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灵性的小雪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陪嫁过来的?难道你的母妃不是盛世的人吗?”绍佳敏低头看着怀里乖巧的小雪狐,原来牠的年纪比她还要大呀。可为什么抱着牠,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冷苍漠摇了摇头,表示不是。拉着绍佳敏走到不远处的一座凉亭里落坐,他低沉地声音响在午夜极为动听,又透着一种难以掩饰的悲伤。“其实我也不知道母妃究竟是哪个国家的人,或者说是哪个神秘部落的人,因为母妃从没有对我提及过。”

    “那你没有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吗?比如,你父皇那里。”绍佳敏轻轻地声音问,似乎怕声音再大了些,就惊醒了冷苍漠更浓重的悲伤。

    “父皇也并不知道母妃是哪个国家的人,据说,他是在打猎的时候遇见了母妃,而母妃的边就有着这只雪狐。母妃入宫后,父皇对母妃宠有佳,可所有人都把母妃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称作是妖女,迷惑了父皇。”

    冷苍漠浓密地睫毛低垂,敛去他的苦涩,接着道,“一开始父皇还并不相信,直到一个自许能看见前生今世的人出现,验证了一些事,父皇相信了母妃是妖女,于是将母妃打入冷宫,将年仅8岁的我以拜师的名义送出皇宫,当我再次得知母妃的消息时,是母妃去逝的消息。”

    绍佳敏抿了抿樱唇,她一向不擅长安慰人,所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且她也知道,现在无论她说什么,都不足以抚平冷苍漠的悲伤。母妃去逝,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这样的遗憾不是她三言两语就可以安慰的。

    她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这个话题。怀里的小雪狐似乎读懂了她的心思,在她怀里蹭了蹭,让她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牠的上。

    与牠眼神对视的瞬间,似乎有种意识流进去她的脑海,告诉她,继续这个话题。尘封了太久的秘密放在他一个人的心底会发霉,只要倾听,就是对他的一种安慰。

    “那……那个自许能看见前生今世的人都说了些什么,让皇上相信了这么荒妙的事?”绍佳敏脱口问,径自跳过了安慰冷苍漠的话,什么人死不能复生,这种苍白无力的话,她不想讲。她想,冷苍漠大概也不会想听。

    冷苍漠抬起眼帘,深邃地狭眸看着绍佳敏认真地俏脸,忽然庆幸她没有就母妃去逝的事安慰他。18岁那年回到皇宫,他听了太多关于母妃去逝的安慰,把他变成一个被同的角色,听到反感。

    他淡淡地勾唇,回答道,“他说母妃是个妖女,若入住东宫,一年内,盛世民不聊生。而刚巧,那一年盛世突起瘟疫,死了许多的百姓以及皇宫里的妃子和宫女们,所以父皇相信了,将母妃由东宫打入冷宫。”

    冷苍漠的声音听似平静,可绍佳敏却仍是能听出这里面隐藏的恨意,“什么突起瘟疫,一定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你,相信母妃不是妖女?”冷苍漠语气里有丝窃喜。他以为,她会在听见这话时,对他有所防备。毕竟所有人在得知他是妖女之后时,都敬而远之,就连他的父皇,都对他厌恶至极。

    “我是不会相信,我没有亲眼证实的事的。”绍佳敏纤手摸着怀里的小雪狐道。

    “那万一母妃真的是妖女,你不怕我是妖女之后,把厄运带给你吗?”冷苍漠略带丝紧张地紧盯着绍佳敏地俏脸,生怕错过她每一个细微地神

    绍佳敏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不怕,这世界上没有比人更可怕的了。”站起,望着美丽地庭院,“而且我相信,能将这里住的这么美的女子,一定是美丽而且心地善良的女子,就算是妖女,也一定不会害人的。不过你为什么要对我讲这些呢?”

    “傻丫头。”冷苍漠忍不住深吸一口气,郑重地说道,“因为我想告诉你,我的母妃是个被传的特别的女子,那年我还小,保护不了母妃,而今,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

    “不要的我喘不过气来,好吗?你知道,我从没有想过要留在你的边。”绍佳敏放下手里的小雪狐,“好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冷苍漠迈步跟上前行的绍佳敏。他没有就保护一事说更多的话,他不能把这个有着与众不同思想的丫头,的喘不过来气,直到逃走的地步。

    小雪狐不安分地迈着四只小腿跑到绍佳敏面前,漂亮地尖脸,圆溜溜地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好似恳求绍佳敏将她带走一般。

    “你难道是想让我将你带走?”绍佳敏半蹲下,笑着问。小雪狐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凑巧,竟然点了点头。

    绍佳敏觉得好笑,扭头看向边的冷苍漠,“牠的新主人是谁啊?我可以带走牠吗?”

    “牠的新主人是我,而现在是你。”冷苍漠解释道,“母妃去逝后,牠一直守在这里,将自己隐藏的很好,所以一直被皇宫里的人认为,随着母妃陪葬了。也许是因为知道我是母妃的儿子,所以我来到这里时,牠才会出现,可牠对我却也没有你来的亲近,真是奇怪。”

    “那看来,我和牠很有缘份了!”绍佳敏高兴地一把将小雪狐抱了起来,越跟牠相处,她就越喜欢牠。

    看着绍佳敏那么开心,冷苍漠唇角愉快地轻扬。母妃,您曾说过,小雪狐会自己认主人,现在牠找到新主人了。您放心吧,这丫头会待牠很好,因为,这丫头会是您未来的儿媳妇……

    绍佳敏回到厢房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温水使小雪狐洗地白白地,香喷喷地,才把牠放在自己的榻上,大眼瞪着小眼地问,“你是公还是母?”说完,绍佳敏有种对狐弹琴的感觉,努了努唇,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下,“就当我自言自语好了。”

    “母的。”孩童般稚气地声音突然响在绍佳敏耳畔,吓地绍佳敏警惕地坐起,四处寻找,“谁家小孩?”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