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这里,会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炎?炎?”银灰大茧内,天纵像是没有听到暝的劝告,眉头紧皱,脸色苍白。她的面前,北辰倾炎紧闭双目,被银灰色的虚无之力包裹缠绕着立于她对面,早前冲进大茧时包裹着他的金色光芒已经被虚无之力啃噬殆尽。此时,那些银灰色的虚无之力,正绕着他的体翻涌着,有些甚至已经渗透进了他的体中。

    这一幕,让天纵没来由的感到心慌。刚才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包括北辰倾炎冲进银灰大茧,她都知道。她本想阻止,可还是晚了一步。现在这况,明显是虚无之力把北辰倾炎当成了攻击的目标。如果在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唤了两声却得不到回答,天纵急了,有些吃力的抬起被虚无之力束缚着的右手,想要越过包裹住北辰彦哧哧作响的虚无之力,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不觉间提高了音量,“炎,醒醒……炎……”

    这时,天纵肩上小圆球形态的暝终于看不下去了,满是严厉的开口,“尊,你在放任虚无之力这样下去,不仅是你面前这个人类,就连你自己都会被吞噬!如果你被吞噬,失去了控制的虚无之力接下来就会吞噬掉这整片空间!难道你希望看到这样?难道你还想让我再找你十万年?”有别于小圆球以往的稚嫩嗓音,暝磁的成熟嗓音虽然严厉,可却有着掩饰不掉的心慌和惊恐。别人的死活他不管,可他不能再承受一次失去她的痛!

    “我……”暝的话如惊雷,瞬间惊醒了天纵。她是怎么了?好像失去了该有的冷静?

    “纵儿(主人),你怎么样了?快出来啊!”外面,北辰毅与小黑塔焦急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天纵赶紧收敛心神,艰难的蹲下,盘膝而坐,侧头对着肩上的暝轻语,“暝,对不起!”这是她第一次给人说对不起,而且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三个字。可是看着肩上被幽蓝色光芒包裹着的暝的拟态,对不起三个字已经脱口而出。

    “别想太多!快集中精神引导这些虚无之力!”暝看到了她眼中的迷茫,出口的语气有着淡淡的无奈。

    “嗯!”天纵轻轻点头,随后抬头望了一眼被虚无之力包裹着的北辰倾炎,眉头轻蹙,接着闭上了与虚无之力有着相同色彩的眼眸。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随着天纵闭上双目,外溢的虚无之力以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疯狂的涌入她的体。小圆球形态的暝看着这一幕,幽蓝色的眼眸溢满担忧。可是瞟到被虚无之力侵蚀着的北辰倾炎,里面又增加了一抹晦涩。他对这个人类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能在虚无之力中呆这么久还不被吞噬的,除了他自己与那个不知在何处的血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眯着眼看了半响,暝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或许等到他力量恢复的时候,应该就能够知道他是谁。幽蓝光芒流转间,暝把注意力再次放回紧闭双目的天纵上。

    此时,因为天纵有些急切的引导,虚无之力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识海,这让那方扩大了好几倍的识海还是有些无力承受。刺痛也就毫无疑问的袭上天纵的神经,这让她的脸色越加苍白。可她却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囫囵吞枣一般一股脑将外溢的虚无之力纳入识海。

    然而,就在天纵觉得痛苦难忍的时候,一道幽蓝色的光混合着虚无之力进入她的识海,并且开始梳理起她一片混乱的识海。经过那道幽蓝色光芒的梳理,混乱的虚无之力开始恢复平静,而被虚无之力挤到一旁的七色元素能量团也像是得到了喘息一般飘回了原本的位置,接着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缕缕七色光芒随着它们的旋转也加入到安抚虚无之力的行列中。在幽蓝光芒与七色能量的安抚之下,躁动不安的虚无之力眨眼功夫就恢复了平静,接着与最初识海中的虚无之力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汪平静的银灰色湖泊。

    在虚无之力归于平静的那一刻,七色能量光芒也都各自规律的回到了相对应的能量团中,除了个头增大了一圈,其余并无什么变化。而那道幽蓝色的光芒随着虚无之力的起起伏伏,没多久就淹没在了那以一小片银灰色的湖泊中,再然后被银灰色的湖泊同化彻底变成了里面的一员。

    不过作为那片已经恢复了平静的银灰色湖泊的主人,天纵只感觉到了那股让她熟悉的幽蓝色光芒,而对于那七色能量团的变化,她还并没有注意到。

    “主人……”

    识海中的虚无之力一恢复平静,睁开眼的天纵就看到几乎贴上了她脸颊的小黑塔。她愣了一下,反的伸手一把将小黑塔拍飞。少了小黑塔的遮挡,伤痕累累的墨绝与满眼复杂的闻人云飞就映入了天纵的眼帘。

    “大人!”墨绝见天纵睁开了眼,低眉掩去眼中的担忧,恭敬的唤了一声。

    “纵儿,你没事吧?”几乎在天纵睁开眼睛的同时,北辰毅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顺着北辰毅的声音看去,天纵被看到的一幕惊了一下。

    北辰毅右手至手肘以下一片血模糊,鲜血顺着他的手臂蜿蜒而下,可他好似感觉不到痛楚一般,只满眼担忧的盯着她。当看到她望向他时,嘴角勾起一抹虚弱的笑,“纵儿,没事就好!可是炎儿他……”说着,低头看向怀中揽着的人,而被他左手揽着的人,正是双眼紧闭的北辰倾炎。

    原来,就在银灰大茧以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的那一刻,因为少了虚无之力的束缚,北辰倾炎无力的倒向地面。而靠银灰大茧最近的北辰毅毫不犹豫的上前接住了他,毕竟做了北辰倾炎十几年的父亲,就算在失职,可还是有割舍不掉的感存在。

    天纵银灰色的目光有些不稳的晃了晃,爬起上前两步,蹲下子有些颤抖的想北辰毅怀中的北辰倾炎伸出手,但是伸出去的手却在快要碰触到北辰倾炎衣衫的时候突然顿住了,银灰色眸再次出现了慌乱。她感觉到北辰倾炎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流逝,而且还是以不可逆转之势的快速流逝着。

    就在她慌乱的刹那,紧闭双目的北辰倾炎似乎感觉到了她的靠近,缓缓地睁开了无力的深紫色眼眸,深紫色的眼眸里,不时划过屡屡的虚无之力。而他脸上的金纹,也开始慢慢的消退。而在金纹消退的同时,北辰倾炎的体竟然慢慢的开始变得透明。

    “纵儿,你……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北辰倾炎开口的第一句话,竟与北辰毅所说的几乎一致。不过,他也只是说完这一句话,就眼带不舍的闭上了眼睛,变得透明的绝滟面庞有泪珠滑落。

    “这……这……”北辰倾炎慢慢变透明的体,感触最深的要数抱着他的北辰毅。此时的他,眼中一片震惊。

    “炎!炎……”因为北辰倾炎的话呆了一瞬的天纵,看到他无力的闭上双眼,心里蓦然升起一抹刺痛。颤颤巍巍伸出的右手,就那样僵直着,银灰色的眼眸倒映着那渐渐变透明的绝滟脸庞,里面有着刺痛人心的呆滞。

    她知道,那个说着只想对她好的人要离开了,还是以最凄惨的方式——尸骨无存!只因为……被虚无之力侵蚀了的人类,将被虚无之力完全吞噬,然后化为一片虚无。就算是她,对于这一切也是无能为力。

    “炎儿!炎儿!”感觉到怀中的人越来越弱的呼吸,北辰毅也同样慌了。

    这时,听到他们的呼喊,闻人云飞、墨绝,还有不知何时又已经小心翼翼飞回来的小黑塔,几乎在同一时刻都向前了一步。触目所及的越来越透明的人影,让他们感到震惊莫名。稍远的地方,一脸晦涩的伊修对这却看都没看一眼,眼睛直直盯着一脸呆滞的天纵,眸光流转间,里面的惊异神色一览无遗,可现在却没有谁有那个心思去在意他。

    “纵儿,炎儿怎么会变成这样?”慌了神的北辰毅,六神无主的看向面前的小人儿,似乎她能够给予他回答一般。

    旁边的两人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天纵,可是除了疑惑,眼中没有对一个生命即将逝去的悲伤,毕竟北辰倾炎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强者生存,弱者淘汰……不管是闻人云飞还是墨绝,对于生死已经看得太多。

    已经挨近的小黑塔也微微的晃了晃,那个意思好像在说他也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暝,炎真的没救了吗?”感觉到众人看向她的视线,天纵有些无力的闭上眼睛,遮住了眼眸中的所有绪,可是心中的痛,却有了蔓延开来的姿态。

    暝?这下,众人的视线已经齐刷刷的盯上了天纵肩上了小圆球。

    不过无精打采的暝却丝毫不在意,眯着眼睛看了看像是眨眼间就会消失的人,随后蹭了蹭天纵的脖颈,“尊,你心里不是都清楚吗?”

    是啊!就是因为清楚的知道,北辰倾炎,不可能存活下去……所以她的心才会痛吗?

    “暝,可是我不想他死……因为……这里,会疼!”天纵有些恍惚的伸手摸向心口的位置,那里真的很疼!

    听到这话,再看向天纵捂着心脏的动作,使得众人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了。可更多的却是对那个一脸迷惘,捂着心脏说‘这里,会疼’的小人儿的疼惜。

    小圆球形态的暝听到这话却是一呆,幽蓝眸光流转间,里面有着别人所不懂的激动绪,可也只是一瞬就恢复了平静。再次看了看已经接近透明的人影,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开口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救他……”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