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咬我的代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在夏兮雪扯下绍佳敏脸上面纱的一瞬间,绍佳敏反应极快地一手遮挡住半张脸,一手抢回面纱的同时甩了夏兮雪一个耳光。清脆地巴掌上响彻在堂屋,让原本慌乱的议论声,安静了下来。

    夏兮雪目瞪口呆地看着转,重新将面纱戴回脸上的绍佳敏,愤怒之余又泪眼朦胧的指责道,“你,你居然打本小姐?”

    “我没有打你。”绍佳敏一脸无辜地看着我见犹怜地夏兮雪,努了努唇,微笑道,“就像你不小心扯掉我的面纱一样,我只是在拿回面纱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下你的脸。”

    “你强词夺理,你明明是故意的。”夏兮雪气道,委屈地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冷苍漠,哽咽道,“漠哥哥,这个女人欺负兮雪,你就看着兮雪被人欺负吗?”

    “真是恶人先告状。若本少主的夫人因你的行为而受惊吓,本少主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赤旭杰眸子危险地眯起,不悦道。

    沉默的冷苍漠则成为人们注视的对象。大家早有耳闻冷苍漠和夏兮雪非比寻常的关系,眼下若他帮着夏兮雪讲话,不顾男女授受不亲之说扶起她,就可以证明他们非比寻常的关系了。

    绍佳敏瞅着冷苍漠,美眸中燃烧着小火焰。他若是扶起这个三番两次想找她麻烦的女人,那她从今天以后,就一定会把冷苍漠视为太阳。当然,这太阳的意思并不是她世界唯一的意思,而是和他保持像太阳那么远的距离!

    冷苍漠若有似无地瞟了眼绍佳敏,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眸中的小火焰。这是吃醋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吗?不管怎么样,这都算是在乎他的一种反映,他喜欢。

    感地薄唇掀起漂亮地弧度,幽幽地吐出句,“确实,倾国倾城的。”这句话,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

    可当事人却都知道,那个绍佳敏讲的所谓‘’的故事,无论她长的怎样平凡,在他眼里,都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

    绍佳敏轻轻地拧了秀眉,不明白冷苍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个男人是个复杂的生物,一边心里有个想娶来为他生小世子的女子,一边对她进行着暧昧的挑—逗,什么战神三王爷,简直是花心三王爷才对。

    听冷苍漠又道,“别再闹了。”仅仅是责备了句,他并没有要伸手扶夏兮雪的意思。撇开男女授受不亲不说,就说她故意扯掉丫头的面纱,摆明了是想让丫头在人多百众面前出丑,他就不能扶起她,与丫头站在对立的位置。

    夏兮雪满腹委屈,诧异地看着冷苍漠。苦笑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一个这样不喜自己的男子,那个婢到底有哪里好?居然能让他喜欢。

    绍佳敏因为冷苍漠这句话而心生喜悦,弯下腰,伸出手,挑衅地看着夏兮雪,嘴里却关切地说道,“快起来吧,没摔倒哪吧?”

    “没,没有。”夏兮雪配合着僵硬的回答道。见识到了绍佳敏的厉害,这次,她乖乖地将手递向绍佳敏伸过来的手,没有再打任何坏注意。

    重新站回绍佳敏边,她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恨意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心机,这般会演戏,明明是你将本小姐推倒的,还装好心的抚起本小姐。”

    “你若安安分分,不打着让我出丑的主意,你会摔倒吗?我承认,我有心机,但我的心机仅限于保护自己,而不是伤害别人。”绍佳敏轻浅地笑了下,漂亮地眼眸眯地如同月牙般好看,透着灵地看着夏兮雪难看地脸色,“人们常说,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狗一口还回来吗?对于这种事,我可以很负责的说,狗咬我一口,我就算不咬回牠,也会追回去吓吓牠,或者直接把牠给宰了,让牠知道咬我的代价。”

    夏兮雪气势弱了下来,知道这种场合,不适合再多言些什么。而绍佳敏自然也不想和夏兮雪再谈论什么,直到喝完喜酒,走出王府,都相安无事。

    下午地阳光格外明媚,好在有微风送爽。夏兮雪坐在了马车,掀着轿帘问对马车下的冷苍漠道,“漠哥哥,你怎么还不上马车啊?”

    “你先回去,本王还有事要办。”冷苍漠话落,翻上马,朝赤旭杰和绍佳敏离开的方向骑去。

    夏兮雪锲而不舍地想要下马跟上,奈何马夫已经驾马前行,她只得留在马车里,咬牙切齿地低声道,“是谁说的,女子柔弱起来会惹人怜惜,若不是因为听信了这句话,我又怎会隐藏起内功,让那婢占了上风。虽然那婢也是个狠角色,但后我必定要给她颜色瞧瞧!”拳头不甘地捶打了下马车,忧虑道,“漠哥哥此次恐怕会将她找回府,到底我该怎么才能留在府里呢?绝不能把漠哥哥拱手相让!”……

    闹非凡的集市里,人来人往。作为美男子的赤旭杰和一‘孝衣’的绍佳敏自是最显眼的一对。

    “娘子,你之前不是想跟我学功夫么,现在我们就启程去世外桃源,我教你功夫。”赤旭杰琉璃地眼眸看着心事重重地绍佳敏。他在故意混淆她的想法,他不想让她,离开自己。

    绍佳敏停顿了脚步,深吸了口气,歉意地说道,“虽然我很想去那个安全的世外桃源,可我有必须离开的理由。”

    “是……因为冷苍漠吗?”赤旭杰绪有些受伤,声音低低地问,“你要回到他的边,是吗?”

    绍佳敏抿了抿唇,“是。”此次出来,她发现,她太天真了。王府以外的世界虽自由,却也到处隐藏着危险,而她还没有应对这些危险的能力,所以她回王府,一是为了小环,二是认清现在还不是离开王府的时机。这算是束手就擒么?但眼下,她只能认了。

    “丫头,你总算玩够了。这场戏,结束了。”邪肆地声音,像夫君包容调皮的小娘子般宠溺无限地说完。绍佳敏和赤旭杰寻声转,赫然看向汗血宝马上英姿飒爽地威风的男子,他唇角勾着满意地弧度,伸出修长的手向绍佳敏,“过来。”

    醇厚的声音像带有魔力地召唤,绍佳敏不由自主地迈动了步伐,走向冷苍漠。赤旭杰激动一把抓住绍佳敏地手腕,迷人地桃花眸带着丝恳求,“不要过去,不要和他离开。”

    绍佳敏扭头,惊讶地看着赤旭杰。这个自信满满的男子,居然因为她的离开而变地不自信了?居然放下所有骄傲,来求她?

    见此,冷苍漠俊脸骤寒,旋下马,来到绍佳敏和赤旭杰面前,一掌将赤旭杰握住绍佳敏手腕的手挥掉,又迅速将绍佳敏搂进怀里。

    他大手温柔地抚摸上她平坦的小腹,深地凝视着她如溪水般清澈地眼眸,邪魅而腹黑地说道,“我们的孩儿,这几乖吗?”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