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只色她一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我问你,如果她真是准王妃,你有何感想?”冷苍漠邪肆地挑眉,一眨不眨地看着绍佳敏,生怕错过她脸上的一点儿表变化。

    绍佳敏觉得冷苍漠这个问题问的莫名其妙,子往后靠了靠,与冷苍漠拉开了点距离,“感想就是,你们俩个很相配,俊男靓女,生出来的小世子也一定是个美男子。”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感想了吗?!”冷苍漠俊脸泛起不悦地神,这不是他满意的答案!搂着绍佳敏腰枝的长臂更加紧了紧,紧到他的鼻尖碰触上她的俏鼻,唇与唇之间仅隔的距离一厘米都不到,“想清楚了再回答,要好好回答!”他坏坏地,将炙—的呼吸扑洒在绍佳敏绯红的脸颊上。

    “我,我回答可以,你可……可不可以离我远点,男女授受不亲。”绍佳敏面红耳赤地想要推开冷苍漠,但他高如山峰,任她怎么推也推不开他。

    “男女授受不亲?!你都看过我的体了,还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冷苍漠声音慵懒而魅惑地说,张启的感薄唇隐隐约约擦碰上绍佳敏的嫩唇,他唇角勾起邪笑,“快回答我,回答不好,可要接受惩罚。”

    绍佳敏尴尬地乌亮地瞳仁不敢再直视上冷苍漠地狭眸,暗想难道是因为他不高兴自己和夏兮雪产生矛盾了?思及,她笑眯眯地看着冷苍漠,“那位小姐很漂亮,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想必你们成亲后,她也会是个贤良淑德的好妻子,祝王爷你早将她扑倒……”

    这丫头,还真是不开窍,不采取点实际行动她是不会知道,什么叫惩罚的!冷苍漠俊脸一沉,大手倏尔扣住绍佳敏的后脑勺,薄唇狠狠地缄封住绍佳敏喋喋不休的小嘴,霸道地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时间,便长舌直入檀口,与她的丁香小舌嬉戏,肆意缠—绵、掠夺属于她的美好气息。

    这七不见,他想她,非常非常的想她。他冷苍漠活了23年,第一次体会到了相思的滋味,那种滋味让人难受又舒服,原来想念一个人会无时无刻。

    他想知道,她的伤势好没好些?想知道,他不在她边时,她会不会像他一样的想念着她?可一见面,她先是做出了那般危险的举动,后是将他推向别的女人怀里,真是可恶,应该惩罚!想着,冷苍漠邪恶地咬破了绍佳敏的粉唇。

    早在冷苍漠吻上绍佳敏时,她的脑海便呈现空白,此时,因唇瓣突如其来的疼痛而猛然回神,伸出小小的拳头,拼命地想要推开冷苍漠。但他的膛由于长年练功所致,犹如石头般的坚—硬,即使推的她手疼,她也推不开他分毫,又因为被他吻地没了力气,只能瞪着漂亮地大眼睛看着冷苍漠享受地俊脸,“唔……唔……”

    听着绍佳敏连连发出控诉的声音,冷苍漠好笑地看着绍佳敏因呼吸不顺,而憋地俏脸通红,像是随时能昏过去般,这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吻。

    才一被放开,绍佳敏就摊软在冷苍漠怀里,张合着小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而为罪魁祸首的某位爷,俊脸是难见地柔,薄唇愉悦地勾起,一本正经地说道,“换气太差,要经常练习。”

    绍佳敏抬头,燃烧着火苗地美眸瞪着冷苍漠,他的唇角还带着她唇上的血迹,妖治俊美地简直不像人类。

    绍佳敏猛地推开冷苍漠,抬起袖子擦上疼痛地唇,气地含糊的说道,“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个怪人,没想到你还是个色—狼!”

    “嗯。”冷苍漠点头,大方的承认。因为他发现从遇到她起,他就有成为色—狼的潜质,但他只色她一个。

    绍佳敏一怵,没想到一个男人会在承认自己是色—狼时,还可以这么面不改色、气定神闲,这是有多无赖啊。

    恼怒地挽了挽袖子,露出纤细地小胳膊,她真想教训教训他一顿,转念想到他是王爷,一个不高兴会要了她命的,所以,她只能士气不足的说道,“我打也打不过你,你给我等着!”气呼呼地说完,绍佳敏转,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哈哈……”冷苍漠被绍佳敏那副受了气的小媳妇,明明想揍他一顿,可又拿他没办法的复杂神,逗地爽声大笑。虽然他刚才的举动可能会吓到她,但她迟早得面对。

    巡逻的侍卫听见冷苍漠的笑声,个个一脸惊愕状。王爷何时这般笑过?……

    三十大板后,如冷苍漠所料,毫发无伤的夏兮雪回到客房,脸色难看地对着几个丫鬟厉声道,“你们都出去!”

    小蝶幽幽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四个丫鬟心领会神地随行走了出去,纷纷小声议论道,“幸好萧护士知道分寸,不然以小姐自小就柔弱多病的子,现在恐怕会香消玉殒了,可虽没伤到,小姐现的心里也一定不好受吧。”

    “肯定不好受。咱们夏府富甲一方,皇后娘娘是小姐的姑母,对小姐疼有加。老爷更是向来都将小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长这么大,小姐哪里受过这般委屈,还得当着众下人的面,毫无颜面。”

    “哎……,那有什么办法呢,慕小姐的人那么多,谁让小姐偏偏喜欢漠王爷,早已到了出阁的年龄,却迟迟未嫁,一心等着成为漠王妃。”一个丫鬟连连叹气道。一直未曾讲话的小蝶拧紧了眉,压着事不悦道,“行了,都闭嘴吧,主子的事,我们当丫鬟的不要议论。”

    听着一行人渐行渐远的声音,夏兮雪眯起神狠地杏眸,原本柔弱无比的模样早已不见,手里的茶盏因紧攥的力度不断加大而泛起数道裂痕,直至变成地上的一堆残片,咬牙切齿地说道,“婢,漠哥哥只能是我的,王府里,有我没你,有你没我!”

    正收拾包裹的绍佳敏连声打了喷嚏。小环推门走进来时,不解地看着绍佳敏的举动,“佳敏,你为什么要收拾包裹?”

    绍佳敏头也不抬地回道,“离开这里,一分一秒都不要再留在这里了。”他喜怒无常,她可以忍受。可他对她动手动脚,甚至还动嘴,这是她绝对不能忍受的!权利她大不过他,打又打不过他,她总能躲的过他吧。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