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着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烙影 书名:君侧妖娆
    次辰时,空中又是亮起了光芒万丈的霞光。如此变化无常的天气着实让人可恨。

    臣相府里的一处正寝房里安安静静的。就连下人皆是没有一个。

    进入正的大门口上,一块棕色的牌匾高高的上挂。一个大大的艳字正楷傲然的在中间伫立。此间寝房赫然便是刘臣相府里面嫡出的小姐刘艳的寝房。

    此时门外已经是站立了很多人。皆是头额时不时的向里面看去。

    而此时的寝房大上。一个人影微微的透出点点的额头。静寂的寝房中就只是听的到被褥中传来的呼吸声。那呼吸均匀有致。显然被褥中的人此时睡的正酣畅。

    昨夜傍晚刘艳回府的时候,已经不知是几时了。她只知道。路过外面的街道回来的时候。听见外面不知那个地方传来一阵阵的鸡鸣声。赫然便是已经接近晨鸣。

    好不容易让的下人准备好了沐浴、去除了上的寒气后便一倒头就往被褥里面砖去。那暖和的被褥使得刘艳浑鸡皮疙瘩直冒、颤抖是一站一站又一阵。最终是抵不过困意的来袭。缩进了被子里面稳稳地睡去。那滋味真是美得没有话说。

    府里今很是安静。却是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府里的嫡系小姐此刻在休憩。所以纷纷的不敢打闹将其吵到了分毫。

    刘丞相回来的时候便是这样的场景。府中大厅里花园各处打扫的下人都是轻手轻脚的模样。看见她回来也只是恭敬的弯腰。并不说话。

    回廊各处来回不停走动的人也是轻轻的。刘丞相眉毛一挑。有些暗明的往心中所想的地方走去。等到走到了一处回廊看见那守在一块牌匾为艳的大门前才停下了脚步。

    “都守在这里干什么。”刘丞相皱了皱眉。面上带上不耐烦。虽然表看似很是生气。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是放的亲和、

    “回丞相、我等在这里守候着小姐让其不被打扰。”一女子礼貌的低头,向着丞相说道。

    “艳儿怎么了。”刘丞相眉头皱得更深了。语气里面的担忧甚是浓郁。

    “昨夜主子淋得浑湿透,直冒寒气、嘴唇都泛着乌紫、显然是被冻得不轻。后面沐浴去除了寒气才好了很多。直到今的寅时才睡下。为其不被吵到。所以我等在这里守候着、以免被打扰。”女子恭敬的说道。越说刘丞相的脸黑的越厉害、直到后面才微微的缓和。

    伸手拍了拍领头的女子,刘丞相眼里全是满意。这样的下人才能照顾好她的女儿。

    “做得好,带她们下去领赏吧。顺便去请上几个御医。”刘丞相笑意浓浓,挥手让其退下。

    “是,丞相。”几人皆是齐齐的低声应道。

    府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只要对其嫡系小姐好的人,便是会让丞相的视线在其上驻足。丞相府中丞相最疼的女儿便是嫡系小姐刘艳。只要她有一点点的不适。丞相便是会关心老半天。所以只要是按着刘艳小姐的命令做就铁定什么事都没有。

    等到下人们都退下了,刘丞相才踏步往里面走去。此刻已经如入中天了,就算是艳儿今寅时才躺下。也该起了。刘丞相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房门发出“嘎吱”的响声。刘丞相脸上闪过尴尬、才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恩”榻上,刘艳轻轻的嘟囔了一声,显然是对着这不该出现的声音不满。嘟囔声一过。便又是一阵酣畅的呼吸声。

    刘丞相轻步上前。绕过屏风来到前站定。看见那全都缩在被褥里面取暖的子。刘丞相眼里的疑惑是怎样都笑不散。话说,她很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亲生孩子在男人这一点上一点都不像自己的格呢。就算是不喜欢很多的男子呆在府里。至少两个三个还是可以的吧。她们其实还是有用的。至少可以用来暖吧。可为什么她的亲生女儿就想不到这里呢。

    刘臣相站在塔前不动。而此时被褥里面的刘艳已是神色清醒。只是感觉到外面熟悉的气息。才没有出声。真是谁都能挡住。就她这个背时老娘没有一刻不跟她作对。不想气死她怕是不行。

    “艳儿该醒了。”刘丞相是何等人,刘艳的呼吸她是耳朵听得清清楚楚的。醒了却是不愿意搭理她。她怎的会让她如愿。

    刘艳伸出手臂将被褥从脑袋上扯开。气愤的看向一脸笑意的老娘。撇了撇嘴。修长的**一撩。上盖着的被褥便被撂倒了里面。刘艳缓缓的坐起子。感觉上有些无力。心想。看来昨天的大雨还是有些厉害的。至少让她有轻微的着凉症状。

    刘臣相皱眉的看了看刘艳的动作,抬步快速的走向屏风。伸出那依旧风韵犹存的纤细手指。拿过搭在屏风上的已经准备好的衣衫。递给刘艳。

    “穿上。”刘臣相语气里面有些生气,昨夜都淋了雨了。还穿着单衣单座着。是觉得自己的体是铁打的吧。这么冷的四月天气。出去有时还得穿上大秏。她就只是着着一件单衣坐在沿。

    “恩。”刘艳并没有在此刻反驳她老娘的话,虽然她老娘是凶,但是是在她不犯错的况下。而她的犯错是指对待自己不好的时候。就像此刻担心她着凉。所以刘艳便只是轻声的应着。然后才有些软绵绵的站起子。真的是厉害的狂雨啊。她现在终于是体会到了。早知如此昨晚就更不应该多管闲事在哪里呆上那么久。害得现在的她浑力气全无。

    刘艳软绵无力的太过明显,刘臣相眉头皱得更深了。上前轻轻的拿过刘艳手中的衣衫。亲自的为其穿在上。

    “大晚上的不呆在府里。跑到外面淋什么雨。”刘丞相疑惑,就算是不小心遇上了下雨天。也不应该有下人们说的那么严重。淋得浑湿透。再说,她怎会不知道昨夜的天气会有一场瓢泼大雨。很显然的是。刘臣相思绪一回。便觉得是刘艳有事耽搁来不及回府。才照旧了淋得浑湿透的样子。

    刘艳没有说话。只是撇撇嘴角的任由她家老娘为其穿上衣衫。直到刘艳坐在上。看着面前直直的看着她的老娘。才大声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刘艳的声音里面带着无法压制的怒火。但是瞧着她家老娘带着笑意的眼睛过后。有没有了其他的话语。但是细心一想昨天的事、刘艳还是皱了皱嘴。

    “再就是一件怪事了、、”刘艳思绪迁回,还是将昨夜遇到不该遇见的人说给了她的老娘听。刘丞相听完刘艳说的。起先是一愣。接着便是吩咐她好好休息、她已经叫了御医、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往皇宫里面去了、

    刘艳暗暗不满、

    哟哟、而更哦、没有收藏不想三更。收藏收藏啊

重要声明:小说《君侧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