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听雨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烙影 书名:君侧妖娆
    宫中晚宴结束已是午夜子时,

    女皇领着众位君妃和太君先行离去,大臣们也是等待着等到女皇离去后,才疲惫的领着家眷纷纷离去。

    “四妹,等等。”一行人出了宫的大门,轩辕君澈才停下来率先上去拦住轩辕君侧几人的行走。轩辕君澈笑嘻嘻的一点也不因为已是子夜而疲惫。

    轩辕君侧停下要上马车的脚步,淡淡的看着轩辕君澈,那一双淡淡的眼睛不怒自威。看的轩辕君澈的心里直发颤、有些不自在的撇过神色看了一眼陪在其侧的魅莲男子。

    “四妹金屋藏好生厉害,怎么我过王府几次都没有见到。”轩辕君澈不满的说道。一旁跟着出来的轩辕君冷和轩辕君其也是跟着站在一旁。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轩辕君侧。

    面对着三个姊妹的注视,轩辕君侧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

    轩辕君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错过他们的子向马车走去。但是几人已是看出其不悦的心。只是默默的看着轩辕君侧进去马车。然后一旁的冷风也是一步跨上马车。一打马鞭、便听得哒哒的声音、马车掉头而去。

    “走吧。”等到轩辕君侧离去了,轩辕君其转回头,这才发现后面君然还停留一辆陌生的马车。轩辕君其只是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也不再多想。率先踏上马车。吩咐离去。

    夜半的凉意直打着肌肤冰凉彻骨、白天还让人流汗的阳光、到了夜晚、却是如此的让人胆寒。

    “公子、没想到她居然是四下。”寂静的皇宫大门口,走走停停的也就只剩下了一辆马车,马车内坐在一旁的侍童打扮的男儿有些失神的说道。

    “、唉、、走吧。”一旁的男子莫青暗叹一声,也难怪初次相见。他们并不认识她。若是四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常年不喜出门的、最少露面的也就四下莫属了。

    夜又是万籁寂静了、

    次迎接的便是不知及第事件过去的第几个子了。只是这天依旧是阳光当空、散发着普照万物的光芒、

    轩辕王朝的主街上一片繁华荣景,来来往往的百姓兴高采烈、

    位于南方的片街道上,一豪华的层现着四王府的府邸威严的伫立。大门前两坐雄狮猛张大口、露出尖锐的獠牙。几步石梯上前。穿着侍卫服的女子单手握着剑柄直直的站立面世着前方。

    当初四王府建在这条街道旁的原由就在于这条街道的百姓甚少,便不用担心出门时惹起的不必要麻烦。

    “哒哒、哒哒。”一辆马车缓缓的从侧边踏着马蹄声摇过来,马车的一角上。一柄黄色流苏挂件缓缓的垂在其上。流苏中央一块四方形棕色檀木散发着清幽的香气。马车哒哒的走在王府门前停下。赶马的车夫将马鞭往旁边一旁。便率先跳下马车。立在一旁。

    “下。”“下。”车夫刚到不久,便听见大门口内传出尊敬的喊声,只见一女子穿白色的长袍,将高挑的影衬托的淋漓尽致。影一旁微后退半步的便是穿灰色衣衫的另一女子。后面紧接着跟着四个穿着同青色衣衫的人。

    女子淡然的走出王府,脸上是一贯的温文尔雅。那姣好的面孔让一直以来跟在其侧当车夫的冷雨一次又一次的暗叹不已。

    “爷。”等到轩辕君侧走到马车旁边后,冷雨才微微点头,带着恭敬的喊道。

    轩辕君侧轻轻的示意,便率先踏上马车进入里面。

    轩辕君侧进入里面后,跟着的冷风与冷雨便跨上马车,坐在外面。冷雨一赶马鞭。马蹄子便哒哒的响起。而后面跟着的四人却只是一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王府内

    “魅公子,小姐交代,你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尽管交代一声。”亭台楼阁、玲珑轩榭处的听雨亭内,一男子安静的坐在石桌旁,旁两位贴男儿微微低头。一中年女子走上前去。对着男儿礼貌的点头后,礼貌的说道。那张威严的脸孔带着笑意。

    “麻烦管家了。”魅莲起也同样的对着淡淡的行礼。妖娆的面孔上是无法遮挡的魅惑。

    “不麻烦,有事尽管交代便是。那这就不打扰公子了。”管家礼貌的笑笑,对于魅莲的笑意虽是暗叹,却也只是惊讶过后的了然。毕竟是下带回来的第一个男儿。又是这样的有礼貌。也就对其的满意多了一分。

    “吴管家先请吧。”魅莲又是礼貌的点头,说道。

    吴管家笑着大步踏出了亭子,一瞬间便消失在了拐角。想来,能当上王府的管家。也是一个办事利索的角色。魅莲收回自己的视线,看向远处的湖水。暗暗喃喃、听雨阁、似乎就是下雨时候的敲打声,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仿若此时的听雨已经就在眼前。

    出林已经有小半月了。如今已快是三月了。在这期间与四下差不多是隔三差五就相见,只是话却再不多了。静静的时候,那人就只喜欢听他唱曲。明着是在细细的品味着其中的味道。实际上,却是不知神归何处。不止一次、他能看出她出神的迹象。却又只是恍然的样子。她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儿。

    王府内高手如云,他知道。只是却不知她对他的想法是如何。如今,他被安置在这里。顶着公子的名头。令其四下对其礼貌有加。其份疑云。王府内的每一个人也都是礼貌的相待。

    现,他坐亭中,她却是已然外出、前往佛寺。心里的滋味甚是不好受。想来,是他弄错了她接他出林的意思。突然明白,他还是没有站在她边陪她踏遍山水的资格。

    阳光普照万物,如此暖人心菲的光芒,在他看来。却是慑人心谷的寒冷。他知道。他的心已由不得自己做主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的让人生悲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变得有了渴望、有了本不该有的**、他真是该死、忘了一切的初衷、忘了本该归隐于世外的诺言。

    风儿轻扬、飘着不知名的味道、带着些许愁绪、、、

    这人不简单啊,期待吧。亲

重要声明:小说《君侧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