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十年的光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在冷卓然闯进来前,冷苍漠疾步如飞的走了出去,免得吵了绍佳敏不得安静。颀长而高大的影如同无坚不摧的巨人,挡在冷卓然面前,“你想吵的她自昏迷中醒来,疼痛的再至昏迷吗?”

    冷苍漠冰冷的话一出口,似乎湛空地天空都弥漫上了一层乌云,幽冷地寒意席卷到了人间。冷卓然微怵,他敬重的三哥从没有对他这般态度生疏带着指责的讲过话,难道是她有什么不测?忙紧张地问,“三哥,她是不是摔的很严重?”

    “不重,就是五脏六腑摔伤了而已。”冷苍漠云淡风轻的说完,加重了冷卓然内心的不安与罪恶感。

    傲睨万物地狭眸睨着冷卓然脸上流露出的内疚神,冷苍漠薄唇满意地掀起抹桀骜地弧度。若论打在冷卓然上是作为惩罚,疼不及心。他和那小丫头的心都疼着,自然不会让冷卓然的心舒服,即使冷卓然是他的九弟,可这九弟伤害了能触动他心弦的人,罪,不可恕。

    “我……我不知道她会摔的那么重,我没想过要将她摔的那么重。”冷卓然无措地解释道,茫然地看着冷苍漠,“三哥,那她,那她还能活吗?”

    “大夫说,活不过三天。”冷苍漠无波无澜地语调,眉眼泛起高深莫测地冷笑,看着冷卓然一瞬间地脸色惊变,要闯进屋内,迅速用内力阻止住冷卓然的举动,嘲弄道,“怎么,担心她三天内不会死,想亲自证明一下?”

    “我没有!我是担心她,让我进去看她一眼!”见冷苍漠不为所动,冷卓然被冷苍漠彻底激怒,墨眸泛起凌厉,“三哥,你别忘了,她是我冷卓然的未婚妻,我有资格去看她!”

    “哦?”冷苍漠饶有兴趣地挑了剑眉,不急不躁地说道,“是你忘了吧,赛马节那天,她和你就已经解除了婚约,再无任何关系。而且三天前,是你将她的马匹惹毛,使她摔落,如果我没猜错,那一刻,你并不希望她活着。”

    冷卓然双拳紧攥,眸底划过一丝羞愧,沉声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要她活着。你这里治不好她,我便带她去皇宫,找最好的御医给她治病,一定可以治好她。可现在,三哥你连她的面都不让我见上一面,难免让我觉得这里面有些猫腻儿,还是说,三哥你对她有特别的感?”

    “嗯,有。”冷苍然负手而立,大方的承认,让冷卓然双眸惊愕地微微瞪大。只见冷苍然面无表地俊脸,让人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真实的绪,继续幽幽道,“她是我的小丫鬟,”临了补充道,“贴丫鬟。”

    “贴丫鬟?!”如此暧昧不明的话使冷卓然愤怒不已,拳头青筋暴起,隐忍着不让拳头挥向冷苍漠的脸。他俊美不凡地脸铁青,寒声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这个贴丫鬟有别样的味道。可你是王爷,她只是丫鬟,你们之间有份上的悬殊!”

    冷苍漠唇瓣溢出凉凉地低笑,深邃地狭眸折着太阳地金色光芒,如妖孽般美地邪而狂妄,“我活到现在,还从没有被皇子和王爷这两个份绑架过,若是我喜欢的女子,莫说她是丫鬟,就算是个乞儿,我都会定会将她捧为宝,娶为妻。”

    冷卓然突然沉默了下来,他对冷苍漠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他敬重冷苍漠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冷苍漠的战绩,还有冷苍漠豁达地从不活在别人眼中的态度,这是一种他难以走进的境界。

    可只要想到冷苍漠和那蠢材在一起,他就浑不舒服,竭尽全力地找着他们不可以在一起的理由,“但你们之间差的不止是份上的悬殊,还有十年的光!父皇娶妃,尚且没有差过十岁的,你绝不可以无耻到在比她大十岁的况下,还和她在一起!”

    “十年的光。”冷苍漠咀嚼着这五个字的意义。是啊,十年,这就意味着他在进行着非人训练时,她才刚出生。他在战场上踩踏尸体活过来时,她才只有七岁。想着,他勾唇笑了起来,“可那又有什么不好?我用长她十年的光,为她今后铺条无忧的路。我经历过的伤痛,绝不会让她再经历一次。她遇事时,我可以为她出谋划策。她的喜悦,我可以听她分享,一切都刚刚好。”

    “可她会愿意吗?”冷卓然虽然是质问,但语气却明显弱了下来,“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相关十岁,她会被人们指着脊骨辱骂,你让她怎么承受这些?”

    “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了这些辱骂,而辱骂她的人之中,还有你,她不是也忍受过来了吗?”冷苍漠话落,冷卓然懊恼地垂下眼帘,听冷苍漠又掷地有声的说道,“若她同意和我在一起,辱骂她的人,除非是不想活了。”

    冷卓然突然抬起眼帘,眸中闪烁着晶莹地光芒,激动地问,“你的意思是,她还没有同意和你在一起?”

    冷苍漠淡淡地点头。这关于她女子的名声,他得护的周全。

    “然,原来你在这啊。”楚梦迈着碎莲小步,媚笑着走到冷卓然面前,抬眼,畏惧地看了眼冷苍漠,欠了个,“三哥,今天来的本意是想告知,然与弟媳成亲子订在下个月初九,没想到,因为一个绍佳敏把事弄成这般,她不值得家人之间伤了和气,还望三哥前去观礼。”

    “送客。”冷苍漠毫无不给顔面地示意刚过来的萧文宇道,随后转走进了屋内,未给楚梦和冷卓然关于参加婚礼与否的答复。现在他一心担心榻上的小人儿,那小人儿在疼,他知道,不仅是体上的疼,还有打伤她的人是她所喜欢的冷卓然的疼,现在,冷卓然的心也不舒服,公平了……

    坐进奢华的马车里,冷卓然不发一言,他了然,在刚才那场没有硝烟的战役里,他输的一败涂地。

    “然,人家在跟你讲话呢。”讲了好几次话都听不见回答的楚梦嗔道,“你问三哥了吗?大夫怎么说的,那婢是不是要死了?”

    ‘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了这些辱骂,而辱骂她的人之中,还有你,她不是也忍受过来了吗?’冷卓然烦躁地瞌上浓密地睫毛,不悦道,“她不叫婢,也不叫蠢材,而是叫绍佳敏。”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