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亲本王一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不,不是佳敏。”夏兮雪柔柔弱弱地训斥道,“阿芬,你不要胡说。”暗自却乐开了花,果然啊,让阿芬跟来是对的,只要一个眼神,就可以心领会神。

    “佳敏?”夏媚听着这个颇为耳熟地名字,柳眉皱地更紧,从上到下地审视起绍佳敏。看来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子,有着过人的胆识,能在她这般严厉的审视下,临危不惧,“你难道是绍佳敏,九皇子曾经的未婚妻?”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正是。”绍佳敏不卑不亢地回答完,她明显感觉到,夏媚在一瞬间内对她涌起了强烈的敌意。

    “以往本宫就听说你愚笨,可没想到,竟然愚笨到这种程度。你不知道,兮雪是本宫的侄女吗?连她,你也敢打她!”夏媚锐尖地声音质问道。

    一直沉默不言地冷苍漠突然勾唇,慵懒地调调甚是漫不经心,“母后,世人传闻有误,她并不愚笨,反之,是儿臣见过最聪慧的女子。”

    绍佳敏转头,不明所以地看向悠哉地冷苍漠。他晴不定的子,让她不明白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最聪慧?!”夏媚一怵,她从没有听过冷苍漠夸奖过哪个女子。想到前几天听见的关于冷苍漠不分昼夜找一个小丫鬟的事,她眸底划过抹讥讽,“该不会,她就是你多寻找的丫鬟吧?”

    “正是。”冷苍漠丝毫不避讳地继续道,“她与夏兮雪确实是有些摩擦,但那只是一些误会,已经过去了。如今,她已和夏兮雪成为朋友,甚至早上夏兮雪还一度提议要义结金兰,朋友之间玩闹擦碰了下,就被那不明事理的丫鬟给乱嚼了舌根。”他幽深地狭眸倏尔看向用手帕轻拭泪水的夏兮雪,话峰一转道,“本王,说的对吗?”

    夏兮雪眼神无辜地看着冷苍漠,犹豫地咬了咬下唇道,“对,漠哥哥说的对。姑母,兮雪和佳敏之间只是打闹的时候,不小心擦碰了下而已。”

    “没错,兮雪待奴婢亲如姐妹,奴婢又怎么会打兮雪呢。”绍佳敏对视上夏兮雪凛冽地眸子,绍佳敏得意地微微一笑,很是倾城。

    “小……小姐,现在有皇后娘娘为您做主,您还怕什么呀?把实说出来。”阿芬急着辩解道。这样一来,她岂不是成了说谎了,可明明是小姐这么给她眼神了呀。

    冷苍漠幽冷地瞳仁骤尔剧烈收紧,声音如寒,“来人呢,将这个挑唆事非的丫鬟拉下去,杖毙!”

    “小姐……小姐……救救奴婢啊。”阿芬脸色惨白地跪着爬向夏兮雪。夏兮雪将肯求地目光看向夏媚,而夏媚则使了眼色,示意保不住这个丫鬟。

    冷苍漠如今为了绍佳敏,而不给阿芬留下活口,摆明了是想告诉她们,绍佳敏不是她们可以伤害的人。

    夏媚暗自叹息一声,想来,自己的侄女还是稚嫩,以为她安排的这场戏冷苍漠看不出来,可冷苍漠是何等精明的皇子,连皇上都不能左右的了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他不过是将计就计,其意在于给她们一个下马威。

    绍佳敏平静地看待阿芬被两个侍卫拉出去杖毙的事。阿芬想和夏兮雪一起置她于死地,所以她才不会同心泛滥到,可怜她。

    处理完了这件意料之中的事,冷苍漠道,“母后,想必你和夏兮雪有许多知心话要说,儿臣还有些别的事处理,就先行告退了。”

    “也好。”夏媚脸色难看地扯出抹笑容,摆了摆手,凤眸看向绍佳敏道,“现在兮雪没了可心的丫鬟,你就留下来照顾她吧。”

    “她不行,”冷苍漠掷地有声的说道,“她是儿臣的贴丫鬟。”……

    绍佳敏和冷苍漠走出来时,瞥见夏媚青了的脸色,暗暗咽了口唾液。大概能给皇后脸色,敢跟皇后争人的也就只有冷苍漠了吧。

    走在百花竞争放的御花园,听着涓涓地流水声,绍佳敏暗想,冷苍漠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不可否认,他又帮了她一回。跟在他后,她别别扭扭地说了句,“谢谢。”

    冷苍漠猛然停住脚步,高大的躯转,没及时刹住车的绍佳敏便撞进了他的怀里,疼地皱着小鼻子。他好笑地看着她,邪肆地挑了眉梢,“你说什么,本王没听清楚。”

    绍佳敏忙后退一步,抿了抿粉唇,漂亮地美眸看着冷苍漠俊美如俦地脸道,低喃了句,“你以为,你是王爷就高人一等吗?没听清就算了。”

    虽然她以为小声,但内功极好的冷苍漠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不由地回想起以往她曾对冷卓然说过的话,‘你不要以为你是皇子就高高在上,我告诉你,曾经……曾经我喜欢你并不是因为你皇子的份,现在更不会顾及你皇子的份。我喜欢你的时候,你是天,是地,是我眼中最美好的一切,可现在我不喜欢你了,你就什么都不是!我和你,是平等的!收起你那高高在上的嘴脸’

    墨黑地狭眸闪过抹懊悔,他一个箭步,与绍佳敏之间再无空隙,“你以为你嘀咕的话,本王没有听见吗?你以为,本王只想听一句谢谢谢吗?”

    “那王爷还想要奴婢怎样?”绍佳敏冷着俏脸,就知道,冷苍漠目的不单纯。

    冷苍漠微微弯下腰,修长地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薄唇,“亲本王一口,或者本王亲你一口。”

    “无赖!”绍佳敏恼羞地腾地后退了几步,脸颊绯红地看着坏笑着的他,双手叉腰,气呼呼地模样很是可地说道,“冷苍漠,你别成泼妇!你再敢用亲了不知道多少个女人的嘴,强吻姑,姑一定给你下批霜!”

    听言,冷苍漠薄唇勾起抹好看地弧度,低低地轻笑出声,如天籁般极具蛊惑。

    绍佳敏深深怀疑,冷苍漠脑子坏了,不然怎么在她骂完他后,他还笑呢?还是说,他是怒极反笑?想到这,绍佳敏立即摆出防御姿势,“你……你要是想对姑怎么样,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大不了小命一条,十八年后,仍是一条好汉。”

    “你以为,夏兮雪吻到了我?”冷苍漠心愉快地问,璀璨地墨眸绽放出奇光异彩,“所以,你是有在乎的?”

    “我才没有!”绍佳敏频频眨着卷翘的睫毛,极力否认,“我生气是因为……”她话还没等说完,只见冷苍漠形一恍,如风般来到绍佳敏后,大手穿过她的腰间,放下她防御姿势的纤手,他刀削似的下颚抵在她的头顶,低醇地声音像陈年老酒,芬芳醉人,“丫头,除了吻过你,我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子,以后也绝不会碰除你以外的女子。

    之前你说,遇到刺客的那个早晨即使出现的不是你,我也会喜欢上那个女子,所以,我根本就称不上是喜欢你,这一点,时光不能倒流,我不能证实,可未来的时间一定会给我们找到答案,在找到这个答案前,我想继续喜欢你,既使你不喜欢我。

    因为我讨厌你负气的自称奴婢,讨厌你冷淡我,不跟我讲话,所以我只能表现的像刚才那个样子,你才会像个小刺猬一样,做回你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丫头,我忘了,在你的世界里没有尊卑可言,可我出生帝王之家,尊卑是从小就学会的礼仪,不小心强制了你,但你要相信,我不是故意的,别再生气了,好吗?”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