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凶险古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绍佳敏在听见女子的回答时,脸上的神一僵,明显被吓了一跳,隐去眸中的震惊之色,仍淡定着说,“开什么玩笑,你怎么可能是我?你看起来明明就比我年纪大上好多,还怪里怪气的。”墨黑地瞳仁转了转,她思及道,“你一个女子出现在这里,难道你是一缕鬼魂?”

    “我不是鬼魂,而是你一缕微弱的觉魂,我主宰着你的善恶羞耻,可我太微弱了,所以只能借助这里的灵气出来见你一面。”女子冰冷地容颜认真道出,在绍佳敏听来匪夷所思的事

    绍佳敏满眼的狐疑,忍不住出声,“小雪狐的出现,让我相信了奇闻怪事存在的可能,所以我现在也相信了一些眼看不见的东西,确实存在。但你说的未免太假了,如果你是我的觉魂,那我连魂魄都丢失了,岂不是早死了,又怎么会站在这里和你对话?”

    “因为你在濒临死亡时,有着强大的意识力,导致你的生魂并没有消失。生魂主宰着你的寿命,所以你没有死,而是差阳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进入了宰相府的二小姐体里,我才是你原本的样子。”

    女子一阵风般的速度来到绍佳敏近前,面容无机械般的说道,“你并不属于这个世界,需要再寻到你的灵魂以及七魄,只有三魂七魄都归位,你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那里有你的和强烈思念你的人。而且每寻到一魄,你前世失去的记忆便会恢复一些,自也会变的强大起来。”

    “前世失去的记忆?”绍佳敏忍不住喃喃自语。

    “丫头,丫头!”冷苍漠焦急地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那缕觉魂警觉地消失在刚想开口继续追问的绍佳敏眼前。

    “是真的假的?”绍佳敏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刚才还有奇装异服的女子所站的地方,只见冷苍漠从那个地方大步而来。

    “丫头!你没事吧?!”冷苍漠紧张地上上下下地将绍佳敏打量了一番,在确认她安然无恙后,开始责备起来,“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不但一个人出来,还走出来这么远。你想让这里的野兽吃了你吗?”

    “对不起。”绍佳敏看着冷苍漠担忧地神,歉意道。没有心思和冷苍漠说过多的话,她迈开脚步径自往回去的路走去。

    现在她的脑海里很乱,乱到怀疑刚才的一切是场梦。对,一定是场梦,没准又是小雪狐调皮的恶作剧。不然,怎么可能存在着另一个世界,三魂七魄?!这太超出她的认知范围了。

    冷苍漠跟在绍佳敏边,锐眸看着低头不语的她,误以为是自己刚才说重了,让她生气了。无奈地叹了口气,软了语气道,“我刚才语气是重了些,可万一你没有在树上留那些记号,万一你在哪里又睡着了,荒郊野外的遇到野兽,该怎么办?”

    “你是不是还担心,突然冒出些刺客?”绍佳敏停住脚步看着冷苍漠,试探着问。她可没忘了,有人想刺杀冷苍漠的事。也没忘了,她和冷苍漠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去往天山寺的一路本就荆棘,确实是刺杀的最好时机。

    知道瞒不过绍佳敏,冷苍漠所幸就点了点头。其实去天山寺祈福,一是可以推掉和夏兮雪的婚事。二是,可以掩饰他这一年中要做的事,只有淡出冷甫的视线,他才能去实施。

    对于把绍佳敏留在边,他知道是个危险的举动,可若不把她放在边保护,让别人来看护她,他不放心,“丫头,你之前不是想学轻功么,我现在教你最容易学成的防术以及轻功,以备不时之需。”

    “嗯。”绍佳敏欣喜地点头,只感觉一条长臂搂住她的腰间,她子一轻,就由冷苍漠将她带离原地……

    “漠哥哥,去了哪?怎么还不回来?”夏兮雪朝着冷苍漠离开的方向,不时地探头望去,想到极有可能是去找绍佳敏,转而看向绍依柔,讥讽地低语道。

    “这就是你的二姐绍佳敏,把漠哥哥勾了出去,明知道他是你的心上人,却还是故意把他抢走。若我是你,定给绍佳敏点颜色看看。”

    “我二姐才没有,小环不是说,她只是一个人去解手了么。”绍依柔激动地反驳,“你不要挑唆我和我二姐的关系,要不是因为我二姐告知漠王爷今早会出现在城门口,现在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你长没长脑子,解手需要这么长时间吗?还有,你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是我让你做我的丫鬟,你才有了漠哥哥相处的机会,你应该感谢的人是才对。”夏兮雪鄙夷地看着绍依柔,冷哼一声。

    “另外,她告诉你漠哥哥的队伍会出现在城门口,不过是做了个顺水人,反正就算她不告诉你,你爹也会自朝庭知道,连这点心思都看不出来,难怪会被绍佳敏耍的团团转了。”

    绍依柔纠结地抿了抿唇,没有再反驳。夏兮雪乘胜追击的说道,“一会儿,她若是和漠哥哥一起回来,就验证了我的话。你就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话音刚落,她又补了句,“说曹就到,你自己看看吧。”

    闻言,绍依柔瞧去,只见夜色中绍佳敏跟在冷苍漠边兴冲冲地说着什么,而冷苍漠满脸柔和地回答着她的话。

    绍依柔眸中泛起哀怨地神,衣袖里地纤手紧攥在了一起。

    “这下你相信我的话了吧?”夏兮雪嘲笑地说道。绍依柔没有再理会夏兮雪,周萦绕上厉地佞气,径自走进了搭好的帐篷里。

    “回来了,晚膳已经准备好了。”冷凡尘俊逸地脸带着笑意,迈着悠哉地了步伐走到绍佳敏和冷苍漠的近前说道。

    “我肚子还真饿了,都有什么好吃的?”绍佳敏边说边走向那堆食物,夏兮雪等人也逐渐靠近。

    晚膳分两种伙食,主子为一等伙食,而侍卫等人当然会略次一些。绍佳敏径自坐在待卫桌前坐下,众待卫面面相觑,有个英俊的待卫红着脸说道,“佳敏小姐,您坐错位置了,那桌才是您应该坐的。”

    还没等绍佳敏讲话,便听夏兮雪奚落道,“佳敏,你脑海里自己是下人的想法,看来已经根深蒂固了。漠哥哥不是批准你,可以与我们一同用膳了么,你不用和这些下人坐一桌了。”夏兮雪的语调像是恩赐绍佳敏一般,同时又将绍佳敏挖苦了一顿。

    “下人?!呵……!他们的生命和我们的生命一样珍贵,可他们却用生命护我们,为我们准备好一切,所以我不知道什么是下人,我只知道,大家都是人。”

    火堆映亮了绍佳敏俏丽地容颜,她黑宝石般明亮地眸子闪烁着冷傲地气息,唇角勾起冷嘲地弧度,冷睨着夏兮雪划过抹恶毒地脸,“像你这种上等人,若是有志气的话,不应该吃我们这种下等人准备的食物,对吧?”

    众待卫听言,暗自窃笑,笑夏兮雪吃了瘪,心里对绍佳敏的敬重又多了一分。

    一天下来,任谁都看的出来,绍佳敏的待遇就是没过门的王妃,可她却能与他们不分尊卑的聊天,现在更是可以同桌而饮。

    说他们的生命和她的一样珍贵,让他们不赞叹,冷苍漠和绍佳敏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战场上,赫赫有名的战神冷苍漠,盛世王朝大名鼎鼎的三王爷,就是视良将如手足,视待卫为亲人,食物没好坏之分,一视同仁。今天之所以准备出不同的食物,想必只是为了考虑女眷。

    冷凡尘眸色闪过一抹赞赏地看着襟宽阔的绍佳敏,“她说的对,生命没有贵之分,都一样珍贵。”

    而冷苍漠更是用行动证明了赞同绍佳敏的话,优雅地坐在绍佳敏的边,掷声道,“都用膳吧。”

    “属下多谢王爷、王妃不嫌。”五十余侍卫异口同声的道谢,嗓音宏亮,气势十足,惊了林里的鸟兽。

    一句王妃唤的冷苍漠唇角勾起抹不意察觉地笑意。唤地冷凡尘挂在唇角的笑意僵住,随即渐渐敛去。

    唤地夏兮雪以及绍依柔心中像打翻了醋坛子,百般不是滋味。

    唤地绍佳敏将嘴里正喝着的水,猛地吞咽了下去,呛咳地眼泪一对一双地往下滑落。

    “被唤一句王妃,怎么高兴成这样?”冷苍漠平稳地语调里,绍佳敏还是听出了一丝揶揄,他伸手轻轻地拍上绍佳敏单薄地后背。

    绍佳敏美唇不抽搐了下,挥掉冷苍漠的手,眯眼狡黠一笑,“再这样下去,会更被人误会的。”

    “有误会吗?”冷苍漠挑了眉梢,深邃地眸子里闪过邪肆地光芒,对一众侍卫道,“你们刚刚说了什么,本王要再听一遍,看是不是误会。”

    侍卫们闻言,挤眉弄眼地配合着冷苍漠的话,一连喊了三遍,“属下多谢王爷、王妃不嫌!”声音一遍大过一遍,震耳聋。

    夏兮雪因为愤怒而口剧烈起伏,她仿佛像个多余人般杵在原地生着闷气,眸中的狠毒更浓,最后竟跟绍依柔一样,气乎乎地走回了帐篷。

    “瞧,让你气走了一个。”绍佳敏好不容易止住咳声,尽量一脸事不关已地对冷苍漠说道。

    “我气她什么了?”冷苍漠无辜地问,璀璨地眸子看着绍佳敏红扑扑地俏脸,她鲜少不好意思,如今竟然不好意思了,有趣!

    “你气她,让他们叫我……”绍佳敏扭头,正对视上冷苍漠露出丝坏笑的眸子,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于是决定吃自己的饭,让他说去吧。反正她一时半会儿也斗不过这腹黑的厮。

    冷凡尘坐到绍佳敏的另一侧,将手里的披风披在绍佳敏的上,关切道,“夜晚露水重,别着凉了。”

    “你给我披了,你自己披什么?”绍佳敏要拿下肩上的披风,还给冷凡尘。冷凡尘的脸色总归是让她觉得是一种病态的白,可生病这种事又不能胡乱问。

    “我帐篷里还有。”冷凡尘坚决道,明亮地眸子促狭看向冷苍漠,“若是你着了凉,三哥指不定又得担心成什么样子。你可不知道,刚才他知道你不一个人离队时,他紧张的跟什么似的。”

    “跟要吃人似的。”坐在同桌的刘樱边吃着嘴里的东西,边含糊的补充道。

    她可算是见识到了冷苍漠对绍佳敏的意了,那是一种她在冷苍漠上永远也得不到的意。摆了摆手,刘樱道,“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不再仰慕王爷了。”

    “这么快你就放弃了?”小环颇为惊讶的出声,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语失,忙低下头吃着饭。

    “当然,我可是将军之后,对于感的事也要干脆利落,既然王爷那么喜欢佳敏,我就没必要在这中间插一杆子了。”刘樱的声音并不似夏兮雪的媚,也没有绍佳敏的清脆,却有着女子少有的豪气,接着道,“何况,我很欣赏佳敏的,不成为敌,我们一定会成为好姐妹!”

    “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你站在对立的位置。”绍佳敏美滋滋地端起面前一碗满满的水,“我以水代酒,交你这个朋友。”

    刘樱爽快地将面前装满水的碗端起,与绍佳敏的碗碰撞了下道,“干!”

    “干!”绍佳敏本就有些口渴,仰头喝了好大一口,顿时感觉喉咙呛辣地厉害,双眸不泛红,要不是因为考虑到还有七、八个人一起吃饭,这口烈酒真会被她喷出来。

    勉强吞咽了这口酒后,绍佳敏伸出粉嫩地舌头,纤手上下扇个不停,直嚷嚷着“辣辣,好辣。”逗的整桌人哄笑起来。

    冷苍漠夹了口菜,目光宠溺地送到绍佳敏嘴里,“傻丫头,水和酒都不分一下,就直接喝进去。”

    绍佳敏才不管此时冷苍漠说些什么,也不管冷苍漠喂她菜的举动有多暧昧,只想着让自己的味蕾能够舒服。

    不远处的侍卫里,易了容的许士良眯起满是鸷地眸子,盯着绍佳敏的方向。好好享受吧,再过两天,你们就阳两隔了!

    夏兮雪听着外面的笑声,有些坐不住,将满心的怒意撒在绍依柔的上,“听听这笑声,绍佳敏那人就是一个左右逢源,喧哗取众的婢,就算是这样,你也认为你那个二姐是好人?”

    绍依柔双手紧攥在一起,早在听见那句王妃后,就对绍佳敏的不满升级。自认夏兮雪说的对,绍佳敏就是在耍她。她还想,以往她对绍佳敏那么不好,绍佳敏怎么会好心告诉她王爷之事。“说吧,我能做什么?”

    “很简单,其实我和你都喜欢王爷,所以想法也自是一样,那就是让绍佳敏消失在漠哥哥的边。”看着鱼儿已经上钩了,夏兮雪暗自笑起来。借绍依柔之手解决绍佳敏,想想就是一件痛快的事,“在走出古林前,你要想办法将绍佳敏留在这里。”

    “这里浓雾这么重,把她一个人留在古林里,她怎么可能走出去,你这不是要害死她么,你真歹毒。”绍依柔愤愤道。虽然她很讨厌绍佳敏耍她,可如今出门在外,她就绍佳敏一个亲人。

    “这你可就误会了,我哪有那么歹毒,这里经常有人出入去往天山寺。我只是想让你把她甩下我们的队伍,这样她就不能缠着漠哥哥了。”夏兮雪走到绍依柔面前,添油加醋的说道,“如果有绍佳敏在,你和我,谁都不可能得到漠哥哥的心,不是吗?”

    “让我考虑考虑吧。”绍依柔低着头,默不作声。帐篷外,听见对话的小蝶忧心忡忡。相处下来,她发现绍佳敏,其实是个好姑娘。

    这古林岂非是雾气重,而且古怪的很。听闻当年被称为妖女的芸妃娘娘和一只小雪狐,就是在这里被皇上发现的,所以,若绍佳敏被甩下队伍,恐怕就再也跟不上队伍了……

    翌一早,去往天山寺的队伍继续前行。考虑过后的绍依柔则想尽了办法,让绍佳敏跟不上队伍。比如她说,很重要的东西丢了,想让绍佳敏陪她一找找。

    绍佳敏却不紧不慢地说道,“让善良的夏兮雪帮你找,我没空。”

    比如她说,肚子不舒服,希望绍佳敏陪她解手。声并茂的哭着唤二姐,可怜兮兮地演的真。

    得到绍佳敏懒洋洋地回复,“你中午和夏兮雪吃了一样的东西,问她肚子疼不疼,你们结伴一起去。”

    无论绍依柔说什么,绍佳敏都会见招拆招的给予回复。倒不是绍佳敏知道了什么,而是绍佳敏对于绍依柔成为夏兮雪丫鬟的一刻起,就对她有了防备。

    夏兮雪善用挑唆,绍依柔年纪小,耳根子软,难免会中了计,所以她需要谨慎行事。这不让绍依柔很是懊恼地度过了一天。

    到了第三天,幕后主使的夏兮雪威胁绍依柔,今天若是不把绍佳敏留在古林里,就把绍依柔给留在古林里。听到恐吓,绍依柔不得不按夏兮雪的招术行事。

    响午休息时,趁小环独自一人解手,绍依柔将小环敲晕,随后迅速换上了小环的衣服,以一个背影的方式出现在大大咧咧的刘樱面前。

    刘樱察觉,连声唤了‘小环’,却见小环往林中深处走去。思及,她来到兀自练习轻功的绍佳敏面前,将疑惑告诉给了绍佳敏。

    对于直爽的刘樱,绍佳敏还是信的过的,轻轻拧了秀眉,她趴在刘樱耳畔道,“你去看看,夏兮雪她们三人都在干什么?”

    刘樱点了头,就悄声无息地往夏兮雪她们暂时搭起的帐篷靠去,只见夏兮雪三人坐在帐篷里,正各自忙着各自的,回来报告给绍佳敏。

    “难道不是她们搞的鬼?”绍佳敏眸底闪过困惑地光芒,“队伍马上就要发出了,我还是去找找小环吧。”

    “我陪你去。”刘樱担心地要跟上绍佳敏。

    绍佳敏忙摆了摆手,“不用,我一会儿就回来。”

    “可让你自己去,王爷会责备我,我可是你的女护卫,而且我是真的担心你,我们不是朋友么。”刘樱为难而真诚地说道。

    绍佳敏笑了笑,“正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相信我,我不会有事,会把小环和我自己平安的带回来。至于王爷那里,我去跟他讲。”说完,她迈步来到密谋着什么的冷苍漠和冷凡尘近前。

    “有什么事?”冷苍漠挑眉,璀璨地眸子看着绍佳敏温声问。这两,绍佳敏若不是有事,都会趁闲暇之余苦练。

    “人家有点儿事,”绍佳敏嗲里嗲气地撒,让冷苍漠受不了地唇角抽了抽,同时也知道,绍佳敏‘不好好说话’定是有事相告,起对冷凡尘道,“我先过去一趟。”

    冷凡尘额首,看着双双离开的两人,好看地唇瓣掀起抹苦涩地弧度。原来这就叫心有灵犀,她一句话,他就知道,这里面隐藏的含义。

    “其实你是喜欢绍佳敏的,对吧?”不知何时来到冷凡尘边的夏兮雪问,可虽然是问句,却被她说的极为肯定。

    冷凡尘转头,目光幽深地看向夏兮雪,没有言语。

    夏兮雪被这样的目光看地颇为畏惧,可为了冷苍漠,她还是鼓足了勇气说道,“你喜欢她,为何不去追求她?依我看,你和她更合适一些,为何还要拿我说事,来这一趟天山寺。”

    “合适?什么叫做合适?”冷凡尘反问夏兮雪,他的声音低沉,带着醉人的忧伤。

    夏兮雪一怔,想了想道,“你和绍佳敏不是很谈的来么,所以很合适在一起啊。”

    “那现在,我还和你很谈的来的呢,足以证明,我们俩人是合适的。”掩饰起眸底酸涩地绪,冷凡尘唇角勾起意味不明地弧度,“我是真的为了你,才来天山寺的,兮雪小姐就算不喜欢我,也没必要硬是说我心里装着别的女子吧。”

    被冷凡尘这么一说,夏兮雪一时摸不清脑头,神复杂地看着冷凡尘。只见他狭长地眸子流光溢彩,似乎并没有说谎。

    夏兮雪曾从夏媚那里听说,冷凡尘的格向来淡薄,长年修养姓,从没听说过,他喜欢哪个女子,如今竟说喜欢她,难道他真的被自己的魅力给征服了?

    想着,夏兮雪欢喜地摸了摸脸颊,“那好吧,是兮雪误会了,不过兮雪的心里只有漠哥哥一人,再容不下第二个男子。”说完,她满心愉快地离开。

    虽然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子表明意,并不是一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可这却也是一件足以满足虚荣心的事,尤其那男子还是当今的四皇子,证明她夏兮雪的魅力还是很厉害的。

    只是……抬头,夏兮雪望了望冷苍漠和绍佳敏交谈的背影,原本明亮地眸子黯然了下来。唯有他,为何就没有被自己的魅力征服呢?!但绍佳敏马上就消失了,夏兮雪的心便又愉快了起来。

    眸色闪过抹狠地光芒,夏兮雪转而走进了帐篷里。看着已经换上了绍佳敏衣衫的绍依柔,“干的不错,我看,不出一会儿,绍佳敏就会出去寻找小环,到时你就找机会坐上马车,冒充绍佳敏装睡,这样等被人发现时,绍佳敏已经被留在古林里了。”

    “你确定王爷不会跟着她一起去找小环吗?”绍依柔担心地问道。

    夏兮雪果断道,“肯定不会。今天是我们留在古林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危险的一天,漠哥哥作为主脑,是不可以离开的。”

    “但愿如此。”绍依柔忐忑不安地说道。绍佳敏不要怪我,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冷凡尘深地目光自夏兮雪离开他起,就一直注视着绍佳敏的背影。夏兮雪说的没错,他确实喜欢绍佳敏。以往,他从不相信一见钟。出生帝王之家,更不相信这种飘渺的东西存在。

    可见到绍佳敏后,他相信了,同时也相信了一见钟。那,她在御花园里对着冷苍漠那个明媚的笑容,看在他眼里,一瞬间,万千风华,仿佛是他幽暗生命中的曙光般冲破霾的天空,照亮了他的世界。

    但他却不能对她表明意,他一个患怪病,随时都会死掉人,哪有资格谈,所以他她的方式,就是守护着她的幸福。

    他的三哥冷苍漠,他是了解的。冷漠如他,无如他,若不是真的动了,是不会将绍佳敏带在边的,所以,冷苍漠是照顾绍佳敏,他最放心的人选。

    一缕阳光穿透浓密的树森,穿透如梦似幻的浓雾,折进冷凡尘琉璃地狭眸,莹莹地晶亮有着比雾气还要浓重的悲伤……

    “你看,已经等了这么久了,小环还没回来,我等亲自去找她,有小雪狐带路没问题的。”绍佳敏嗔到阻止她去找小环的冷苍漠。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乖,你留在这里等消息。你说小雪狐在这古林,保证你不会迷路,但小雪狐毕竟不是人,你途中万一遇到什么危险,牠不能保护你。”冷苍漠一只大手倏尔握住绍佳敏的纤手,生怕她一个不听话,转消失在浓雾之中。虽然他有派暗卫守护着绍佳敏,可不到况不妙,他仍想亲自保护她。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何况我不是孩子!”绍佳敏挣脱着冷苍漠的手,气红了俏脸,因为担心小环而语气生硬地说道,“你不要像保护孩子一样的保护着我,那样我会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何况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干嘛管我那么多?!”

    闻言,冷苍漠深邃地眸底划过抹受伤地神

    耳畔一缕风声掠过,冷苍漠神色不着痕迹地闪过抹鸷,在预测了下对方的人数后,他甩开紧握着的绍佳敏手腕,俊脸泛起怒意,“你区区一个丫鬟,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本王说这般大不敬的话,趁本王没改变主意杀你前,滚!”

    绍佳敏一怵,澈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冷苍漠。她就说么,骨子里根深蒂固的尊卑观念怎么可能说改就改,又跟她摆狗王爷的谱!

    “冷苍漠,这是你让我滚的!”绍佳敏气愤地瞪着冷苍漠。前一刻她还后悔自己对他讲的话,是不是有些重了,他毕竟是为了她好。可现在,她更后悔自己为什么前一刻后悔。

    冷苍漠就是一晴不定的狗王爷。让她滚是吧,滚远了搬金山银山,八抬大轿抬她,她也滚不回去了!

    注视着绍佳敏离开的纤瘦背影,冷苍漠朝空中打了个响指,立即有六个精挑细选的暗卫寻着绍佳敏的方向追去。直到七人全部消失在浓雾中,冷苍漠才对着空间,寒声对着来人道,“现吧。”

    他话音刚落,数百名借着浓雾与树林隐藏的黑衣人手持利刃的出现,将冷苍漠等二十余人包围住,部署留下来的二十余人立即进入作战状态。

    冷凡尘步伐悠哉地来到冷苍漠边,看着面前的数百名黑衣人,唇角不屑地扬起,“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要不,来场比赛。”

    “赢了的话会怎么样?”冷苍漠饶有兴趣地挑了眉梢,丝毫不把眼前的刺客们放在眼里。

    “你赢了的话,出了古林,大部队我带,你和佳敏可以离队,在我们到达天山寺的同天到达就可以。而我赢了的话,就我和佳敏离队,怎么样?”

    “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们?”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小领头的男子,面纱上那双眸子冷无比地打断道。出任务这么多年,第一次受到这种无视,真真是可气,喝道,“看来,我若不报出名号,你们是不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我们是……”

    冷苍漠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修长地形如同鬼魅般地一恍,正讲话的男子项上人头飞离躯,鲜血喷涌而出。

    “本王讲话时,不喜欢被人打断。”冷苍漠的声音像地狱爬上来的魔鬼,带着窒命的恐怖。他俊美如俦地脸粘染着星星点点地血染,凛冽地狭眸蒙上层嗜血地红,妖娆异常。

    “四弟,比赛开始了。”冷苍漠随着森地话落,快如鬼魅地影游走在刺客间。一把利剑出,旋转成漂亮地剑花,使周边几名杀人抹脖而亡,无一幸免。

    而平时看起来斯文儒雅的冷凡尘在此时,那张俊美非凡的脸如覆冷霜,仿佛看尽了沧桑地眸子闪烁着浓重地萧杀之气,手中的利剑如同体的一部分,变幻出不同的箭式,招招凌厉、致命。

    夏兮雪、绍依柔两个女子躲在帐篷里,被冷苍漠提前安排的侍卫保护起来,而刘樱以及其他侍卫则与一批批刺客撕杀。

    刘樱为将军之女,自幼学武,手自然不差,而那些侍卫乃大内侍卫,杀起人来,自然也不含糊。可面对这批显然是受了专业训练的刺客,只能说,不相上下。双方均不凡的手,让战场充斥着浓浓地血腥味儿。

    为了假扮绍佳敏不被发现的绍依柔带着面纱,此时她害怕了,这是她自小第一次经历遇刺之事,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的惨叫声,她好奇地偷偷地掀开帐篷的一角。

    看着外面横尸遍野,黑衣人几乎包围了姿矫健地冷苍漠。暗想,这时候,若她为了救冷苍漠而受伤,她相信,冷苍漠就算再无,也会因为内疚对她另眼相看。

    这样想着,绍依柔跑出帐篷外,咬了一个拦着她侍卫的手臂后,不顾一切地奔向冷苍漠。哪知,在她还没有接近冷苍漠时,便感觉后颈一痛,双眸一闭,失去了知觉。

    “娃娃,你终于落到老子手里了!但老子是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的!”许士良笑地险看着‘绍佳敏’,趁人多慌乱,杠着绍依柔撤了出去。

    无意间目睹了一切的夏兮雪暗自疑惑,那个男子难道是刺客?为何要将绍依柔打晕,又要把她带到哪?想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把绍依柔误当了绍佳敏。

    “那个人还真是幸运,这样都有人当她的替罪羊。”夏兮雪冷冷瞥了眼许士良杠着绍依柔消失的方向,骂了一声,“活该!果然,绍佳敏是个野种,与绍依柔只是名义上的姐妹,所以才不会像绍依柔这般蠢钝如猪,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

    竟然妄想为漠哥哥受伤,想让漠哥哥的心里有她的位置,真是可笑,漠哥哥的子岂会因为这种事而心里容下她,而且她一点儿也不了解漠哥哥的手……小蝶,你说是不是?”听不见回答,夏兮雪忙四处寻找,竟发现,小蝶不在帐篷内,疑惑道,“她是什么时候不在帐篷内的?”……

    “你没事吧?”一颗参天的树森下,小蝶关切地看着刚被她唤醒的小环。

    小环迷迷糊糊地看着小蝶,坐起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被绍依柔打晕了,是我叫醒的你,以免你被野兽吃了。”小蝶解释着。想到她得知夏兮雪的计划后,跟踪绍依柔救了小环,叹了口气道,“救了你,就不能救她了。”

    小环就算再憨厚,也能听出个因后,忙起担忧道,“这么说,佳敏有危险!”另一边,绍佳敏脸色沉地与面对的男子对峙。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