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轩辕王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烙影 书名:君侧妖娆
    轩辕三十年

    轩辕王朝三十年,已是兴盛和谐的时代。

    宋代吴自牧《梦粱录、山川神》:“每岁海潮大溢,冲激州城,秋醮祭,诏命学士院,撰青词以祁国泰民安。”一句,正是应征了轩辕王朝表面上的画面。

    但轩辕王朝有一奇怪现象,那便是女耕男织、男儿孕育生命、代代皆是一代至尊女国,虽是女尊国,却对于男儿的要求不是很严苛、也可以逛集市、选胭脂水粉。只是要请示长辈、与人陪同。

    任凭这一繁荣安泰,便可以想象治理着轩辕王朝的君王便是有能力的女君。轩辕女君现已有四十又三。登基至今已有二十年之久。登上皇位之前、轩辕女君是众皇子中最淡薄名利却是最聪慧的一个、深得先皇女君的喜,虽不忍将其一生都困在这金黄灿灿的偌大宫,但是在与黎明百姓之间、她还是将皇位传给了这个最小的子嗣。

    说来也奇怪,在其他的国家皇族之间的明争暗斗是从来没有间歇过,但是。在轩辕王朝的代代当中、都从没有出现过内斗的况。

    皇女门都是争先恐后的避让着那个万人瞩目的位置,深怕一不小心便是下一个继承人。也因为这样轩辕王朝才能这样的国泰安名、

    轩辕女君除了有两个较好的姐妹外,其余的全是男儿。而出世以来、轩辕女君与其兄弟姐妹的感也甚是较好。所以轩辕三十年时,轩辕王朝已经在轩辕女君与其两个姐姐的齐心协力下政治为一个让人不敢小看的大国。

    轩辕女君跟母亲一样,后宫并没有三千佳丽,君后、四贵人、三妃嫔、总共八个妃子。许是因为人少,雨露均沾、后宫一片和谐、几个妃子之间的感甚是姣好。倒叫轩辕女君甚是欣慰、在处理完国事之后没有妃事烦扰。

    如今轩辕三十年,轩辕女君也有几女几男,长女轩辕君其双九、二女轩辕君澈十七、三女轩辕君冷与二女是双胞胎、四女便是轩辕君侧也已经快步入成人礼、长子轩辕君桡与轩辕君其相差了两天也是十八、二子轩辕君缘现已经快十六年华、最小的儿子便是轩辕君迟如今才八岁。

    按理说轩辕女君已经是四十有三了,孩子也不应该是这么小才对啊!怪就怪在当时、轩辕女君并不知道母后会将皇位传给她,更没有意料到母皇那么年亲就去世了。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娶君的打算。后来不得已登上皇位、才将心放在了娶妻这方面。

    虽然时间有点紧迫,大臣们的迫渐进,轩辕女君还是选择了自己喜欢和自愿进入后宫的人,虽然人少,但是非常顺利的就是,刚进宫的妃子不久便传出了怀有子嗣的消息。所以就算大臣们很是不满轩辕女君只有几位君妃。但是传出妃子怀有子嗣过后还是很开心。也就不再迫。在进言要求充后宫。

    也就有了如今轩辕女君四十有三最大的子嗣却只有十八的缘由、

    轩辕王朝朝堂平静,后宫平静、而人流最多的集市上却是喧闹不止、

    可行几辆马车的街道甚是宽阔,此时的吆喝声不绝于耳、甚是闹腾、边上的小摊小贩将集市两个字衬托的微乎其微。

    最为接近王朝的华街甚是富裕,就算是边上摆小摊的人上的棉袄也是全新没有添补的。

    “来客”客栈便是华街上最为有名的酒楼,进来客的人不是皇孙贵族便是名流富商、也有的便是书香世家、当然不缺反一些小摊小贩的人进来用饭。

    因为来客的膳食确实是好吃,加上来客的伙计又、以至于就算是来客膳食用银子不少,但是来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来客总共四楼,一楼只是普通的吃饭地方,二楼则是包厢,三楼则是雅厢、四楼倒是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至今为止。没有人见过有人上去。

    一般一楼便是客官最多的地方、因为相较于普通的百姓来说、这里便宜、

    来客还有一个出名的原因便是,轩辕王朝的几位皇子每年有三次便会来此地聚聚、增加姊妹感、所以来客客栈便会聚上很多人、其中缘由当然是数不清的。

    恰巧今便是几位皇女皇子与几个好友相聚之时,所以来客客栈此时的小二也是忙成一片。

    正逢午时,吃饭的人是络绎不绝、不停间歇、

    而此时三楼的雅厢笑声从不间断。

    “哈哈。我说皇姐你都十八了,这嫡君之位还没有落定。你这打的是哪门子心思。”一穿蓝色锦衣华服的面上年轻的女子摇晃着手中的葵花山,脸上充满别有意味的笑意。眼神扑闪扑闪、恶作剧满面。女子轩辕君澈正是轩辕王朝二皇女。如今已是及冠之年。此人格豪爽、小小年纪好便是寻花问柳、却是片叶不沾、倒是让的人暗暗佩服。

    而另一旁边一张相较为成熟的女子恼怒的扫了她一眼,却是沉默不语的靠在一旁的软踏上。女子同样一青色的锦衣华服将材和气质衬托的很是迷人。此人便是轩辕君澈口中的皇姐轩辕君其。其格倒是沉稳、只是对于每次其妹妹的调睨都很是不满。

    “嘿嘿,君迟,你说、皇姐是怎么回事。”轩辕君澈见其不理她,便将眼光看向一旁最小的吃着桌上糕点的小弟轩辕君迟。

    “啧啧,皇姐哪有你、、。”轩辕君迟正想说皇姐哪有你那么的薄寡义、拆她的台、却不想轩辕君澈早已知晓其用意、若有若无的道。

    “哎,这个月的银子、、。”轩辕君澈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双眼紧紧的盯着手指。眉宇间皱的紧紧的。其用意甚是不明。

    “咳咳、二姐、你是有所不知啊、大姐那个死板老壳对于事是一窍不通哦。”说完,还装似颇为无奈的为她摇摇头。

    “哈哈、”轩辕君澈脸上的笑意扩止不住的出声。她这个弟弟的那点小把戏她还不知道么。

    而旁边的另外另外几人也是笑意微扬、轩辕君迟抬起眼睛悄悄的瞄了一眼当事者、在接受其生气的眼神时、连忙低头、桌上美味的糕点也食之无味、

    “君澈的寻花问柳之功甚是厉害、现刘艳也是及冠已久、还真想讨教讨教寻花问柳之后片叶不沾之功力。”依靠在窗边一白色外衫的女子双手环靠在窗前。温文尔雅的脸蛋上充满笑意的看着一旁笑意不减的轩辕君澈。此女便是文丞相刘妍之女刘艳、其人虽时常温文尔雅,但实则是个腹黑的主。就连时常流连在外的轩辕君澈与其斗嘴,都是输在其下。

    轩辕君澈挑挑眉,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叩叩叩”就在轩辕君澈正再说话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轩辕君澈看了一眼,便低头轻声喊道。

    “客官、已经午时三刻了。是否要传膳。”小二推门站定,微微弯了下腰,行礼过后。头也不抬的问道。其语气甚是恭敬。

    “传吧。”轩辕君澈扫了一眼外面的阳光,暗暗叹道,这么快就是午时三刻了。

    小二应了声是、便推出门外、关上门、叫传膳去了。

    屋内有恢复了安静、一旁火炉光芒妖娆、虽外面是二月、但里面的温度却很是适中。几位软踏上各自的卧躺着几位美丽的女子和男儿,皇女轩辕君其、君澈、君冷、君侧、君桡、君缘、君迟、文臣相之女刘艳、武臣相之女安鼎、

    四皇女和文武臣相之女从小交好、也就喜欢每个月都会相聚在这来客、

    “君缘的成人礼快到了吧。”伙计很快就带人将膳食呈上桌面,因为都是达官贵人,所以善事也是做得精致可口,桌子是难得的圆形,九人挨着相坐,雅厢里除了九人,也没在留守其他人。

    等到坐定了,轩辕君其难得的开口,

    一旁长相恬静的男儿听后脸上霎时微红,

    轩辕王朝的男儿成人礼当天,当家长辈会邀请很多的人才与之见证。当天也有瞬间结亲的。所以听得君其的话,轩辕君缘脸上才露出男儿的羞涩。

    那赛是三月桃花的粉红让的几个人都是露出了笑容,想来。这小男儿也是思了。

    “咳咳,君缘跟我说。想要什么做礼物,我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也给你找来。”轩辕君澈装模作样的扯扯嗓子,正经了深色。一副准备英勇就义的摸样。那夸张的动作差点打到旁边的轩辕君冷。

    “发神经。”比其晚几个点出生的弟弟轩辕君冷不屑的撇撇眼神,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有问题的人一样。眼神冷冰冰的足以冻死人。

    轩辕君冷很少说话,因其子本就是较冷,所以他这骂人的语气比其轩辕君澈那副英勇就义的摸样倒是更让人好笑。

    坐在一起的七人,看向这两个虽是双胞胎却互相抬杠的两人、脸上都隐隐露出了笑意。

    至从几人十岁左右起,到如今每年的三次相聚变成了一个习惯。这一天他们什么都不做,从辰时一直到晚上一直呆在三楼里。

    “今天刚好是二月初”轩辕君桡脸上带着笑意的看着羞涩的弟弟,虽不是同母,但感胜似同母。其实那个过程他也成很是期待,不过如今却是早已没有了那个心境。

    二月十八便是轩辕君缘的生辰,今年也就该举行十六的成人礼了、

    轩辕君缘脸红的血丝都能瞧见,只是紧紧的低着头不说话。如此羞涩的神倒是不忍让人再次的去打趣。

    虽然始终是那么几个人在讲,但是,其他人也都是仔细的听着。就像是坐在一旁幽雅安静的吃着膳食的白衣女子轩辕君侧。轩辕君侧表淡淡。听到有趣的时候微扯嘴角。抬上眼眸。却是不说话。

    每次聚会,她都只是静静的当当听众。虽然不说话、却是不会让人忽视、因为在几个姊妹当中,其轩辕君侧是惹人喜的。

    说说笑笑、打打趣娶、

    转眼已是入夜、

    新文开坑,前一个处女座{右耳黑钻石的幸福}唉品质不好啊,所以人气唉

重要声明:小说《君侧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