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冷血无情的丫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许士良闻言,凝聚了全部内力,挥掌向绍佳敏的方向。绍佳敏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听见了绍依柔的喊话,美眸闪过一抹凌厉,迅速翻滚向一侧,机智地拾起地上的石子向四面丢去,混乱许士良的听觉……

    听着里面频频传出的打斗声,冷苍漠俊脸沉,狭长地眸子看似平静,实则眸底早已波涛汹涌,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强烈不安,生怕绍佳敏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放在腿侧地大手不着痕迹地紧攥在一起。

    “王爷,让臣女进去吧。”刘樱探头往山洞里面望去,焦急地说道,“那个男人既然能混进队伍里,就说明诡计多端。佳敏本就不会什么武功,万一再中了他的计,就糟糕了。”说完,刘樱就要往里面走去。

    冷苍漠一条手臂僵了又僵,犹豫着要不要阻止刘樱,想到绍佳敏所说的话,最终还是抬起手臂,拦住了刘樱,眉宇凛然地说道,“不要进去,丫头不会有事。”

    这是他答应丫头的,他不能食言。他也相信,丫头会活着回来,不会食言。

    刘樱不解地看着冷苍漠,只好作罢……

    山洞里,突然受许士良一掌的绍佳敏翻滚在地,腔一窒,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后,眸子划过精光,再无动静。

    几番交手,了解了绍佳敏以智取胜的诡异手,许士良不敢轻易上前,紧闭着眼睛问绍依柔,“她昏过去了吗?”

    “是。”绍依柔冷冷地声音,毫无不关心绍佳敏的死活。忍着体的不适,她站起看着许士良,咬牙切齿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趁她没醒过来之前杀了她!”

    绍佳敏不知什么时候有了这般本事,若是不杀了让许士良现在杀了她,恐怕自己后会要遭殃。

    许士良想到绍依柔跟他是一伙的,不会骗他,迈步靠近绍佳敏,半蹲在绍佳敏边,面止狰狞地伸手往绍佳敏的脖颈掐去。

    原来躺在地上,装晕的绍佳敏猛然眼睛,手里微松的匕首顿时紧攥,起间,如闪电般的速度将匕首刺进了许士良的心脏,毫不手软地又迅速拔出匕首,喷出来鲜血溅到她苍白地俏脸上。

    没有一丝心软,绍佳敏危险地眯起美眸看着惊愕地倒在地上,双眸充血的许士良,冷笑,“除了我自己,我不许任何人伤害我!”

    缓缓抬起头,绍佳敏唇角噙上妖娆地诡谲弧度,半眯着美眸看向面无血色地绍依柔。捂着疼痛地膛,缓步走了过去,手里的匕首还滴答着温的鲜血,画面看起来森至极。

    “二……二姐……我刚才是被吓傻了,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话……,你……你不要误会。”绍依柔被吓地语无伦次,步步后退。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吓人的绍佳敏,像个女魔头一样散发着佞气。

    “吓傻了,还知道求饶?”绍佳敏眸光一冷,倏尔,将手里的匕首擦着绍依柔的脸颊了出去。绍依柔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二姐,二姐求你不要杀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刚才都是误会……”绍依柔痛哭流涕地爬到绍佳敏面前,连连磕头。

    半蹲下,绍佳敏冰冷地目光看着懦弱的绍依柔,伸手抬起她的下颚,寒声道,“你以为,我会相信那是误会?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想,这些原本该是我承受的,反而被你承受了,所以你恨我。

    但是,绍依柔我告诉你,你活该,你自作自受,要不是因为你想害我,假冒成我的样子,又怎么会最终害了自己?!

    不过我知道,你的脑子里除了任、嫉妒也不想出这么算计人的点子,所以,谁给你出的主意,你就应该去恨谁,去报复谁!”

    膛疼地绍佳敏唇角又溢出了些血迹,连咳了几声,才接着又道,“今天你帮许士良要杀我,可我不要你的命,就像我明知你要害我,却还是救你的原因一样,为报宰相这13年来的养育之恩。

    可出了这个山洞,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是姐妹了。你好自为之,若再有一次被人怂恿着想要害我,我定会杀了你这个没有思维能力的傀儡!”

    说罢,绍佳敏将上的外衣脱下来,丢在绍依柔的面前,擦了擦唇角的血迹,摇摇晃晃的朝洞口外走去。

    绍依柔泪眼婆娑地看着地上的衣服,脑海里回响着绍佳敏掷地有声的话,仿佛给了她当头一棒,让她猛然惊醒过来,失声痛哭。

    绍佳敏从山洞里走出来的一刻,心一直提到嗓子眼儿的冷苍漠终于将心归到了还位,风一样的速度来到绍佳敏面前,紧张地看着她惨白地脸色,唇角没有擦干净的血迹,让他触目惊心,急喝一声道,“御医!”

    随行的御医一刻也不赶怠慢,三步并两步的来到绍佳敏面前,为绍佳敏把脉,眉头皱在了一起,“旧疾未好,又添新伤,就算铁打的子,她一个姑娘家也杠不过呀。”

    “怎么能医好?!”冷苍漠失去耐,将好似随时都会晕倒的绍佳敏横抱起来,边往回走边道,“京城里有最名贵的药材,返程。”

    虚弱地绍佳敏纤手抓住冷苍漠的衣襟,声音有气无力却坚定无比地说道,“我不要回京城,我没那么气,体不碍事,按原计划出发。”

    “丫头,你难道都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吗?”冷苍漠担心地眸子,目不转睛地看着脸上写着死也不回京的绍佳敏,“你知道刚才,因为答应了你不要进去的请求,我不得已站在外面有多么担心你吗?心就像被铁钳揪在一起,疼的无法宣泄。现在,你还要让我承受一次刚才经历的吗?”

    “对不起,”绍佳敏歉疚地看着冷苍漠英俊的脸。她知道他担心她,也知道,他是真心为了她好。可她真的不想在刚要展开翅膀的时候,就收起羽翼,一旦错过了这个机会,也许就再也没有了,“我还是……还是不想回京城,你放心,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不忍再看绍佳敏吃力地讲话,冷苍漠唇角勾起抹苦涩地弧度,“好,我们不回京城,继续上路。”……

    穿着打扮好的绍依柔自山洞里走出来时,该走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她没想到,夏兮雪还会等在这里。

    “真是废物!”夏兮雪冷哼道,鄙夷地看了眼绍依柔就转上跟上一众侍卫。原来还想看绍依柔是怎么狼狈的,竟然没看到,真是扫兴。

    盯着夏兮雪得意地背影,绍依柔贝齿紧咬住下唇泛起血迹,低喃道,“她说的没错,夏兮雪是你的谋论毁了我,我会让你知道,我并不是废物!”

    待绍依柔回到队伍后,就向冷苍漠提出要回府上修养,不再和他们去往天山寺了。

    少去一个麻烦,何况还是对绍佳敏心怀鬼胎的麻烦,冷苍漠自然是二话不说地派人,护送绍依柔回宰相府。

    随后一众人一刻也没有停留地出了古森,找到一家客栈,将绍佳敏安置在最好的厢房里养伤。

    门外,冷凡尘俊脸凝重地看着冷苍漠道,“三哥,她说不想回京城,你就依她的子来吗?她现在新伤加旧伤复发,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好?”

    “这丫头在还没有想死之前,意志力坚强着呢,不可能死掉!”冷苍漠负手而立,眸子忧虑地瞥向绍佳敏昏迷的厢房,惆怅道,“四弟,你上过哪个女子吗?我说的不是喜欢,而是。”

    冷凡尘一怔,不明白冷苍漠为什么要这么问,还以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立即搪塞道,“我连喜欢的女子都没有,又怎么会有所的女子,不过喜欢和,应该没有区别。”

    “以前我也觉得没有区别,现在才发现是区别的,”冷苍漠唇角轻勾,蹙了蹙眉接着道,“喜欢是一点点的,而则是很多很多的喜欢。多到你不忍心看见她一个失望的表,多到你即使因为担心她,担心的要死,也还是会如她的愿。”

    “三哥……”冷凡尘为自己刚才语气里的质问有些懊悔。他一向骄傲无的三哥,居然会了一个女子而伤神,他还怎么可以质问他。最担心佳敏的人,莫过于他的三哥。

    听着冷苍漠又道,“别人都说,我是冷血无的人,可在我看来,丫头才真正是那个冷血无的人。她很理智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很清楚自己的决定会关乎着,无底我怎么做,都不会改变她的想法,反而我的想法,会被她给改变。”

    眸底闪过抹受伤地神,冷苍漠顿了顿继续道,“其实,她无时无刻不在计划着离开我,说不定哪天,她就会狠心的抛下我远走高飞。可没办法,我就是上了这么一个心是石头所作,也许我一辈子都暖化不了的丫头。”

    冷凡尘还是第一次听见冷苍漠吐露心声,绍佳敏到骨髓的心声!让冷凡尘自愧不如,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伸手拍了拍冷苍漠的肩膀,像是无声的安慰。

    绍佳敏,会离开吗?那个特别的女子,确实给人一种像风似的摸不透,抓不到,看不透的感觉。上她,注定是一个劫,而且还是心地愿,为她画地为牢的劫。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