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安离歌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谢小暑 书名:食梦小妖
    虽然减肥这件事一直搁在我的心头,每每我觅食梦靥或者啃些姐姐的饭菜的时候便有种犯罪的感觉,然这些子不知为何我食暴涨,是以每到半夜不得不跳窗而出觅食梦靥,在我勤快地觅食之下,长安城的噩梦都少了许多,然我这么辛苦地夜夜跳窗而出,我这胃口竟然却从未满足过!

    是以今我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趴在竹藤架子底下晒太阳的时候猛然想起娘亲以前说过的话,说是这女妖怀孕以后,便特别能吃,连带着嘴巴也挑得很多,有的女妖每每忍不住,加上夫君默许纵容,便大吃特吃而一发不可收,将那腰吃得滚圆,是以产后瘦艰难,每每失败,这头长了,那夫君便对夜里抱着一坨没甚兴趣、便外出觅些野花家花牡丹花,这便是我们妖界每年那么多夫妻不合家庭不睦的罪恶源泉,真真是让人感伤。

    想起这件事,连带着我摸肚皮的爪子都僵上一僵。我我我、莫不是怀孕了吧?

    我脸色发白地飞速回想了下下山的这段子,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了我唯一接触的男人除了慕容西风便只有那梁上君子,然梁上君子只是将我拎上一拎丢上一丢,并未有出格动作,而这慕容西风我素来跟他保持良好距离,除了……除了第一夜食到他的梦靥趴在他前睡上了一觉。想到这里,我冷汗直流,莫不是、莫不是在那关键的一夜上出了什么差错了吧?

    这件事让我这几都魂不守舍,每每见到姐姐,便有种极端的罪恶感。是以连带着慕容西风来找姐姐喝茶,我也躲着不见。然而我知这种事是一定要摊开说的,可我现在又没有人形,言语不得,我要怎样表达,才能让他们知道这件、这件这般可耻的事呢?还是、还是先告诉慕容西风吧?

    是以我又忐忑了几、思考了上万种开场白之后,终于在某一天鼓起勇气,蹲坐在怡红院门口等着这位大将军来喝茶。

    今慕容西风如往常般来了,但边却一个小厮也没有带,看他模样,却是脸色不大好,是以连带着瞧也没有瞧上我一眼,就径直去了青云苑。然我今必要跟他说说这个我发福的真相的,是以我也跟了进去。

    只见得慕容西风进去后,自然地坐在桌子上,望着姐姐,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姐姐正拿着一盆花草出了小木屋,笑道,“今脸色似乎不大好。”

    慕容西风没有作声,手里转着茶盏,一双眸子却一直未有从姐姐上离开。

    姐姐放下手里的活,拍了拍衣裙上的灰,拢了袖子便坐在他的对面,道,“你不是一向不喜拐弯抹角的吗,怎地今却这般模样。”

    慕容西风望着姐姐,仍不说话。

    我素来觉得慕容西风是个极其面瘫的人,便是那传说中的万年冰块脸,他除了眸子里的光芒会不时映着一下,平时一张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特别是在刚开始圈养我那几,常常静坐着,若不说破,便是我这么大个妖怪,也要觉得他只是个泥腊堆起来的人。然对着姐姐,他话和表虽较常人仍是少的,但都已是比平多上不知几许的。

    姐姐并不催他,倒是转过来望着我笑着说,“丫头,过来。”

    我开心地纵跳上姐姐的膝盖,连带着脖子的铃铛清清脆脆地响了几声。姐姐抱着我,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摸着我的毛,道,“自古忠臣难为,功高盖主历来都是各种莫须有罪名的源头,圣上年事已高,时已然不多、然太子下少年风流,心难收,是以若哪圣上仙去,这天下到底是姓他们司马,还是其他,便很难讲了。”

    姐姐一番莫名其妙的话讲的我也莫名其妙的,然慕容西风本沉默无表的脸,却显示出一丝笑意,他看着姐姐,示意她继续讲。

    “前朝的覆灭,正是太高祖手握重兵,于昭延帝逝、新皇尚幼之时黄袍加,一朝登顶,是以这武人一直都是本朝的心病。若是以往突厥肆虐之时,圣上这番担忧便不会来的这样急。”

    慕容西风突然就笑了,道,“你可是在抱怨我教训那突厥草莽教训得狠了?”

    姐姐但含笑不语。

    “那草寇视我朝子民如草芥,若不是朝堂懦弱,十年前又怎会让灵海关十万子民遭人屠杀,就算圣上让我出兵是一场谋划与盘算,为了国家子民,我却是必定出征。”他眼里翻起熊熊黑色的火焰,“我素不喜以暴制暴,然若只有战事能带来和平,我自可以做那满手血腥之人。”

    姐姐却不接着他的话继续讲,只摸着我的毛道,“近,坊间又有一些谣言,真是恼人的很。”

    慕容西风却拿起茶盏品了一口,含笑道,“你又想抱怨什么。”

    姐姐说,“抱怨到说不大上,然因着将军来这院子,怕是云采以后,便嫁不出去了。”

    慕容西风一只手撑着额头,靠在桌子上,眸色淡淡看着姐姐,前后不搭道,“那,你想还是不想?”

    姐姐笑道,“将军快快吃茶吧,我等着将军凯旋而归。”

    慕容西风却难得地笑了,我仔细看看他,其实一张脸也生的英俊潇洒,虽有着那病榻之气,然眉宇间仍有着人的英气,是以让我顿生出这西风大将军投生武夫倒也投生得合理的想法。

    慕容西风走后,姐姐抱着我坐了很久,似乎是想着什么事,我便也乖乖地并不打扰。许久,她对我说,“丫头要是喜欢一个人,会明知道是一个圈,仍然为他去死吗。”我正好奇姐姐在说什么,竟道了这样不吉利的事。我们家素来注重言语,是以我每每说了不吉利的话,娘亲就要我呸呸呸三声,然后拿手去蹭一蹭那老树的树皮,是以不让不吉利的话应验。我这厢正想着让姐姐呸呸呸,然后去摸一摸树皮避一避邪,姐姐却抓着我正想摸她嘴巴的爪子,道,“丫头胖成这样,许是要得人形了吧。”

    我震惊了。

    我震惊的当然是我胖成这样竟是因为我要修炼出人的子了。

    这极其让我振奋的事实让我当即就一腔血往脑子涌去,是以竟然忘了叫姐姐呸呸呸,吐掉不吉利的话,并摸一摸树皮,辟一辟那邪。

    许多年以后,我经常想,大概我当时若没有忘记这么重要的事,后来姐姐的结局,便会不一样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食梦小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