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三王爷很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十三冬 书名:盛宠小狂妃
    听见绍静曼的哭声,绍佳敏用纤手捶了捶吃痛的额头,忙下走到绍静曼边,拉着她的手安慰道,“姐,你别哭,其实做丫鬟也没什么不好,省得在家里面对二娘、三娘、四娘还有绍依柔的冷言冷语。只是我做丫鬟离家,有些放心不下你,我不在的话,以后你受委屈的时候,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佳敏……”绍静曼杏眸泛红,泣不成声地将绍佳敏瘦弱地子拥进怀里。自娘亲去逝,她们姐妹就相依为命,她这妹妹生又懦弱单纯,后到哪儿恐怕都会吃亏,叮嘱道,

    “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冲动,不要像今天一样,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明白吗?皇上今虽然没治你死罪,可发话说,你永不得嫁入皇家之门,这就意味着,你一辈子都翻不了,要过寄人篱下的生活。”

    “不嫁入皇家不代表就一定要寄人篱下啊。姐,我想通了,我要嫁之人,没有尊卑之分,得男女平等,过一种你侬我侬的生活。”绍佳敏微笑着,眉眼弯弯,似天边皎洁的月牙般美丽。

    “男女平等?”绍静曼被绍佳敏所说之话吓了一跳,轻轻地推开绍佳敏,看着她笑容恬静地俏脸,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是不是还哪里不舒服?怎么会说出这种有为常理的话?”

    “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不知怎么的就冒出这种想法了。”绍佳敏好笑地拿下绍静曼放在她额头上的手,取出衣襟里的手帕,擦掉绍静曼脸上的泪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想方设法的留在京城当丫鬟,这样以后我们见面也方便些。”思及,绍佳敏又问,“对了,姐,今帮我讲话的男子是谁,你知道吗?”

    “是三王爷,冷苍漠。”想到那个冷若冰霜,从不多管闲事的男子替绍佳敏讲话,绍静曼不轻轻拧了秀眉。难道传闻是真的,依柔以后会许给三王爷为妃?不然,三王爷没理由帮助佳敏啊。

    “三王爷?我怎么不知道皇上还有个弟弟?”绍佳敏不解地问。

    “三王爷并不是皇上的弟弟,而是三皇子,因战绩赫赫,加封为王爷。”绍静曼拉着绍佳敏坐到圆桌前,落坐在木椅上,继续道,“也难怪,你以前除了九皇子的事,对其他事都不闻不问,总之你记住,不要和三王爷有什么牵扯。”

    “为什么?”绍佳敏眨着澈眸问。冷苍漠,他的名字像他的人一样,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绍静曼动了动朱唇,瞥见窗户没关,走过去谨慎地关上,才走回来小心翼翼地说道,“外面都传三王爷这个人很邪,8岁那年被刺客绑架,有人亲眼见到他被杀了,可他18岁那年,却又突然出现在皇宫,吓的整个皇宫里的人都以为见了鬼呢,自他回来后,更是怪事连连。”

    “什么怪事?”绍佳敏话音刚落,没由来地一阵风吹过,屋里的烛台顷刻间熄灭,黑漆漆地房间如同处万丈深渊般,吓地绍静曼尖叫一声。

    绍佳敏也不仅紧张了一下,而后迅速重新点燃桌面的蜡烛,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看着吓地瑟瑟发抖的绍静曼,忙温声道,“没事了,没事了,只是风把蜡烛吹灭了。”说完,她狐疑地环视了一下四周,门和窗都紧闭着,哪来的风?难道,冷苍漠真的是一种很邪的人吗?……

    “永不得嫁入皇家之门?”想到冷甫白天所说之话,冷苍漠感地薄唇勾起抹讥讽地弧度,迎着徐徐晚风,他墨黑的发丝飞扬,如同鬼魅般俊美如厮,却又有着难以言明的落寞。

    站在冷苍漠后的萧文宇暗自叹了口气,世人谐知,皇上最疼的便是九皇子冷卓然,而最不喜的便是三皇子冷苍漠,所以才会在他失踪回来的当年,命年仅18岁的他去凶险的战场与敌军厮杀,那一仗一打就是三年,保住了盛世王朝的太平,这才让皇上不得不因功封王。

    如今,三王爷只是替绍佳敏说了一句话,便被皇上误会,三王爷对绍佳敏有男女之,让她永不得嫁入皇家之门,无疑是想不遂三王爷的意。

    “王爷,您对佳敏小姐真的……真的有男女之吗?”萧文宇忍不住问。

    冷苍漠唇角轻勾,“文宇,你跟在本王边几年了?”

    “五年,自您18岁回宫出征开始。”也正是因为那年出征,冷苍漠在战场替萧文宇挡下那致命的一剑,才会让萧文宇这样的硬汉愿誓死追随。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那你应该知道,本王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怎么可能对她有男女之?”

    “那……”萧文宇犹豫道,“那您为何会帮她讲话?属下虽然不了解您的格,却也多少知道,您并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帮她?!”冷苍漠饶有趣味的咀嚼着这句话,续尔眯起狭长地冰冷眸子,无波无澜地语调道,“本王并没有帮她,而是看不惯他执掌生死的样子,就如同他看不惯本王快乐的样子一般,他不想遂本王心意,那他也别想遂意了。”

    虽然冷苍漠的话,怎么听都有些大逆不道,不过萧文宇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他的主子,有大逆不道的资本,因而只是问,“那王爷的意思是?”

    “府里缺个丫鬟,明天把她带到府里,以后,她会有用。”留下这句高深莫测的话后,冷苍漠消失在萧文宇的视野里……

    金碧辉煌的长乐宫,软榻上一位年过花甲,雍容华贵的老妇人,在听完冷卓然和绍佳敏取消婚约的事后,精明地凤眸泛起怒意,喝道,“胡闹!简直是胡闹!”

    见皇太后宁纹霞动怒,坐在椅子上的秦兰忙起作揖,忐忑道,“母后息怒,并非是卓儿提出的解除婚约,而是那不知好歹的绍佳敏提出的,依臣妾看,这也没什么不好的,绍佳敏根本就配不上卓儿的。”

    “你懂什么!”宁纹霞冷冷地瞪了眼秦兰,站在一旁的冷卓然顽皮的笑着替母解围,道,“皇祖母,那个蠢材只会让孙儿被人耻笑,您不是最疼孙儿的么,怎么忍心让孙儿被人耻笑?”

重要声明:小说《盛宠小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