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半三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烙影 书名:君侧妖娆
    古代的时空总是皓月当头,星光满天、夜晚的景色甚是吸引人的眼球。

    如今虽是二月,当时苍穹的美景皓月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夜晚戌时

    宽阔的街道已经是人去楼空了,来客客栈门前、几个份尊贵的人分道扬镳的互相坐马车归去。只留下两人的影还站在来客客栈的面前沉默不语。

    “君侧,走吧。”武臣相之女安鼎伸手将手中的大衣系在一穿白色衣服的女子上,然后站在其侧。开口道。其他的人也已经坐着马车回去了,如今已是深夜。又是二月天气、在外停留沾惹上了湿气。总归是对体不好。

    旁边的君侧没有说话,只是踏步走下梯子慢慢的走进黑夜中,后面的女子安鼎也是紧紧的跟在后,心中不明,为何君侧有个喜欢在黑夜中漫步行走的习惯。

    二月的天还是很冷,还没走几步远,安鼎只感觉上的湿气很重。全上下没有一处是暖和的。暗暗的运气才将全的湿气给排除掉。

    侧头看着已经沾上湿气的君侧,安鼎有些皱眉。这样子不生病才怪。

    “我们还是坐马车快点回去吧。”安鼎有些担心的说道,后面的马车紧紧的隔着几米远,马蹄子一哒一哒的响个不停。在这个冰凉的夜晚里,她还真是不愿意沾上水汽。

    君侧缓缓的摇摇头,向前走的脚步不曾停过。

    安鼎暗自摇头,也不知君后孕育君侧的时候有什么不对,导致其格这么的怪异、一点都不像是个还没有及第的女子,让人难以捉摸。也只得尾随在其侧安静的跟着。

    时间虽然有点晚,但是街道并不是很黑、相反的是,两旁的屋角下,红灯笼光芒照耀甚是迷人,夜色也不至于那么的让人恐惧。

    一路无阻的行走在大街上,灯光照耀过去,安鼎总算是觉得没有什么无聊的了。跟个闷葫芦呆在一起。幸好她的话也不算多,要不然、不得闷死才怪。

    轩辕君侧虽然还没有及第,但是已经被封为了五王爷、御赐了王爷府。其牌匾是当今女皇亲自提笔临写。封地是轩辕君侧亲自选的,是个很安静的地方。

    与二王爷三王爷的王府隔着几条街,绕了一大圈。

    两人慢悠悠的不知步行了多久,安鼎只觉得就算是有内力护,双腿还是有点麻木了。

    终于两人在刻有一块武臣相牌匾的府邸面前停下。

    始终走在前一步的君侧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安鼎、用眼神示意她快进去。安鼎眨眨眼睛。暗叹。这劳什子破府邸终于到了。

    “你小心点啊,”然后不等君侧点头,便三步当做两步的走上前去。也不敲门。一个翻。跃上房梁冲君侧使使眼神。然后回头消失不见了影子。

    君侧看着那房梁上不见了的影子,扯出一抹笑意、然后转继续向前走去。

    后面赶车的女子将马车停在一边,瞧着那回自己的府邸却要翻墙的人、不暗叹。

    “半夜三更翻墙进来、干什么去了。”安鼎刚刚落地,正踏步向自己的寝房走去。却只见一大约三十的女子从客厅走出来,问道。

    安鼎瞧着出来的是他母亲,才暗叹一口气。这半夜三更她不睡觉是跑出来吓人么。虽然心里这样想,可是表面上却还是不敢说出口。

    她家的这个母老虎可厉害了。

    “母亲,这么晚还不睡啊。刚刚相聚才回来呢。”安鼎打打哈欠、抖了一下全的湿气、有些困意的说道。

    中年女子点点头道“去吧。”然后也转向内屋走去。

    安鼎瞧着这阵仗,有些无语,这难不成,还真是来接她的啊。

    “好困。”安鼎揉了揉眼睛,嘟囔了一下,变快速的向自己的寝房隐去。

    二月的天气梦雾缭绕,太阳照耀也是赶不走那带着丝丝的寒气。

    二月一

    太阳从东方升起,将光速向梦雾缭绕的苍穹将余辉流向大地。

    外出的百姓瞧着这养好的天气,都是一阵欣喜。赶集、下地、好不乐乎。

    “来人。”正对着东方太阳初升的方向五王爷府邸,王爷寝房传来一阵慵懒的低唤声。

    紧接着一个女子领着另外几个女子推开门向寝房进去。“王爷。”带头的女子微微低头,后面两人也是微微低头然后将手中的水陆续的抬入屏风后面。“哗啦哗啦。”的水声响起,

    从上起来的君侧慵懒的穿着中衣向一旁的软榻上走去。带人进来的女子缓上前将上收拾好。回头见王爷软绵绵的手撑着脑袋侧卧在软榻上。冷风有点暗暗佩服,她家主子真的是懒到家了。

    “王爷,沐浴的水准备好了。”贴侍卫冷风上前,轻轻地低唤着。

    “恩。”君侧掀开眼帘,那长长地睫毛像羽毛似的直撩的为侍卫的冷风心痒痒。不止一次的暗自嘀咕。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而这人还是她家的王爷。

    君侧放下脚着地,优雅的慢步想屏风后面走去。冷风连忙跟上。挥手示意旁边恭敬站着的人都下去。其它人恭敬地向其点了一下头,便向屋外走去。最后一个转将门给关上。

    冷风走进屏风后,连忙上前为其宽衣,五王爷闭着眼睛假寐,等到其上传来了丝丝的凉意,踏步向桶里面进入。

    屏风上五彩凤凰展翅飞翔栩栩如生、水散发出阵阵雾气、在凤凰的上沾惹些许露珠很是生动。冷风拿过一旁的帕子,巧劲的轻轻擦拭着五王爷的体,那雾气中的肌肤肤如凝脂、白似胜雪。一束如墨的发丝闲散的搭过香肩漏在浴桶外面。

    粉色花瓣布满水层表面,冷风纳闷只有男儿采用的花瓣如今她家主子却是每天必用,真是奇怪。难不成、她家主子都不怕被人说么。

    二月的天气较冷,所以没有泡多久,合适的水温便开始变凉,冷风擦拭的也刚刚好。将较为酸软较为疲惫的地方全都擦了个便。

    “爷,起来吧。水凉了。”冷风站起子,又重新拿了块干的帕子。将出浴的子轻轻地擦拭干净、然后麻利的拿过一旁挂好的里衣为其穿上。然后上中衣又加上了外袍。穿好衣裳、冷风才转向后面打理着那三千如墨的发丝。

    “啪啪。”两声,等到其打理好了一切,冷风才拍拍手掌,“咔擦。”一声,门外便进来几个修长高的女子。前面几人呈上膳食、后面的几人则去屏风后面将刚刚沐浴的东西收拾好。

    “爷,二公子的及第快到了,佛寺之行还要准备么。”冷风站在后,轻轻地问道。每次爷去佛寺都是会去十天半个月的。再加上佛寺又有些远。一来一回、也要耽误不少的行程。冷风到有点不确定这次是否要准备了。

    君侧轻轻地夹了少许青菜,优雅的放入嘴里咀嚼。看了看外面暖和的阳光照

    “下次吧。”五王爷低头,沉了沉低声说道。

    吼吼、吼吼、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收藏收藏、才是王道

重要声明:小说《君侧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