。

    第一章长安离歌完了,后面会更一章云采的特别章,详细讲云采和慕容西风的死因。

    然后就进入第二章,永夜虚天,此章才是小狗人生真正的开始。

    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所以有很多东西条理理的不是很清,是以篇幅可能较大,目前暂定是四个大的章节,每个章节带一个配角的附属章节

    下一章男主就出来了,小黑是也。(*^__^*)/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