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尉迟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楚梦闻言一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冷卓然难看的脸色,嗔道,“你心里该不是有她吧?”

    “本皇子的心里,怎么可能有她!”冷卓然睁开星眸,立即矢口否认,转头看向楚梦急着解释给她,又似乎是急着解释给自己听,“本皇子只是觉得,以前对绍佳敏有误解,也许她并不像人们所知道的那样,是个蠢材。”

    “那这么说,你在发现她不是蠢材后,有些后悔了是吗?”楚梦小女儿态的嘟起嘴来,眸底掩饰起对绍佳敏的恨意,接着道,“不然,你怎么会那么心急的跑过去看她的伤况?”

    “本皇子从没有为某件事而后悔过,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只是想到她毕竟现在是三哥的丫鬟,打狗还要看主人,失手伤了她,处事难免鲁莽了,才会急着看她。”冷卓然垂下眼帘,阻止楚梦探究他目光的视线。

    想到贴丫鬟那四个意味深长的字,他心里就莫名地不舒服,但那绝对不是因为对绍佳敏有所致,而是因为……而是因为觉得她配不上他敬重的三哥,对!一定是这样的,所以心里才会不舒服。

    幸好父皇有先见之名,金口玉言下了道圣旨,绍佳敏永不得嫁入皇家之门,所以她和三哥注定不能在一起。思及,他掀开轿帘对马夫道,“去皇宫。”

    “去皇宫做什么?”楚梦轻拧着秀眉,不解地问道,续而在冷卓然还没回答之前,反映过来,“难道是去请御医给那,”收到冷卓然一记冷眼,楚梦忙改嘴道,“难道是给绍佳敏请御医看病不成?”

    “嗯。”冷卓然坦然地应道,墨眸看着楚梦眸里凝满了委屈的泪水,心下有些不忍,长臂搂住她的香肩,和颜悦色地解释道,“楚楚,她现在对三哥来讲很特别,而三哥是本皇子敬重的人,所以,本皇子失手伤了她,本皇子就得负责找人医好她。”

    见冷卓然给了自己台阶下,楚梦忙接下。她自小在皇宫里长大,见惯了妃子们的尔虞我诈,知道在男子面前何时嗔,何时收敛自己的小绪,如何讨男子的欢心。而今,今时不同往,三王爷替那婢撑腰,九皇子不再对那蠢材感到厌恶,反而突增好感,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作恶人,把自己推离九皇子的边。忙语气焦急地问,“这么说,佳敏伤的很严重?”

    “嗯,”冷卓然紧攥了攥另一只大手,懊恼地蹙眉道,“她,也许活不过三天了。”

    “活不过三天?”楚梦语气飞快划过一丝喜悦,掩饰住内心的狂笑,泪水摩挲地哽咽道,“怎么会这么严重?虽然她平总是无礼的顶撞人家,总会闹些女儿家的小矛盾,可一听想到她活不过三天,心像针扎似的疼,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人,感还是有的。然,一定要找最好的御医治好佳敏!”泣不成声地说完,难掩伤心地扑进冷卓然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会的,乖,别哭了。”冷卓然温声安抚着楚梦,低头看着怀里哭地不断抽泣地人儿。他就知道,楚楚虽然有些任,但大事大非面前还是善良的,这样的她,让他怎能不疼

    楚梦倚靠在冷卓然怀里,美地唇弯起抹冷地弧度。太好了,活不过三天,最好今晚死掉才好。女人的直觉,如果那婢活着,以后会是个麻烦……

    古色古香奢华的厢房里,昏迷地绍佳敏没了往生气地躺在榻上,上盖着的蚕丝被更映衬着她的脸色白地晶莹剔透。

    冷苍漠坐在榻边的椅子上,蹙紧剑眉,深邃地狭眸怜惜地打量着正承受痛苦的小人儿,她一直在断断续续地梦语,可她梦语的话,他并不能完全听懂。

    比如她说,“这个毒*枭,我绝对会将他绳之以法!”比如她说,“你是贼,我是警,我们站在对立的位置,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比如她还说,“尉迟翼……”

    “尉迟翼?!这是个男子的名字吧?”看着她念到这个名字时,泪水如雨般顺着眼角滑落,冷苍漠剑眉锁地更紧。他并不认为他作为一个23岁的成年男子会对一个未成年13岁的小丫头动,之前之所以和冷卓然讲了那么多针锋相对的话,不过是因为气,而且是从未有过的怒气。

    可现在,在听见她唤着别的男子名字,觉得这个叫尉迟翼的男子才是她心中所时,心里竟是这般不舒服。如果不是因她而动,为何心会为何这般不舒服?之前的心疼又该作何解释呢?

    好吧,他冷苍漠一向对事洒脱,他承认,他喜欢上了这个浑是谜团的小丫头,即使这些谜团很可能给他带来危险。

    “冷……好冷……”绍佳敏挂着泪水地睫毛轻颤,唇色发紫地低喃道。冷苍漠回过神来,忙伸手摸上她滚烫的额头,“该死!一定是早上穿了湿衣服的关系,这个时候竟发烧了!”他忙将被子又加了一层盖在绍佳敏上,她却仍是冷的颤抖。

    冷苍漠思及,脱了靴子上榻,将绍佳敏裹着被子抱进怀里。她还真是小,即使包裹着两条被子,他抱起来也还是丝毫不吃力。

    ‘当当当——’敲门的声音自外响了起来,而后传来小翠的声音道,“王爷,药已经熬好了。”

    “进来。”冷苍漠沉声道。门被推开,小翠低着头,将药碗走到冷苍漠面前,下意识地瞥了眼他怀里的女子,猜想,到底是怎样一个惊为天人的女子,居然能得到从不近女色的三王爷的怜?这一看,险些打了药碗。

    那一张尚且带着稚气的容颜,连病着都有着不容人欺负的机灵模样,除了绍佳敏那个小人,还能有谁。这小人,当真是有些本事,不仅勾引萧护卫,现在居然还爬上了王爷的榻!

    小翠思及,不怀好意地拿起汤匙盛了滚烫的汤药要喂进绍佳敏嘴里,冷苍漠却先一步道,“把药碗放下,你出去吧。”

    “是。”小翠只得放下药碗,不甘心地走了出去。享她在王府已有四年之久,王爷从没正眼瞧过她,偏偏让这刚入府的小人得到王爷的怜,真真是不甘心!不过,任她嚣张也已无几,准王妃可是马上要过府上一聚了,到时可就有戏看了!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