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谁想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纵儿!”从天而降的银灰色小影,引来北辰毅与北辰倾炎不可置信的惊呼。

    “北辰天纵?”看到天纵的突然出现,闻人云飞同样震惊。震惊过后,瞟到伴在天纵旁的墨绝,眼露惊异,“那是……神兽?”

    “大人!”墨绝没有理会闻人云飞的惊异,看了看死气沉沉的院落,眉头紧皱。

    “大人?”墨绝的话,终于引起了北辰倾炎的注意。跨步上前,自然而然的将天纵拉到自己后,直视墨绝,“你是谁?为什么跟着纵儿?”冰冷的语气有着满满的敌意。

    “我……”墨绝正待开口,突然被天纵打断。

    “他是我的人。”淡漠的语气听不出喜怒,“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又是谁?”北辰倾炎后,天纵微眯双眸,遮住了里面一闪而逝的晦涩。

    她知道北辰倾炎有什么事瞒着她,既然她不愿说,她也就不过问。可是这连别都来了个天翻地覆的转变……让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她,一向讨厌别人的欺骗!

    背后稚嫩却似乎带上了疏离的声音,使得北辰毅一僵,随即急切的回,手足无措的解释道:“纵儿,我……我……”

    然而,越想解释越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特别是看到天纵眼中越见深沉的淡漠,北辰倾炎的心几乎跌进了谷底。他知道,纵儿讨厌被欺骗!可是……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错过了解释的机会,现在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本来等着北辰倾炎解释的天纵见此,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失望,“既然你也说不出你是谁,那么就别叫我的名字。纵儿,只有我的亲人才可以这样叫。”她已经给了他解释的机会!

    “纵儿?”一句简单的话,像是判了北辰倾炎死刑,深紫色的眼眸笼罩在一片死灰中。

    天纵没有再看北辰倾炎一眼,转,抬头望向一脸疲惫的北辰毅,淡淡的开口,“你没事吧?”没有叫父亲,也没有开口叫爹爹。不是因为她找回了最初的记忆,而是她占据的是别人的体。虽然北辰毅近来的做法基本已经得到了她的认可,可心里难免还是有疙瘩。

    只是北辰毅却不知道这些,一直以来对于天纵不开口唤他爹爹,他也只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她的认可。就像现在,对于天纵依旧没有开口唤他爹爹,眼眸有些酸涩。可是听出她语气中的关怀,心里又溢满了高兴,“爹爹没事!只是……”

    看了看满眼死灰的北辰倾炎,眼中不忍。伸手将他拽到旁,对着天纵道:“纵儿,他是炎儿!北辰倾炎,你姐姐……”说到这里,瞟到与自己一般高的修长躯,察觉到话中的不妥,正想改口……

    “姐姐?他的样子像姐姐?”天纵淡淡的看了一眼北辰倾炎,“我北辰天纵没有姐姐。”之所以说北辰天纵没有姐姐而不是说‘我’没有姐姐,完全只是否定北辰倾炎。才来这里的时候,她在北辰倾炎的上看到了云娴雅的影,可前世那个对她疼惜如命的女子,和现在这个男儿的人怎会相同?

    所以,她北辰天纵没有姐姐!

    “纵儿,不可以这样说!”感觉到旁之人因为天纵的话瞬间僵直的躯,北辰毅的口气难得的带上了一丝责怪。

    “父亲,别怪纵儿!”北辰倾炎闭了闭双眼,掩去里面的死灰,半蹲下,与天纵平视,“不管我是谁……纵儿,你只需知道,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深紫眼眸中的坚定,震得天纵的心一颤。

    “你不必如此。”天纵不自然的退后一步,有些不敢直视那双深紫色的眼眸。

    天纵的反应,使得北辰倾炎有些受伤,可是她的话……“我只是想要对你好!”他真的只是想要对她好!

    金纹铺陈的绝滟面容,绽放着最初那抹能融化冰雪的温柔笑容,出口的是与最初一样一字不差的话语,使得天纵一震,‘你’字出口一半,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凝滞。

    “就凭你一个才晋升神兽等级的爬虫还想阻本尊?滚开!”这时,突兀的响起了那个像是陷入了神游状态的老者的声音。

    像是躲避那双深紫色的眼眸一般,天纵有些急切的转。看到前方站得笔直的渗血躯,微微皱眉,上前几步,与墨绝并排站定,“他不能阻你,那么换成是我又如何?”

    “我……”老者机械的开口,一个字才出口,后面的北辰倾炎就已经闪挡在了天纵的前。

    墨绝也轻轻的唤了一声‘大人’,虽然语含担忧,不过形未动。

    “纵儿!”慢一步的北辰毅也闪上前,手持‘流云’站到天纵左侧,满眼戒备的盯着老者,“他是死亡塔塔主,不要胡来!”

    一旁的闻人云飞也像是突然回过了神,从池边的圆石上弹跳而起,眨眼间就站在了老者的侧,引得北辰毅一阵慌张。

    “闻人云飞,你又想做什么?”显然,对于闻人云飞,他很是忌讳。

    闻人云飞淡淡的瞟了一眼北辰毅,侧头望向老者头顶的小黑塔,“塔主大人,刚才你是不是睡着了?我叫你半天都没有反应?你看这小子我们该怎么办?”说着,骷髅魔杖直指北辰倾炎。

    被指着的北辰倾炎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莫名,配合的开口,“死亡塔塔主,我不知道你闯入北辰家有何目的。但是以我看来,这北辰家一定是有你所需的东西。你不妨说出来,或许我们可以帮你找找看。现在北辰家的人也被你杀的差不多了,这天也快亮了。如果你想杀了我们在去找你要的东西……想来这时间上也来不及……”说着,状似无意的摸了摸脸上的金纹,眼神也有意无意的瞟向墨绝。

    没想到纵儿会突然回来,而且还带回了一头神兽!现在只能尽量拖延时间,等天一亮,绝对会有人发现北辰家的不对劲。还有北辰家的那两个长老……纵儿都回来了,那么他们也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希望他们不要一头的直直往结界里冲!

    “你这是在威胁塔主大人吗?”闻人云飞指着北辰倾炎,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告诉你,我们塔主大人只要动动手指,管你什么龙家还是神兽,碾死你们就跟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说到龙家和神兽,他还故意加强了语调。接着侧头,满眼狗腿的望向小黑塔,“塔主大人,您说我说得对吧?”

    北辰倾炎后,天纵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眼神有些抽搐。刚才他们不是还斗得死去活来,怎么现在唱起了双簧?还有闻人云飞,在她的印象中,他永远都是满眼兴味懒懒的靠在远处看闹,这狗腿样……不应该出现才是!还有那个黑色的小塔……

    天纵微眯双眼,淡淡的开口,“对于一个连体都没有的死物,能有多大作为?”

    “纵儿!”北辰倾炎与北辰毅同时开口,语带惊惧。

    北辰倾炎与闻人云飞的对话,显然是故意将老者的视线往他们的上移,对于这一点,北辰毅也感觉到了。可是现在天纵一开口,还是这带着挑衅的话语,让他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连墨绝,子也是瞬间紧绷,墨玉般的冷然眼眸谨慎的盯着老者头顶上的黑塔。

    接着,闻人云飞测测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北辰天纵,你想死是不是?”里面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不过,这次还没等天纵开口,一道更加沉的男子嗓音带着无尽的煞气响彻整个北辰家,“闻人云飞,本尊看是你想死才对!”

    “啊?”闻人云飞一僵,邪的眼眸闪过不自然,可随之就升起了淡淡的不解。他说的可是北辰天纵,怎么‘他’却对着他发火?难道是发现他想转移‘他’视线的目的了?

    “你……”北辰毅望向老者头顶的黑塔,不稳的话语也随后响起。他没有听错,刚才那声音是从那个黑塔中传出的!

    只有北辰倾炎、墨绝对这却是见怪不怪。老者的上,根本就没有生命气息,可是他能动也能说话,而且头顶还萦绕着一个诡异的小黑塔,这早就让他们感觉到了不对劲。再加上天纵的刚才的话,他们早就猜了个**不离十:老者的行为,完全是受那个小黑塔的控制!

    还有闻人云飞明显是对着小黑塔说话,而不是对着老者说话的举动,无一不是告诉他们死亡塔的塔主是那个小黑塔……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小黑塔中的东西!

    至于北辰毅的惊讶,失去了魔法修为的他,对于外界的感知也有所降低。在加上天纵的出现,使得他处在极度紧张中。就怕自己一个分心,让天纵处于危险的境地。所以对于外界的观察能力,也下降了许多。

    “本尊怎样?告诉您们,最好给本尊滚开,不然就别怪本尊对你们不客气!”

    话落,小黑塔‘咻’的一声飞离老者的头顶,老者也随之砰地一声扑到在地。接着,老者的体发出哧哧的响声,眨眼间就化为烟尘消散在空气中。

    “塔主大人,您别冲动,千万别冲动啊!”闻人云飞瞟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地面,快速闪到小黑塔的面前,伸手拦住‘他’,“你可想清楚了,你这样可会惊动光明神!还有……”说着,不管北辰倾炎的反应,一把将他拽到前,指着他脸上的金纹道:“这小子可是龙家的人,你可欠过龙家的,你确定要杀了龙家的后人?”

    “闻人云飞,你到底是哪边的人?”小黑塔中传出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本尊不管你现在抽的什么疯,可是你最好给我让开,不然本尊连你一起揍……不对!是把你连同他们一起轰飞!”

    “呃?”闻人云飞一僵,可是依然把背得直直的,就是不让开!

    “塔主大人,刚才的话您可千万别当真!那纯粹是小孩子的一时戏言!就算塔主大人没有体,可还是天下无敌的!所以……啊!”

    话还没说完,就在小黑塔传出一个‘滚’字后,不仅是闻人云飞,就连满眼戒备的北辰倾炎、墨绝、北辰毅都同时被小黑塔突然发出的暗系能量击飞出去。而在那滚滚的暗系能量中,唯有天纵安然无恙的站立其中,就像是那些攻击故意绕开了她一般。

    随后,就在众人撑着浑的痛爬起的时候,男子带着浓浓委屈的声音震得被暗系能量轰飞出去的众人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主人,我就知道你没有忘记我,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