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凌媚琪之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漏月幽影 书名:天纵狂尊
    在闻人云飞与老者说话的时候,“毅,你没事吧?”因为闻人云飞收回了那诡异的黑色丝线,体一得到自由的风和影立刻翻而起,满眼惊惧的来到北辰毅的边,异口同声的问到。只是看到北辰毅怀中浑是血的凌媚琪,脸上皆有着一丝晦涩。

    满眼不可置信的北辰洪,因为风和影的靠近,看了看北辰毅怀中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丝毫反应的凌媚琪,再抬头望了望对面满眼呆滞的‘凌媚琪’,老眼恍惚。“老…老爷,这是怎么回事?夫……夫人怎么会有两个?”

    北辰洪话落,却并没有得到北辰毅的回答。因为此时的他,正盯着怀中的人满眼复杂。可是才将手抬起一半的凌媚琪,听到北辰洪的话却是一僵。随即一把抓住北辰毅的前襟,妖媚的眼睁得大大的,满是凶狠的瞪向北辰洪,“咳咳……两个夫人……咳咳……管家,你这话什么意思……咳咳……”每说一个字,口中就不停的向外涌着鲜血。

    “这……这……”北辰洪被凌媚琪眼中的凶狠惊呆了,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北辰毅怀中的凌媚琪,在看了看对面的‘凌媚琪’,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时,被隐卫护在后恢复了清明的人,虽然由于角度问题看不到被北辰毅抱在怀中的人,可是管家的话,还有那无比熟悉的嗓音……远远的望向一脸呆滞的‘凌媚琪’,满眼震惊。

    然而,北辰毅怀中的凌媚琪可不管别人如何,而以她现在的况,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在意别人如何。顺着北辰洪迟疑的目光,凌媚琪侧头望去,“咳咳……管家,那个人是谁……咳咳……那个该死的人是谁…。”狠戾的语调有着歇斯底里的疯狂,可是由于普一开口就不停向外涌出的鲜血,除了靠她很近的北辰毅几人,几乎没人听得清她到底说的是什么。说到最后,如泉血红更是噗的一声喷涌而出。

    不过,凌媚琪狠戾的话语,北辰洪虽然听清楚了,可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唯有愣愣的看着。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侧头看向旁的北辰倾炎,“倾炎小……”不过入目的金色符文,却再次让北辰洪呆住了。

    北辰倾炎淡淡的瞟了一眼北辰洪,不语。只是看向正和老者说着什么的闻人云飞,深紫色的眸划过晦涩。虽然与他们就隔了不过十米的距离,但是他们的对话却一点也没传入她的耳中。就像是被一层无形的墙阻隔了一般。而那面墙,毫无疑问就是挡着他们面前的那层在夜色下并不显眼且透着黑暗气息的结界。她可没有看漏闻人云飞看向她左脸的目光!她很清楚她现在的模样,不过看他的目光……他应该知道这金色符文的出处。

    不自觉的,北辰倾炎伸手摸了摸左脸,深紫色的眸瞟向对面的人,当看到恭敬的说着什么的青依,眼中冰寒一片。

    “管家,咳咳……那个人到底是谁……”旁,再次传来凌媚琪含糊不清的狠戾嗓音。

    北辰倾炎眼眸闪了闪,仍旧没有回过头去。

    “凌媚琪,你……”看到凌媚琪如此摸样,北辰毅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一直都知道,那个‘凌媚琪’并不是真正的凌媚琪,而对于真正的凌媚琪,他也并没有深究她的去向。毕竟有凌啸威在,她根本不可能有事。所以对于那个‘凌媚琪’,只要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他也是懒得理会。可是他没有想到,凌媚琪会突然出现替他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毅……咳咳……”耳旁熟悉的声音唤回了凌媚琪陷入疯狂的思绪,只见她焦急的回头,紧紧抓着北辰毅的前襟,“那个女人冒充我是不是?毅,一定是那个女人冒充我对不对?你千万不要相信她,我才是真的凌媚琪,我才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夫人……咳咳……毅,你千万别被她骗了……千万别被她骗了……我才是真的凌媚琪……我才是真的……呕……我才是真的……”歇斯底里的话语越来越弱,最后,一开一合的双唇间就只剩不停涌出的鲜血。不停抽搐的躯渐渐僵直,圆瞪的妖媚双眼眸光涣散,紧紧拽着北辰毅的带血右手到死都没有松开。

    “凌媚琪?凌媚琪?”北辰毅连唤两声,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毅,她……”一旁,风的话显得有些迟疑。

    “死了。”北辰毅轻轻扳开凌媚琪的手,抬手合上她的满目疯狂。平淡没有起伏的语调,却有着只有北辰毅自己才明白的复杂。

    死了?听到这话,北辰倾炎有着瞬间僵硬,终于还是回过头看向正被北辰毅放躺在地的女人,她的后,鲜血还在蔓延。

    半跪在地的北辰毅像是察觉到了北辰倾炎的视线,有些不忍的抬头,“炎儿,你……”同样的,北辰倾炎左脸上的金纹惊呆了北辰毅。

    “没什么。”北辰倾炎再次看了一眼凌媚琪,转过头去的深紫色眼眸有着晦涩,“死了或许是对她最好的解脱!”对于这个所谓的‘母亲’,她没有太多的感。如果硬要说,那最多也只有同。毕竟对于早就知晓一切的她来说,这个‘母亲’,除了拿她来争宠,其余时间,根本就把她当做仇人看待。只因,被拿来争宠的她比她那个‘母亲’更要受北辰毅关注。

    “砰!”也就在北辰倾炎话落的瞬间,不知什么时候靠近的凌啸威跪倒在了五米开外的地方,直直盯着没了生气的凌媚琪。而这,也惊醒了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凌媚琪上的众人。

    “凌啸威,你还想做什么?”风首先跳出来,直对着跪倒在地的凌啸威厉声呵斥。

    “琪儿……琪儿……不可能!不可能的!你应该还在睡觉的,怎么可能这么快醒?不可能!不可能……”凌啸威没有看任何人,只是一味的摇着头,满眼呆滞。随即像是想到什么,立刻回头对着闻人云飞问道:“云飞……不!鬼王大人,摄魂术是您亲自下在琪儿上的,您也说过,如果没有一个月的时间,琪儿是不可能醒的!这一定不是琪儿对不对?一定不是琪儿对不对?一定不是琪儿……”一连三次的重复话语,显示出了凌啸威心中的极度恐慌与隐含的希望。

    “鬼王?”凌啸威的话,惹得风和影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北辰毅,在凌啸威‘鬼王’二字出口之时,心里也是一惊。

    死亡之塔,除了死亡塔主,其下三员大将,分别为鬼王、灵王、魂王。除了死亡塔主,外人皆言:死亡三王,神级之上。也就是说,除了没人知晓的死亡塔主,死亡塔的鬼王、灵王、魂王,其修为已经达到了神的等级。可是闻人云飞……他只有七级大魔导师的等级,怎么可能是鬼王?

    其实说来也可笑,从这批人……确切说来是骷髅腐尸攻入北辰家以来,他北辰毅除了知道他们是录属死亡塔的亡灵军团,对那个领头的老者,他,是一无所知!而对于那个曾经的四长老,除了知道他以前是亡灵法师以外,其他的,一片空白!做为北辰家的家主,对于喜欢把什么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北辰毅来说,这显得有些讽刺!

    “呀勒!呀勒!说起来在北辰家也待了将近三年的时间,似乎本王忘记自我介绍了……”这边,当老者那句‘是该快点解决他们’的话一落,挡在他们面前的结界也适时消失。而随之响起的凌啸威的问话,使得闻人云飞慢慢的踱上前。可是他话中之意,显然是没有要回答凌啸威的意思。

    只见他来到凌啸威的边站定,看也没有看凌啸威一眼,对着惊讶的北辰毅三人微微屈,行了一个贵族之礼,一派尔雅,“本人闻人云飞,三十岁,死亡之塔鬼王,黑暗系七级大魔导士!”

    七级大魔导士……七级大魔导士……“轰——”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却如一个惊雷炸得众人失了魂。

    等等!他说他三十岁?不是应该三十五岁吗?还有他的修为……并没有什么变化!还算清明的北辰毅眼中有着疑惑。

    “闻人云飞,离了本尊,看来你的信用降低了很多。”一旁,老者机械刺耳的话突兀的响起。

    “哼!”闻人云飞冷哼着,不知道是对老者,还是对不相信他的北辰毅,“怎么?本王的话这么不可信?既然如此……”没说完的话语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可是,“砰!”“噗!”这次,除了闻人云飞、老者、眼神晦暗的北辰倾炎,以及盘踞在高空一直不言不语的青岚,偌大的院落中,没人任何一个站着的人。当然,那群依然呆呆立着的骷髅腐尸根本不能算是人。而北辰家除了北辰毅,其余被压趴在地的人,包括风和影都完全失去了意识。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闻人云飞的话毫无虚假。

    “现在应该相信本王了吧。”闻人云飞转着左手大拇指上青芒流转的骷髅指环凉凉的开口,透着邪气息的眸满眼兴味,显然对于现在这种结果非常满意。

    “行了!不知道刚才是谁说要快点解决这些人,现在你来显摆自己的修为是何意?如果本尊这局棋被你破坏了……你以后就待在塔里别出来了!”老者的话机械呆板,听不出丝毫绪。可是他头顶上的小黑塔,却随着老者的每一句话而不停的散发出浓厚的黑暗气息,似威胁。

    “戛?”闻人云飞一僵,顺势瞟了一眼老者头顶的小黑塔,“我最尊敬的塔主大人,属下一定不会破坏您的一番苦心!”说着,深深一鞠躬,再次回看向因为自己所造成的结果,“只是没想到我只是稍微释放了一点威压这些人就不过昏了,早知道会这样,也不必劳烦塔主大人您亲自走一趟了!”带着一丝玩笑的口吻半真半假。

    “都昏过去了?看来不仅你的信用出了问题,就连眼睛也出了问题。”

    “呵呵……当然了!头上的这条爬虫与这个问题少……喂!塔主大人,你看她应该是少年吧?”讪讪笑着的闻人云飞看着金纹渐渐蔓延上右额的北辰倾炎,语气惊讶。

重要声明:小说《天纵狂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