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狭路相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我要讲的故事是,从前有一只锦羊、一头牛,还有一头小猪,被关在一个围墙里。一天主人进入围墙去抓住小猪,小猪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声。被听见的锦羊和牛嘲笑说:每次主人抓你的时候,你都像要喊破喉咙似的,大惊小怪。你看,主人抓我们的时候,我们可从不像你这样。小猪红了眼框,委屈的说道:那是因为主人抓你是为了剪你上的羊毛,抓牛则是为了挤牠上的牛,而抓我却可能了结我的命。”

    绍佳敏直到讲完这个故事,她冰澈地美眸都一直盯着冷卓然闪烁不定的眸子,粉嫩地唇角微掀道,“上不同立场的人,所以面对的是不同的惩罚。”

    冷卓然闻言,垂下眼帘,不敢再直视绍佳敏洞悉力十足的美眸。是啊,即使他说了实话,父皇也只会稍加责罚楚楚和母妃,可他若说了假话,便会要了绍佳敏的命。

    “胡言乱语!”楚梦冷冷地瞪了眼绍佳敏,柔声催促着冷卓然,“然,你不要听她的,只要照实说就好了。”

    冷甫锐利地目光在绍佳敏上打量了番。难怪母后会一度将这个女子许给然儿,果然与众不同,这真是一场漂亮的心理战。

    “父皇,儿臣……儿臣并没有看见绍佳敏使用邪术。”冷卓然续而拉着惊愕地楚梦,跪倒在冷甫面前,沉声道,“楚楚定是神志不清,才会说出这般没有真凭实据的话,而母妃一直都视楚楚为已出,所以楚楚说的话,她自然会相信,还请父皇不要责怪母妃以及楚楚,一切后果都由儿臣代为承担。”

    秦兰浑一僵,脸色泛起苍白,忙跪倒在愠怒的冷甫面前,“是臣妾考虑事欠佳,还请皇上责罚臣妾,不要责罚两个不懂事的孩子。”

    “不懂事的孩子?!”冷苍漠漫不经心地咀嚼着这句话,毫无不掩饰地讥讽道,“他们早已过了及笄之年,甚至前天已经大婚,兰妃娘娘用一句不懂事为楚梦开脱是不是有些太轻率了?”

    “不然,你想怎么样?”秦兰恶狠狠地看向冷苍漠。他像芸妃一样,处处和她作对,真是让她厌恶至极!

    “父皇,”冷苍漠没有温度地声音唤了声父皇,幽深地狭眸看着他道,“依儿臣所见,兰妃娘娘轻易听信她人谣言,应面壁思过数月,至于楚梦,剪发为诫。”

    冷苍漠不紧不慢地语调着实让两个女子大骇,这对她们来讲,无疑是最严厉的惩罚。秦兰为后宫三千佳丽之一的女子,若足不出户,面壁思过数月,被人遗忘,这和被皇上直接打入冷宫有什么区别。

    而让楚梦剪发,在盛世王朝,哪一个女子不是长发及腰,只有犯了重大错误的人,才会落下如此下场,这等于是昭告天下的耻辱。

    “皇上,开恩。”“父皇,开恩。”秦兰和楚梦纷纷不知所措的说道。

    冷甫皱了皱浓眉,瞥了眼面无表的冷苍漠。他知道这件事,若没有一个圆满的解释,以冷苍漠的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思及对苦苦哀求的俩人厉声道,“与邪术相关的一切都是肮脏的,连提都不可以提及,所以,就按他的意思办吧。”长袖一甩,携众人负手而去。

    秦兰和楚梦面如死灰般地跌坐在地上。冷卓然俊脸划过抹内疚之色,而在打赢了这场胜仗后的绍佳敏偷偷地看向冷苍漠,他的脸色如常。

    她并不知道,冷苍漠是用了怎样的忍耐力,才会在面对自己的父皇说他肮脏时没做出反映。但她却知道,这需要一个长时间心痛的过程才会做到如此,也或许,现在他的心正在心痛,只是骄傲如他,不会表现出一分。

    这样想来,绍佳敏突然有些自责,要不是因为自己,冷苍漠就不会听到这句让人心痛的话了吧。她对明天即将出发的天山寺之行又多了分期待,一年的祈福中,她会找机会离开,对她好,对冷苍漠也好。

    “快起来,跪麻了吧。”冷苍漠伸手小心地抚起绍佳敏,墨眸看着她若有所思地俏脸,以为她是被吓着了,因而温声道,“别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绍佳敏木讷地点了点头。冷苍漠这个用尽全心守护她的男子,她是注定要负他的。因为她对那个叫尉迟翼的男子充满了好奇,想到这个男子,便有种复杂的绪堵在口。她要找到他,去了解她也许忘记的事

    躲避开冷苍漠温柔地视线,绍佳敏道,“明天就要出发去天山寺了,在那之前,我想回宰相府,看看我姐。”

    “现在就去宰相府吗?”冷苍漠问。绍佳敏回答,“现在。”她一刻也不想留在这心机满营的皇宫里了。

    冷苍漠明白了绍佳敏的心思,转而看向抚起秦兰的冷凡尘,“我和丫头去趟宰相府,你和夏兮雪明天在王府与我们汇合。”

    “也好。”冷凡尘深深地看了眼绍佳敏,“让你在这里受到惊吓,改我来陪罪。”

    绍佳敏轻轻地笑了下,看着好似多年之交的冷凡尘,“这可是你说的,我记下了。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冷凡尘额首。冷卓然百感交集地听着绍佳敏和冷凡尘的对话,曾经几时,她对他也是这般没有顾及的讲话,现在,只怕是句句带刺了。看着要路过自己的绍佳敏,因为楚梦所造成的这场风波,使他羞愧地低下头。

    “谢谢。”轻如蚊子般的声音却还是让他听清了,他惊讶地抬起头,看着绍佳敏迈出门槛的纤瘦背影,唇角溢出丝笑意。

    见冷卓然的目光直到此时还追随绍佳敏的影,站在他边的楚梦,按耐不住,伤心地哭着跑了出去。

    “楚楚!”秦兰焦急地喊道,随即看向冷卓然幽幽地叹了口气,“然儿,随母妃去宫,母妃有话对你话。”

    冷卓然犹豫了下,应道,“是。”

    原本闹非凡的屋子随着冷卓然和秦兰的离开,变地冷清起来,安静地仿佛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空气中弥漫着那个小女子上独特的清香,冷凡尘深吸一口气,唇角勾起苦笑,“是该说庆幸,有生之年能与你狭路相逢,还是该说不幸,狭路相逢后,便是生死离别。”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